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学校命案

    更新时间:2019-01-16 16:11:06本章字数:2914字

    新世纪新时代,学历成了龙国对于人才的首要鉴定标准。不管你是进国企还是私人企业,不管你是做什么工作,哪怕是乡下一个种地的农民。只要你手里拿着高学历,那么你就是行业中的精英。

    上大学成了很多人必须经历的人生,因为现社会不管是什么阶层的人,都是以有没有大学文聘来定义你是不是文盲。什么初中高中毕业证,到任何地方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

    蓉城大学那是C省最大的重点大学,这里有十几个学科,每个学科都人满为患。新的学期开学已经有半个多月了,新生军训结束,已经进入了正常的学习阶段。

    这是一个周一的清晨,学生宿舍404号房间,此时正有两个警察站在宿舍门口,学校几个领导在走廊上正回答一个警官的问话。

    “你们发现死者是什么时间?这间宿舍里一共住了几个学生?除了死者还有谁周末没有回家?你们校方有这方面的记录吗?”警察一连问出四个问题。

    “警官,我们也是刚知道这件事。时间大约是早上六点,今天早上六点,那些回家返校学生发现的。至于这宿舍住了多少人,有谁没回家只有问管理员。”说话的学校领导看向另一个人,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老年人,不过因为曾经当过兵,所以现在精气神不比那些中年人差。

    “警官,这间宿舍本来可以住六个人,可是因为404这个号码有些不吉利,所以里面其实只住了三人。不过,我记得很清楚,这个周末应该有两个人没有回家,一个是死者,另一个是考古系的张云峰。”

    “那个张云峰现在哪里?把他叫来协助我们调查。”

    “警官,那个张云峰好像昨晚八点钟的时候出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管理员回忆道。虽然这是新生宿舍,住在里面的新学员才来学校一个月时间。可是他却对这个404宿舍很熟悉,因为里面住的人都有些特别,一个是那个死去的学生,眼神中居然充满一股杀气。

    管理员当过兵,从一些老军人眼中体会过那种杀气,所以对死者有些关注,不知道他眼里为什么有那种神情。还有一个就是穷人,也就是今天早上发现死者的那个学生。如今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农民也走上发家致富了,可这个学生身上还穿着有补疤的衣服,鞋子也是一双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的胶鞋。

    至于另一个,他更加感兴趣,那就是张云峰,一个阳光帅气的少年,脸上总是带着自信,却很少见他笑。而且,这个小伙子很热情,每次见到他都要打招呼,但是他却觉得这个张云峰有些神神秘秘的。有一次查宿舍,居然在他的床上发现一个八卦盘。而且他的行李箱内还有两件唐装,试想一下,一个二十来岁的学生喜欢穿唐装,这显得有些另类。所以管理员对这个宿舍的三人都很熟悉,能准确的知道他们在学校的动向。

    管理员正在和警官解说,突然一个带着白手套的警察从宿舍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硬币大的木牌,上面是一个阴阳太极图案。

    “队长,这个东西是死者手里紧紧拽着的,根据验尸官的初步判定,死者应该是在昨晚九点钟左右死亡的。死者身上多处伤痕,应该是在宿舍里摔的,只是,他身上却找不到第二个人的手印。就连他脖子上的痕迹,也是他自己的手掐出来的。所以,死者的死因很蹊跷,似乎是自杀。可里面的情况明显有打斗的痕迹,自杀这种可能性又不能成立。”走出来的警察说道,他的话没有避开学校领导。

    “我知道这个,这是张云峰的东西,那天我见他还挂在脖子上。”管理员突然开口道。

    “张云峰的东西?”警察队长皱了皱眉头,他意识到这是一场凶杀案,凶手张云峰可能已经逃走。因为根据管理员的口供,他昨晚八点多离开学校。而验尸官的验尸结果死者是昨晚九点左右死亡,这时间上正好吻合。

