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孵化之卵

    更新时间:2019-01-17 16:05:16本章字数:5670字

    所谓的抱孵(也称作思抱),就是指那些虽然产卵却不孵卵的生物所言,公的在上风处、母的在下风处以意念催促卵孵化,而孵化出的生物具有牠们所希望的样貌和部分的力量。

    这些使用抱孵的生物,通常都是很难得到子嗣的。

    当然,有时也会请其他的生物来抱孵,使得小孩完全变成另一种形貌的生物。

    但是在本质上,这个新的生物不会脱离父母与抱孵者的样子,所以是不会出现完全不同的生物。

    除非吃掉对方,经过某种不为人知的仪式,也许有可能得到新的力量成为一种完全新的生物。

    据悉,时常使用这种方法来抱孵的是以龙为主的古老生物……││摘自《大陆奇谭志》「这是什么东西?」赛格拉斯睁大了眼睛努力瞪着自个儿手上的东西,嘴角微微抽搐用眼角斜瞄着上位者。

    「看也知道。

    」斯岢亚索国王捋着胡子,笑眯眯的看着他最忠心的护卫队队长,他知道这小子现在就算是一肚子火,也不会把手上的东西摔破,因为那可是……「一个蛋啊!」「问题是……」赛格拉斯头上隐约可以看见青筋跳动着,他举起手中那个怪异的无法被称之为「蛋」的东西。

    「有这么大的蛋吗?」「嗯?好问题。

    」斯岢亚索国王看看天花板似乎在想什么,然后给了他一个白痴一般的笑容。

    「你手上的不就是啰?」「没有不尊敬的意思,但是陛下可以告诉属下,这个蛋是什么东西的吗?」是龙还是其他什么生物?要是突然跑出一条半人半蛇的大蜥蜴,他也不会太惊讶,但是国王到底把这颗蛋给他干嘛啊?总不是叫他去研究蛋的吃法吧?「嗯……不知道!」「什、什么?不知道?」赛格拉斯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也可以从一个国王……还是一个他非常尊敬的老者口中说出!不?知?道?才怪!「再次没有不尊敬的意思,那么国王陛下是体恤属下最近身体不适,想要属下进补的吗?」赛格拉斯偷偷掂量一下怀中的蛋,真要他吃的话……恐怕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吃掉的吧?这个蛋如果竖起来量的话,差不多有七八十公分长呢!「不是!你可千万别把它吃了!」斯岢亚索国王这回真的跳了起来,满脸是豆大的汗珠,双手直摇。

    「请问可敬的陛下,那是?」单手托起蛋一上一下的抛着,虽然重不是很重,但是国王的态度真的可疑。

    他赛格拉斯好歹也是斯岢亚索国的第一剑手,老国王真的以为他光长肉不长脑啦?「好吧,不开玩笑了。

    」正正脸色,斯岢亚索国王坐下,提心吊胆的眼神还是跟着那颗在赛格拉斯手上跳来跳去的蛋。

    「我说……赛格拉斯,你还是好好抱着它行不行?」「行。

    」赛格拉斯可是非常听话的人,自小在军队长大,习惯了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当下,立刻乖乖将蛋抱在怀中。

    「在这个依可露大陆上,我们斯岢亚索国不过是十三个小国之一……你应该没有忘记,原本的依可露大陆是五个国家,完全是因为一个人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老国王似乎陷入了回忆中。

    「是因为『圣者』。

    」赛格拉斯知道这个传说,依可露大陆上有着许多如风般的传说,只有圣者的传说是无可动摇的,乃至其他大陆也广为流传。

    传说中,遥远的光之岛上住着一位「圣者」,他有着惊人的智慧、慈祥的气息、广阔的胸怀、强大的力量,还有无人可比的魔法力和召唤术。

    不需要工具就可以让巨龙听从他的吩咐、精灵在他身边起舞,星球的脉搏││「世界之树」靠他守护,他是最最伟大的先知和贤者。

    不止如此,他还肩负着拯救世界的重任,他将带领人民走向光明和幸福……「可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赛格拉斯不解,他又不是「圣者」。

    而且「圣者」都出生在光之岛上,只有大陆遭到劫难的时候才会出现,现在国泰民安说「圣者」做什么?「你手上抱着的……」国王捂着脸似乎不忍心看他,叹口气说道:「就是『圣者』。

