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事闹大了

    更新时间:2019-01-11 13:11:38本章字数:3057字

    “你们干什么呢?”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顾颖的声音,同学们侧头看去,只见顾颖急匆匆的跑过来,先推开撕书的同学一把,然后来到叶飞身边把压着他的三个男同学推开。

    “你们再闹我就告老师去了。”

    “这不开玩笑嘛,怎么还生气了呢。”同学随手把金匮要略丢在桌子上,借着滑动的力度一下就掉落在地,叶飞也不管自己,急忙蹲下查看,见书页一张被撕开了,他的脑袋翁的一下就炸了。

    “哪有你们这么开玩笑的。”顾颖对着同学们指责,却完全没发现叶飞的改变。“叶飞,你没事吧?”

    “我说过,欺负我可以,但撕我的书,我就杀了你。”

    “你说什么?”顾颖感觉好像听错了。

    其他几个同学也听见这话了,在一旁嘲笑道:“杀了我们,来,你杀一个我看看。”

    “还来劲了是吧。”这位同学上前一步,站在叶飞面前推了一把,“今天要不是顾颖拉着,我早揍你了。”

    叶飞身体踉跄一下,捧着书放回书桌里,拳头握的嘎吱之响,愤怒转头,紧盯这位同学,二话不说挥拳就打。

    叶飞突然动手速度极快,拳头抡圆了落在了同学的脖子天牖穴位置,他一个踉跄撞在桌子旁,扶着桌面晃晃头,随即身体一软就栽倒了。

    其他三个同学见叶飞动手了,不由分说上来就打,之前说过,这帮体育生膀大腰圆的,叶飞打一个都费劲,更何况这么多人,这三位一动手就照着脸打,三两下叶飞就满脸阙青,就连眼圈都肿了一片。

    万幸叶飞知道身体弱点和疼痛点,在挨打的时候,照着一个人的小腿迎面骨踹了一脚,当场就给这小子疼的抱着腿嗷嗷叫唤起来,另外两个见叶飞骨头硬不好啃,抄起板凳照着他身上就要拍。

    开打太快,全班同学都没撂倒叶飞居然先动手,况且还以一敌四个,顾颖更没想到,平常蔫了吧唧的叶飞,居然也会这么狂躁。

    板凳是抬起来了可没有落下,混战开始顾颖也没躲开,急忙拉架这才没有打成,但这也给叶飞机会,照着拎板凳这人裆-部就是一脚,这位同学下身挨了这么一脚,当场就软了,捂着肚子脸色憋得涨红,半天都喘不过气来。

    另一个同学也刚抄起板凳,但看叶飞气势涛涛的冲过来,其他三个同学都没了战斗力,吓得他手一软搬凳子就掉在地上,连忙退后几步,叶飞踩着桌子一脚踹过去,直接把他踹躺,照着脑袋再猛踹几脚,等他完全失去战斗力后,叶飞这才停手,转头看了一圈,怒气不减的吼道:

    “我再说一遍,碰我可以,谁敢碰我的书,我杀了他!”

    话落,脑袋中又想起金匮要略被撕掉一页的画面,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走过去拎着板凳就要论,关键时刻,顾颖尖叫一声这才把叶飞的动作止住,他回头看了一眼,愤怒不减,还要抡凳子。

    可就在这时门口冲进来一帮人,老师和同学们,一进来就大喊大叫道:“把凳子放下。”

    同学们一见老师来了,七手八脚的上前帮忙,抢凳子的,推搡的,照顾地上躺着的,不得不说,叶飞在班级里的人缘真的很差,关键是他从不跟人说话也不跟人交流,这四个同学虽然可恶了一点,但班级里的同学们该认识都认识,反之却没人照顾叶飞。

    老师过来看着叶飞训斥道:“为什么打架。”

    叶飞愤怒不减,理直气壮的说:“他们几个撕了我的书!”

    老师一下就懵了,撕书,可同学们偏向,有人跳出来说:“叶飞每天上课不看教科书看金-瓶梅,抢过来他就生气了。”

    “你,我说你什么好,书呢,拿来,没收!”老师没好气的大声说。

    全班同学只有顾颖帮着叶飞说话,“老师,不是这样的。”

    但同学们人多口杂,你一句他一句的顾颖的声音谁也听不见。

    在老师来了之后,叶飞的怒气刚有些压制下去,可一听说没收,脑袋一炸,正好一个同学把书拿出来要献媚,叶飞一把拎着他的领子,咬着牙说:

    “我再说一遍,动我可以,谁敢碰我的书我就杀了他,老师也不惯着!”

