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有种来换命,你敢吗!

    更新时间:2019-01-11 11:50:35本章字数:3016字

    柱子在最紧急的关头做了一个别人不可能做的事情,他丢掉了自己的步枪,一把攥住了敌人的枪管,刺刀在他的肋下捅出了一道血槽,柱子是抱着必死的想法来拼命的,心中留着唯一的信念就是,临死之前,把眼前这个敌人干掉。

    他的力量远远比敌人强大的多,身大力不亏啊,身体长得那么高大,日本兵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日本兵一招得手仗的是丰富的刺拼经验。

    枪管被柱子抓住了之后,日本兵有些心慌了,他如果此时松手也许还能逃得掉,但是惯性的思维阻塞了日本兵的行动,他跟柱子拼力气,两个人同时攥着一把枪较劲。

    柱子的怒目圆睁,大喝一声,声音震得日本兵耳朵嗡嗡响,他使不上力气,手里的枪被柱子夺了过去,说话的时候慢了,实际上,两个人见面交锋只有几十秒钟的瞬间,动作都非常快。

    柱子夺了步枪之后,顺手丢在一边,那个日本兵去抢枪,他对枪的珍视程度远远大过对对手的重视,柱子冷笑一声,扯住日本兵的双腿抡起来,这个日本兵的体重有点轻了,也就是一百多斤的样子,竟然被柱子抡起来,原地转了一圈之后,脑袋撞到路边的石头上面。

    这可不是运气,是柱子瞄准了石头之后让日本兵撞上去的,就是为了要日本兵的性命。

    跟在这个日本兵后面的敌人已经端着枪冲了过来,柱子回身就跑,那个日本兵随后紧追,柱子为什么要跑呢?

    他刚才是抱着拼死的决心跟敌人拼杀的,当时以为自己不能活下去了,杀了敌人之后,脑筋一时转不过来,回身跑了两步之后,头脑冷静下来,再回身,那个日本兵还紧紧跟在后面。

    柱子刚才领教了日本兵拼刺的技术性很高,他可不想跟敌人玩这个,忽然俯身抓起两块石头,对着敌人扔过去,两个人相距仅仅才几米远,敌人只需要一个冲刺就能刺中他的身体。

    距离太近了敌人下意识闪了一下,没闪开,石头打中了他的头部,柱子手上的准头还是有的,要不,枪法也不会那么神奇了,石头有点小,力度不够,敌人的身体晃了晃,没倒下,柱子的手里还有一块石头,紧接着砸过去,这一次,敌人直接扑到在地。

    柱子一屁股坐到地上,四周的枪声不再那么刺耳了,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充耳不闻的习惯,不再像是第一次听到枪声那么震惊了,战友们还在跟敌人激烈交火。

    从远处跑来一个人影,透过滚滚的硝烟,柱子急忙寻找武器,没等他拿到枪支,那个人影已经来到近前,语速飞快地说了两句话,柱子愣住了,这是那个日本的女人,就是刚才在战场上救护日本兵的女人。

    他呆呆看着这个女人,不知道自己应该杀了她还是要避开她,那个女人急切地指了指柱子的肋下,他这才觉察到,右肋有些火辣辣的痛,顺手抹了一把,全是血,拼刺刀的时候,被日本兵扎了一刀,还是受了很重的伤。

    那个女人从后面的挎包拿出绷带来给他包扎伤口,柱子的手尽管已经按住了一把步枪的枪身,却没有继续动作下去,他有点迷糊了,好像,眼前发生的一切像是儿戏一般变得不真实起来。

    女人的手很利索,低头给他缠上绷带的时候,头发丝丝丝缕缕摩擦着他的脸部,让他误以为是文秀活了过来。

    包扎好了伤口,女人看了他一眼,做了一个躺着的动作,意思是不让他乱动。

    柱子大吼一声:“不行。”

    那个女人被吓住了,明显愣了一下,柱子一把把她按在地面上,女人的脸上带着惊慌的表情,嘴里继续说着听不懂的话语。

    柱子指着她说道:“你别动啊,别动,动一动我就杀了你。”

    他拉动一下枪栓,这是一把日本兵的步枪,是日本陆军统一配备的三八步枪,这里要说说当时的武器情况,中国是被迫应战的国家,军用武器不够统一,大部分士兵用的还是老套筒、中正式步枪、汉阳造、三八步枪、机枪主要是捷克的Z26式,武器不够统一,从军备上说,跟日本部队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甚至很多的士兵还只是抡着大刀片子就冲上了战场。

