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爱的不是我

    更新时间:2019-01-11 13:08:06本章字数:4344字

    “绝对不能让她得逞!”一个想法突然冒进我的脑海里。若是开了这个先河,她便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出、轨了,女人一旦放开就绝对会有第二次,她可能一开始会对我感到愧疚。但事情已经发生,索性接二连三的出、轨,那我自己头上戴的就不是绿帽子了,而是一片草原。

    我吓得冷汗连连,若是换做一般的女人肯定不敢,但依照王茜的性子她极有可能如此。更何况出、轨的对象现在是我,但未来却不一定是我。反正在家里的窝囊废她看不上,若是喜欢上了男女的这种感觉,又迷恋上了别的男人和他滚床单,那我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绝度不能让她得逞!我虽然欲、火难耐,但眼前的这个女人毕竟是我的妻子,我要向她植入女人三从四德的传统观念,灌输正能量。

    “我们冷静点,你先把衣服穿上吧。”我冷冷地推开她,欲、火降低到冰点。王茜的眼神正迷离,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我。

    “你不喜欢我吗?还是觉得我不够漂亮。”她不由得问道,抬头挺胸,露出天使的面孔和完美的身材,很有自信地轻抚着发丝。

    我不敢和她的眼神对视,因为在紧张的情况下很难说谎。虽然对她有一定的厌恶,但不得不承认,她很美,美得让我好几次差点无法把持住自己。

    “你很美,但我们不能这样。”我把头扭到一边,声音斩钉截铁。

    王茜突然脸色煞白,没有一丝血色,她的声音很萧索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个很随便的女人,所以看不起我?”很明显她找到了一条推理的方向,并且坚定不移地笃信。

    我连忙摇摇头,她却追问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既然并非我不够漂亮而且你又不觉得我轻浮,那你为什么要拒绝我?除非你不是男人!你知道我一个姑娘家鼓起勇气对你做这种事情……”她话说了一半,便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的心情很复杂,一边在想我是不是男人你完全可以验证一下,另一方面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让她借种成功,不能图一时的快活把自己男人的尊严给贱卖掉。第三方面,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安慰她。

    说实话,看着她难过我虽然很开心,但不知为什么也有着一丝忧愁。难道真的是一日夫妻百事恩,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她了吗?

    良久,我轻轻摸着她的头说道:“别哭了,事实上今晚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我看着你很恐慌,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和你相处。当你对我敞开心扉的时候,我心花怒放,感觉整个春天都因你而明媚;但是我不能,真的不能对你做那种事情。”

    “因为,我爱你。你是一个有丈夫的人,我不能乘人之危。所以对不起,虽然你很美但我也是一个有原则和底线的人。”我一口气说了很多,将心中的一部分真话告诉了她,还有一部分我藏在心里,不会告诉她我其实是她的丈夫,好想她这样心甘情愿地对我,而不是一个陌生的面具男。

    小心翼翼看着她的反应,王茜的泪水已经擦干。她正用一种崇拜欣赏的眼神看着我,嘴角上挂着酒窝,洋溢出阳光和煦的笑容道:“你真好,是个温柔的男子汉。既然如此我便留下来,等着你心甘情愿来取。”

    说完她便轻轻摸着我脸上的面具道:“我一直很好奇你的模样,在梦中朝思暮想,现在能不能让我如愿以偿,看看你最真实的样子?”她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我眼看就要沉溺进去,却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她爱的不是我,而是这个陌生的男人!我必须阻止下去!

    一把抓住她的手,我压低声音道:“现在还不是我们见面的时候,其实我们俩早就相识,一直以来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之所以戴着面具就怕你看到我后接受不了,将其他的人际关系代入,于你于我都没好处。”

    她兴奋地眨了眨眼睛道:“你说的可是真的?我们俩原来早就相识了,哈哈,果然你早就暗恋我了,一直在背后默默守护。”她的模样很俏皮,像极了我初恋中的模样。

    叭!猝不及防下,她撅着嘴唇亲吻我的面具。留下一道红色唇印,满意地道:“以后不准你擦下去,面具先生。我保证不管你是谁长得什么样,我都会爱你。”

