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登天的少年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0:10本章字数:9420字

    铅块一样的妖云横亘长空,极远的空中有一轮赤红如血的妖日正散发着诡异的红光。四周只有死一般的沉寂,鬼影憧憧的森林深处不时有惨绿的目光一掠而过,顿时令这密林深处充满了如同黄泉般的恐怖。

    陈墨浑身涂满了妖草汁液,站在一棵并不起眼的老树前正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我知道你是妖,你就跟我说句话不行么?」陈墨曲起中指敲打老树满是褶皱的树干,就像是被拒于门外的新郎似的。

    老树僵直不动,连幼枝树叶都好像铜浇铁铸的似的纹丝不动。与其说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倒不如说是吓得半死不活。

    陈墨杂乱的长发用半根筷子扎成个发髻,腥臭的妖草汁液不住流淌下来在他的脸上画出道道碧绿的痕迹。陈墨随手抹了把脸将满手的汁液在老树身上擦拭着,柔声道:「我知道你是这黄泉之森中唯一的老桃树妖,因为有一只鬼面山魈入驻了这座森林而每天胆战心惊,我今天来就是要为你消灭这个天敌呀,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呢?」

    老树依旧岿然不动。

    陈墨撇撇嘴,慢慢挺直了腰杆正义凛然的道:「我们人类有句老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虽然身为妖族,但也有传宗接代的义务吧?一个鬼面山魈就吓得你花不敢开、果不敢结,你难道就甘愿枯死在这黄泉之森?你如果再不开口说话,我陈墨今天就替你的祖先灭了你这个不孝子孙!」说着他从背后拽出一把近人高的带鞘长刀,呛的一声长刀出鞘,顿时寒光刺骨。那长刀如同美人眉梢有些弧度,将鞘连在刀柄顿时成了一把弯月长刀!

    陈墨用锋利的长刀在老树的树干上比划着,狞笑道:「哼哼!我数一二三,你要是再不开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

    「二!」

    「我……我说!」老树彷佛忽然被灌入了活力,枝干齐动慢慢的膨胀起来,原本不过五米高的树身好像吹气球般壮大成十余米高,从树干中央依稀露出一张老迈不堪的面孔来。老桃树妖苦着脸看着磨刀霍霍的清秀少年,郁闷的道:「你为什么要苦苦纠缠?我不过是想好好的活下去而已。杀鬼面山魈?那可是高阶魔兽!你一个人类凭什么杀牠?」

    陈墨那张清秀的面庞上露出温柔的微笑,他一把扯掉左臂的衣袖,指着套在上臂的一圈钢环微笑道:「就凭这个!」他的语气充满了极度的自信,彷佛鬼面山魈对于自己而言不过是蝼蚁一般。

    「人体引擎?火焰战士?」老树妖愣了愣,随即充满渴望的问:「你到什么级别了?」

    「这个你先别管,总之你现在别无选择,你不帮我,我就灭了你!」陈墨狂妄的狞笑,那张清秀的面庞在老树妖看来却是洪荒猛兽般的恐怖。

    「好吧……你要我如何帮你?」老树妖终于妥协了,他毫不怀疑陈墨的威胁,以他数百年的树龄足以轻易的判断出面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年绝对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

    「现在就开花结果。」陈墨以命令的口吻道。老树妖的面孔上露出一丝恐惧,不过在陈墨的注视下还是妥协了下来。转眼间巨大的桃树变得生机盎然起来,朵朵娇艳的桃花开放,继而粉嫩的鲜桃硕果累累的缀满了枝杈。那老树妖结成的果实十分巨大,足以藏下一个人去。陈墨选了一个最大最嫩的桃子小心翼翼的在底部破开一个大洞,又将其中的果肉尽数掏了出来。他将鲜美的果肉递到老树妖的面前道:「吃了它。」

    「桃树怎么吃桃子?」老树妖苦着脸道。

    「吃!」陈墨的语气有种毋庸置疑的坚定,哪里还有刚刚那和风细雨的温柔。老树妖只好皱着眉将自己的桃子吞入腹中,顿时老脸皱成一团。

    陈墨蜷缩着身子钻入空心的桃子,转眼间那空瘪的桃子又变得充实圆满,因为汁水外溢更散发着迷人的香气。老树妖那张老脸则充满恐惧的看向四周的黑暗,他知道自己的果实对鬼面山魈有致命的吸引力,用不了多长时间,那头恐怖的怪兽就会来到自己面前。

