• 第11章:这个女娃我带走

    更新时间:2019-01-11 11:55:11本章字数:1470字

    三月春风袭来掠过满园的花香,掀开她额头上的碎发。睫毛细长浓密,双瞳剪水泛起点点水珠,洁白整齐的牙齿用力咬住嘴唇,双肩微颤,极力隐忍着不让眼角的泪滴淌下。本来,她便不该出生,为何,当初那样顽强,非要来这人间一趟?

    鹅黄色的衣领下露出如玉一般细腻的脖颈,左侧脖子上一颗黑痣若隐若现,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

    从小到大,遭遇冷眼嘲讽无数,本来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落泪。

    爹爹,娘亲,从来都不是她的……

    “慢着。”清风一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如泉水咚咚作响,又如冬月暖阳拂过冰雪融化三千寒冰。

    “这个女娃我看着喜欢,送我做徒儿可好?”

    文成心中一怔,迈出的右脚暮然收回,刚刚没有听错吗?这个叔叔说要收她为徒……

    “你要收她为徒?”她听到父亲反问的语气,隐隐透着质疑与不屑。

    心里紧张万分,手心中不禁沁出细汗。期盼伴随着失落,父亲是不会同意的吧……

    这样温柔的男子,怎会看上自己?

    令人难以启齿的身世,是她今生的污点,洗不清,摆脱不了。

    谁愿意教授自己,做一个野种的师父?

    她听到背后低低耳语,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想必是关于自己的吧。

    文成垂泪,刚刚的期许,只不过是无尽水中的一粒石子,终究掀不起浪花,便淹没在茫茫水域之中,但对这个叔叔还是心生感激,即使他听到自己的身世后会反悔。

    苦笑,这样也好,这个府中,还有谁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心里酸涩涨涨的感觉,常遍太多,依然难受的发疼。闭上眼,细听微风拂面,一缕缕碎发割得脸颊疼,腾升的期望被失望掩埋,一个弃儿如何值得别人怜爱。

    “成儿,过来。”父亲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气。

    文成依言,乖乖回到原地,不敢抬头,生怕忍不住泪水如奔涌的水流延绵不绝,不可抑制。

    “还不快拜见胡师父。”他的声音略有不善,命令中带着训斥。

    师父?文成疑问的抬头,难道父亲没有跟他说自己的身世?父亲抱着双臂冷冷的看着他们不说话,脸色阴云密布,随时都会像有一场暴风雨。

    “我做你的师父,你可愿意?”清朗的声音传来,叮咚如泉水之音,流入她的心底。

    看到眼前的男子温柔的冲他笑了,勾起优美的唇角,乌黑浓密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只是下巴处一道狰狞的刀疤,在温文如玉的脸上显得格格不入。忽然被他的温柔迷住,就像久居黑暗的人第一次遇见温暖的阳光,而他就是第一个肯给予她阳光的人。

    文成用力点头。

    “那好,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师父,你便是我的徒儿。我会尽我所能教你武功和学识,你能保证今后听从为师的话,不做有违师命之事吗?”

    “我愿意。”她再次用力点头,双膝着地,“成儿发誓,今后一定听从师父教诲,绝不违抗师命,不做有违师命之事。”

    “好,起来吧。”

    胡孜陌拉她起身,从怀中拿出一根红绳,取下剑柄上悬挂的饰物,用红绳从中穿过,系紧悬在她脖子上。

    “这个是师父送你的礼物,你要好好保管,知道么?”

    “嗯,成儿知道。”手握住青铜一样的饰物,沉甸甸的一块,借着阳光看,是一个奇怪的图形,像蛇像马她并不识得,既然师父送的,就要好好保管,绝对不会弄丢的,小心收进衣领里,感觉那块饰物烫了一下,文成急忙拿出来,只见刚刚奇怪的图形发热并放出荧荧光亮。

    “师父?”文成诧异的问他。

    “这块拢青玉识人气息,具有灵性,既然它发出光芒说明你的气息已经进入玉里,这块玉从此以后就交给你保管了。”文成伸出手指触摸那块青铜一样的扰青玉,这样神奇的玉竟然有灵性,为玉所惊叹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眼中稍纵即逝的失神,重新悬挂在脖颈之间,收好。

    “师父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她灿烂一笑,在光洁的脸上格外明媚。

    胡孜陌怜惜的触摸她凌乱的头发,这个孩子,受了这么多苦还能这样开朗的笑。

    “你收她为徒,就不怕日后……”高觉忍不住再次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