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我道不容

    更新时间:2019-01-11 12:56:54本章字数:4087字

    “这个世界真是小呀。”一边继续试探着洞口里面的动向,一面观察着里面的情况,此时吴峰的眼中充满了单纯的杀意,这不免让人奇怪,这得多大的仇。

    而就在吴峰观察的时候,洞里的情况却不容乐观,狭窄的洞口后面是一个面积不大的溶洞,不过显然这个溶洞里不是一个人没有,在吴峰的神识下,里面的情景也慢慢出现在吴峰的脑海中。

    “老不死的,有种你把我放开,和你青木爷爷单挑。”

    在洞里的一个角落,一个衣衫破烂,身体消瘦的少年正被绑在一个天然石柱上,少年的身上被缠了很多道铁链子,而仔细看每一根铁链子上都布满了细小的倒刺,少年每挣扎一下,这倒刺就入骨一分!可见忍受了多大的痛苦,消瘦的脸上青筋依稀可见,道道狰狞的伤口从表面上看竟然可以看到白骨,不过这少年也是一个性格刚强的人,竟然没有说出一句求饶的话。

    “闭嘴!”看着被捆绑在石柱上的少年,站在少年身前的黑袍老者显然有些烦躁,他本来只想着出外找一个普通点的弟子,可谁会想到就是这样的少年竟然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大武师之境,要不是自己有邪物相助,说不定这次就阴沟里翻船了。

    不过,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黑袍老者阴森森的笑着,看向少年的眼神中闪过一道精光,那样子就像看着什么宝贝似的,黑衣老者声音沙哑的说道:“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落在了老夫的手中了,虽然过程困难了点。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

    “哼,小人。”青木慢慢的闭上眼睛,索性不去看这个一副小人得志的老家伙,不过一想到这个老家伙的手段,青木又不禁一阵气愤,要知道青木这次从家族里出来可是有任务的,可这才刚出来,就遇到这样无耻的偷袭,等自己清醒过来就这样被绑在这里了,这怎么能让青木服气呢?

    看着少年的样一脸倔强的样子,黑袍老者默默的从袍子里掏出一件东西,在青木的眼前一晃,那是一只大约有一寸长的铁钉子,通体呈紫色,一股邪恶的气息慢慢的散发出来,带着一种呛人的血腥味,这气味正是蓝雨讨厌的气味。幽幽的紫光在昏暗的洞内显得格外的诡异,神秘。而如果见识广泛的人看见这东西也一定会敬而远之,这可是千年前的邪物之一“锁魂钉”。

    在家族中也是涉猎广泛的青木显然也认识这东西,感受着巨大邪气的青木突然想了起来,这黑袍老者就是用这东西把自己搞晕的,再次看了眼黑袍老者手中的锁魂钉,青木突然抬着头有些奇怪的说道:“以你的实力还没有办法真正操控这东西,我想你用它也是要付出地代价的吧。”

    “你”一直以来的秘密被青木看穿,黑袍老者有些吃惊,看着青木的眼神中杀意更弄。

    原来这黑袍老者在年轻的时候误入一处了无人烟的崖低,在那里看到了一具半卧着的白骨,那白骨通体如墨玉一般,显得格外的诡异,当时年轻无知的他在这具白骨上隐约看到了一些字,也就是现在黑袍老者所练的邪功,还得到了锁魂钉,不过,正如青木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他还不能操控这东西,而他要付出的东西就是鲜血,越是年轻的鲜血,这锁魂钉越喜欢,这也是黑袍老者总要去外面抓人的缘故,而他不知道的是现在的他已经渐渐被这锁魂钉控制了,变成了邪器的奴隶。

    “挺好的苗子,就这么没了,你说可惜不可惜。嗨,你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偏偏遇到了我。”

    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少年不简单,不过结果还是落在的自己的手中,黑袍老者这样想着,嘴角露出一丝得意。

    “受死吧!”似乎是感觉自己该说的都说了,黑袍老者的手掌心渐渐生出一股黑气,可是正当黑袍老者要出手的时候,却发现眼前少年的眼神变的有些怪异,眼睛似乎在看其他地方。

    正在黑袍老者奇怪的时候,在他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轻飘飘的一句话:“你的废话太多了。”

