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天人归元阵

    更新时间:2019-01-11 13:05:12本章字数:4205字

    “杨兄,今日多亏有你,否则我们不但要酿下大祸,还会给本族将门抹黑,日后父亲大人回来,定然不放过我。大恩不言谢,日后如有需要,我们定然不会推辞。”

    吕赫走后,何坤、蒙田、莫大为等十余名“外系”世子也纷纷告辞离去,历经今日之事,他们对于杨烈的态度更加恭敬有加,只不过恭敬是恭敬,却并非亲和,也不代表着他们从此以后便和天波杨家站在同一阵营。

    “这些天将世子一个个也都是心高气傲之辈,我今日算是有恩于他们,却还难以收服人心,在他们眼中,大概依旧当‘天策府’孔问是首脑……这也难怪,我记得上一世的情况便是如此,我要想改变这种局面,恐怕还需时日。”

    杨烈仔细一想便已释怀,当即客客气气送走众人。无论如何,今日总是收获不小,最重要的是帮到了自己的好友吕轩。因为上一世的交情,杨烈把吕轩当做是生平知己,在他看来,吕轩和自己一样绝不是外人想象的一无是处,最起码在兵道阵法这一方面,吕轩绝对有资格继承“天阵府”吕家的传承,这一点绝非吕赫之流可以相比。

    回想起上一世二人彻夜钻研阵法的场景,杨烈心中顿时有种熟悉温暖的感觉。

    “吕兄,令尊虽然失踪数年,但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噩耗传来,说明还健在人世,如今朝廷也在尽力寻找,你不要太过担忧。”

    “嗯,我明白,只是一想起自己不能堂堂正正继承‘天阵’一脉,甚至被人耻笑,我就……”

    吕轩漠然低头,心中压抑已久的苦涩在至交好友面前显露无疑。

    杨烈眉头微凝,他记得上一世中,自己是因为无心武道所以从未试过修行,而吕轩却是因为天赋不佳而难以精进,看来这种情况至今未曾改变。

    杨烈不忍好友伤心,当即好言抚慰道:

    “吕兄自谦了,‘天阵’一脉的情况你比谁都清楚,从令祖到令尊,历代‘天阵将’都是以兵道阵法闻名神州,我大洪朝最需要的也是你‘天阵’一脉的阵法大道。你现在虽然武道不济,但说到阵法,便是‘天阵府’无可争议的继承人。只要朝廷明白这一点,你的世子之位便稳如泰山。另外,凡事没有绝对,日后若有时机,你的武道境界也定可一日千里的。”

    闻言,吕轩明显心情好转,他忽然面现笑容,对杨烈道:

    “对了,杨兄,说到阵法,我这里有样东西给你看。”

    杨烈见吕轩从怀中取出一张薄薄的羊皮卷轴,顺势摊在桌上。

    羊皮虽薄,但展开之后却长宽各有一丈有余,卷轴上密密麻麻,既有图形,又有文字,赫然是一份阵法的图文详解。

    杨烈在卷轴左侧一看,但见五个大字苍劲有力,动人心魄:

    天人归元阵!

    “这……这是……”

    嗡!

    杨烈脑海中一片空白,紧接着低声惊叫道:“天人归元阵!”

    此时的杨烈实在难以压抑心中激动,惊呼声中隐隐掺杂了《天波啸》功力,将整座“屈天楼”震得微微抖动了一下。

    目力汇聚,杨烈俯身在羊皮卷轴上,对着上面的无数文字图形一一对照。这份“天人归元阵”的文图详解十分浩瀚,但总的来说却是由简到繁分为十个部分,杨烈口中喃喃,念出了这十座“子阵”的名字:

    “一字长蛇阵,二龙出水阵,天地三才阵,四门兜底阵,五虎群羊阵,六丁六甲阵,七星斩将阵,八门金锁阵,九字连环阵,十面埋伏阵……”

    这十门“子阵”由简到繁,共同组成了这门浩瀚无边的“天人归元阵”,寻常人乍一眼望去只觉头皮发麻,无从下手,连杨烈、吕轩这等阵法大家都不由得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只因为这门“天人归元阵”实在隐含天地至理,有鬼神莫测之玄机。

