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女童

    更新时间:2019-01-16 16:55:23本章字数:2748字

    “呼哈,呼哈。”

    一处空无人烟的地方,周围没有半点草木,显得有些荒凉,而这里就是月宫某处荒芜的地方。

    一个身上没有穿衣服女童,身处在一个大坑的旁边,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女童看上去年纪不大,也就是四五岁的模样,赤着脚光着屁、股,就静坐在碎石黄土上,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任何不适。

    放眼望去,女童的视野瞬间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位置;那里车水马龙,过往的路人身着华丽,木屋建筑分立两旁,一片兴隆繁盛。

    如此景象,可把女童深深的吸引住了,在那乱石堆中用力一跳,一股奇怪的力量陡然而出;通过这股力量,女童腾空了起来,“咻”的一声极速向着那人间界飞去。

    那女童才刚刚化形,纵使妖身也是操控不得,被一阵狂风吹过,偏离了原本的方向轨道,落在了一处海滩上。

    这海滩细沙成岸,杨树成林,女童一落地,便跑去那林中,找来一些树枝藤蔓用来遮挡绅、体。

    树枝藤蔓虽是简陋,但也是起到了重要作用,做完一切,女童看了看自身,似乎还挺满意,哼着小曲,正要走出树林。

    忽然又是一阵狂风大作,天上飞行来了六个奇奇怪怪的人,一个在前面跑,后面五个在后面紧追不舍,形成了你追我赶的形势。

    突然见到这六个奇怪的人,让人难以接受,心生畏惧,往那草丛里一钻,躲藏了起来;扒开一点草丛,偷偷看了几眼。

    距离虽远但也是看的清楚,前方飞行的那人长的甚是奇怪,头戴一顶金冠,身披着一件黄色斗篷,显得威风凛凛,让人诧异的是,他的头部有些奇怪,不像一个正常人,最奇特的是脸部轮廓,长出了两条长胡须,露在铠甲外面的周身,都长着浅蓝色鳞片,一看看去,哪里还可能是普通人,绝对就是一个妖怪。

    追赶而来的这五人,个个其貌不扬,但看上去也不像是善类;为首的人是一个托着小宝塔的人,宝塔上放出阵阵霞光;而为首那人的脸部一捋长长的胡须,威威喝喝一脸严肃,看上去十分凶严。

    最后面的四人也挺有意思的,一个托着琵琶,一个提着长剑,另一个则是拿着一把伞;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最最后面的那人,最为奇怪;那腰间盘着一条奇怪的龙,名曰无须龙,常与蛟混为一谈,有角却无须。

    那被追赶的那人忽然停下,看上去是懒得再跑了,控制身形,停在水面上,在海面上激起一层层涟漪浪花;那头微微一仰,喊道,“托塔天王,你好大的兴致阿,追了我这么久了,也不嫌累的慌?”

    手中托着宝塔的那人,就是被称作托塔天王,忽然冷哼了一口气,“哼,你个妖孽;自从你千年前反天之时,你觉得你还会有命么?”

    “哈。”“好大的口气,我覆海大圣,又怎么会是浪得虚名的?”

    托塔天王不甘示弱,“你这妖孽,刚才若不是刚才那异像,你早已被我的天罗地网抓拿住了。”

    “好,看你如何抓的住我!”说话之间,覆海大圣两手一拨,那海岸上的浪叠起百米之高,两手一挥,向着托塔天王那边汹涌奔腾而去。

    覆海大圣蛟魔王也是有自知之明,深知讨不敌,继续留下也讨不到好,索性化身几百丈的长蛟,扑通钻入了海中。

    托塔天王一时大意,没有料到会有这招,两者的距离就这样被离开了,托塔天王急喊到,“追!”