    黑袍长老被这突然的一句话吓的整个人汗毛都立起来了,也不是他胆小,而是他常年久居在这,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是了如指掌,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这里,所以饶是他一直都是在暗处的人也被吓个不清。

    出现在黑袍老者身后的正是吴峰,还有坐在他肩膀上的蓝雨,此时看着惊吓着的黑袍老者,吴峰就像看着小丑一样,而蓝雨更是笑出了声音。

    回过神来的黑袍老者一看出现在他身后的竟然是一个少年,眼神渐渐回复了过来,再看到吴峰只有武徒九重天的修为,显然他把吴峰看做了误入到这个地方的毛头小子了,不过,当黑袍老者看到吴峰肩膀上的蓝雨,黑袍老者的眼神变了。

    在千年前这精灵一族还是比较普通的,基本上到处都有,但是千年已过,当年的兴盛望族,到了现在也变得衰败不堪。以现在蓝雨的样子,谁都能看的出来,这是一只精灵,而且看它的样子,还不是一只简单的精灵。

    感受到黑袍老者的眼神,蓝雨有些害怕似的躲到了吴峰的身后,而吴峰也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小子,把你肩膀上的小家伙给我,我可以让你死的快一点,要不然。”说完,指了指青木。

    “我擦,有种杀了我,指什么指。”青木可不是这黑袍老者,在他的眼中,眼前这个神秘的少年给他的危机感可是比这个黑袍老者还要强,正在观察吴峰的青木一看黑袍老者指着他,心里顿时不爽,你这死老头拽什么拽,等小爷出去的心里开始对着黑袍老者一顿臭骂。

    黑袍老者也没有想到这青木的嘴到现在还这么硬,同时也是奇怪,这么折磨他,这小子怎么还没有死呢,正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吴峰突然说了一句:“老头,他好像不怕你呀。”

    “恩恩?你说什么?”黑袍老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连青木都有些惊奇的看了眼吴峰,再怎么说这黑袍老者都是大武师高手,而吴峰只是一个还没有到武师的渣渣,黑袍老者还是头一次看见这样一个实力弱小的人这么说自己,同时看向吴峰的眼神也变的不自然了。

    “小子,你爹是强者吗?”黑袍老者冲着吴峰问道。

    “不是。”

    “难道你是哪个圣地的人。”黑袍老者又不确定的问道。

    “圣地?我不知。”

    “那你还敢这么和我说话?”黑袍老者显得有些怒不可待,看他看来吴峰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他属于强者的尊严,同时。属于属于武王境界的气势从黑袍老者的体内涌出,黑气的烟雾从黑袍老者的身上涌现,很快将黑袍老者掩盖住,与此同时,一道道狰狞的煞气也蔓延开来,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充满了这个小小的溶洞。

    “果然是血煞。”感受着黑袍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吴峰更加确信自己心里的看法了,同时,眼中的寒意更浓。

    “小子,以后没有资本就不要口出狂言,这次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下辈子做人要学会夹着尾巴!”完全没有在乎吴峰的眼神,毕竟在黑袍老者的心里吴峰已经是板上鱼肉任人宰割了,只见黑袍老者说完之后,不再犹豫,身影一变,强大的气势带着恐怖的黑色煞气,看见眼前的吴峰依然站在那里,没有什么动作,黑袍老者以为吴峰已经放弃的反抗,于是猛地探出手,抓向吴峰。

    “上次竟然没有灭了你的道统,也罢,这一世就慢慢和你算吧。”在强大的气势下,吴峰依然气定神闲,自言自语的说着,淡漠的眼神眼着冲向自己的黑袍老者。

    在一旁的青木只是感觉吴峰有些与众不同,不过在他也是一眼就看出了吴峰只有武徒境而已,面对一个比自己高两个境界的人竟然能这么淡定,难道他有什么依仗?即便是身份不简单的青木这个时候也有些不确定,在他看来无论吴峰有什么手段,面对一个武王境的高手也只是徒劳而已。

