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故地重游

    更新时间:2019-01-11 13:01:23本章字数:3694字

    秋风瑟瑟,白舞雪被苏子右掐住脖子,此刻才觉得面前这个男子并非像表面上那样温文儒雅,他的内心,仿似修罗,他的目光,甚是是要化成利剑刺穿自己一样。

    “你要向沈靖渊报仇?”苏子右挑眉了话题,他不明白,明明是一个乞丐,昏迷时却一直念着沈靖渊的名字,而在街上,她也分明是说的她要报仇。

    白舞雪背脊冰凉,微微咬唇,须臾道:“我因为他家破人亡,我恨他!”

    “是吗?”苏子右缓缓松开双手,“他与你什么仇?”

    白舞雪连连吸了几口空气,随口编着:“几年前,他下了征兵的命令,我的父亲与兄长就是被抓去的,家中失去了兄父,母亲的病无法医治,不久了去世,父亲与兄长也再未回来……”

    苏子右想来,这几年皇上渐渐沉迷声色,政事时常交给太子来处理,几年前西蜀来犯,为了一举攻退侵犯者,沈靖渊是下了征兵的旨。

    “你恨沈靖渊吗?”苏子右冷冷问着。

    白舞雪丝毫不犹豫,双眼恨意尤浓,“恨!当然恨!”倏地想起如今自己的处境,连忙垂首道,“还请大人放过我!征兵一事本也是无可厚非,是小女子妇人之见,是小女子不对!小女子怎敢恨当朝太子呢。还请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小女子计较。”

    苏子右将她眼中的恨意看得真真切切,那一腔的怨恨,可不是戏子能够装出来的。

    “你若真是恨他,我倒可以帮你。”苏子右淡淡的说着,勾起一抹不为人知的笑容。

    白舞雪一怔,他竟然说可以帮自己?!

    “你……”白舞雪疑惑不解的望着苏子右。

    “我们来做个交易吧。”苏子右说着。

    “什么交易?”白舞雪觉得眼前的男子简直让她难以捉摸。

    “我助你报仇,而你则乖乖做一颗听话的棋子。”

    白舞雪双眸一亮,只要能够报仇,让她做什么都行!

    当朝太子妃难产而死,一尸两命,太子念在宰相爱女情深,特将太子妃与小世子的遗体运回宰相府,让太子妃回归故里。

    太子妃下葬之日,宰相府门庭若市,文武百官,皆来吊唁。

    “苏大人里面请。”

    作为右卫大将军,苏子右也自然要来吊唁,宰相府的管家领着苏子右进去,到了灵堂,白家人皆披麻戴孝,灵堂萧瑟,看上去一派凄凉。

    “是苏大人啊。”白子序走过来,穿着白衣,老态龙钟。

    “见过宰相,还请节哀。”苏子右恭敬的说着。

    白子序长叹一声,道:“嗯,苏大人请坐吧。”然后抬头看见了苏子右身后跟着的女子,女子双眸噙泪,看上去很是伤心,不禁问道:“这位是?”

    苏子右回头看到她竟然在哭?回到道:“这位是在下的小妹,婉兮。”

    “婉兮?是个好名字,老朽竟不知苏大人还有个妹妹。”

    苏婉兮连忙擦了擦泪水道:“婉兮见过白大人,婉兮一来到太子妃的灵堂,心中难过,便情不自已,还请大人恕罪。”她看见自己的父亲为自己哭丧怎能不难过,她就站在父亲的面前,父亲却不认识自己,她又怎能不难过,自己与昊儿的遗体已经在乱葬岗里不知被野狗啃咬成何种模样,今日这里摆着副空棺材,怎能不让她不难过。

    “小妹深居简出,没有如此生离死别,宰相还望勿怪。”苏子右说着,却也不禁疑惑她究竟为何会哭。

    “不怪,不怪。”白子序说着,“只是看见令妹如此难过,老朽都觉得又增几分伤心了。”

    苏婉兮垂下头道:“对不起。”

    “没事没事,你们请入座,入座吧。”白子序说着,连忙离开,怕在人前落泪。

    待人走后,苏子右才回过头来冷冷问道:“你为何哭?”