    」「什么!」赛格拉斯手忙脚乱差点把蛋摔在地上,好不容易救回来以后,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的那颗玩意儿。

    「『圣者』是一颗蛋?」「我什么时候说过『圣者』是颗蛋啦?」国王似乎被口水噎着了,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气来,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赛格拉斯。

    「我是说你手上的是『圣者』,可没有说『圣者』是颗蛋,这是有区别的你懂不懂!」不懂!「请问陛下,我手上的……是『圣者』没错?」赛格拉斯怀疑的挑起眉,轻轻掂量着手中的蛋,决心搞清楚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脑子都被国王说胡涂了。

    「那么,如果它不是一颗蛋……请问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哈,这真是依可露大陆上最大的笑话了!一颗蛋要拯救世界,带领人民走向光明和幸福?它要怎么做?难不成贡献自己出来给大家吃啊?「都跟你说了,是『圣者』啊!」国王在赛格拉斯变脸之前,又慢悠悠的补充道:「不过,那要看你的表现了,所以啊!整个大陆以及未来都在你手中了,你可要小心对待哦!」「等等!陛下,恕我愚昧,属下听到现在都还没有听明白。

    陛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赛格拉斯挠挠头,一不小心蛋从手中滚了下去。

    「啊……」「小心!」老国王一个飞身扑了出去,可是宽大的长袍勾住了椅子,不但翻倒了王座、勾坏了衣服,最重要的……他还是没有接到那颗蛋。

    「啊,完蛋了!」呵呵,那颗蛋其实并没有完,就在它即将落地的一瞬间被一只洁白、有力、细长的手给接住了。

    「看起来,人类似乎不想要这一代的『圣者』的样子……那我们可以考虑收回。

    」「什么人!」赛格拉斯身为护卫队队长,保护国王是他血液中毫无疑问的头等大事,可是现在他却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他冒出了冷汗,看着紧闭的大门,想起因为国王找他有重要的事情,所以特地派了重兵护卫着。

    即使这样,这个陌生人也进来了?赛格拉斯毫不犹豫想要抽出腰畔的长剑,却发现眼前一花,另一个一头淡绿色长发、耳朵尖长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手只这么轻轻在剑柄一搭,自己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将剑拔出。

    从赛格拉斯的身后传来第三个声音,就贴着他的脖子,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不要害怕,人类。

    我们如果要伤害你们的话,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你也无需动用那根本伤不了我们的无用废铁。

    」「抱歉,大人们。

    」国王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却对这三个家伙恭恭敬敬,让赛格拉斯份外不解,好奇之余不禁仔细打量他们。

    接住蛋的是一个年轻人,他的长相非常之普通,但是带着说不出却压迫住人心的威严。

    看他一眼,彷佛连呼吸也会被凝固住一样,令人忘记了其他。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他那一头金发,和那有着狭长椭圆形瞳孔的金色眼睛。

    按住他剑柄的看不清是中年人还是年轻人,也很难明确的说出他到底是男还是女,淡绿色的长发宛如春天的碧丝在风中起舞,彷佛与生俱来就带着淡淡忧愁的深翠绿色眼瞳,白晰的肌肤透明苍白,尖长的耳朵说明了他的身分。

    最后一个最是诡异,根本不能称之为一个人,因为从头到尾赛格拉斯也没有看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无论他怎么转着想面对对方,那个冰凉的呼吸都紧紧贴在他身后,地上也没有多余的影子,像是一个透明的妖灵在他背上嘲笑着他一样。

    「年轻人,抱好它……这孩子值得你用性命来保护。

    」金色瞳孔的年轻人将蛋交回赛格拉斯手中,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孩子?」赛格拉斯不由自主看了一眼手中的蛋,好奇怪啊,国王把这颗蛋叫做「圣者」,而这个人又称呼它作「这孩子」?但是,最怪的是明明这个年轻人比自己还要年轻,却喊自己为「年轻人」?于是疑惑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听不懂没有关系,只要你好好保护它就可以了。

