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服务上门

    更新时间:2019-01-11 13:20:00本章字数:2770字

    想到就做,在街道赵大妈和片警小刘的帮助下,打着为贫困大学毕业生广开就业门路的旗号,他租下了步行街上的这间小店面,并花了二十多万装修和购买家具、办公用品,至此,他的钱又基本上花光了,再次回到了一贫如洗的状态,不过他倒不在乎,一个修真者还怕没钱么?自己种在花园里的“血红花”如果让修行者知道了用途,随随便便也能卖出个千八百万,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而且他定的建档费一千元,事成之后另行收费,如果不成功就赔偿十倍,纯粹就是个噱头,为了吸引人的,就算人家不给钱,光有经验值可拿,他也会接任务的,不过考虑到自己还得吃饭,楼下的女孩还得开工资,他不得不象征性的收点费。

    事务所刚开张的时候没有名气,也没人来,都是社区和居委会帮忙,到处给他拉人气找活,不是这家的小猫上树下不来了,就是那家的大妈把钥匙锁屋里了,叶无双也不嫌麻烦,乐颠颠的上前帮忙,反正有经验值可拿,虽然少了点,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吗,在小区里帮忙他是不收费的,只为混个好人缘,这不,大家现在都夸他是“活雷锋”。直到有一天他救了一个突发脑溢血的大爷,大伙才知道他是有真本事的,渐渐的,他的名声在社区周围响亮了起来,经过口口相传,外面也终于有人愿意到事务所来寻求帮助了。

    至于楼下的女孩叫王琪,是居委会的赵大妈硬塞给他的,叶无双欣然接受,不为别的,没有赵大妈和片警小刘,这事务所也办不起来,光是各种手续就让他非常头疼,这大恩情能马上还是最好的。不过人家女孩也不是来白拿工资的,她是赵大妈的远房亲戚,财会大专毕业,毕业后就进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作文秘,干了没一年就升为了总经理秘书,这让很多年轻人心中不忿,不少人大跌眼镜,不过了解总经理底细的人就心知肚明,这老家伙是看上女孩的青春美艳了。经过三番五次的暗示,女孩不为所动,直到有一天老家伙憋不住了,把女孩叫到办公室里动手动脚,没想到平时清纯可爱的女孩骨子里却无比刚强火爆,一个大嘴巴就把总经理抽趴在地下,接着施施然出了办公室上财会那儿结了工资辞职了,这期间总经理什么话都不敢说,本来应该总经理签字的辞职和结算手续一切从简。

    回到家以后女孩也不再出去找工作,开始一心学习准备考会计师证。赵大妈听说这事以后就去劝她到事务所上班,一方面有工资拿,一方面工作比较清闲,可以有大量的时间学习,女孩考虑了一下就同意了,不过条件就是得有住的地方,于是事务所二楼的那一间房就成了女孩的卧室。

    女孩来了以后,事务所的大小事务从接待到会计、出纳、各种手续、各种检查甚至打扫卫生全都压到了她一个人身上,幸亏事务所的业务不太忙,叶无双给的工资又高,两个人也就相安无事。如此忙活了几个月,经验值也才攒了600多点,而升到二级的经验需要800点,叶无双正着急呢,这就来了一个送500点经验值的大客户,叫他如何不喜出望外,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这500点经验恐怕不好赚,一定是超越了普通意义的难题,但他一点都不在乎,无论多难也是要拿下的。

    收回了纷乱的思绪,叶无双起身准备了几样必备的东西放在公文包里,夹着包下了楼。

    楼下李成国刚刚办完手续,把女孩开的一千元收据放进兜里招呼了一声叶无双,“叶经理,咱们现在走么?”

    叶无双点点头,“你把车停哪了?”

    李成国愣了愣神,“你怎么知道我开车了?”

    “你开的是标致508还是SUV?”

