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肆无忌惮的宠溺

    更新时间:2019-01-11 12:20:44本章字数:1206字

    “禧侧妃!”

    众人大惊,可就是最近站着的夫人,也来不及伸手扶住东方流兮,只能惊慌的看着她往下倒。

    说时迟那时快,一抹身影就似鬼魅般闪了进来,稳稳的将东方流兮揽进了怀中。

    “王爷……”半睁着眼睛,东方流兮满眼欣喜的看着面前的冥绝,转瞬似乎想到了什么,虚弱的就似快要没了生机的脸蛋瞬间沉了下去,满满的悲伤和倔强,“我不要你管。”

    说着,她就要推开冥绝,可那手掌没有几丝力气,反而在冥绝手臂微收便紧紧地靠在了他的怀中。

    女子的馨香扑鼻而来,瞬间侵入心脾,冥绝的心脏竟然莫名的漏跳了一拍。不解的低头,怀中那双无辜眸子里藏着的睿智他看的清清楚楚,他断定东方流兮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可又说不清哪里不一样了。

    东方流兮,你的面具,本王会亲自撕破。

    “出什么事了?”冷冷的开口,冥绝质问的看着几人,修长的手指却拿着帕子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东方流兮额头上的鲜血。和以往数次一样,在所有人的面前,肆无忌惮的宠溺着她。

    风岚儿不屑的瞪了东方流兮一眼,恨不得把她撕成碎片。就算东方流兮是她的挡箭牌,才会被冥绝在众人面前这般宠爱,可她还是嫉妒的抓狂,为何冥绝名正言顺宠的人不是她!

    萧笛欢眼中闪过一丝害怕,正要开口,碧溪抢先一步,轻声说道:“回王爷,是萧妹妹不小心推了禧妹妹一下,这才撞上了柱子。”

    好一个明面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说法,实际上碧溪把实情说了出来,以冥绝维护东方流兮的态度,就是不小心推一下,萧笛欢也得倒大霉。

    果然,冥绝那张俊脸沉的就似狂风暴雨前的天空,阴沉可怕,冰冷的目光如利刺般刺向萧笛欢,吓得萧笛欢下意识的哆嗦了下。

    “王爷,我不是故意的……咳咳……”连滚带爬的滚到冰冷的地板上,萧笛欢楚楚可怜的跪着移向冥绝,小脸苍白的毫无血色,突来的咳嗽就似要把命都给咳掉了般,虚弱的很。

    厌恶的看了脚边的女人一眼,冥绝毫不怜惜的将萧笛欢踹开,却是非常温柔的把东方流兮打横抱在怀中。

    “侧妃萧笛欢,心肠恶毒,伤害禧侧妃,罚一个月禁出笛香院。”冰冷无情的下令,冥绝抱着东方流兮快步的朝外走去,“吩咐离殇,速到仪凤院去。”

    离殇,紧随冥绝左右的第一名医,传言医术堪比天人,只要剩下一口气就能将人救活,但此人从不外借,就是皇帝老子也不行,却偏偏为了东方流兮轻易破戒。

    其荣宠,嫉妒的屋内的所有女人心里都似有着一把磨的光光的刀子,恨不得割了东方流兮的喉咙。

    “王爷……”萧笛欢竭斯底里的大喊,脸色惨白如鬼,那是气的。冥绝竟然为了东方流兮关她一个月的禁闭,怒,恨,在心中无限的滋长着,她一定要东方流兮死,永远的消失!

    不过是额头上撞了个小小的疤痕,流了一丝丝的血,就让侧妃被关禁闭,王爷亲自抱回院子,这样的极宠待遇,让曾经的东方流兮被各种法子陷害至死还真是不稀奇。

    仪凤院,东方流兮的屋内,东方流兮的身子呈抛物线朝着床榻扔去。

    猛的睁开眼睛,东方流兮纤细的手掌撑在床褥上,侧身翻转,缓解了力道稳稳的落在床榻上,转眼,冰冷的目光就似铁钉般直刺冥绝,“现在连虚伪的温柔都懒得和我装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