    」淡绿色头发的人露出同样的笑容,却带着轻微的透明感,似乎随时就会消失在这空间的感觉,让人看了从心底泛起一股保护欲,眼神微微的飘离感虚无的让人心痛。

    「保护……一颗蛋?」赛格拉斯的样子看起来似乎像是已经被这颗蛋塞住了嘴巴,皱起眉苦着一张脸。

    他可不可以说不要啊?他可是斯岢亚索第一勇士,也是国王精锐部队护卫队的队长,即使是要他和传说中的龙族战斗他也不会含糊一下,可是……保护……一颗蛋?这、这就太过份了吧?「呼呼,看来你似乎对这个任务有疑惑的样子。

    」贴在身后冰冷的影子发出嘲笑,让赛格拉斯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意外的话,这一代的『圣者』根本不应该在现在这种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离开光之岛,你应该以保护它为荣!」「是,我好荣幸啊。

    」只是懒洋洋的语气深深流露出困惑,听起来不怎么心甘情愿的样子。

    为保护一颗蛋而荣幸……赛格拉斯想做的就是长叹一声,然后把它做成一大锅蛋炒饭统统吃光光!「你在想什么恐怖的事呢!」老国王拉拉衣摆,用价值不费、镶满宝石的令牌当飞镖「当」的一声正中赛格拉斯的大头,当下击偏四十五度正。

    看见这种结果,老国王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掩不住满脸得意。

    「耶,满分!」「这么丢您不累啊?你又知道我想什么……」无奈的摸摸头上热乎乎刚出炉的「肉包」,赛格拉斯说的有些害怕。

    乖乖,他怎会不知道国王什么时候学会看面相了?难怪他那些三宫六院从来不吵闹。

    不过,赛格拉斯宁愿相信,那些四五十年前可以称之为美女的后宫是没有力气和精力吵才对,毕竟年纪大了要多注意保养,对吧?这年头,拉皮手术不便宜哟!「唉,这孩子是很敏感的,希望你不要想一些有的没有的。

    」金色瞳孔的年轻人轻轻咳嗽一声,看起来很关心这颗蛋,可是赛格拉斯总觉得他像是在嘲笑自己……是错觉吗?「敏感?」低下头第一次仔细看自己手中的这颗罪魁祸首,赛格拉斯才发现这其实是一颗非常美丽的蛋,它有着黄金一般的色泽,在圆滑的蛋壳上还隐隐流动着彩虹一样五彩的光辉。

    而刚刚当他想到蛋炒饭的时候,美丽的光彩一下子褪去,变成了死灰色。

    「蛋壳也会玩变脸?」有些好奇,赛格拉斯轻轻举起蛋在手中晃着。

    不出意外,蛋壳的颜色变成了灰白色,如果是一个小孩的话,大概已经吓白了脸嚎啕大哭了吧?「赛格拉斯!」看见此情景,老国王又是一阵心悸,没有多想的摘下王冠又是一记远射!再次正中目标,这次赛格拉斯的头总算正过来了,老国王得意的一阵狂笑。

    「哈哈,正中目标再加一分!」「刚刚还说自己满分,现在又加一分……」嘟嘟囔囔的揉着头上几乎可以称之为肉角的两个「肉包」,赛格拉斯轻轻将蛋搂在怀中安抚,口中还不忘把它当成受到惊吓的孩童哄着。

    「乖乖,不怕哦!跟你开玩笑呢,不怕不怕哦!」「这就对了。

    」淡绿色头发的人露出放心的笑容,只是眉宇间那抹不去的忧愁依然紧紧锁着,而蛋似乎也有所感应,同样清淡而美丽的绿色在蛋壳上流转闪耀。

    看见它这样,淡绿色头发的人轻轻摸摸蛋壳露出更大的笑容。

    「不要担心,爱蕾克西儿。

    我没事。

    」「呃?你在跟谁说话?」赛格拉斯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傻瓜样。

    「笨蛋!」依附在他身后的冰冷声音看不下去了,「爱蕾克西儿就是你手中的『蛋』,也就是这一代的『圣者』,而我们身为抚养『圣者』成长的三王又怎么会听不懂她的话?笨死了!丢死人了!蠢蛋!愚木脑袋瓜子!」「呃……」这也骂得太溜了吧?赛格拉斯怀疑,大概是好几千年都没有人被这家伙骂过了,所以他才逮着这个机会狠狠的修理自己……等一下!爱蕾克西儿?这名字听起来就像是……「这颗蛋……是……母的?哇!好烫、好烫、好烫!」出言不逊的下场就是得罪了现任的「圣者」大人,立刻化身为一颗红通通、热滚滚的火球,让赛格拉斯捧着也不是、丢也不是,只好像小丑一样左右手不停的抛着它,一边还哀叫连连。