    叶飞杀人的眼神扫视一圈,就连老师都吓得身体一颤,不小心碰到一个人的脚,低头一看,倒在地上一个同学,此刻已经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坏了,出事了,快带去医务室。”

    同学们都被叶飞的气势震慑到了,先不跟他计较,一起抬着两个昏迷不醒的同学拥挤着出去,这教室里就只剩叶飞自己。

    叶飞喘着粗气坐下,从书桌里翻出金匮要略,翻开看了一眼被撕坏的一页,这气就更火了。

    说实话,打了人他不怕,但书撕坏了叶飞很担心,师父把书交给叶飞的时候就千叮咛万嘱咐,结果书还是坏了。

    记得一次吃饭的时候,师娘曾经说过,师父以前在首都当医生来着,因为闹红卫兵,把师父家珍藏的医书都给烧了,师父回去阻止都晚了,后来他一怒之下辞了医生,就来到这穷山僻壤的乡下生活。

    这本书是师父的命,现在好了,被人撕掉了一页,还不知道回去怎么面对师父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颖跑回来说:“你怎么打的人,崔松怎么救也不醒,校方已经打了救护车了。”

    “谁叫他撕我的书,死了都活该。”叶飞没好气的回应一句。

    不多时,学校保安来到教室,“你就是打人的同学,下手挺黑的呀,跟我们去保安室一趟。”

    叶飞把书放在书包里背着就走,出了教室就看见救护车来到学校门口,一帮看热闹的同学把昏迷不醒的崔松抬上救护车。

    叶飞背带到保安室,没多久班主任领着另外两个参与打架的同学进来,班主任不怒自威的坐下,说:“到底怎么回事?”

    “崔松说想看看他看的是什么书,就拿过来看了一眼,他抢的时候撕掉了一页,结果他就动手打人,打的可狠了。”

    “就是,他就跟疯子一样,我们几个拉架的他都打,不分青红皂白。”

    “碰”

    班主任愤怒的一拍桌子:“简直无法无天,叶飞,你平时上课的时候看课外书,我不说也就算了,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家你想干嘛就干嘛!”

    叶飞挺着胸膛义正辞严的说:“我还是那句话,碰我可以,但谁敢碰我的书,我杀了他,老师也不给面子。”

    “反了你了。”校内保安上前一步,“你看什么书,拿出来。”

    “他看的是金-瓶梅。”有同学指责。

    “上学看黄书,我看你是不想好好上学了,拿出来。”

    叶飞板着脸一动不动,班主任刚要站起来,叶飞冷冷道:“我劝你们别动我的书,我是说到做到的,就那个王八蛋,我在他天牖穴打了一拳,这个地方稍微用点力碰一下都会有生命危险,你们要是再敢碰我的书,我保证照着你们的天牖穴打一拳。”

    班主任傻眼,校内保安傻眼,以至于两个指责的同学也都懵逼,他们不知道,一项温和老实的叶飞,居然这么阴狠,这要是把他放任到社会上,那还得了。

    班主任跳起来说:“这种学生我教不了,找校长,开除。”

    “你死定了。”校内保安也是色厉内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再敢提起没收书这茬了。

    没多久,医院传来消息,这两个孩子没有生命危险,可就是昏迷不醒,怀疑是脑震荡或者其他毛病,让校方快点联系家属。

    医院里负责看病的人是顾颖的父亲,他检查了昏迷的两个孩子,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异常,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昏迷不醒,感情顾颖来了医院,把事情如此这般一说,医生一想这是可能要坏,这才通知学校让家属来医院。

    这件事闹了很大,校方,医院,家属大动干戈,学校里整个下午都处在一片阴郁的气氛中的,当然,叶飞看黄书这个事,基本已经落实了,叶飞也不争辩,只说一句,谁碰我的书我杀了谁。

    他这话貌似也并不是随口说说,因为医院里的崔松,现在还在抢救中呢。

    下午叶飞一直被关在保安室没有回去上课,期间校长来过一次,对着叶飞训斥一顿,但见叶飞油盐不进,也只好扭头走了。

    这件事没完,家长参与了事情闹得更大了,好好的孩子就昏迷不醒了,在医生手中毫无办法,听着意思好像要植物人的节奏,这那行,不管花多少钱先救人。

    另外,家长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危,对打人者也是怒不可遏,但学校有保护孩子的机制,不让家长报复,但架不住家长报警呀。

    晚上快放学的时候,警车呼啸着来到医院,在所有师生注视下,警察把理直气壮的叶飞带上了警车。

    校方不管是班主任还是校长,一致认定叶飞这种孩子不能留在学校里继续上学,不服从管制是一方面,有暴力倾向就更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