    李成国这下真傻了,张了几次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吐了口长气说道:“是508,在街口西边的停车场里。”

    “你先去取车吧,我这就过来。”叶无双转过头对王琪说道:“小王,今天我就做这一单了,下午就不回公司直接回家了。”

    王琪摘了黑框的平光镜,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叶无双,“你怎么知道他开的是标致车?”

    “干嘛?想偷师?”叶无双警惕的问道。

    王琪轻咬着红唇不说话,来了个默认。

    叶无双有些无奈,人家小姑娘就是有这种优势,耍赖你也不好意思拒绝,这要是大老爷们他早走了,“观察,要注意观察,他的裤子那么薄,兜里的小狮子钥匙链和车钥匙多明显呀,而且他是个小有身家的生意人,不会开标致206或307,太小,不方便接待客户,所以一定是508或SUV。”

    “就这?”小姑娘撇撇嘴,“真不愧是叶大忽悠。”

    “什么话什么话?我这是真本事好不好,敢拆我台,不想开工资了你?”叶无双说完潇洒的一挥手扬长而去。

    却听王琪在背后小声嘀咕:“敢威胁我,不等你回来我就卷着公司的钱跑了!”

    叶无双脚下一个踉跄,翻了翻白眼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会计和出纳不该让一个人干。”

    到了停车场,却见李成国站在车边焦急的转圈,叶无双紧走几步,“怎么,等着急了?”

    “哦,不,不。”李成国欲言又止。

    叶无双有些奇怪,“咱们的合同已经签了,这就去解决问题,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我……”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

    “唉,我也想跟你说实话,可这话说出来也得有人信哪,这也太玄乎了。”

    “什么事?”叶无双严肃起来。

    “这……唉,这两天我总听到我母亲屋里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可我一进去就看见屋里只有她一个人,每次都这样,一问她她还就骂人,我都不敢让老婆孩子知道,怕吓着他们,我老觉着这两天身上凉飕飕的,会不会是那东西呀?”李成国说着说着神情有些怪异恐惧起来。

    这一下叶无双倒笑了,“签合同之前你为什么不说这件事?”

    “啊,有什么不同么?”

    “当然了,事件性质超越普通级别要加钱的。”

    “钱不是问题,这件事要是解决了,不但救了我妈,还救了我们全家,我一定加钱,五万怎么样。”

    “那倒不用,我本来想收你两万的,五万有点多了,不符合我们事务所的宗旨,会影响我的心境的,就三万吧。”

    李成国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这种事您也能解决?”

    “没问题,走吧。”

    李成国的家在南城老城区,是没有电梯的那种六层板楼,将车停在楼下,两人走楼梯来到三层,右手第一间就是他们家。

    推开暗红色的防盗门,里边是一个小小过道,右手是洗手间,左侧是凹进去的壁橱和鞋柜,过道尽头是一间十五米左右的客厅,这在老楼中也算是大的了,厅中靠墙摆着一张餐桌和三把椅子,对面是两个单人沙发,中间夹着一个小小的茶色玻璃茶几,上面摆着几包中药还有一只盛着热气腾腾药液的瓷碗。

    客厅左手开着门的卧室里,一个十二三岁的胖小子正带着耳机一边点头晃脑一边趴在写字台上写作业,旁边床上坐着一个面容白净的中年妇女,支着下巴看着孩子,一脸的无奈与愁苦。

    李成国叫了一声:“小芳,我请人来给老太太看病了。”

    女子这才回过神,看见有外人进来赶紧起身迎了过来,“哎哟,对不起,我没听见,您就是小丽常说的叶先生吧?”

    小丽?叶无双略一琢磨想起自己小区里的一位热情直爽,三十多岁的大姐刘艳丽,“您说的是刘大姐吧?”

    “对,对,就是她,她说您可厉害了,啥病都能治!”

    叶无双暗自摇头:我可不是医生,谁说啥病都能治了,上次不过是用真气帮人疏通堵塞的血管而已,虽然难度和危险性都很高,效果却比脑外科手术好得多,可那是特例好不好。

    李成国小声埋怨着:“谁叫你让孩子听着音乐学习的?不想学就下楼玩会回来再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