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紫色天雷

    更新时间:2019-01-11 13:28:24本章字数:4881字

    外面发生的一切并没有丝毫影响到孤儿院中的孩子们,他们睡的是那样的香甜,不时的打着鼾声,然而一个其中一个少年却睁着雪亮的双眼,心事忡忡的凝视着屋顶若有所思,他就是齐恒。

    此时的齐恒不时的眨着一双乌黑的眼睛,想着自己的心事。如果自己成不了一位强者,恐怕,这辈子将抬不起头来,难道自己一辈子只能在别人的呵护下生存吗?齐恒告诉自己,不论如何,一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自己,不能成为一个废人,很早以前就听林克院长说过,沧海神木的残根似乎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是不知何故,它来到了这个世界之上,所以,不为这个世界所容,遭到了天雷的轰击,神木之上,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也许,那株沧海神木会给自己带来希望吧,想到这儿,齐恒再也呆不住了,想来此时其他人已经熟睡,于是齐恒悄悄的爬了起来,穿上外衣出了门,向着万仞崖走去。

    万仞崖下,红色的海浪依旧不断的翻滚着、咆哮着,齐恒从小路下了万仞崖,来到了海边,举目向远处眺望,那株粗大的沧海神木在远处依稀可见,齐恒深吸了一口气,就要跃入海中。

    就在此时,一声叹息从身后传来,齐恒不由心头一动,转过身子向后看去,院长林克,不知什么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院长……”看到林克,齐恒不由低下了头去。

    “小恒,你真的要去吗?”林克似乎知道了齐恒的心意,声音有些低沉的问道。

    齐恒想了一想,轻声说道:“院长,我真的想到沧海神木那里看一看,也许,那会是我的一个契机,我不想一辈子都这样低三下气的生活。”齐恒的声音有些哽咽了,听的出,他的话是由心而发。

    林克院长再一次轻声叹了口气,思索了半晌,缓缓的开口说道:“看来,命运的车轮,是不可阻挡的,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再阻拦你了。”

    “谢谢院长。”看到院长并没有阻止自己,齐恒的心头不由一喜,向林克院长点了点头,身子一跃,跳入了那腥红的大海之中。

    “嗨,希望我这样做是对的吧。”岸边,林克目视着苍穹,不由喃喃自语,神情复杂的看了看海面之上的齐恒一眼,身形一跃,飞上了万仞崖之上,转即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海面之上,齐恒不断挥动着手臂向着前方游去,齐恒明显的感觉到,这海水之中,比前些日子,多了些难闻的血腥之气,而且,由于是晚上,海水的温度也很低,这也消耗了齐恒大量的体力,不过,他已顾不了这么多,不断的向前方游着,向沧海神木的残根渐渐靠近着。

    五百米、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齐恒已然筋疲力尽了,好在,那株粗大的沧海神木距自己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只要再加一把力,完全可以游到,然而,就在这时,最让齐恒害怕的事情终于出现了,一排排高达十几米的海浪,劈头盖脸向着齐恒砸了过来。

    糟了,和上回一样,难道这一次又无功而返吗?正在齐恒心灰意冷之时,一股淡淡的红色光泽从他的身前发出,这光泽很是柔和,然而,却让人的心中充满了暖意,红色的光泽越来越强烈,最后,如同一枚璀璨的红宝石,将齐恒四周方圆十米的范围完全笼罩在其中。齐恒这时才注意到,这红色光泽,竟然是那枚龙蛋孵出的兽形饰物发出的。

    在红色光泽的照耀下,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原本波涛汹涌的海面瞬时间平静了下来,仿佛,那道道巨浪并没有出现过一般,齐恒心头一震,拼尽力量奋力向数十米之外的沧海神木游去,最终,在最后一丝力气用尽之时,齐恒成功的爬上了那飘浮于海面之上的沧海神木。

    齐恒坐在沧海神木之上不断的喘息着,半晌过后,齐恒平复了一下呼吸,开始四下打量起来,这一看,齐恒不由吃了一惊,这沧海神木足有七、八十米长,直径五、六十米粗。

    “咔嚓!”一道天雷击在了沧海神木之上,顿时激起一阵碎木横飞。

    “嗯?那是什么?”齐恒双眸之中精光一闪,他发现,神木上刚刚被天雷击中之处竟然露出了斑斑的字迹。

    齐恒心头一动,目光朝四下看去,只见这沧海神木的表面,凡是被天雷劈中的位置,很多地方都露出了一些文字,竟然雕刻着数排巨大的文字,神木树梢之处的文字最为巨大。

    齐恒不由凝神向那巨大的文字看去,他惊讶的发现,这些巨大的文字,竟然不是现在的大陆之上所通用的文字,而是一种极为深奥的象形文字,这种象形文字,齐恒只在一些古代的典籍之中见过,是一种在远古时期通用的文字,齐恒闲来无事之时,也曾研究过,想不到,却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齐恒深吸了一口气,不由仔细的看着这些象形文字,片刻之后,他最终辨认出了神木顶端那四个巨大的象形字——御气天书。