    神州大地历经“众神时代”后,阵法一途明显没落,否则当初留下“星辰网”传承的那位前辈也不会因阵法武道而独树一帜;“众神时代”后的“蛮荒时代”中,无数部落相互征伐,最终又都被大洪朝赵氏统一神州,这一时期因为战争频繁,阵法多用于兵道之上;直到现如今的大洪朝,通晓阵法知识的人已经越见稀少。

    总的来说,所有阵法可以粗略分为两类,一是“天阵”,即天地自然间本身蕴含的奇异力量,被远古神明参透,流传于世;二是“人阵”,乃是由无数智慧卓绝之辈自行创出,其中包含神州无数岁月的文明积淀。

    “天阵”浩瀚无穷,每一门“天阵”都堪称完美,威力无穷,但也正因如此,现如今流传于世的“天阵”少之又少,杨烈若非得到“星辰网”,只怕这辈子也难以得见真正的“天阵”。“人阵”相对粗浅,也并非绝对完美,但其中威力绝伦者也为数不少,甚至不亚于“天阵”。而杨烈眼前的这门“天人归元阵”,它并非单纯的“天阵”或“人阵”,却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种顶尖阵法,传说中,这套阵法乃是由一位远古神明参悟天机、再加上自行探索而创造出的一门阵法,不属天,不属人,所以才成为“天人归元”。

    “天人归元阵”共分十个“子阵”,每个子阵可以独/立成为一门阵法,一旦联合起来便更加威力莫测,无可匹敌。

    “‘人阵’相对简单,‘天阵’却无比复杂,像‘二十八星宿天阵’,往往包含许多子阵,这门‘天人归元阵’虽然不是纯粹的‘天阵’,但要想将这十个‘子阵’全部精通,最后融会贯通,只怕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记忆回放,杨烈恍惚又想起了一些事情。“蛮荒时代”后期,“天阵”极其罕见,而这门“天人归元阵”就无疑是诸多阵法中的佼佼者,据说当初的吕家始祖正是因为习得了这门阵法而成为闻名神州的卓越将领,故而大洪朝赵氏才特地招揽吕家,敕封“天阵将”之名。三年之前,当代“天阵将”原本还在戍守边疆,同样是因为追寻这门阵法的更深层奥秘而无故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想到这一点,杨烈心中疑惑,眉头紧皱看向吕轩。

    吕轩会意,随即微微摇头道:“三年前父亲还在北蛮边境,那时候就传回消息说可能离开一段时间,我当时并没有想到和这门‘天人归元阵’有关,直到最近才忽然想起,当年我吕家始祖就曾说过,这门阵法极可能和某一个失传已久的‘天阵’相关,只要我吕家后人能够找到这门‘天阵’,将真正获益匪浅。我想,也只有这个原因能让父亲不顾天将职责,忽然失踪吧。”

    杨烈深思道:“既然介乎‘天阵’与‘人阵’之间,那么这种说法或许极有可能,不过……吕兄,你今日突然给我看这个是想要……”

    吕轩哀叹一声道:“最近我听说过你的一些事情,本来想早点去找你,不过因为弟弟处处刁难,所以一直抽不出时间。父亲失踪后,我曾多次研究过这门阵法,希望从中找出那门‘天阵’的线索,也就有可能找出父亲下落,可惜,唉……我一个人孤立无援,一时想到你的阵法领悟更在我之上,所以才想要找你帮帮忙的,还望杨兄不要推辞。”

    “可是这门阵法是你天阵吕家镇府之宝,我若是随意观看,只怕……”

    吕轩郑重摇头道:“杨兄不必见外,你我二人之间有什么亲疏之分,更何况你若是能助我找到父亲,那才是真正帮助我天阵吕家呢。”

    “嗯,也好。”

    杨烈也不客套,当即又趴伏在羊皮卷轴上细细钻研,他一边钻研一边心想:

    “‘星辰网’上记载了许多‘天阵’,未必便没有其中一个与‘天人归元阵’有关,可惜这些‘天阵’实在太过玄奥,以我现在的能力都无法窥测其中一二,只能领悟其中最简单的几门阵法……以‘天人归元阵’的威力,那门‘天阵’必然不会是我能窥视的了……”

    杨烈尝试着窥探“星辰网”上的天阵图形,但如他所料,除了极少数几个“天阵”外,其余阵法都太过玄奥,其中的阵型虚幻不实,仿佛是特意设置禁制防止窥视一般。

    杨烈失望摇头道:

