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你是妖孽

    更新时间:2019-01-11 14:00:12本章字数:2025字

    晚上华坚又带着梁宥昭回府,华坚怒气冲冲,恨不得跑到李青晗的院子里把她撕碎了,当下又觉得不应该,直接走去了华荣的书房,把这一切告诉了华荣。

    而梁宥昭,则站在河中的拱桥上,看着清水游鱼,荷叶翻动,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紧张。

    此时,华柔正一扭一扭地走到这边,瞅着拱桥上兀自发呆的梁宥昭,倏地想起了黄氏曾经对她说过的,梁宥昭似乎对李青晗有点意思的事情,顿时有些吃味。

    她整理了一下衣衫,扶了扶头上明晃晃的金步摇,身姿摇曳,朝梁宥昭走去。

    一眼就瞥到了星辰下那一抹纤瘦的身影,梁宥昭眯起眼睛打量。

    这华柔美则美矣,可惜太过瘦弱,身上也没二两肉,整个人跟平板似的,好似风一吹就倒,相反李青晗就不同了,李青晗比华柔只大了几个月,也只有十三岁,还没有发育完全,却丰、腴华贵,尤其是一双媚眼如丝,让人忍不住频频回顾。

    “梁公子怎么一个人在此?我哥呢?”她一上来直接就这么说,好像跟梁宥昭很熟似的。

    梁宥昭咳了咳,他对美女是没什么免疫力,但对少女当然不可能有兴趣,因此把距离拉的有些开,“去华老爷的书房了。”

    华柔又走近一些,状似惋惜道:“我这个哥哥啊,长于妇人之手,书没读个什么名堂,成天就想着怎么算计别人。”

    一个庶妹,当着别人的面怎么说自己的哥哥,可真是没什么教养,可眼下梁宥昭忽略了前面的那些话,蹙眉道:“他算计了谁?”

    朝着李青晗院子的方向瞟了瞟,“还能有谁,当然是表姐了。”

    梁宥昭的眉毛,倏地就皱了,“怎么算计的?你表姐有没有吃亏?”

    果然是这样,之前恨不得把华柔推开三尺远的梁宥昭,在听见华坚算计李青晗的时候,心就提了起来,华柔心里酸的很,可她学了黄氏的本领,没有七成也有五成,于是莞尔一笑道:“梁公子急什么?”

    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梁宥昭又尴尬地咳嗽,“李小姐聪慧过人,应当不会被欺辱。”

    “当然,上次你来华府也见识到了,她可是个手段狠毒的,得理不饶人,母亲被她气的,到现在还下不了床呢!”华柔想看看,在听到了李青晗是个阴险狠毒的女子后,梁宥昭会是个什么表情。

    可偏偏相反的是,梁宥昭什么神情也没有,只是淡淡的,如同平静的湖面,一丝波澜也没有。

    这时,正要去外面办事的李青晗经过了这座拱桥,不巧地碰上了说话的二人。

    她淡淡扫视了一眼二人。

    华柔见到她来了,欣喜地唤了一声,李青晗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回答,就看见梁宥昭的视线落向了自己身后。

    回头一瞥,华坚捂着脸,一言不发地走了过来,速度极快,瞬间就到了李青晗面前。

    “表哥这是怎么了?捂着半边脸做什么?”李青晗好整以暇,盱衡看着华坚。

    月色下的她,一双眼眸亮得像湖泊里倒影着的月亮,嘴角扬起的笑意显得她更加从容镇定,对华坚眼里放出的清冷光芒不以为意。

    华坚忽然觉得,在李青晗面前,他就像个插科打诨的小丑。

    “李青晗,你真是个妖孽!”丢下这么一句话,华坚再也不想跟她多说一个字,挥着袖子直接往府外走去,等到了没人注意的时候,他才放下捂着脸的手,虽然是夜晚,依旧可以看见他脸上那五指印如此清晰。

    他一进华荣的书房就开始数落李青晗的点点过错,几乎是把李青晗从头发丝骂到脚趾甲,说她狂妄自大,不尊不孝,恃才扬己,目无尊长,他恨不得把李青晗大卸八块丢去喂鱼。

    在他说完这些话以后,华荣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巴掌,甚至还想踹他一脚,他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太愚笨了,怎么就没有李青晗那么聪明呢?当下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地劝说了一番,又把他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等到华坚恍然大悟的时候,华荣才下了一个决定,“后天你跟青晗一起上路!”

    现在他总算开窍了一点,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华荣对李青晗那么好,无非是因为李青晗是丞相李德暄的千金,李德暄的母亲因为听信了半仙的话,说李青晗如果继续留在身边对李德暄的仕途会有极大的威胁,李德暄忙活了半辈子,终于位极人臣,可不能因为一个女儿坏了他的事业,当下不顾李德暄的反对将她送到华府来。

    可李德暄却是很重视这个女儿的,不是因为他有多疼爱李青晗,更多的是因为愧疚,李青晗的母亲华氏原本与他早有婚约,却因为赵氏家族是署国之中的豪门,赵氏先祖多数是朝中大臣,到了赵攸这里,虽然只是个太师,并没有很大的权利,却因为曾经是当今皇上的老师,也深受皇上重视,与他的女儿成婚,对李德暄是非常有帮助的。

    于是李德暄抛弃了曾经的誓言,娶了赵攸的女儿赵英,于是赵英成了正妻,华氏成了妾,李青晗原本应该是嫡女,如今也变成了庶女。

    不得不说,李青晗这个人太重情义,李德暄也一样,所以他觉得愧对李青晗和她娘,自然会想方设法的来补偿他们,华坚马上就要进京,他跟赵英与李德暄的大女儿李红娆都不认识,唯独这个李青晗是最熟悉的,除了她,还有谁能替自己在李德暄面前说话?

    虽然很不想跟李青晗同行,也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吩咐,刚刚因为气不过骂了李青晗,他在心里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

    李青晗在莫名其妙地被华坚骂了一句她是妖孽以后,没有露出太多的气愤,梁宥昭看了依旧不愠不恼的李青晗一眼后,跟着追上了华坚。

    华柔也向李青晗告退,刚刚还热闹非凡的场面,突然只剩下李青晗和她身边的婢女,以及满天耀眼的星光满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