    老天!他还以为这颗蛋很老实呢,如果真是个母的,那岂不是比国王后宫那些拉皮脸女人还要老?哇,他不要和老女人蛋绑在一起啦!他还是青春美少年……呃,青年呢!「爱蕾克西儿,不要作弄他了。

    」淡淡的指责了一句,赛格拉斯手中蛋的温度开始下降,恢复到正常人可以接受的温度,金色瞳孔的年轻人才露出微笑。

    「以后就辛苦你了。

    」「辛苦……」赛格拉斯一手捧着蛋,一手困难的指着自己的鼻尖,一副呆瓜样。

    「……我……?」「没错。

    怎么,你没有和他说吗?」点点头,金色瞳孔的年轻人看见赛格拉斯这样子,不禁疑惑的转过头去看老国王,脸上尽是不赞同的神色。

    「如果护卫的教导者连事情的真相都不知道的话,你们人类打算如何处置『圣者』?」「呃……我只是……还来不及说……」老国王低下头谄笑,「龙王,你也知道……要挑选一个好的护卫者兼教育者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呢!所以我就……」「所以你就如何了?」赛格拉斯从鼻子里哼出几个音,不过最令他惊讶的是││这个金色瞳孔的年轻人居然是这一代的龙王!所谓这一代是有讲究的,传说中的「圣者」是由三王(龙王、精灵王、精兽王)在光之岛上抚养成人的,而「圣者」投身人类社会的时候也就是三王离开人世、大地遭受劫难的时候。

    如果粗略的算一算,这代的「圣者」应该是第十二代才对,虽然不知道三王是第几代了。

    「啧啧,不要这么不耐烦嘛!小子!」赛格拉斯背后那冰凉的呼吸发出嗤笑,宛如蛇一样蜿蜒而上,彷佛一个没有影子的灵魂缠绕在他身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行,而你必须陪伴『圣者』这是勿庸置疑的,难道……人类不想知道世界之树的秘密了吗?」世界之树啊?赛格拉斯哑口无言了,一旦谈到这个关于人类起源与灭绝的话题,人类是永远也不可能放弃的!也所以,保护「圣者」这个世界之树的唯一守护者是人类的责任,这次挑选的则是赛格拉斯。

    不过……「护卫我懂,可是教育者是什么意思?」赛格拉斯不明白的是这一句,看向三王的眼神有些疑惑。

    「历代的『圣者』都是在光之岛上长大,由龙王、精兽王、精灵王教养成人,可是这次的『圣者』不一样……」淡绿色长发的精灵王露出担心的神色,看着赛格拉斯手中被称为「爱蕾克西儿」的圣者。

    「她有着人类的灵魂,所以必须在人类的社会中成长、磨练。

    」「也有可能,她就是最后一任的『圣者』了。

    」龙王金色的眼眸流露出不满,「人类的自大、贪婪、卑劣让太古生物们艰难过活,这是身为上位者的我们不忍心看到的,所以决定权就在爱蕾克西儿手中。

    」「如果你们这些护卫者兼教育者可以让她领略到世间美好的一面,可以让她以平和的眼神去看这个世界,不让世界之树枯萎……」赛格拉斯背后精兽王那冰冷的声音彷佛在笑,可是语中的威胁却是十足。

    「这样的话,也许人类的世界、这颗星球还有救。

    」「喂,这责任也太大了吧?」赛格拉斯苦笑着看着手中流动着五色光芒的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连三王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这颗蛋有个什么万一,只怕整个人类就得玩完啦!老国王的一句话让他稍微好过了些,「放心,这个责任不光是你一个人的,同样位于依可露大陆上的另外三个国家也会派出护卫者,你就带着『圣者』去与他们会合吧!」赛格拉斯呼出一口长气,面上露出微笑……真好,原来殉难者不止他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