    果然是一部功法!一阵狂喜从齐恒的心底涌起。能刻于这沧海神木之上的功法,想来,必然不由凡响,看来,这一次,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齐恒平稳了一下有些激动的心情,不断的辨认着这神木之上的文字,只是,这些文字历经年代久远,很多都模糊不清,所以,齐恒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摸索着辨认,直到日出东方,才不过辨认出来这些文字极小的一部分,通过对这些已辨认出来的文字分析,这部功法,似乎是一部与御气有关的功法。

    看来,这些文字,一时之间是无法全部辨认了,望着那初升的旭日,齐恒叹了一口气,觉的腹中有些饥饿,心道左右一时间也辨认不完,而且,这些文字之中,有一些自己还不熟悉,有必要回孤儿院一趟准备一下,想到这儿,齐恒跳下神木跃出了海中,返回了孤儿院。

    一大早,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在外面练功,谁也没有发现齐恒的身影,齐恒一路来到了院长的书房,将几本能用的上的与御气和古文字有关的典籍找了出来,然后来到了厨房,找了一些淡水儿和食物,装到了一个牛皮口袋之中,再一次向沧海神木游去,这一次,由于有那饰物的帮助,所以,齐恒顺利的爬上了沧海神木,取出典籍,逐一的对照起来。

    齐恒不分昼夜的在神木之上翻译着这些文字,有不懂的字,就与典籍一一对照,三天后,齐恒终于将沧海神木之上所有残存的文字翻译完毕,一个宏大的功法展现在齐恒的眼前,与其它所知的功法皆然不同,这部名叫御气天书的功法,并不需要以神通为基础,也就是说,齐恒完全可以修炼。

    我终于可以修炼功法了。齐恒的心中不由一阵激动,心中的梦想终于将成为现实,齐恒,终于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功法,也就是说,从此以后,他可以修炼,用实力保护自己与朋友,齐恒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按捺住自己那起伏不定的心绪。

    看着那巨大的象形文字,齐恒开始逐字的轻吟起来,“御气天书,以体修神,以神育气,以气御人,御气之道,分为控、放、吸,人身409穴,若能相通,以气御之,则气息可生生不息,随心所欲……”

    齐恒不断的看下去,一个崭新的世界浮现于他的脑海之中,从这些文字上,齐恒看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修炼体系,这御气天书,共有九级,每提升一级相当于提升四重天的实力,修炼之人,每进步一级,实力倍增,这个世界之上,最强大的高手,是第三十三层天的高手,也就是说,如果这部御气天书修炼到了极致,竟然可以达到三十六层,达到宇外级的境界,那将是神的标志,御气天书从招式上共有三招,分别是无畏之心、无名战气、无形风雷翅,如果掌握,将产生强大的战斗力。

    看到这里,齐恒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想不到,自己竟然可以得到这样高深的功法,如此说来,只要自己不断的修炼下去,岂不是能成神,达到永生吗?如果到了那个境界,那这个世界之上,恐怕将唯我独尊了。

    齐恒的目光不断的扫视着这些象形文字,真想一下子将这些文字一一记在心里,然而,片刻之后,齐恒却不由皱起了眉头,紧接着,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苦笑,直到此时,他才注意到一个巨大的缺憾,这部御气天书,竟然是残缺不全的。

    原来,在天雷不断的轰击之下,沧海神木的表面很多地方已然被烧成焦黑,上面的字迹根本无法辨认,齐恒的心沉了下来,想不到,自己千辛万苦得到的功法,竟然是残缺不全的,老天怎么这么爱开玩笑,刚给了自己一个希望,又残忍的将这个希望打碎,命运,似乎又捉弄了自己一回。

    难道,自己真的要这样放弃了吗?不!绝不!齐恒知道,这部天书残卷,也许,是自己成为强者的唯一机会,如果失去了,那么自己,永远只能生活在最底层,受他人的讥讽和嘲弄,机会,只属于那些有恒心有毅力的人,这个机会,自己决不放弃,功法都是创造出来的,那么,这天书残卷,自己未尝不能将之补全,一念至此,一股万丈豪情在齐恒的胸膛激荡,齐恒心下一横,盘膝坐于沧海神木之上参研起来。

