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北辰明

    更新时间:2019-01-11 12:01:32本章字数:3180字

    决斗风波已渐渐远去,成为小镇茶余饭后的话题。

    当夜幕降临,吴昊悄悄来到北辰翰的住处,想打探一番虚实。

    一进屋,就有人给他奉上茶,吴昊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吴昊心想,难道知道自己要来,还是其他人要来,这事透着不同寻常,自己要小心应对才是。

    “哒哒哒”房内传来急切的脚步声,然后,吴昊便看到一个人影出来,他的身后跟着两个仆从,人影正是今天出手的那人,吴昊缓缓地从椅子上起来。那人一脸笑意道:

    “在下北辰明,见过小兄弟,不知小兄弟怎么称呼”

    “哦!是北辰兄,久仰大名,不介意的话,叫我林无昊吧!”吴昊不以为意道,什么久仰大名倒不是乱扯,吴昊只是要借势,你有势,我没有,我就借,不把你的一切准备打乱,不让彼此处于同一种高度,我怎么跟你交易,自己就要装得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

    吴昊来之前,已经打探清楚,今天为北辰翰出头的是北辰翰的二叔北辰明,北辰明带着北辰翰等人出来历练的,北辰家也是个大家族,与南宫世家齐名,也是千年巨头,传承久远。北北辰,南南宫,就是这么得来的。

    “哦!原来林无昊兄弟啊,不知道贵客到来,有失远迎,那不知有何贵干呢”北辰明觜角跳了跳的道,心想,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

    “没事!没事!也没什么事情,随便逛逛”说着,抬头在屋里乱扫,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心里却嘀咕不停,你还真直接,我告诉你才怪呢。

    “哦!原来是这样,那林兄弟觉得我们这儿怎么样”心里,开始波动,不平静,你逛逛,你以为是大街上来买菜的,北辰明不动声色道。

    “我觉得……吗”吴昊拖了老长也没说完。

    “觉得什么”

    “有好东西”吴昊一脸神秘的对着北辰明笑道。

    “林兄,你真会开玩笑”从小兄弟,变成兄弟,再到林兄的称呼,感觉气氛有点僵。北辰明那带着刀疤老脸抽了抽阴沉下来,身体往后退,双腿成扎马式分开,做出一副随时要开打的样子。

    “北辰兄,你干什么呢?怎么一副要上茅房的样子”吴昊看到北辰明这幅样子,打趣道。吴昊知道气氛酝酿得差不多,若自己再有什么言语相激的话,真的要开打,那时候就与来此的目的相悖。

    “哦,老了,昨晚睡觉的时候把脚给抽了,站久就疼”北辰明知道自己失态,有点尴尬道。

    吴昊把头转过身后,他有点爆笑出口的冲动,鬼才会相信你把脚给抽了呢,况且,你修为不低,到这个程度上,可以说都蜕去凡胎了,还会像凡人睡觉落枕一样吗?你当我傻啊,这是老油条。

    “北辰兄,果然实在,呵呵!”吴昊憋着笑意道。

    “是啊!是啊!恩!不是,不是,那林兄来干嘛呢”有点慌乱道,北辰明心境有点乱了。

    “恩!要在这儿站着谈吗”吴昊满是笑意的脸上,已变得严肃起来。

    “哦!疏忽疏忽,请别见怪!这边请”北辰明弯了腰表示道歉,伸出左手指向里面,做了个请的动作。

    之后,北辰明带着吴昊向后院走去,他们便进入内房密谈。

    一路上,吴昊看到了不少的警卫,看来他们被惊动,或者是在防范着什么,但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也好,吴昊都不会关心,做完该做的事,就跑路。

    “林兄,来到此处,所为何事呢?”等吴昊坐下后,北辰明直喷主题,老神在在的。

    “也没什么事,只是来看望北辰翰兄而已,别无它意……”吴昊一脸嬉笑道。

    “你”

    “北辰兄,别动气,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诚意,怎么说”

    “敢问北辰翰兄所中之毒解除了没有?”

    “你怎么知道翰儿中毒之事,有什么意图”北辰明愤恨的从位置上站起来,逼视着吴昊,他还在为中毒之事操心,现在有人当面揭伤疤,有点暴跳如雷。

    “哦,难道已经解了啦!那打扰啦!”吴昊从座位上站起来,欲告辞而去。

    “林兄,且慢,是我鲁莽,但关系翰儿的生死,我一急就乱,还请不要介意”北辰明激动的道歉解释道。

    “没事,有错在我,是我道不明来因”吴昊心想,你也老大不小的,一惊一乍的,只要是个人都有事。

    吴昊一边在想,如果换做是我,我该会怎么办,亲人有难,我会不会自己先乱了分寸。吴昊想想,这是个严重的问题,所以心境的锻炼真的很重要。

    “那林兄有什么办法,我试过所有法子,翰儿的病情还是不见起色。说来不怕林兄笑话,现在我都黔驴技穷啦,哦!只有林兄有什么好的办法,林兄想要什么尽管提出来”北辰明恢复了镇定,表情真切地保证道。