    五人突破了海浪,随后也钻入了海中。

    那海浪的威势不减,汹涌澎湃的向着海岸这边扑啸而来,一下子大范围的淹没了海岸;片刻之后,微风吹过,一切才恢复了风平浪静。

    事情过去了,女童这才敢走出来,湿着脚,只是眨了眨眼,望了望刚才那六个奇奇怪怪的人离去方向而已,随后就向着树林深处走去。

    天色已晚,四周虽然漆黑一片,但是并不影响女童的视觉,周围还是犹如白天一般明亮;走着走着,在森林里发现了一间小屋,是山中猎户的住处,不过很快女童的眉头就皱下来了;因为房屋的前面倒着一具男尸,看样子有四十左右岁了,估计那人就是猎户。

    这还是女童第一次看见尸体这种血腥画面,那鲜血已经不再流动,已经有了干枯的迹象了,那男子四脚朝着地面,怒目圆睁不肯闭眼,死状有些凄惨。

    过了好久,女童这才敢鼓起勇气,踏起步来,缓缓绕过尸体,闯入木屋中。

    屋内也是十分寂静,这木屋比较小,只有两个房间,外面的房间中,只是摆放了几张简单的桌椅器具,简单的搜寻了一下,连一点吃的都没有。

    女童十分失望,向着那内屋走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走进一看,内屋摆放了一张床,床边有一个朴素的衣服堆,一看有衣服,女童欣喜若狂的跑了过去,随意挑选了一连灰白色的上衣。

    这衣服比较大,完全不适合女童的体型,如果套在身上,那么就可以完全掩盖了她的体型;不过这已经比树枝枯叶的掩盖强多了。

    穿着厚实的衣服,女童将那头探出了领口处,满意的深吸一口气,“呼哈”一声。

    将那上衣的长袖卷了起来,都快卷上了一半的长度,小手才能腾出在外面,伸缩自如;微微提起上衣,仿佛如同穿上裙子一般,在原地打转了几圈,翩翩起舞,欣赏着这件“新”衣服。

    满足兴致后,这才停了下来;衣服解决了,那就还想办法找吃的了,忽然将头抬起,看到了床上有血液滴下,女童眨了眨眼,不知道什么情况。

    辛苦找来了一个板凳,女童当即踩在了板凳上,让自己的身子垫的更高,这才完全看清床上的情况;床上躺着一具赤、裸的女尸,面容泛黄,不过那身材还是不错的;唯一的致命伤,也就是胸口上被插了一刀,夺取了她的生命,最后那刀还存留在胸口上面。

    看到如此情况,女童十分害怕,不经意间从板凳上摔了下来,“蹦”的一声;一时没有防备,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重重的摔了一跤。

    忽然内屋的门再次被推开,这让女童产生了害怕,迅速的退往了墙角边,静静的等待情况。

    不过幸好进来的不是什么坏人,是一个五六十岁的道士,察觉到屋内的响动,这才走进来查看一番;而眼下这样的情形,又看到女童害怕的模样,莫名其妙的叹了一口气,“哎,多事之秋阿!”

    老道士自己心中已经估算出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上前一把抱住了女童,“乖,没事的,没事了。”

    淬不及防,一下子被人抱在怀里,女童挣脱不得,又或者不想挣脱,因为她突然感觉,这个样子很温暖,眨了眨眼,伸手去摸对方的长发,觉得很好玩,又碰了碰那头上的发髻;满足了贪玩之心,开心的咯咯笑。

    道士也被这个女童吸引了,这个时候还能笑,也不知道是不是注定的缘分;将女童一把抱了起来,“小女娃,以后跟着贫道如何?”

    女童点头,微微说道,“嗯!”

    看到女童笑着,那老道士也笑了出来,这小女娃的机缘不浅,遇到贫道也算是造化。

    得到女童的的同意了,就这么带着她走出了门外,打算带她去自己的住处修养居住。

    走着走着,女童主动提出要自己走路,这才将女童放下,苍老的老手牵着鲜嫩的小手,朝着清幽观前去。

    老道士和蔼的低头说道,“小女娃,你叫什么名字?”

    女童哪里知道自己的名字,伸手指了指天上的月亮,“那!”

    “那?”老道士看到了月亮,看了看皎洁的明月,又看了看身旁可爱的女童,悠悠的说道,“纯月,以后你叫做纯月吧,皎洁单纯的明月。”

    女童点了点头,露出洁白的牙齿,“那我叫纯月。”

    忽然那老道士幽幽的说道,“心存天地,更存日月,这才是道家。”

    纯月眨了眨可爱的双眼,完全不知道这位奇怪的老道士在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