    看着她信誓旦旦的表情,我不知道是哭是笑。一个有妇之夫却和别人谈起了恋爱,而那个人却是她一直瞧不起的窝囊废老公。我没有胆量揭下面具,因为害怕失去这一切。

    更何况,我想要的不仅是爱情还有事业,我要用面具男这一身份去做更多的事情。

    “面具先生,把你的电话报给我吧。等我晚上睡不着,找你聊天好不好。”她拽着我的胳膊撒娇道。却被我果断的拒绝,如果真的给了她电话,恐怕每天晚上都睡不着,恋爱中的女人精力就是旺盛。更何况,电话一旦暴露,在家里根本无法把戏演下去。

    “我的工作很特殊,时间也不固定。你若是真的想我,就来这里找我。适时的时候我会出来见你,若是见不到我就说明我们有缘无分。”我的声音故作高深,引得王茜猜测不断,眼里闪烁着小星星。

    “那好吧,面具先生。下回我还来找你,你一定要出现哦。”王茜噘着嘴,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她妩媚地和我道别。惹得我一阵冷笑,只有在面具的面前才能感觉到她有女人味,一回家立刻变成暴力女,简直是分、裂的可怕。

    送走了王茜,我也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今天的客人都已经接待完毕,她们出手大方,打赏的消费都有五位数,这让我一直拖后腿的经济逐渐盈满了起来,渐渐地摆脱王家的控制。

    我可不想满足于当个上门女婿,亦或是在酒吧里做个没有出息的按摩师。

    我的梦想是整座城市,是无穷无尽的金钱和各式各样的美女,我要做这里的王!

    我发出内心的怒吼,在心中布置着我的计划。

    下了班已经很晚了,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豪宅。把钥匙插进门里,一扭、动却发现根本就没锁。悄悄的推开后,立马就听见楼上传来的剧烈争吵。

    阿金来了,他和王茜争锋相对。我蹑手蹑脚地躲在门口偷听。

    “你太令我失望了,能告诉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男人吗?”阿金的声音很冷,早就没有了二人许久之前的热情。

    王茜急着反驳:“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呀?我喜欢的一直是你,哪里看得上那些臭男人!”

    阿金显然不信,她手中掌握了充足的证据,竟然拿着我戴着面具和王茜勾肩搭背的照片。

    “这些你怎么解释!可不就是上次你提及过的面具男吗?你果然是动心了,虽然曾经信誓旦旦对我发过誓。”阿金的表情很失望,她捂着头痛苦地说道。

    王茜目瞪口呆地看着照片,里面的她含春而笑,一抹羞涩的眼神投射在面具男的身上。很明显就能看出女人的爱恋,她有些恼怒,就像是被揭开了真实面目般生气道:“阿金你竟然派人跟踪我!连包厢内的画面都拍得清清楚楚。”

    “酒吧内部有我的人,从你第一次去那里找他我便留意上了。早知道你对他死心不改,没想到这次抓了个现行。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我们分手吧。”阿金的声音很冰冷,听得我却是心花怒放。

    从其中我抓到了两个关键信息:其一,酒吧里果然有内鬼,上次密道的事情被捅出去我便已经怀疑。但是经过赵立的调查却依旧没有拔掉这根钉子,看来我得多加小心;第二,阿金她吃醋了,竟然要和王茜分手,这是我逆袭的好时机。

    “阿金你听我解释吗,我和他真的没什么。”王茜急了,她紧紧抓着阿金的手,眼睛红红的,显然是还有感情不想分手。

    真搞不懂她们女人之间的感情!我不由摇摇头。

    阿金一把甩开她的手,质问道:“你还要解释什么?事实摆在眼前,太令我失望了。自从你遇到他,整个人都被迷得神、魂、颠、倒。我们的关系似乎是走到了尽头。”

    “不!阿金你听我说,我去找他完全只是因为不讨厌他。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是个正人君子,也救过我的命。正巧家里面逼我逼得紧,要我在三个月内怀孕。所以与其便宜了凌云那个窝囊废还不如送给我的恩人。阿金,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感情,一切都是逢场作戏,你一定要相信我!”王茜一口气说了很多,阿金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动摇。