    又是三天过去了,这三天之中,齐恒试着修炼这天书残卷,可是,他的努力却一次次失败了,不过,齐恒并不灰心,他知道,只要自己持之以恒的做下去,总有一天,会将这功法补全并修炼成功的,只要修炼到天书残卷的第一级,就能凝气体外,组成无形的翅膀,而且随着功力加深,飞行速度越来越高,这就如同自己有了罕见的飞行神通一样,到了那时,自己完全可以自保了,无论如何,也要修炼到第一层,想到这儿,齐恒一咬牙,站了起来。

    只见齐恒双脚并拢,小腹微收,气沉丹田,气由心动,随心而生,渐渐的,齐恒的脚下发生了一些异动,似乎产生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齐恒不由暗喜,心知自己对了,连忙凝神静气,不断的催动体内的气流沿着功法运行的轨迹运转。

    原来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然是乌云密布,那乌云越来越浓,越来厚,最终,覆盖了整个苍穹,天色暗淡了下来,空气变的压仰起来。

    片刻之后,狂风大作,狂风卷起了层层的巨浪,不断的拍击在沧海神木之上,那粗大的沧海神木在海浪之中开始不断的打着转。

    咔嚓!黑色的天空之中,已然是电闪雷鸣,一道道粗大的闪电在云中不断划过,发出刺目的光芒。

    齐恒再也无法修炼下去了,他不由缓缓的收住了气息,抬头向上空望去,齐恒惊讶的发现,那满天的乌云竟然不断的向自己所在位置的正上方聚集着,最终,那乌云聚集之中竟然变成了一个暗红色的漩涡,那暗红色的漩涡之中电光闪烁,一道道粗大的紫色闪光不断的酝酿着,不时的闪出妖异的光芒。

    暗红色的漩涡开始旋转起来,一道道闪电不断的从那漩涡中闪现,仿佛一条条火蛇,在虚空之中张牙舞爪,那暗红色的漩涡旋转的越来越快了,无尽的大海之上,风云变色,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

    漩涡之中,紫色的闪电交织在一起,不断的盘旋着,渐渐露出了云端。

    “轰!”一道水桶粗的闪电划破虚空,如一条紫色的长龙,向着沧海神木劈了下来。

    砰!碎木纷飞。

    那紫色的长龙轰击在沧海神木之上,顿时将神木击出一个脸盆大小的圆洞来,齐恒面色一动,刚才的那一记天雷,与他只有咫尺之遥,差一点就劈在他的身上,齐恒不由很是纳闷,这老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偏偏跟这沧海神木过不去,千万年来,总是不断的用天雷轰击它。

    轰!

    又是一记天雷轰了下来,击在沧海神木之上,这记天雷,正击在齐恒所站的位置之上,如果不是齐恒见机躲的快,恐怕这一下,已然化成飞灰了。

    轰!轰!

    一记记紫色的天雷不断的轰击在沧海神木之上,齐恒有些狼狈的不断躲闪着,齐恒也曾见过天雷轰击沧海神木,可是每一次,只不过轰个十记八记就过去了,然而这一次却不同,老天似乎不把沧海神木轰碎誓不罢休,一记记的天雷不间断的对着沧海神木狂轰滥炸,片刻之间,已然轰出了百余记,织成了一张由雷电编成的大网。

    天雷终于停了下来,齐恒已然满身是汗,气喘不已,胸口不断的起伏着,齐恒不由长舒了一口气,暗道,终于停下来了。

    直到此时,齐恒才发现,那被天雷击中的神木中心地带,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这树的中央,竟然是空心的,一点晶莹的光华从树洞之中隐隐传来。

    齐恒心头一震,这树洞之中到底有什么呢?想到这儿,齐恒再也忍不住好奇之心,钻进了树洞之中。

    漆黑的树洞之内,空间极是宽阔,高足有两三米,宽也有四五米,形成一道狭长的隧道,那点晶莹的光华,是从隧道中间传出来的。

    齐恒向着那光华传出处走去,猛然间,一声狂啸响起,那光华发出处的前方突然光芒大盛,一条闪烁着银光的怪兽突然出现在树洞之中,只见那怪兽长着牛头马脸,四颗獠牙精光闪烁,身体足有数十米长,挥动着爪子向着齐恒扑了过来。

    齐恒心头狂跳,想转身已然来不及,那怪兽已然扑至眼前,直到此时,齐恒才惊讶的发现,那怪兽,竟然只是一个虚幻的能量体,然而,它体内强大的能量完全可以感知的到,齐恒知道,这能量体的怪兽,足以对自己造成致命的威胁,然而,此时的自己,已然避无可避,难道,自己就这样完了吗?

    就在那能量体的怪兽即将与齐恒相遇之时,齐恒的体表突然光华大作,七彩之光闪烁,那怪兽与这七彩光华相遇,立时长啸一声,飞速的退了回去,最终消失不见,在它消失之处,一柄长剑插于树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