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红袖拂香

    更新时间:2019-01-11 13:01:24本章字数:2411字

    深冬,临安城白雪苍茫。傍晚时分,苏婉兮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欲开还羞的红梅,眼神空洞。她不知道,自己这颗棋子,究竟会被苏子右安排在何处。

    “小姐。”婷儿从门外而来。

    “何事?”她淡淡的问着。

    “大人吩咐了,今日去红袖阁学习。”

    “红袖阁是何处?”她记忆中,不曾听人提及过这个地方。

    “小姐去了便知,请带上面纱。”婷儿递过一方白色的面纱给她。

    她接过带上,不再多言。

    “轿已备好,小姐请随奴婢来。”

    她一字不说,跟着婷儿出了苏府上了轿。她何必多问,苏子右不曾一次警告过自己,不过一颗棋子而已。他要她做什么,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可这……真是自己想要的吗?

    她长叹一声,为了复仇,她心甘情愿为人所用,否则她也没有机会再接近沈靖渊和白倾城。

    轿子穿过繁华的正街,绕到了背面,停在了一个幽深的庭院门口。

    苏婉兮一下轿,便有位浓妆艳抹的女人相迎。

    “小姐,请跟我来。”女人的笑容十分谄媚。

    苏婉兮跟着女人进了庭院,穿过长廊,渐渐听见了丝竹声。夜幕初落,灯火渐明,长廊连接的竟是另一片繁华的景象。

    “这位公子,今日怎么才来……”

    “不要这样……”

    像是一座酒楼,可里面男男女女相互亲近毫不避礼,甚至许多女子衣不蔽体,景象淫秽。

    苏婉兮冷冷一笑,想不到红袖阁竟是人们口中常常说到的青楼,今日倒是第一次见识了。那么苏子右要她学习的,就是那些狐媚之术吧。

    “小姐,里面请。”艳妆女人叫霞娘,是红袖阁的老鸨,暗地里实有许多官宦人家都会送儿女来学习这些,红袖阁暗中这一方面乃整个临安最好的。

    霞娘示意苏婉兮进一个房间,她自不畏惧,坦然而进。

    “小姐,请您先喝了这杯酒。”霞娘在房间里端来一杯酒。

    她一饮而尽。

    霞娘谄媚一笑,道:“小姐,这几日请您就安心在这儿学习,方才喝下的是毒酒,大人吩咐过,等您学会了这些,便给您解药。”

    苏婉兮猛地一怔,冷冷道:“我哥哥可真是有心。”

    霞娘微微一笑,道:“请小姐安心住下吧,墙上牡丹图下,有小姐需要的东西。”说罢连同婷儿一起离开,并且重重琐上了房门。

    苏婉兮无力的坐在椅子上,环顾四周,这是一间被分隔出的夹层,只有一张床与一副桌椅。

    天下怎会有那般冷酷无情男人,自己与他同吃同住也有好几个月,若是个阿猫阿狗说不定都会有些许感情,而他却是真真正正的只把自己当做颗没有血肉的棋子。

    她起身,看了看墙上的牡丹图。取下图来,才发现墙面上有几个小孔,顺着望去,正好可见隔壁房间的床榻。

    “呵……”她将牡丹图挂了回去,疲惫的躺上了床,她可没有心情欣赏活春宫,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也一时难以入眠。

    这间小屋里甚至没有掌灯,天色渐黑,房间里变得昏聩不已,她独自躺在床上,备感迷茫。

    也不知过了多久,隔壁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这个隔层的丝毫都不隔音,尤其是在渐渐安静的夜里。

    “公子嗯……不要,不要这样……”

    “小妖精,让爷好好疼爱你!”

    苏婉兮只想将自己的耳朵死死堵住,不愿听见这些污秽的声音。可隔壁意乱情迷的话语与声响不断传来,令她阵阵作呕。然而,她却只能死死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苏子右于她而言,是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她不敢再忤逆他,也不能再忤逆他,否则,她将不可能活着见到沈靖渊落魄的那一日。

    这一夜,她备受煎熬,似乎要将五脏六腑都吐出来。

    而隔壁的声音,不曾停歇过,甚至一个男人的声音换成了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一夜不知换了多少。

    翌日清晨,婷儿开门进来给她送早膳,只见她静静的坐在床边,面色憔悴。

    “小姐,吃饭了。”

    她望着婷儿道:“你去帮我备些东西来,顺便叫昨日那个女人来,我有话要与她说。”

    “小姐需要什么?”

    “龙涎香、迷迭香、茉莉,去药房,各一钱。”

    “好,奴婢这就去。”婷儿应着便退了下去。

    须臾霞娘进来。

    “不知小姐唤霞娘来作何?”霞娘虽已半老,可风韵犹存。

    “原来是霞娘。我想请你帮我备一间尚好的房间,也要有这样的夹层,然后给我找个不错男人,再把我的好哥哥请到夹层来,看看我是否合格。”她实在不能忍受夜夜听见那些恶心的声音,总之如今这幅身子也不是她的,她只有一颗要复仇的心,其余一切都是虚妄。

    霞娘显然很吃惊,她从未见过一个像她这般胆大不羞的千金小姐。

    “小姐没打趣人吧?”霞娘浅笑,表示怀疑。

    “照我说的去做吧,难道我只花了一夜的时间便学会了很奇怪吗?”

    “是,小姐说了算,我这就吩咐下去。”

    霞娘给她换了一间尚好的房间,她用了膳,等婷儿将东西全部交给她后,便叫人全都退下。待她做了些准备,又才躺下睡觉,昨夜未曾好好阖眼,现在是真的困了。

    苏子右来时,她还在睡觉。

    “大人,奴婢去唤醒她。”门口,婷儿恭敬地对苏子右说到。

    “不必。”说罢,苏子右转身进了隔壁的夹层,面上带着微微的疑惑。即便琴棋书画她样样都会,难不成这些狐媚之术她也会?她的不过及笄的年纪,从前还只是临安街上的乞丐,她究竟哪里学来的?

    晚些时分,苏婉兮才醒来,伸了个懒腰,觉得自己难得会在这种地方睡一个舒服觉,看来冯婆的治疗,已经起了些作用。

    醒来后,她叫人打了热水,准备沐浴。

    “婷儿,去叫霞娘可以唤人来了,我的哥哥应该已经再隔壁了吧?”

    “是的,奴婢这就去。”

    她带着微微的笑容,望着那面墙,长发披肩,缓缓朝浴桶而去。渐渐褪了衣衫,放松的躺进了浴桶之中。

    “哥哥,你可看好,别眨眼睛。若是你想要,我也可以给你。”她带着嘲笑的笑容淡淡说着。

    须臾,房门被推开,她表面虽波澜不惊,心中却微微一紧,她从来没想过,她这一生会和除了沈靖渊之外的另一个男人上床。

    她尚在水中,纤长的五指轻轻撩动着水面,甚是诱人。

    男人的脚步逼近,她笑容有些僵硬。当男人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她轻抬眼眸望去之时,有一瞬间的凝滞。

    “原来是我的好哥哥。”她轻笑一声,觉得很是嘲讽。

    苏子右负手望着她,冷冷道:“你就学会了这些?”

    她妩媚的笑着站起身子从浴桶里出来,取过旁边的红袍随意穿上了身,半遮半露,令人心猿意马。

    “当然不止这些。”她勾唇望着他,极力不让自己声音颤抖。

    她也随时随地的提醒着自己,自己不过是颗棋子而已,为了报仇,做什么都可以。她的重生,只为复仇,如今的她,不过是靠着怨念而存在的孤魂野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