    汉阳造的口径大,杀伤力强大,从这一点上来说,汉阳造优于三八步枪,只要被汉阳造打中了,大口径的子弹会给人的身体造成即刻失去行动的杀伤力,三八步枪比汉阳造多了一道滑膛线,枪管也长了三十五厘米,这种枪的优点是,子弹出膛飞行平稳,射程远,不易脱靶,缺点是,杀伤力不强,第一当然是口径小的原因,其次也是多了一道滑膛线,子弹击中人体之后会造成一个对穿的伤口,也就是俗话说的一枪两洞,被击中的人,只要不伤在要害部位,还能继续战斗,有的人中了十几枪之后还能不倒下,大家在影视剧中常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这个场景固然有导演人为塑造英雄形象,也有三八步枪杀伤力不足的原因在内,日本兵的射击要求精准度,从而弥补了杀伤力不足的缺点,当然,那就是人为的原因了,并不是来自武器的精良。

    柱子拿起枪,拉动了一下枪栓,发现枪膛里面没有子弹,从死去的日本兵的身上摸到了子弹夹,顺手按到步枪上面。

    那个女人急忙说了几句话,并且比量了一下他的肋下位置,可能是说,我刚刚给你疗伤,你怎么会这样对我呢?

    柱子不管她说些啥,还是按住了她的头,说道:“别动啊,动一动我就杀了你。”他的语气冰冷,凶狠无比,那个女人果然不敢动了,一双秀眼呆呆看着眼前这个杀气凛凛的男人。

    柱子没顾得上继续搭理那个女人,而是继续对着峡谷里剩余不多的日本兵射击,他的射击精确,一枪打完必然有一个日本兵倒下去。

    冲锋的号角吹响了,战友们从山上冲了下来,柱子大喜,提着枪冲了过去,剩下没死的伪军赶紧举枪跪倒投降,十几个日本兵团团围在一起,枪口对外,表情很是绝望。

    柱子正要杀过去,谭长林远远喊道:“不要动,都不要过去。”

    话音未落,轰的一声响,那些日本兵引爆了手雷,一起被炸死了,柱子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日本兵也是不怕死的,他们竟然宁可死也不愿意做俘虏,真是太疯狂了。

    接下来就是打扫战场,捡拾还能用的武器,柱子对这些事情没啥兴趣,坐在一边的石头上,这才觉得自己很累。

    一声尖叫打破了刚刚平静下来的战场,柱子回头望去,三四个士兵正在拉扯那个女人,女人的上衣被脱了下来,她惊慌失措地叫着,双手紧紧护在胸前。

    柱子大怒,大步流星走了过去,叫道:“住手。”

    “这是我的俘虏。”一个嘴歪眼斜的士兵拽拽地说道。

    “她是我妹子。”柱子大声喊道,说完了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半点也不恨这个日本的女人。

    “你妹子?”那个士兵看了看柱子,说道:“你啥时候参加日本兵了?”

    “啥日本兵?她就是穿着日本兵的衣服,是我从桃园县城救出来的。”柱子睁着眼睛说瞎话。

    “真是你的妹子?你在下面被日本人追着跑的时候,可没见着你妹子啊?”

    “你管的着吗你?”柱子把几个当兵的推在一边。

    柱子拉着那个女人来到一边,心里也很是发愁,接下来怎么安置这个嘴里说着日本话的女人呢?她跟那些杀人的日本兵不一样这一点可以肯定了,总归还是外国人啊,怎么可能在中日关系这么恶劣的时候,让她免受被伤害呢?

    柱子回身对着那个女人做了一个禁口的动作,然后嘴里嗬嗬嗬叫了几声,那个女人倒也乖巧,跟着嗬嗬嗬叫了几声。

    柱子笑了,拍了拍她的头,表示称赞的意思,然后回身从日本人的军车上找到一件呢子大衣给她穿好,那个女人很是感激,不住鞠躬表示感谢。

    “她是日本女人?”一个声音响起,柱子吃了一惊回身一看,原来是团长谭长林来了。

    柱子知道瞒不过团长,只好解释道:“我,受伤了是她救了我。”

    谭长林看了看他,哼了一声,转头对着那个女人说了几句日语,柱子惊奇地看着团长,想不到他还有这一手,真是没想到啊。

    日本的女人也很惊讶,急忙跟谭长林说起话来,两个人说了片刻,谭长林回身对柱子说道:“她是日本的军医,没参加过屠杀中国人的行动中,国际上也有惯例,不杀俘虏,不杀战地医生,战地医生是救死扶伤的,所作所为是出于人道主义,我们不能杀她。”

    柱子大喜,拍了一下大腿说道:“就是,我没杀她,那几个士兵要侮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