    苏婉兮轻吸一口气道:“看见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难过。”

    “你要随时记得你如今的身份。”苏子右提醒着。

    对,她怎敢忘记呢?如今的自己,是右武大夫苏子右的亲妹妹,苏婉兮,年十三,深居简出,所以一直不被外人所知道。她已经改头换面,她再也不是曾经的白舞雪,再也不是。

    苏婉兮看着灵堂,那些披麻戴孝的人,皆是曾经熟悉无比的面孔。

    那是二娘,苏婉兮看着一个中年妇女,不禁有些愧疚,二娘看上去又憔悴了许多,自从两岁时自己的娘亲去世后,二娘便对自己犹如亲生女儿一般宠爱,如今叫她为自己的去世而难过,真是罪过。

    “太子驾到。”

    苏婉兮浑身一怔,随着声音朝着大门望去,太子……

    沈靖渊一身白衣,身后跟着的白倾城与赵绿初也穿着丧服,他依旧英俊潇洒,然而如今的她看起来,再无爱意,只想将他千刀万剐。

    苏婉兮冷眼看着沈靖渊给灵堂摆着的棺材上香,叩头,心中嗤笑,他的戏可演得真好,他明明知道那不过是一副空棺材,还若有其事的跪拜,明明恨透了自己,厌透了自己,却还装出一副伤心的模样,明明是不愿意自己的尸首百年后与他合葬,还好心说是运回宰相府,让自己回归故里!

    苏子右一直看着她,她的目光,仿佛都能将沈靖渊杀死一般。

    “看来你认得他?”一个乞丐怎会见过当朝太子呢,苏子右自是觉得蹊跷。

    “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苏婉兮咬牙说着,双手紧握,藏于袖中。

    “呵,注意场合。”苏子右没有兴趣再去深究,只要她恨的是沈靖渊就够了,他需要的不过是一颗能够利用的棋子罢了。

    “嗯。”苏婉兮应了,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视线,害怕自己再多看那个男人一眼便会忍不住提着刀冲上去。

    “我们也过去寒暄一番,让你和沈靖渊熟悉熟悉。”苏子右说着,带着苏婉兮一同前去。

    “你!”苏婉兮知道,苏子右就是故意的。

    “见过太子。”苏子右朝沈靖渊行礼。

    沈靖渊回过身来,也回礼道:“苏大人别来无恙。”

    苏婉兮双手藏于袖中已握得泛白,微微行礼淡淡道:“婉兮见过太子。”

    沈靖渊打量着苏子右身后的人,只觉得一时挪不开眼。女子身着白裳,虽微微垂着头,可依旧掩不住绝世娇容。

    “太子,这是臣的小妹,苏婉兮,早些年身子不好,便一直在家中,臣很少让她出来。”

    “嗯。”沈靖渊应了一声,也没再多看。

    “苏大人的妹妹好生俊俏。”倒是一旁的白夫人又开了口。

    “多谢夫人。”婉兮礼貌的回应着,看着自己的二娘,好像又生了几道皱纹。

    “娘,对不起,女儿没有将姐姐照顾好。”白倾城倏地美目噙泪,挽住了白夫人的胳膊。

    白夫人含泪道:“不怪你,哎……我的雪儿啊!”

    苏婉兮齿冷,白倾城……呵,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竟还一直把她当做是自己最疼爱的亲妹妹!这个蛇蝎美人,连同她与赵绿初,自己也定不会让她们好过的!当初欠自己与昊儿的人,我要一个个的讨债回来!