    我的身子在门外晃了晃,心中憋满怒火!这个碧池,果然是来借精生子的,亏她表情还学得很像,我竟然被她给骗了。

    “真的?”阿金将信将疑。

    王茜很用力地点点头道:“千真万确!”她拉着阿金在床边坐下,不停地劝说道:“你想啊,我和你好了这么多年,可曾在什么时候正眼看过男人一眼。他们天生就是泥做的骨肉,和他们在一起半分钟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啊?是吗?”阿金突然冷笑道,王茜有些心虚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骗我的把戏太低,一个女人喜欢别人的时候眼神是什么样子根本做不了假。我也是个女人,你根本骗不了我。算了,我们还是各自冷静一下吧。就此别过。”阿金彻底地失望,她不顾王茜的阻拦,一个劲地往外走。

    我看到这种情况,慌得手忙脚乱下楼,跑到门外面推进来,装作一副刚回家的模样。

    看到阿金气呼呼的样子,我努力地挤出一副微笑打着招呼道:“阿金你来了,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我亲自给你下厨。”

    谁知道她根本就没心情理我,连对我生气都懒得。狠狠地推开我摔门而去,留下扶着楼梯捂着脸痛哭的王茜。

    “老婆你怎么了?”我轻摇着她的肩膀,发自内心的关怀。刚才从阿金的口中得知,她真的爱上了我,为了我和阿金闹分手,我感觉自己的春天要来了。

    “你滚开!”她一下子把我掀翻在地,一脸嫌弃地看着我道:“再碰我一下你试试,老娘今天心情不好,你给我小心点!”

    她自顾自一个人抱头痛哭,坐在楼梯中央,让我不上不下。无奈之下我只好说:“其实你们分了也挺好,阿金这个人性格太倔不适合你。没了她你还有我,不要不开心啦。”我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是今天在酒吧里对她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

    她渐渐地抬起头,我抱以鼓励的微笑。谁知她的脸色起了变化,竟然冷冷地道:“你的笑容真恶心,不许学他的样子!”将我狠狠地推在地上,王茜骑在我身上发了疯地拳头像雨点般落下。

    乒乒乓乓,一顿乱揍。我终于反应了过来,面具男在她心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方,因为戴着面具所以被她无比神化。而我,在她眼中不过是个低贱的窝囊废,露出相似的笑容会被轻而易举地理解为羞辱她的男神。

    所以,对我进行粗鲁的泄愤。其中甚至夹杂着被阿金抛弃的怒火,不断地咆哮着:“臭男人!你是不是以为没了她我就会看上你?大错特错,就你这模样我看着恶心,就算随便找个男人都不会看上你!”

    我一阵愤怒,心情从天堂跌到地狱。她虽然学过武术,技巧强我很多。但是论蛮力,还是比不上我这个大男人。一个翻身我将她压在身下,学着她的样子骑在上面,死死按住胳膊和大、腿,脸上露出狞笑。

    “你要干什么?”王茜一阵恐慌,她拼命地耸动身体,反而让我感到肉感十足,丰满的胸、部颤巍巍在空中摇摆,刺激着我最原始的欲、望。

    “当然是给你一个教训。”我拼命地报复,将她的衣服撕扯开。三下两下便成了一具白羊,再也没有衣物遮蔽。王茜惊恐地护住隐秘部位,她的眼里甚至挂着泪珠,哽咽道:“凌云,你不能这样。”

    我当然没有真的对她干什么。只是略微给了她一丁点的惩罚,这个女人给我心中留下的伤疤太深,我要得到她的全身心,而不仅仅是一具肉体。

    从她的身子上爬起来,我又翻出几件衣服扔在她身上,冷冷地说道:“你也太过自负了,看着你的身体我没有半点欲、望。作为一个女人你真的很失败。”

    我看到她呆滞的眼神,目光将信将疑地移到我的下身。我尴尬地转过身道:“哼,别痴心妄想了。就算是撸,我也不会上了你!”

    说着便一个人去了阳台,留下光溜溜的王茜趴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