    “北辰兄言重,我只是来交个朋友而已,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尽管吩咐”吴昊一脸谦虚道,虽然是来交朋友不错,但是吴昊还有点心虚。

    “那林兄需要什么呢?”北辰明笑嘻嘻道,心里却道,明明是来邀功的,胃口还不小,年纪轻轻的,很是老道,要是翰儿有他的一点心性就好啦,北辰明也不点破吴昊心中所想。

    “北辰兄,我们就不要讨论这个问题,还是先看看北辰翰的伤势,不然耽误了时辰,那真是有违我来此的初衷”吴昊也不想多说什么,怕别人招架得住,他已经招架不住,先做足人情再说。

    “呵呵,林兄说的对,是老夫俗了,执着于表面”北辰明老脸有点挂不住。

    “好!那这边请”说着,在前面带路往北辰翰的住处去。

    很快地,吴昊就看到在一张锦床上,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若不是靠近感觉,都以为北辰翰是个死人,出气比入气多的。北辰翰脸色淡绿黝黑,显然体内的毒素已经开始扩散,如果不是北辰明散尽各种办法来施救,吴昊恐怕北辰翰已经早去阎王那儿报道了。

    吴昊不禁感叹,这些大家族的底蕴真是身后,一个就要死去的人,都可以用珍贵药物死死地把病情拖住,等待找到解药。

    吴昊来之前已做足各种准备,想到的各种结果和应对的方法,吴昊看过北辰翰的毒后。其实,吴昊压根就不知道北辰翰是中了什么毒。但是,吴昊不忘胡乱吹了一段,此毒如何歹毒,和南宫烈的用心狠辣,他就是要北辰家仇视南宫烈,为以后埋下伏笔,说也说不准以后会不会遇到南宫烈,虽然吴昊不会惧怕这种角色,但有备才能无患。吴昊说了一大堆后,告诉北辰明自己有解毒之法,并告诫要吴昊自己秘密解毒。

    北辰明出去后,吴昊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里面装着的是灵水,他来的时候已经把玄灵圣水稀释过,且玄灵圣水本是奇珍,不肯能露白,吴昊深知匹夫无罪,怀玉其罪的道理。

    吴昊轻拿着小瓶往北辰翰觜边去,轻轻到处一滴,灵水顺着觜角往觜里去,一滴,两滴,到第三滴的时候,北辰翰的脸色才有所好转。灵水的作用被发挥出来,北辰翰体内经脉逆转,“噗”地喷出一口黑血,惨白的脸色好了许多。

    吴昊损失三滴灵水,心里一阵肉疼。但是想想,如果不付出点代价,哪里来的回报,脸上肉疼恢复,觜角又泛起浪花。北辰明感觉到屋里传来动静,很快就来到床边。

    这时,北辰翰已经醒过,一脸疑问的看着吴昊,北辰明感觉到自己有点失神,自己费尽浑身解数,这毒都没有解掉,这小子,才在屋里呆了一小会,这毒就解,你说让我老脸往哪儿放嘛。

    “翰儿,还不谢过林兄,是林兄救了你,为叔无能啊”北辰明看着北辰翰的样子,赶快说道。

    “北辰兄,别这么说,举手之劳而已,况且,我与北辰翰兄一见如故,久仰他大名已久,这点功劳算是见面礼啦!刚刚解了毒,北辰翰兄应该要好好休息才是”吴昊肉不疼心不跳的说道,眼神则是有意无意地看着北辰明。

    北辰明听在耳里,就不一样了,你还一见如故,也只不过才刚刚见到而已,北辰明好像又想到什么来着啦!你功劳,不知道还要这怎么折腾我呢。想到吴昊之前的谈话,老脸忍不住在抽动。

    之后,北辰明带着吴昊出了房间,强烈要求吴昊在这儿住下,但吴昊那里不明白他的意图。自己再留下来的话,自己有什么秘密都要被挖出来,一个方面是以防隔墙有耳,夜长梦多,便匆匆告辞。

    吴昊离开的时候,北辰明悄悄地好像做贼似的递给了吴昊一个储蓄袋,他倒是没有说明储蓄袋里装着什么,吴昊也不矫情,索性坦然地收下。

    按北辰明的意思,堂堂北辰世家不能失礼于人,这储蓄袋便当成是对吴昊的回报,并且,北辰明强烈地声明,北辰世家交定吴昊这个朋友。对于这些,倒是吴昊没有在意,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便是看戏。

    吴昊面带笑意的离开,觜角的浪花,显尽了得意。本来是打算回小山巅的,但是,吴昊感觉老是不对劲,因为一路实在是平静,而且。吴昊总感觉到有双眼睛一直在某个地方在盯着自己,这种感觉很是不舒服和讨厌。

    吴昊决定先回城,再出城,看他要玩什么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