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梁子

    更新时间:2019-01-11 13:02:30本章字数:3332字

    “父亲,我回来了。”

    推门而入,柳叶回到柳家,便来到父亲的住处。他眸子好奇的看着那个以往点头哈腰的下人,正大模大样的坐在父亲身旁,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其实来给父亲报平安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柳叶还是想来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果不其然,这个以前的下人,自称是自己叔叔的家伙,与父亲关系匪浅。

    “叔叔。”

    虽然不情愿,柳叶还是捏着鼻子喊了一声。他心里确实有些不爽,这家伙十几年来,一直兢兢业业的在扮演一个下人的角色,而且丝毫没有路出过马脚,哄了他十几年。

    “哈哈,侄儿乖,现在相信我是你叔叔了吧?”

    青玄看着一脸不自在的柳叶,哈哈大笑,似乎好久没有这么开怀过了。

    “回来就好,接下来,各族大比在即,我希望你可以不依附家族的势力,用自己的能力走出垂柳镇,去见证外面精彩的大世界,而我和你青玄叔叔,不会给你半点帮助,那样只会误了你。”

    柳守平直言,不会给柳叶任何帮助,也就是说,如果人家要弄你,你也得自己摆平,我们不会出面。

    “父亲,我懂。”

    话语不多,柳叶认真道。同时,他也记住,这个便宜叔叔的名字,青玄。他知道,父亲只是想让他任何事情都靠自己,别依赖别人。

    “你记住,己身强大才是根本,外力只会让你有依赖心理,最终难有所成。”

    似乎不放心,柳守平又叮嘱道。

    “恩,我记住了。”

    柳叶告别了父亲,回到自己的住处,这次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想好好睡一觉。

    虽然说,修者随着修为越来越高,精力充沛,可以不用睡觉了。但柳叶还是想好好睡一觉,只是这段时间以来,实在是没有这个条件。

    “不错,大哥,看来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材。”

    柳叶走后,青玄微微点头,道:“他根基扎实,一直在刻意的压制突破,现实是想极力的压榨自己的潜力。而且,这小子虽然收敛得很是隐秘,但还是能察觉他体内凶厉的气息。没想到,他竟然用了三个月,就能杀出这种气息来,想必过程不容易。”

    “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我说过,若是通地境之前,他无法领悟破天九式中的第一式,我将收回。另外,我已经告知他,如果无法再外面的世界名动一方,我便不会告诉他任何过往,算得上是给他一个信念吧。”

    柳守平依然不为所动,一旦被他认定,那么柳叶将来的路,必定充满坎坷。

    有些事情,没有才情惊艳的天赋,根本无法完成。与其做毫无希望的事情,不如就掐断希望,了此残生。

    。。。。。

    垂柳镇范围之内,一共四大家族。分别是柳家,莫家,林家,白家。

    每一次大比,基本上都是这四大家族中的小辈较量。

    这一次显然有些不一样,据说一位来自遥远的垂柳镇外面世界的大人会亲自观战,而且会挑出三个表现好的带走,去那五彩缤纷的大世界深造修炼。

    垂柳镇乃是浩大的南荒边陲,这里荒凉贫瘠,很少有外面的人会来,因为太过遥远了,中间万山纵横,猛兽出没,古木参天。如果没有必要,说真的,没人愿意来这里。

    就是因为这样,很多人其实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但中间层层阻隔群山巍峨不说,各种凶险,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曾经有人自命不凡,结果一去不回。这是教训,也是警告,没有人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所以,一旦有机会出去,四大家族不惜牺牲一部分资源,祈求那位大人,带上天赋最好的孩子,让他们能够走出这片荒凉贫瘠的地方,去外面的大世界发展,那样才能飞得更高,看得更远。

    而这次,这位大人带来了珍贵的灵石,能够摆下传送法阵,但极限也只能带走三人而已。

    法阵,是一种极其玄奥高深且复杂的手段,能够影响空间,将人远距离的传送。

    所以这次大比,对各大家族来说,至关重要。

    第二天一早,柳叶精神抖擞的起来,洗漱之后便出了柳家。

    这一路上,柳家从上到下,各种各样的人看着柳叶的神色中已经有了些许敬畏。虽然不知道他这三个月莫名消失去哪儿了,但大家都知道,这已经不再是几个月前那个任人冷嘲热讽的柳家废物了。。。

    “冤家路窄啊,柳少,这是要去哪儿啊?”