    果然,用不了一刻钟的时间,一个健硕的黑影便从黑暗中闪电般扑了过来,那赫然是个一人多高的妖兽,臂长过膝,浑身钢针般的黑毛,一张五彩斑驳的长脸上有双血钻般熠熠生辉的怪眼,正看着老桃树妖露出垂涎欲滴的目光。这赫然是一头恐怖的鬼面山魈!以牠三阶魔兽的等级,虽然算不上是黄泉之森中绝顶的存在,但对于老桃树妖而言却是最恐怖的天敌。

    鬼面山魈抽抽鼻子,顿时看中了陈墨藏身的那颗鲜桃,牠发出兴奋的尖啼,身子电闪般掠上树枝来到那桃子面前。

    鬼面山魈先是恶狠狠的盯了眼老桃树妖,牠找了这老家伙不知多长时间,但这老树妖奸猾如鬼,到今天才让牠得偿所愿。鬼面山魈也顾不上先找老树妖的麻烦,饥肠辘辘的牠早已按捺不住腹中的馋虫,于是张开血盆大口便向桃子咬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道潋滟的寒光猛的破开鲜桃果皮闪电般刺向鬼面山魈的巨口,而顷刻之间,一道黄金色的火焰轰然炸裂开来,鲜桃连同四周的黑暗同时被金光撕成粉碎,一头鳞甲鲜明的黄金巨龙在金光中昂首嘶鸣!鬼面山魈虽然强悍,但是事发仓促却也根本容不得牠有任何反应,寒光径自穿破了牠的喉咙,直到临死前,可怜的鬼面山魈才看清了杀死自己的凶手竟然是个人类!

    一个清秀的少年握着一把长刀挺立在鬼面山魈面前,眼中一抹猩红的色泽正在慢慢褪去,而在他的左臂上方,一个镂刻着繁妙花纹的钢环飞速的旋转着,随着鬼面山魈的生命力逐渐消散而慢慢静止下来。

    陈墨也松了口气,如果不是出其不意,想要杀死鬼面山魈可绝非如此容易的事情。他收刀入鞘后拎着鬼面山魈的尸体跳下树枝,对那目瞪口呆的老树妖笑道:「怎么样?小爷我没骗你吧?」

    老树妖就感觉一阵眩晕,他愣了半晌却忽然勃然大怒,厉声道:「你这个混蛋!你既然是拥有黄金龙王气的火焰战士,单打独斗也能杀了这鬼面山魈!为什么还要用我来当诱饵!」

    「消消气嘛。」陈墨微笑道:「我留着鬼面山魈这张皮有大用呢,没有你的帮助我怎么能弄到一整张皮毛?」说着他向老树妖摆摆手,径自向密林深处跑去。

    老树妖默默的注视着陈墨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半晌之后忽然兴奋的狂舞起大小树枝,大笑道:「死了!死了!鬼面山魈死了!我老桃终于可以开枝散叶啦!」

    抛开欣喜若狂的老桃树妖不管,陈墨如同个跳脱的兔子一样拎着鬼面山魈的尸体在森林中穿梭,他可不想在黄泉之森久留,虽然有妖草汁液隔绝了人类的气息,但是在妖族的领地毕竟是万分危险,也就是他敢于进入黄泉之森,换其他一个人来早就落荒而逃了。而正在他狂奔的时候,怀中忽然发出清脆的铃声,他吓得一激灵连忙掏出怀里的通讯器按下接通按钮,屏幕上顿时出现一张英挺俊朗的中年面孔来,没等那人说话,陈墨先是压低了声音气急败坏的一番臭骂。

    「该死的老鸟!稍等一会你会死么?小爷我正在为你那见鬼的赌约拚死拚活,你现在添什么乱!」

    那中年人贴进了屏幕咬牙切齿的低声道:「该死的小王八蛋,你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妖王已经耐不住性子了!再给你两分钟!快给老子滚过来!」中年人丰神俊朗、面如冠玉,白痴都能看得出他绝非常人,而在陈墨面前中年人似乎并没什么好的脾气,说完一句话后他便果断的挂断了通讯,令陈墨顿时目瞪口呆。

