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敲诈

    更新时间:2019-01-11 13:13:01本章字数:2017字

    我从柜子缝隙里朝外瞄过去,就看到二爷躺在床上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昏暗的烛光下,我甚至连他胸口的起伏都看不到了。

    要不是他刚才还在动弹,就凭他现在这个样子,再加上满身的死人味儿,我真的会以为他已经死了。

    他不动,我躲在柜子里也不敢动。

    就这样,一直熬到半夜,眼看我觉得自己就快挺不住了。忽然就看到二爷无声无息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起来的时候,一点儿声音都没发出来,要不是我凑巧往外瞄了一眼,甚至都不会注意到他已经起来了。

    然后就看到他从床底下抽出一只麻袋,然后蹒跚着脚步,缓缓地出门去了。

    现在都已经半夜了,他要去做什么?

    我心里陡然一颤,忽然就想起了那天晚上,他弄死那只獒犬的情形,难道说他现在出去又去干这种事情去了。

    直到二爷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后,我才意识到,这是我逃走的唯一机会。

    要是等他再回来,我这条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但是这会儿,他才刚出了大院子,马上出去,恐怕会跟他打个照面,到时候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我才强忍住立马就冲出去的欲.望,在柜子里强忍了一会儿。

    我一秒一秒地开始往后数,大概数到三百的时候,终于熬不住了,从柜子里直接就撞了出来。

    我在里边僵了好几个小时,出来的时候腿都打哆嗦了,走路都开始打晃。

    但是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眼下逃命要紧,我踉踉跄跄地冲出屋子,也没敢走门,直接就往墙头上翻了上去。

    大概是因为手脚还没活动开的缘故,我费了老大的劲,才勉强登上了墙头。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听到喵呜一声。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坏了。随后一扭头,果然就看到了二爷的那只猫。

    此时那只猫,正在墙头的另一端,死死地盯着我。

    看它那个意思,我感觉它早就在这儿预备着等我了。

    一看到那只猫,我就想起了锅里炖着那些人肉,不由得一阵惊动。

    这会儿,我是在没心思跟一只猫较劲,一翻身就跳了下去。

    几乎就在我跳的瞬间,那只猫嗷的一声惨叫,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它的速度非常快,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后脖子猛地一沉,紧接着就是一阵撕裂一样的疼。

    我心里清楚,一定是被那只猫咬了个正着。

    但是这会儿,我对二爷的这栋房子充满了恐惧,逃命还来不及,根本就顾不上那只猫。

    于是我忍着疼,玩儿了命的狂奔。

    一路上,我都有一种二爷就跟在我身后的错觉,吓得我魂儿都快飞了一半儿了。

    回家之后,我就把自己蒙进了被子里,整整一夜,都在瑟瑟发抖。

    就这么过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天明的时候,那种恐惧感才稍微减少了一点儿。

    要是换了之前,要是遇到这种极端的情况,我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报警。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实在太特殊了,尤其是这件事还会牵连到我,所以我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而且二爷实在太恐怖了,以后打死我都不敢再招惹他了。

    到了这会儿,我已经开始考虑,我那座新宅还有没有必要继续盖下去。

    新宅正挨着老井,要是以后镇子上每次死人,二爷都要到老井旁边儿剖尸,那我那宅子非变成凶宅不可。

    想到这里,我浑身又打了个哆嗦,就开始考虑,要不要干脆搬到城里去住得了。

    不然的话,镇子太小了,我要可以避开二爷,实在是太难。

    这些事情在我脑子里搅成了一团乱麻,我晕晕乎乎地想了一个上午,也没理出一个头绪了。

    可是这会儿实在是太饿了,就在我准备吃点东西的时候,忽然手机的短信铃声又想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拿了出来,当看到那个号码的第一眼,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那个号码留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就是昨天给我发视频威胁我的那个人。

    我打开手机之后,只看到短短的几个字:准备二百万,不然你就等着坐牢吧!

    看到那行字的瞬间,我心里就咯噔一下,心说终于还是来了。

    昨天他发视频给我的时候,虽然什么条件都没说,但是我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妙。

    现在那个人终于露出原形来了,他想狠狠地敲我一笔。

    二百万对我来说,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就是把我全身零碎着卖了,都凑不起那么多钱来。

    本来我对这个人挺忌讳的,真怕他把这件事捅出去,会把我也搅合进去。

    但是现在他竟然狮子大开口,我心里的恐惧一下子就变成了愤怒。

    二爷的那件事,已经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我的心上。我这根紧绷的弦,眼见就要被崩断了。

    现在,又来这么一个人,要敲诈我两百万,我的神经已经彻底承受不住了。

    我内心的恐惧,一下子全都转变成了愤怒。我心说,二爷吃死人,我不敢怎么着他,难道你一个活生生的大活人,我还不敢怎么着你吗。

    其实当时,我已经处于已经崩溃的边缘,自己下意识地将内心的恐惧,全都转化成了怒火。

    处于这种状态下的我,随时都有可能做出可怕的事情来。只不过,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于是我回短信告诉那个人,我手头没那么多钱,只能暂时给他十万。

    那个人没有回短信,接着我有告诉他,晚上我会用绳子把钱挂在老井的井口里,到时候让他去拿就可以。

    我以为他一定会讨价还价,没想到他一口就答应了,还警告我不要耍花招。

    看到他这个回答,我心里一下子就确定了,这个人肯定就是镇子上的,不然的话,他不会知道对老井知道的这么清楚。

    而且就凭他一口答应的这个劲头,看起来智商也高不到哪儿去。

    我脑子里想象着这个人到底是谁,一边开始着手准备晚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