    路过集市,柳叶不过是三个月来与异兽厮杀得太多,想要感受一下这种人满为患的热闹,让自己找回人族该有的那份好奇和喧嚣。不曾想,有人不长眼,找麻烦来了。

    此人叫侯三,乃是莫家少爷莫言的追随者,因为三个月前在集市中言辞无理想要打楼颜的主意被柳叶教训过一次。不过也就是稍微惩戒了一下,并未暴露自己的修为。

    只见侯三一脸的凶神恶煞,拦住柳叶,眼眸阴沉。上次自己大意,输给了这个垂柳镇公认的废物,这口恶气一直憋着,这段时间他也是一直在垂柳镇上悠转,想要再次遇上柳叶,奈何这小子一口气消失了三个月。

    “你这是找死啊,今时今日的我,已经无需再忍。”

    柳叶心中暗道,嘴上却说:“手下败将而已,还不滚开。”

    “狂妄,你以为你是谁,上次我只是大意,让你投机取巧,这次我看你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侯三暴脸色阴沉,怒意滔天,他实在不甘心,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简直气死他了。他一撸袖子,阴沉着脸便要扑过来。

    周围已经开始集聚了些人,大家都知道这两位的恩恩怨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围观。

    “哼,狐假虎威,那我便狠狠揍你一顿,出一口气,否则别人会觉得我连个废物都不如。”

    “哦,你就这么自信?”

    柳叶忽然一脸平淡,任谁开口一个废物闭口一个废物的说你,估计你也不好过。何况现在的柳叶。

    “我不光要打败你,羞辱你。。。”侯三咬牙切齿,恨透了柳叶,道:“我还要将你身边那个小姑娘献给我家少爷,向少爷赔罪。那小姑娘并非柳家之人,相信柳家也不会因为你一个废物过问此事。”

    侯三真的很讨厌柳叶,就是这个废物,还自己名誉扫地,在少爷面前失宠。

    而当日柳叶在柳家小比胜出的事情,已经被柳家全面封锁,若是侯了解其中内幕,相信给他几个胆子他都不敢这么跟柳叶说话。

    柳叶眸子一下子便不同了,本想教训他一下算了,没想到这个侯三,竟然说出这种话。

    要将楼颜献给莫家莫言!

    “很好,我先废了你,再去找莫言。”

    柳叶声音已经有些寒冷,楼颜可是他的逆鳞,谁敢碰,就要付出血一般的代价。他刚才说这句话绝非说说而已,莫家莫言,他迟早会拜访。

    “你少吹大气,看招。”

    侯三一下子便窜了过来,丝毫不知道自己今日要遭劫了。

    “砰!”

    柳叶丝毫不动,抬脚便是一脚,后发先至,踹在侯三脸上,一股大力将他踢得不由自主抛飞起来,在还未落地时,柳叶已经鬼魅般出现,对着他的小腹又是一脚。

    “啊。。。”

    小腹乃是修者聚集灵力的地方,柳叶这一脚,直接让侯三面部青筋直冒,痛叫出声。一股暗劲,已经窜入他的身体,将小腹处集聚的灵力直接震散,摧毁了成为修者后集聚的灵力漩涡。

    不多久,侯三在剧痛中昏迷了过去。昏迷之前,他眸子中全是深深的后悔,本来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事情了,没成想今日一下子没有忍住。。。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今天的柳叶还是以前那个,那么今日柳叶的下场会有多惨?

    “安心做个凡人吧。”

    柳叶丢下一句话,随即便离开。

    刚才从侯三出手,到结束,不过电光火石之间而已,所有围观者背脊生寒,震惊不已。看着昏迷了过去还保持着双手抱着小腹,面色痛苦的侯三,一股寒气仿佛窜入身体。

    “这是怎么了,怎么可能?”

    “是啊,一个照面而已,就废了侯三,现在说他是废物,说他是通灵境一品,你们信吗?”

    围观中也还是有修者,都一脸的吃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柳叶,一脸的平淡,瞬间废掉一个人,竟然眼睛都不眨,司空见惯一样,令人感觉陌生。

    消息传得飞快,犹如秋风扫落叶般,席卷整个垂柳镇。

    没有不透风的墙,在有心人的打听下,还是得知了柳叶掩藏十几年,一朝爆发,一鸣惊人,在柳家小比中脱颖而出。

    而莫家,莫言一脸阴沉,柳叶直接便废了他的追随者,还当众扬言要拜访他。

    “真以为在柳家脱颖而出你就有出头之日了么,我大哥已经回来,你柳家将会因为你而付出代价,我要让你成为柳家的罪人!”

    莫言想起自己那个大哥,面色有些不自然,那是一个妖孽,发起狂来六亲不认,同时也是小辈中的领军人物,傲视同辈。垂柳镇很多人以为他失踪了,其实不然,他只是出去历练了。

    “太不是东西了,他才多大,心机竟然这么深沉。。。”

    “是啊,这次有机会走出垂柳镇,看来,他也是不甘寂寞之人啊。。。”

    不少人议论纷纷,都是关于柳叶的话题,很多人难以置信,以前那个柳叶,大家太过熟悉了。虽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为人懦弱,混吃等死。

    可现在呢,转眼间便成为了垂柳镇的风云人物。

    很多人猜想,他不甘心寂寞,不再蛰伏,这次显露出来,显然各族大比中也要分一杯羹,想要一个离开这个贫瘠地方的名额。

    毕竟,那个名额太过珍贵,只要是觉得自己潜力无限的小辈,没有不眼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