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天波图

    更新时间:2019-01-11 13:05:10本章字数:4642字

    神州洪都,洪王朝无数权贵云集之地。

    一日之内,“天波府”中发生的一切迅速传开。绝大多数人惊愕交加,原以为天波杨氏即将没落,但杨烈的出现犹如梗骨之刺,提醒所有人,杨家第三代还有一个独苗少爷,此子素以懦弱出名,可今日的表现月兑胎换骨,几乎以一人之力挽救杨家于势颓关头。

    消息传出,洪都之中暗流涌动,有人忧虑,有人暗喜,连洪都赵氏皇城中都明显动荡了那么一刹那。不过所有人都明白,天波杨氏的主心骨已失,想要就此渡过难关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接下来,就要看以“天旭将”方家为首的众多势力要如何行动了。当代“天旭将”虽然不在洪都,但这绝不意味着方家会偃旗息鼓了。

    ……

    当日深夜,暴风雨般的气息依旧没有散去。

    正午过后,杨烈就一如既往地跪在灵堂之前,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杨安等众多奴仆站在门外面面相觑,不知何去何从。

    杨烈思绪翻飞,白天的诸多场景一次次在脑海中回放,虽然说最后侥幸度过难关,可谁也不会以为天波府的灾难会就此结束。

    武力!说到底,还是武力!

    如果现在的天波杨门还有足可以媲美天波将“一父七子”的实力,那么又有谁敢在灵堂之前放肆!杨烈也绝不会无能到依靠管家杨安来镇压场面!

    周身骨骼咯咯作响,激愤之余,杨烈的心中狠下决心,目光中的颓然一扫而逝。

    也不知过了多久,灵堂外的杨安众人已经离去。另一道犹如鬼魅般的人影忽然出现。

    “少爷,你跪了一夜了,回去休息吧。”

    叮当的贝壳声响起,一个年轻女子缓步走到杨烈身后,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风姨……”

    杨烈的身躯颤抖了一下,缓缓回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麻布粗衣的女子,年纪二十左右,比杨烈大不了多少。女子身形高挑,双目呈淡淡金黄色,鼻尖高/耸,秀发如瀑,宛如异族女郎。更惹人注意的是,她双足赤/裸,脚踝、手腕、脖颈等处都挂着许多贝壳、兽骨,与洪王朝贵族的锦衣华服毫不相称。第一印象,此女应该是神州大地上众多部族中的一员。

    但事实并非如此。

    杨伶风,天波杨氏二十年前收养的遗孤,虽然是外姓,但与杨家水乳交融,近年来更成长为杨家新一代卓越高手,只差被派到边境镇守历练。在杨烈前一世的记忆中,天波杨氏此后虽然逐渐衰落,但依旧有两人惊采绝艳。其一是杨烈的六叔,也就是杨六郎,杨六郎秉承父兄遗志,继续镇守北蛮,多年来功勋无数,被称作不输于“天波将”杨业;其二就是杨伶风,此女虽然来历不明,但自从参军之后表现出惊人天赋,不但武道高绝,更精通百般奇门异阵,战场之上从无败绩,成为洪王朝众多武将中的一个传奇。

    上一世的十年中,杨六郎和杨伶风一起支撑天波杨门,虽然最后力竭无奈,但也没人敢小觑。

    杨伶风在天波府中地位特殊,“天波将”杨业都对她颇为礼敬。杨烈也从小对这位年纪不大的阿姨极为敬重,现在更是忽然觉得有了一个强大的依靠,据他推算,杨伶风扬名大洪朝应该还在一年多以后,但现在的她已经堪称杨六郎之下的杨家第一高手,武道一途绝对是惊艳绝伦!

    “风姨……”

    杨烈目光闪烁,从中透漏出的希望如同暗夜星光。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杨伶风的出现让杨烈心中大感安慰,仿佛这个美丽的神秘女子真的就是天波杨氏的一份子。

    “嗯,白天的事我都见到了,”

    杨伶风轻轻扶起杨烈,对杨烈的心思一目了然,只听她话语如莺啼道:“少爷,你现在觉悟还不晚,只要你肯下功夫,我天波杨家的第三代便会再次崛起一个武道高手以及兵道将领,令公以及六位少将虽死,但如若你能和你六叔遥相呼应,或者一主内,一主外,或者在军中势成犄角,到时候的天波府依旧稳如泰山,没有人可以撼动得了。”

    “风姨,我明白,我都明白!可是我该怎么办!”杨烈发自心底地激昂。

    “该怎么办你都知道,跟我来吧。”

    叮当的贝壳声响起,杨伶风凌空跃步,施施然落到了灵堂之外的天波府后院中。单看身法,杨伶风闲庭散步,与天地浑然一体,显然远远超越赵彦、赵钧等人的器武境实力。

    杨烈心中一喜,紧跟着跑到后院。

    庭院中的杨伶风气质飘渺,美艳绝伦,宛如暗夜精灵。只听她道:

    “少爷,我天波杨门的核心绝学乃是一套《天波图》,这套绝学中包括掌法、兵刃、身法等诸多门类,其中挑出任何一个都足以媲美其余天将世家的绝学。像你白天看到的天旭方家《天旭手》,这门功法虽然厉害,但充其量只是一门而已,并非一套体系。《天波图》博大精深,从前令公他们没时间教你,你也无心此道,所以一直没有接触过,现在就由我代为传授吧。”

    话音一顿,杨伶风身体微晃,眨眼间便在夜空中幻化出了无数身影,这些身影中有的举天为掌,有的身如流水,其精妙处,细腻、豪放、迅捷无伦、浩瀚无极。诸多身影从一而终,在夜色中幻化不休,最终组成了一副妙至毫巅的功法图。

    《天波图》!

    “少爷,你记着,《天波图》门类虽杂,但神念如一,讲究的是力量浩瀚无际,绵延不绝。正因为有这一特点,所以它对于你刚开始提升境界也极有助力,你资质不差,短时间内达到元武境没有问题,至于以后,就要看你的努力程度了。还有,另外提醒你一点,《天波图》功法偏属阴性,恰好克制天旭方家的阳刚之气,这也是‘天旭府’一直与我‘天波府’为敌的一个原因。”

    “对啊!”杨烈蓦然醒悟:“《天旭手》纯阳至刚,《天波图》却纯阴至柔,而且更加浩瀚绵延,难怪白天的时候安伯一击就可以击败方照了。”

    “安伯多年来跟随杨家,现在到达器武境已是极限,他白天所使的是一门《天波啸》,在《天波图》中颇为精深。你现在虽然达不到那种程度,但以后却是必然的。总的来说,只要你将《天波图》修炼精通,并且达到境界,那个方照便绝不是你的对手,或者说,整个洪都天将家族子弟中也没有一人能够与你媲美了。”

    《天波图》功法虽然繁杂,但在杨伶风细心演示之下,杨烈也算最初入门了。

    “嗤!”

    杨伶风一掌挥出,气势汹涌,宛如汪洋潮汐,整个庭院之中霎时布满了阴寒之气,连院角树木都迅速冻毙死亡。

    杨烈看不出杨伶风究竟是什么境界,但超月兑虚武境已经是无疑了。

    “你初入武道,急需入门,所以首先学习的应该是《天波掌》。这套掌法大巧不工,只需调动天地至阴元气即可,看好了。”

    杨伶风心思细腻,为杨烈演习之时将实力降到了元武境级别,所用掌法以及天地至阴元气的调动全部一目了然,明察秋毫。

    伴随着一道道掌力送出,整个庭院之中宛如波涛怒啸的海洋,任何阳刚之气都没有丝毫存在的余地。

    杨烈双目贯注,心中忽然泛起一丝惊诧:

    “风姨虽然仅仅演示《天波掌》一门功法,可是其意境、法门依然没有月兑离《天波图》体系,就仿佛是在勾勒《天波图》的一角。又或者说,《天波图》本身就可分可合,浑然天成。难道我天波杨门这套功法体系真的神奇至此?”

    想到这里,一丝淡淡的悸动从体内传来,杨烈愕然发现留存在自己体内的金色巨网再次蠢蠢欲动,居然在跟随着杨伶风演练《天波掌》。金色巨网遍布杨烈全身各处,气血缓缓运行,朦胧间将一丝天地元气吸入了杨烈体内。

    “少爷,还不试试?”杨伶风眉尖一挑,有意提醒道。

    杨烈蓦然一惊,左掌一推,宛如巨大浪潮中的一挽浪花,声势低微,但意味已然具备。这一掌推出,金色巨网运作剧烈,到最后又逐渐趋于平缓,宛如和杨烈本身融为一体。

    此时的杨烈心无杂念,根本无心多想,他急于求成,所以分外努力,一整夜都在灵堂后院中演习着《天波掌》。

    时光流逝,眨眼间已经天际发白。

    “呼,呼……”

    杨烈拖着疲惫的身躯坐倒在地,虽然全身酸痛欲死,但遍体毛孔清凉滋润,一丝丝天地元气已经由外而内进入他体内,逐步积淀。

    细流成河,按照这个速度,杨烈虽然起步较晚,但应当可以在一个月之内达到元武境。

    杨伶风整夜陪伴在杨烈身旁,此时忽然从怀中取出一枚金光熠熠的丹药,弹指之间送入杨烈口中。

    丹药入口,杨烈全身上下疏懒的毛孔骤然张开,仿佛河流决堤一般吞噬着天地元气。

    杨烈体内的元气再次积累,直到某个极限之时才缓缓停下。

    “这是府中珍藏的一枚元星丹,属于元星丹极品,你现在只是吸收了一小部分药力,以后一段时间内,每次修行过后,它都会帮助你蓄积元气,直到晋升元武境。练了一晚上,安伯他们还在等着,跟我来吧。”