    来吊唁的官员,皆留在宰相府一同用膳,由于人数众多,便办了好几桌酒水。

    宰相府的人还在操持丧事,宾客用完膳便可离去,用膳期间,苏婉兮以肚子不舒服的理由离开了饭桌,她只想最后再看看这个家,她想好好的,再跟父亲与二娘说说话……

    一草一木,都是如此熟悉……苏婉兮走着走着,不知不觉便到了荷花池,荷花池……呵,那是年少的自己与沈靖渊初次相见的地方。那时父亲生宴,看见沈靖渊的时候,一眼铭心,从那之后,自己变发誓此生非他不嫁。

    苏婉兮正回忆之际,瞧见荷花池边站着一个白衣的男子,那是……沈靖渊……

    沈靖渊独自站在荷花池畔,望着满池破败的荷叶,心中竟陡升哀伤。

    那一年,好像就是在这个地方看见的舞雪吧?沈靖渊想着,昔日的事情铺天盖地的袭来。

    一个尤擅琵琶的女子,那时候觉得她聒噪,觉得她骄傲任性,并不是很待见她。她生生阻拦了自己与绿初之时,更是对她心生恨意。

    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一样的呢?是从她唤自己阿七开始,还是是从她每夜为自己洗脚开始,还是从她乐此不疲的逗自己开心开始……

    然而她为何要背叛自己?!她为何要与别人做出苟且之事,还堂而皇之的生下孽障并扬言是自己的孩子!

    “白舞雪……”沈靖渊低声喊出,眸中说不出是恨还是怨,却见眼角一行清泪滑下。

    远处的苏婉兮吃惊的望着沈靖渊的侧脸,他流泪了?他的眼泪因何而落?却又偏偏是在这个荷花池……

    “谁?!”沈靖渊发现有人,猛然转过身。

    倏地四目相对,苏婉兮无处可藏,还未待沈靖渊开口,她连忙转身离去,落荒而逃。

    沈靖渊也未追上来,婉兮的脑中却一片空白,方才分明看见他哭了……

    惺惺作态!惺惺作态!即便他真是掉了一滴泪水,定也不是因为自己!他都能够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能够狠心将自己与昊儿赐死,并抛尸荒野,他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还会为自己落泪?真是笑话!

    方才荷花池的事情还让苏婉兮心有余悸,都已这个时候,她怎能自己骗自己,还妄想着沈靖渊对自己有几分感情。沈靖渊与自己不共戴天,今生今世,自己定要他付出代价。

    离开荷花池后,她便朝着父亲的房间而去,她心中正在纠结如何与白子序说,又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听见了房里传来了白倾城的声音。

    “娘,这下太子妃非我莫属了。”白倾城高兴的说着,全然没了方才在灵堂上悲伤的模样。

    白夫人微微一笑道:“如今你大姐是皇上的宠妃,你又即将是太子妃,白家真是光耀门楣啊。”

    门外苏婉兮浑身一阵寒意,这是她最喜爱的二娘说的话吗?自己听错了吧?

    “还是娘聪明,幸好当初下手早,让那个叶氏早日归西,省的如今麻烦。”白倾城骄傲的说着。

    “要不是你爹护着那小贱人,她怎能当得了太子妃,怎能多活这么些年呢。”白夫人柳氏埋怨的说着。

    苏婉兮难以置信的后退,原来自己一直活在欺骗之中……

    二娘对自己好,不过是为了迎合父亲,而暗中早已将自己设计了无数次,甚是是害死了自己的娘亲!

    为什么……为什么处处都是谎言与欺骗?!

    苏婉兮失魂落魄的回到宴席,彼时苏子右已经用完膳,等着与苏婉兮一同回府。

    “你去哪儿了?”看见苏婉兮魂不守舍的回来,苏子右眉间有些愠意。

    “呵。”苏婉兮冷笑一声,抬眸望着苏子右,道,“我们走吧,我再也不会回到这里……”

    回到这里?苏子右虽奇怪,却不开口,而是与苏婉兮一起径直离开。

    离开时她甚至没有回头半分,今生今世,恐怕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