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觉醒蛊纹

    更新时间:2019-01-11 12:01:31本章字数:4562字

    今天是龙缘谷里四年一度的蛊纹觉醒之日,在龙缘谷每四年都会如期的举行一次这样仪式。它是龙缘谷最隆重的仪式之一。

    所谓的觉醒蛊纹,也就是测试未成年的孩童是否具有修炼蛊术的天赋,它测试的对象是主要孩童,不过有部分的成年人还是可以参加测试的。

    但是,有些人天生就是修习蛊术的天才,从一生下来,就接近自然,亲近生灵,与生灵之间建立诡异莫测的联系,让这些生灵,供他驱使,他们互惠互利,微妙无穷,言之不尽。

    南蛮蛊术,神奇微妙,诡异多变,无敌强大,传承久远,运用蛊术往往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夺命于覆手之间。而且,南蛮蛊术,分支奇多,各尽不同,传承也就不同,它们各有其所短所长。

    但是,南蛮蛊术在极天大陆上为人所不齿,被人称之为邪恶的存在,有违天地人和。

    所以,南蛮蛊术遭受世人的唾弃,遭受世人的追杀。以至于蛊术的传承开始没落,慢慢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那些传承下来的南蛮蛊术,只是鳞毛凤角,边荒一隅。

    蛊纹觉醒作为龙缘谷的神圣仪式,每到此时,龙缘谷的人们都带着自家的孩子来参加测试。谁人不想自家的孩子身怀异斌,身作奇才,谁人不想在别人面前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家孩子的天才。

    今天,吴昊早早地起来,给秦慈兰一番梳洗,交代一些事情给妹妹之后,就直奔举行仪式的地点而去。

    吴昊急着去仪式地点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希望能在仪式上能够打听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讯息,吴昊急于寻找医治秦慈兰的办法。

    吴昊一路狂奔,很快就来到平时举行仪式的广场。吴昊远远的望着,足球大的广场上挤满了谷民。广场到处挂着代表喜庆的布条,以表达对仪式的神圣崇敬和爱戴。

    据说,觉醒蛊纹的仪式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东西,至于它的来源,不得而知。但是,人们对于觉醒蛊纹依旧充满心念和崇敬。

    龙缘谷发展至今,已将近千年,人口已经接近四五百人。他们有些人虽然修炼蛊术。但是,在龙缘谷纯洁、朴实的传统观念的熏陶下,蛊术在龙缘谷谷民的手里不像是在外界传说的那般的邪恶和恐怖。

    龙缘谷的人们修炼蛊术,只是作为一般的用途,比如说蛊术可以帮忙人们抵挡魔兽,清除病害等等,他们从不害人,或者不知道害人。他们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民风纯朴,善良好客。

    吴昊见到仪式的主台上,谷主林牧远一脸安详地坐在主位上,各大长老依照位置而坐。

    谷主林牧远,身着一身宽大的黑袍,头顶着谷主特有的头饰,一张布满皱纹和蔼的脸孔,花白的山羊胡须,一只布满皱纹的枯手在抚摸着山羊胡须。

    “很高兴,我们龙缘谷又迎来了四年一度觉醒蛊纹的日子,今天与往常一样,先祭祖,再测试”林牧远缓缓地站起来,大声地说道。

    之后,林牧远从主位上走下来,走到祭祖的祭台下。这时,有人拿着祭香从后面走出来,那人来到林牧远的近前,递过祭香给林牧远。林牧远拿着香缓缓的走上祭台。

    祭台之上有很多吴昊看不懂、稀奇古怪的东西,但吴昊猜想,那些东西应该的祖师爷流传下来的。还有一些祭品,比如牛羊之类的牲口,仿若古时帝王祭天一般,充满神圣。

    林牧远有点老麦双手拿着祭香,举过齐眉,对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深深地鞠了三下躬。同时,站在广场的人们安静下来,静静的看着林牧远,跟着林牧远的动作,深深地鞠躬。

    祭祖完毕,觉醒蛊纹的仪式就开始了。

    蛊纹觉醒的程序很简单,只要未成年的小孩把手放到祭台上的一个黑色圆盘上,只要黑色圆盘出现波动,或者是浮现出光晕。之后,手上就会显示出一条条的纹饰,纹饰的多少还要看个人的天赋能力。

    只要出现纹饰就证明蛊纹已经觉醒,就可以修习蛊术,反之则然。

    这时,人们已经发现吴昊的存在,人们看向吴昊的眼神里有丝丝的不屑和不耐,一些认识或者是听说过吴昊的小孩还不忘给吴昊做惹人讨厌的鬼脸。但是,对于这些眼神和动作,吴昊直接选择淡漠,吴昊早已习惯这种冷眼与不屑。

