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被废少年

    更新时间:2019-01-16 17:35:55本章字数:1816字

    “快点,想偷懒?找死啊?你再这样今天的晚饭就别想了,饿死你!”

    在这声音的前面有个少年在爬坡,肩膀上背着一个箩筐,箩筐内放着各式各样的石头。

    每走一步,那少年肩膀上就会深深的压下去,使得背部那肩带上有一丝丝的血迹。

    可这并不影响那喊话之人,他手里拿着一个酒壶继续嚷道,“快点!给我快点!叶风,难道你没吃饭吗?”

    那少年叫做叶风,原本是叶家小公子,可十岁那年他被人陷害,丢到了这座无名山峰上,被这个醉汉看管着,哪里都去不了,已经三年了。

    在这叶风旁边还有其他不少人,不过那些人跟他不一样,那些人可是六剑派的弟子,只是犯了错误被丢到这里供教训的。

    六剑派是附近少有修仙门派,派内有六峰,各个山峰有各个山峰的优势,而唯独一个山峰,也就是无名山峰,不属于六派,却在六派内,专门用来处罚那些触犯了门规的弟子。

    这些被丢进来的弟子,根本不当回事,只是要尊敬下那个醉汉就行了,这样可以少吃很多苦头,不过他们都有个共同乐趣,一起欺负这个少年。

    “叶家公子,你太慢了,才这么点,你看,看看我,都背多少,这样不行,给,我分你一块。”

    “我也分你一块。”

    接二连三,不同的人都往他的箩筐上丢石头,叶风只是眉头紧锁了下,但是他没多说什么,这三年来,早已习惯,对于从没修炼过的他来说,根本没法跟这些六剑派的弟子比。

    但是他心里有一股傲气,不会像这些人求饶,同时心里嘀咕道,“六剑派弟子,了不起吗?等着,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狠心的,有个少年比叶风大两岁,他走到叶风身前看了看那些石头,想去拿几块出来,那个醉汉就大喝道,“长风,你做什么?你可是六剑派的弟子,难道你闲触犯门规不够,还要继续被处罚?”

    “无瑕子前辈,他已经那么多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还没到山顶,就已经死了,到时候走不动,更麻烦。”长风立马圆滑的解释道。

    可醉汉无瑕子才不管的笑道,“他可是‘上等灵根’的叶家闪耀之星,怎么会这么快倒下,你别发傻了,赶紧做你的事去,要不然,你也一起教训。”

    长风想继续帮助叶风,可叶风对他示意了个眼神,然后说道,“我自己来。”

    “可是这么多。”长风实在不忍心,叶风笑道,“这点,算什么,死不了。”

    “好倔强啊。”

    “好有骨气。”

    “无瑕子前辈,你看,他口气不小啊。”

    “你们看着办。”无瑕子笑了笑,顿时不少人,又落井下石,叶风只是皱着眉头继续坚持每一步,肩膀上那血液也越来越多,但是他忍着。

    直到一个人出现在前方不远处,当众人看到那个人时候,各自暗笑起来,而叶风看到那人,两眼充满的都是恶狠狠的眼神,因为这个人正是让他一夜之间成为废人,丢弃在这里的罪魁祸首,叶广。

    那叶广看到叶风来这里三年还一点不屈服后,笑了笑,“我说无瑕子,三年了,你什么时候能把他训练得乖点。”

    叶风则忍不住骂道,“叶广,你不得好死,我叶风不会就这么容易被你整死的。”

    “啧啧,好大的怨气。”叶广哈哈大笑道,无瑕子则赶紧上去巴结道,“叶二爷,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看看他被教训得如何了,可没什么变化啊,跟三年前一样倔强,难道你这三年都让他白吃白喝了?”叶广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大家都能听到,这无疑是在提醒无瑕子,这三年对叶风的教训实在是太弱了。

    叶风听在耳里,气在心里,心里早已把叶广大骂了一顿,更是想冲过去跟叶广厮杀下,可他在还没冲过去,就被无瑕子的一个鞭子鞭了出去,顿时叶风脸上一道血痕般的印记,同时对叶风大喝道,“看什么看,还不赶快上去,如果等下到不了上面,别吃饭了,饿死你。”

    叶风盯着他们,心里即便再想骂人,再想杀人,也没办法,自己现在手无寸铁,有的只是一条命,为了这条命,他苦苦撑到现在,就是希望有一天能逃离,所以他很明智的呸了一句就走开,继续走自己的路,时不时回头瞪眼看向叶广。

    叶广看着叶风背影笑了笑,“无瑕子,看来你没教训到位啊。”

    “哎,别提了,他真是个茅坑里的石头,又硬又臭,这三年来,我都把他折磨得不像人了,可是他就天天跟我作对,还常常骂您的名字。”无瑕子苦笑道。

    叶广冷笑道,“这臭小子,随便他,反正他已经是废物,不过你一定要加把劲,我以后可要看到一条狗向我求饶。”

    “绝对,你放心吧。”无瑕子笑了笑,叶广则拿出一块半透明绿色的石头伸到无瑕子面前笑道,“给,你的。”

    无瑕子看到这石头激动道,“谢谢。”

    “这块下品灵石,够你修炼,或者换取好几顿酒钱了。”叶广笑了笑,无瑕子则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把他当成狗一样教训。”

    “嗯,去吧,我得去看看我儿子了。”叶广笑了笑,随后消失在那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