    “肉身还是太弱,修为也不怎么高,要不是这体质实在惊人的话,我早就舍弃这气囊了。”吴峰似乎是没有看到冲到眼前的黑袍老者,也没有在乎青木的反应,依然在那自言自语着。

    此时黑袍老者虽然心里感觉有些奇怪,不过手上却没有一点收力,黑色煞气伴随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向吴峰涌去,在黑袍老者看来,自己这一掌必定会要了吴峰的小命,甚至黑袍老者已经看到了吴峰身体四分五裂的样子了,一想到这,黑袍老者不由得一阵阴笑。

    而这时吴峰也从思考中会过神来,面对铺面而来的恐怖煞气吴峰这才皱了皱眉头,深深的看了眼冲到自己面前的黑袍老者

    正在幻想着的黑袍老者突然看到了眼前少年看向自己,也不由得向吴峰看去,可这一眼却让黑袍老者惊的犹如惊弓之鸟,手上的黑色煞气瞬间不见,同时,脸上净是惊恐之色,因为他竟然在这个少年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道痕!虽然看起来不太明显,可那种感觉却是和他在传承之地看到的那个老者一模一样!传承之地老者的道是杀伐,无情。而眼前这个少年的道竟然是孤独,冷酷。

    “哦?竟然看出来了,看来那个老东西也结出了自己的道了。”吴峰看着一脸惊恐的黑袍老者,不禁笑道。现在的他虽然只是一个武徒境界,不过前世所悟出的道法却可以轻易的把眼前这个黑袍老者弄成白痴,不过这也是黑袍老者的实力低微,要是这黑袍老者又武侯之境也不会这般,顶天也就是被道痕迷惑住而已。

    同时在一旁一直被绑着的青木则是有些目瞪口呆,他万万未想到拥有着王者之境的黑袍老者,竟然会突然停了下,而且一脸惊恐的看着吴峰,难道这黑袍老鬼有什么把柄在这个少年的手中吗?也不对呀青木一时想不出来,看着吴峰那单薄却坚挺的背影,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前辈”此时的黑袍老者惊魂不定的站在吴峰的面前,现在的他丝毫不会怀疑吴峰的战斗力了,就凭借这缥缈的道,王者之下吴峰不会有任何敌手,甚至对上一些依靠丹药成长的侯王,宗主,也是绰绰有余。

    而在一旁思考的青木听到黑袍老者竟然叫眼前这个少年前辈,迷惑之意更加明显,难道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少年真的是高于王者的高手?

    “锁魂钉留下,你死。”黑袍老者万万没有想到吴峰会说出这样冷漠的话,而下一刻黑袍老者就感觉自己的灵魂一阵绞痛,他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年竟然这般杀伐果断!

    看着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断气的黑袍老者,吴峰却没有丝毫的轻松,相反吴峰的表情变得尤其的谨慎,对着还躲在自己身后的蓝雨说道:“一会躲进冰魄中去。”

    蓝雨不知道为什么主人要让她躲进冰魄,这老者明明已经死了,可还是按照吴峰的意思化作一道蓝光溜进了冰魄之中。

    就在蓝雨刚刚进入冰魄的时候,那死去的黑袍老者的身上突然闪动着鲜红色的光芒,一道道恐怖的道意从黑袍老者死去的尸体中卷动而出,带着一股横绝天下的意境猛地爆发出来!

    与此同时,这个小小的溶洞中已经是血色滔天,宛若有什么惊世魔头出世一般,而还在一旁观看的青木已经被眼前的一切弄得不知所措,只能木然的看向眼前这个叫做吴峰的少年。

    看着还在蔓延的恐怖血气,如果这股血气冲出这个地方,绝对是一场灾难!

    眼睛在弥漫着血气的溶洞中扫了扫,吴峰的嘴角渐渐露出一丝冷笑,同时一道同样惊世的道意猛地从吴峰的身体中涌现。

    “血屠老鬼,不要装神弄鬼的了,给本尊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