    早在四年以前,吴昊已经在这种冷眼中得到重生,已经放下自己。那颗幼小的心灵已经成熟,已经开始慢慢地生根发芽。

    四年前,也就是林子德发生不幸的前面一点,那场蛊纹觉醒仪式……

    那一年,简直是一个十岁男孩的世界末日,是男孩的不眠永夜。他那颗幼小的心灵支离破碎,使和谐的一家与人们产生了隔阂,遭受了无尽的冷眼和黑暗。

    那一年,当男孩幼嫩雪白的小手放在黑色圆盘上时,男孩对未来的美好幻想就此破灭,甚至支离破碎,体无完肤。

    那一年,当男孩放在黑色圆盘之上小手,在久久之后,没有反应,波动、光晕,纹饰,好像一切都与男孩失之交臂。

    当人们的期许变成失望,当热情变成冷眼,当一切都不在,一切都随着放在黑色圆盘的小手逝去的时候,幼小的男孩,简直如狂涛中一枚残叶,逐一的被海水灭尽。

    但是,事实无绝对,好转的事情出现在林燕的身上,当吴昊看着自己的妹妹放在圆盘上发着光晕的小手时,那些失落的心才好过一些,不至于让自己的父母彻底的绝望。

    但是,接踵而至的事情,更是让吴昊有点决绝。

    父亲林子德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够拥有蛊纹,能够觉醒蛊纹。在寻找三星纹草时,不幸丧命的事情,成了吴昊心中的刺,成了吴昊心中的伤。

    四年以来,吴昊除了给秦慈兰治病外,好像都是在忙碌与自责中度过,在冷眼与嗤鼻中残存,在冷漠与孤寂中不眠。

    这时,吴昊看着一个个小孩在自己的面前,就这样轻易地觉醒蛊纹。

    吴昊已经沉寂已久的心,有了一丝的波动,难道我吴昊就要碌碌无为度此一生吗?难道我真的与蛊术无缘吗?难道我真的要在父母的失望中安寝吗?我不服,也不甘。

    时间是流速的,很快就轮到吴昊。

    吴昊明净的眼瞳收敛了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扫过了那些带着不屑的眼神。吴昊迈着沉重的步伐,挂着凝重万分的脸孔,一步一步的走上祭台,看着祭台中央的黑色圆盘,吴昊心中没来由的有一丝的恐惧。

    这个黑色圆盘也许是决定我一生悲惨命运的尺度,是我注定成为鲤鱼的龙门。但是,我吴昊不甘也不服,我更不会屈服。吴昊果断地把有点青涩枯萎的小手放到圆盘上……

    一秒钟,十秒钟……一分钟,黑色圆盘,依旧没有丝毫的动静,仿若石沉大海,惊不起一丝的波澜。很多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动静,吴昊有点期待的心宛若飞蛾扑火,湮灭于心火。

    “到底行不行啊,别耽误我们的时间,好不好”

    “是啊!是啊!”

    “不行就下来,等四年以后再来”

    “我靠!老狼你有没有搞错,四年以后,小昊子不是已经成年,还觉醒个屁”

    “成年人不是也可以测试吗?”

    “也只有你能够拉下老脸来和这些小屁孩一起测试”

    “哈哈”

    “哈哈”

    “就是,简直是不分黑白”

    “这不是黑白之分,好不好”

    “那是什么?”

    “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

    “你去死吧”

    看着吴昊的情况,祭台下不停的传来起哄声,嘲笑声,欢笑声,无尽不有,冷面桃花殆尽,寒雪飘啊。

    吴昊紧紧地盯着黑色圆盘好像想抓住一丝的波澜,或者是动静。但是,世事总是残酷的,残忍的。

    当希望变成了失望,当梦想变成的虚幻,一切又回到原点,甚至是倒退,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住呢?

    吴昊孱弱的身躯有阵剧烈的颤抖,舍尖传来甜甜咸咸的味道,闻见鲜血的温润;明净的眼瞳里,由明变浑,由净变浊;脸上俊朗的苍白,变成狰狞的惨白;充满期许的心灵,变成决绝的黑暗。

    这个残酷的结果,再一次告诉吴昊,你已经与蛊术无缘,另谋它路,另求它法吧!