    “对不起,吕兄,你我二人自问精通阵法,整个大洪朝都没多少人能比得过,不过我们熟知的毕竟大多是一些‘人阵’,一旦涉及到这种‘天阵’级别,那就有心无力了。对不起,我帮不到你。”

    “唉……”

    尽管有所预料,吕轩还是失望地叹息一声,心中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杨烈正想好言抚慰,心中忽然想起另一件事:“对了,我以‘星辰网’为煤,可以将阵法融于武道,现在因为境界不够,所以只能融合龙马游行、苍鹰搏兔这样的‘人阵’,而‘天阵’却至少要到虚武境才可以融合,这门‘天人归元阵’既然是介于二者之间,不知我是否可以办得到……”

    想到此处,杨烈心绪澎湃,一眼扫到了羊皮卷轴上的第一个子阵“一字长蛇阵”。

    “一字长蛇,抬蛇首,定蛇腰,摆蛇尾,三分定点,机动灵活,这门阵法用在兵道上还是以机动进攻为主,可是如果用在武道之中的话……”

    杨烈原本就是罕见的阵法大家,“一字长蛇”又是“天人归元阵”中最为简单的一门子阵,所以只需匆匆扫过一遍图文详解,立即便领悟阵法奥义,变得月匈有成竹起来。

    他意随心动,将全身元气散布于“星辰网”上,元气流散,逐步形成了一条曲动灵活的长形巨蟒。阵法既成,“星辰网”微微震动,立即产生反应。

    杨烈明显感觉到全身躁动不安,他原本聪慧,刹那之间便明悟过来,左脚向前一踏,先后迈过三点,宛如在地上画出一个蛇形,紧接着右脚加力,抬蛇首、定蛇腰、摆蛇尾,一气呵成!

    唰!

    “屈天楼”轩阁之上陈设华丽,布局有限,但杨烈真的宛如一条长形巨蟒一般,霎时间穿越过数十丈距离,到达了另一处凭栏。

    仅仅这呼吸之间,他的全身元气乍吐乍收,流转自如,浑然天成,比之当初朦朦胧胧运用“龙马游行阵”“苍鹰搏兔阵”之时清晰明白了无数倍!

    “成了,成了……我明白了,‘一字长蛇阵’用在兵道上讲究侧翼出击,但在武道中却是一门游行步法。这门步法灵活迅捷,将全身元气运用到妙至毫巅的地步,比起我原来的步法可高明多了!一字长蛇,接下来是二龙出水……”

    “二龙出水阵”比之“一字长蛇”明显艰深了一些,但对于杨烈来说依旧没什么难度,他在心底默默记忆了一边图文解释,将全身元气自然而然贯通于“星辰网”中。

    嗡!

    全身元气爆裂,宛如在身前形成一片巨大的汪洋元气海。

    杨烈向左跨出一步,左掌悠然推出,幻化出一道掌影,几乎与此同时,杨烈身形早已移到右边,右掌蓄势待发,将更加夯实有力的一掌打在半空。

    喀拉!

    流散在外的元气海被瞬间收回,但那两道掌影同时击出,磅礴的力道直接将“屈天楼”上的无数桌椅轩阁打成粉碎,桌椅断裂之声不绝于耳。

    “二龙出水……龙本阳刚,水本属阴,龙在水中,阴阳调和,出水之日,二龙威力剧增,势不可挡!很显然,这门‘二龙出水阵’在兵道上讲究兵分两路,择选天时地利,暴起出击,武道中则侧重于虚实相映,游行反击,与‘一字长蛇阵’的游行步法一脉相承!天哪……仅仅是‘一字长蛇’‘二龙出水’已有如此奇效,那之后的‘天地三才’‘四门兜底’乃至于‘五虎群羊’‘六丁六甲’‘七星斩将’‘八门金锁’‘九字连环’‘十面埋伏’种种大阵,岂不是更加深不可测!难怪那位前辈叹息阵法武道即将没落神州,原来强大的阵法融于武道中,比之许多强大功法还要厉害!一旦我能将这门‘天人归元阵’真正融会贯通,那岂不是真的要一鸣惊人了……”

    凭栏而望,杨烈心潮澎湃,满是难以抑制的兴奋之情。

    他蓦地回首,向还在震惊之中的吕轩高声道:

    “吕兄,这门‘天人归元阵’借给我钻研几日,不知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