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悔婚?你负全责

    更新时间:2019-01-11 12:55:50本章字数:1181字

    免费洗碗工万家祺只能一遍一遍的诅咒新来的狐狸精不得好死。

    赵恒远的佣人王姨一直充当她的心腹暗哨,但这个郑狐狸精一来,第二天王姨便被解雇。

    王姨对着她捶胸顿足:“万小姐,我心疼你啊。恒少爷那私生子又霸道又毒舌,新来那女人绝对是狐狸精来的。那眼、那鼻、那嘴、那神情,没一分佣人的样子。恒少爷急急的开除我,如果不是为了方便金屋藏娇,我切下头来当凳子坐。”

    果然不出王姨所料,在她洗碗的当下,狐狸精的头都快靠到赵恒远的心窝里了。

    郑柔儿看着万家祺顽强的与脏碗搏斗的身影,再看身边心情无敌好的赵恒远,她心中对他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吐不快。

    她贼贼的靠脸过去,和赵恒远咬耳朵:“你未婚妻真是傻得可爱。”

    “傻吗?”赵恒远抿了口茶,又递给她:“淡了,换。”

    她捧着杯子,却不动,鄙视地瞅他,声音压得更细:“为了你两句好话,就乐呵呵的把几天的碗全洗了。标准的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这还不傻?”

    “她不傻,只不过,我太少表扬她了。”他身子微微后仰,更深的陷进真皮沙发里,手指却悄悄的握住了她靠着的靠垫。

    她话儿没问完,更好奇的向他的身边靠:“你很少表扬她?”

    “记忆中,几乎没有。”

    “啊?那你是怎么泡到她的?人家是二小姐,起码有点娇……”傲字没出口,她靠着的靠垫突然被他扯走,她身边的依靠一空,便“扑”的一声往他的怀里倒……

    闻到男人身上的清香,她心慌心急,随便拽住他的衬衣领子,借力站起半个身子。他却“啊啊”的惊叫着,摇摇晃晃的向后跌,跌倒时还顺带把半立着的她往下拖。

    他们坐着的这一款沙发,垫子非常柔软,两个人这么重重一跌,便陷进沙发窝里怎么都起不来。她的脸贴着他的胸窝,他急速的心跳让她全身发烫。但她烫着的手却正放在他的胸脯上。

    这,她的脸刷的翻红,人家未婚妻还在厨房贤慧的洗碗,她却公然吃他的豆腐?虽然是被逼,但还是不太好吧!

    她转着眼珠儿寻对策,但身体却还是软软的陷在他的肘窝中起不来,她冲着他细声道:“事先声明:你未婚妻要是因此悔婚,我不负责。”

    他身子微倾向前与她挨着,抿了抿嘴唇:“悔婚?得这个程度……”

    这个程度?原来就是这个程度啊!

    当唇瓣的温热轻轻粘上,柔软相触,再在瞬间分离,他的眸子如天际繁星,佻皮的微眨眼睛:“现在起,你负全责!”

    厨房传来碗碟的破碎声,万家祺尖叫着奔向大厅。

    “你,你这个狐狸精。”她以手指着郑柔儿,又气又急,想痛骂却骂得不利索。

    郑柔儿懵懂的抿了抿唇,唇边温热的湿度还在,让她不由自主的回味他薄唇沾上时的柔软。

    抬起头,她望着气得脸青的万家祺,想要道歉,但却又觉得自己实在太无辜。她被占了便宜吃了豆腐,不能上诉不说,还得负全责?

    她的初吻糊里糊涂的就没了,谁来负全责?

    可笑的是,罪魁祸首赵恒远却自在又潇洒,微抿嘴角淡笑,站起来向那边看戏看呆了的小胖嘟招了招手:“儿子,过来。”

    儿子蹭蹭蹭的跟过来,小手掌拖紧他的大手,仰着脸很担心的望他:“爹哋,你真的,真的没有被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