    主台上,紧盯着祭台的林牧远早已经发现吴昊的情况,只是一直在给吴昊时间,仿若要吴昊要让吴昊多一点与黑色圆盘沟通的时间。

    但是,众怒是不可犯的,看着祭台下躁动的人们。林牧远苍老的脸上,露出某种决定的表情,缓缓地从座位上战起来。

    “昊儿,你没事吧!好男儿志在四方,一时失志,并不代表一个人的一生,做人要放远目光,才能看得见,才能看得远,没有什么放不开的”林牧远声音里满是关怀和安抚。

    “昊儿没事,多谢爷爷关心和教诲”吴昊很快的平静下来,浑浊的眼里已经回复了往日的明净,看着林牧远不缓不慢的从祭台上走下来。

    那背景有点悲凉,那脚步更加的沉重;那脸色更加的纯白;那眼睛更加的明净;那身影更加的孤寂;那心灵更加的破碎。

    “吴昊还真是可怜,天怎么可以这样呢”

    “是啊!一个人小小年纪就要承受如此大的打击,真是老天不开眼”

    “但是,他很坚强”

    “坚强也没用,关键还是要有休息蛊术的能力才行”

    看着失魂落魄的吴昊,一些好心的人们,不停地为吴昊的不幸抱不平,也一些不屑里还是不屑。吴昊没有理会他们,脚步一直在走,也不知道往哪里走。

    吴昊久久地穿梭于人群之中,好像还在进行的测试已经与他无关。无目的的走动是因为,吴昊还有一个目的没有完成。

    吴昊那已经回复空灵纯净的眼眸里满是期许和希望,悲凉的背影,穿梭于人流之中,仿若沧海一粟般渺小;犹如池塘里寻找妈妈的小蝌蚪无助和迷茫。

    时间渐渐远去,吴昊空灵纯净的眼里布满了失望,哀求的眼睛慢慢地又转向谷主,好像希望能从谷主哪里得到一丝宽慰。

    林牧远还在老神在在地倾听着周围的长老们的谈话,似乎感到吴昊的凝望,抬头向吴昊这边看过来,见到那期许的眼神,微笑的向吴昊点了点头,好像在传递某种安慰。

    突然吴昊耳边有一道声音传来,宛如石块入湖,掀起涟漪,巨石如海,惊涛骇浪。刚才那些因为测试发生的不快,立马被吴昊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没有哪一个东西比得上此时的这个消息。

    “你听说了吗?在外界,如果你的运气好到顶天,被那些仙门或仙人看中,如果你能得道那些人赐下一枚仙门的神药,你服下之后就会有月兑胎换骨,起死回生的效用,你从此一路修仙,平步青云,翱翔于九天之上”林子华夸夸其谈道。

    林子华是大长老的大儿子,林子华是那种粗狂豪放但内心谨慎的人,一头刚劲的短发,黑色的长袍里夹着一件白色内衣,刚强硬朗的脸上,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整个人给人一种威武壮硕的感觉,其实林子华不壮,是个人气势的原因。

    林子华经常活跃于山林里,而且他曾经到过几回,前两天才刚回到谷里,是赶着庆典回来的。

    “林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有这么神奇的药吗?一枚丹药就有如此神奇的药效,那么外面的人个个不都是仙人,你经常在外面晃荡,有没有弄到手里啊”林子华旁边背对着吴昊的人一连说出了几个疑问。

    “这种丹药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形传说中的东西,哪有那么容易见到,而且,这东西是需要机缘的,只有那些身怀大气运的人才有可能得到”林子华赶紧解释道:

    “这也是哦!这种东西的存在本是透着神秘与微妙,存在天地之间,需要它存在的道理”经过林子华的解释,那人很快明白过来道。

    听到此处,吴昊内心深处猛地颤动了一下,失望的两眼宛若发光,就像见到猎物的老鹰。

    吴昊激动地就要跑上前去询问林子华。

    这时林牧远正在看着吴昊,他好像明白了什么,缓缓地从主位上走下来,来到吴昊的身边,苍老如枯柴的手拍了拍吴昊的肩膀,吴昊一颗激动的心如受伤的小鸟回到巢中的安静,紧绷的神经舒缓下来,整个人轻松了许多。

    “谷主爷爷”

    “昊儿,我知道你激动什么,但男儿生立于世,遇事要沉得住气,才能让自己冷静下来,才能清醒地去思考问题,这样莽撞是不行的。”林牧远温和的教训道。

    “哦!昊儿知道啦!可是……”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什么都明白的,自从四年前的不幸一直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爷爷都看在眼里,我知道你要干什么,虽然林子华那小子说有这么一回事,但那不一定是真的,况且,只是道听途说当不得真的!”

    “爷爷,不管怎么样,昊儿不能修炼蛊术,昊儿也想到外面世界看看,昊儿不能再失去娘啦”

    “昊儿”

    “爷爷,你还是让我试试吧!”

    “好吧!”林牧远无奈只能答应道。

    欲知蛊术的诡异与神妙,欲知蛊术的神鬼莫测,鸿泪会在后面的篇章依次的介绍,会带给你不一样的南蛮蛊术之谜。因为鸿泪也是南蛮之人,身中南蛮之蛊,苦不堪言。多多的给鸿泪砸票票,添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