    “马上搜捕张云峰,校长,你们马上将张云峰的个人资料给我们。”警官立即做出应对之策,准备抓捕嫌疑人张云峰。因为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定罪,所以他只是嫌疑人,而不是凶手。

    就在警官的话音刚落,宿舍走廊的拐角处,张云峰神色如常,大踏步向这边走来。就算看到警察,他眉头也没有皱一下,似乎这些警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当他把视线转到自己的宿舍时,脸上一惊,这才皱了皱眉头。

    “他就是张云峰!”管理员只是愣了一下,顿时抬起手指着向这边走来的张云峰说道。

    ‘咔咔!……’

    那个警官队长顿时从腰间拔出手枪,对着张云峰喊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张云峰顿时停下脚步,可他并没有举起双手,而是从容的问道:“怎么回事?”自己昨晚做了件好事回来,现在却被警察用枪对着,心里有些不痛快。

    虽然被枪口对着,可他脸上没有任何惊慌,只是有些惊讶,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法,警察居然用枪来对待他。

    “我们怀疑你昨晚杀害同宿舍的室友,请你跟我们回去配合调查。”警官见他从容不迫的样子也有些疑惑,从事刑侦好几年了,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从容的凶手。仿佛他根本就没有犯法,这宗命案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刘明死了?”张云峰听到警官的话顿时补了一句,可是他这一句却让旁人以为,刘明的死和他确实有关系。要不然他怎么能一口说出死者是刘明,而不是另个室友。

    “你果然是凶手,给我铐起来!”警官一声令下,站在门口的两个警察顿时拿出手铐走向张云峰。身后有队长的枪给他们压阵,就算张云峰是杀人凶手,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忌惮。

    “等等,我没杀人,你们凭什么要抓我!”张云峰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因为从小体弱多病,上学晚了两年,所以刚上大学已经二十岁了。活了二十年还是懂法律的,警察再牛也不能随便冤枉人。

    “我们没说你杀人,只是这件凶杀案和你有关系,要你回去协助我们调查。”警官此时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至少他现在只能怀疑张云峰是凶手,而不能肯定是他。再说了,一个杀人凶手怎么会大摇大摆的回到凶案现场,等着被警察抓。就算他想回来探明情况,也不可能这样正大光明的过来。

    “既然是协助调查,那我跟你们走就是,为什么要铐手铐?”张云峰可不喜欢吃亏。

    “我们有这个权利,因为你的嫌疑最大!”警官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枪,因为他知道面对一个如此冷静的嫌疑人,自己不能有半点疏忽,否则可能酿成大错。

    “好,我跟你们回去协助调查,但是我想看看里面的情况。”张云峰提出了一个要求,毕竟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被抓走,那心里肯定很不平衡。

    “好,我满足你,不过先要把你铐上。”就这样,张云峰带上了人生中第一副铁手铐,然后进入现场看了一眼就被警察带走。

    学校内,一时间议论纷纷:“喂,听说了吗?今天早上学校不让我们去四楼,是因为有人在学校死了。”

    “那是谣言吧!学校死人这么大的事难道能瞒得住?”

    “当然,你们也不想想,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是那个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的乡巴佬,他当时肯定被吓得半死,恐怕连报警也是他找到学校领导时才报的警。”

    “那就奇怪了,我们怎么没看到警察把尸体带走呢?”

    “切,警察办事还要你看到啊,再说,让大家都看到岂不是坏了学校名声。而且啊,我还听说凶手是同寝室的人,好像就是那个在军训时穿过一次唐装的装逼小子。”

    “不会吧,那个小白脸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他敢杀人?”

    “信不信由你,别忘我,我哥可是在警察局当协警。之前我刚收到他发来的短信,不信你们自己看看。”说话的学生拿出自己的手机,要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学校的凶杀案虽然有警察参与,可是知道的人并不多。因为学校领导第一时间做了应对之策,第一时间把四楼的学生撤离,然后让人守在楼梯出入口。加上警察来的时候已经是上课时间,所以知道事情真想的人不多,就连张云峰被带走也没几个人看到,警察做这些做的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