    ……

    天波府宽敞前院内依旧是一片白茫茫,这片府邸在整个洪都城中赫赫有名,但此时却显得格外寂寥,与外界格格不入。

    以杨安为首的众多仆从无一不是受过杨门恩惠,所以即便是杨门衰落之际也没有一人狠心离去,此时他们目光殷切地望向前厅入口,在等待一个对他们至关重要的人。

    杨烈在前,杨伶风在侧,二人缓步走到了前厅门口。

    见到肃穆聚集的近百位杨家仆从,杨烈已经明白了杨伶风的意思。经过昨日风波,风雨飘摇中的天波府急需一个主事之人,以前杨烈浑浑噩噩,很多事可以由管家杨安来主持,可是现在不同,杨烈务必以正式的身份走到前台了。

    回想起上一世,这些杨家仆人从一而终跟随天波杨氏,即使在最危难的时候也都不离不弃,直到最后为天波府殉葬而亡。可是那时候的杨烈全然没有尽到任何主人的职责,眼看着他们十年忍辱,无力翻身!

    脑海中思绪连篇,到最后,一股深深的愧疚感涌上心头,杨烈双目含泪,膝盖一弯,向着杨安等人跪了下去。

    “少爷,不可!”

    杨安堂堂器武境实力,比现在的杨烈高出百倍不止,只见他苍老的手掌一抬,一股和煦元气立即卷到了杨烈的膝盖下方,想要阻止杨烈屈膝。

    杨烈双膝受阻,可是在他强烈的意志之下,体内一股无形力量瞬间爆发,将膝下元气统统吞噬吸入。

    “砰!”

    杨烈重重地跪倒在地,膝下的青石板被磕成粉碎。

    “少爷!”

    杨安也顾不得想为什么杨烈能够吸收他的元气,大惊之下,慌忙率领身后众多仆从也一起跪倒,并不断的叩首行礼。

    杨烈熟视无睹,喉咙中一阵酸涩,缓缓开口道:

    “各位,对不起……我杨烈枉为杨家三代独苗,一生不学无术,懦弱无能,在杨家最为危难的时候都不能有所作为,以至于害得所有人不得善终,杨烈实在愧疚为人!”

    这一席话无比突兀,没人知道此时的杨烈是重生而来,历经此后十年的杨家没落之路,所以也没人能准确明白他此时的剧痛心情。

    杨安等人面面相觑,一时以为杨烈说的话未免太过火了一些。

    只听杨烈继续道:

    “好在上天垂怜,让我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杨烈今日发誓,日后必然奋发崛起,守护天波府,守护杨家,既为了在场所有人,也为了死去的爷爷、爹娘和五位叔伯。杨烈心中有愧,但不得已还要寻求各位鼎力支持,只希望各位念在天波杨家的恩德,能够一起助杨烈一臂之力。杨烈在此谢过。”

    说罢,杨烈热泪盈眶,俯身叩首,向所有人行了一礼。

    众多下人急忙还礼不跌,杨安有些手足无措,这个时候只好切过话题道:

    “少爷不必太过担心,想来,我天波杨家至今仍是天将世家,贵为洪朝将门,杨家先祖又是大洪朝开国元勋,还没人敢骑到头上来。老令公和六位少将虽然亡故,但六将军至今为国镇守北蛮,国家一日不可或缺,只要日后少爷光大门楣,杨氏一族迟早人丁复兴,重振声威。”

    “不错,”其余仆从立即附和道:“天波杨家已是大洪朝中流砥柱,不只是老令公他们,洪朝军中还有无数杨家将领,天波杨家在军中的威望如日中天,无人可及,我们就不相信杨家会这么容易没落!”

    “对,少爷不必担心,杨家不会没落!”

    这些下人虽然赤胆忠心,但论见识,远远没有达到什么高度,也根本不知道在大洪朝中,一个将门世家的衰落是何等迅速,因为墙倒众人推,杨家面临的危机是多重而无法预知的!

    这一点杨烈心知肚明,但这个时候却不能多说什么,他只是默默点头道:

    “杨家现在风雨飘摇,一切还要依仗各位,近日的所有事依旧由安伯主持,有什么问题一定记得来通知我,今天还会有一些人来吊孝,大家都去忙吧。”

    说罢,杨烈缓缓转身,步入后堂。现在算是暂时凝聚起人心,杨烈也有了一些依靠,但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还要看他自己了。

    杨伶风从出现时就一言不发,此时望着杨烈无比沉重的背影,不由得眉头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