    「擦!老混蛋!两分钟你让我怎么过去!我还得拔了这鬼面山魈的皮呢!」陈墨怒不可遏的捏碎了通讯器,连忙加快了速度向前狂奔而去。

    此时此刻,在妖云之上却是另一番风景。

    巨大的A级浮空城碧海长安城好像山峦似的漂浮在碧蓝的天空之下,城中央的玉泉宫周围有近万使徒齐聚跪伏于地泣不成声,巨宫长阶下数十个形貌各异的耄耋老者如同秋风落叶般瑟瑟发抖。而在玉泉宫的顶端,那中年人刚切断了和陈墨的通讯,抬起头顿时恢复了他的王者风仪。这世界上恐怕只有陈墨敢叫他老鸟,因为他是菲尔普斯,是整个世界的王!

    菲尔普斯风华正茂、举世无双!以不足半百之年修炼出称霸天下的湛蓝龙王气,天下强者无不臣服。十年来戎马倥偬却睥睨无敌!而过度的征战却令正值盛年的他早生华发,那闪烁着银芒的发丝在炽烈的阳光直射下正散发着冰寒的光芒。

    菲尔普斯默默的看向半空,在百米之外的虚空之中却轻如鸿毛般漂浮着一把巨大的椅子,那椅子通体灰白,竟是由无数根骨骸拼接而成。椅子上正好整以暇的坐着个看似不足弱冠的年轻人。那人慵懒的瘫在骨椅之中,满头耀眼的金发披散在赤裸的胸膛之上,一双充满邪意魅惑的双眼正看着自己。

    巨大的浮空城中数以千万计的居民却因这骨椅上的一人而噤若寒蝉!他便是妖王!

    妖王率领妖族攻占了这大半的天下,而如果不是菲尔普斯王的横空出世,人类恐怕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不会再有。涅盘纪至今已有三百余年,这妖王虽然看似年幼但实则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妖怪。

    「菲尔普斯,我的老朋友,你要等的人还没到么?你我的赌约究竟何时开始?」妖王的声音稍显沙哑却充满独特的魅力,抑扬顿挫间恍若和煦的春风一般。

    菲尔普斯并没搭话,而是将目光投向碧海长安下方那一片浩渺无际的云海,目光中有毫不掩饰的期待和一丝紧张。他与妖王的赌约关系到整个天下人类的福祉,也不知道陈墨那个小家伙能否在两分钟之内赶来。他已经拖延了许多时间,妖王显然已经没了耐心。

    巨大的A级浮空城碧海长空前,那妖王骨椅之下,一截山峰破云而出,些许寥落的杂草在嶙峋突兀的怪石缝隙之间顽强而茁壮的生长着,妖王不知何时已出现在那山峰顶端,他信手扯断一根青草揉成飞灰冷笑道:「苟延残喘才换来的生命,又何必勉强呢?」妖王抬头看向菲尔普斯,微笑道:「老朋友,你以自己的生命为赌注,认定将有一手之数的人类能冲破妖云登上山巅,你认为这可能么?而这,又值得么?」

    「可能!值得!」菲尔普斯斩钉截铁的回答。

    妖王摊开手仔仔细细的查过,莞尔笑道:「五个,排除你之外,我还真难相信还有五人能穿过我这妖云之海,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说着他双手轻拍,宛似玉石相击的声音响起,与之相应和的却是来自云海深处那恐怖无比的沛然巨吼!顷刻间沉甸甸的妖云便激荡开来,彷佛大海惊起巨浪滔天,顷刻间山峰四周的妖云四下散去露出了妖云间的恐怖景象。

    碧海长安城中数以千万计的民众顿时目瞪口呆,只见那庞大的山体之上竟挤满了恐怖的怪兽!那小山一般巨大的九尾猛虎、妖风阵阵的巨大青蛇,还有云层深处不断穿梭的巨大金鵰,所有的妖兽都似乎比地面上的妖兽放大了数倍,而整座山峰上就好像被铺了一层彩色的苔藓,竟摩肩擦踵的都是妖兽!更别论漫天在云层间穿梭飞翔的妖禽!偌大的山峰此时竟显得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会被妖兽沉重的身躯压得轰然崩塌。

    菲尔普斯暗自长叹,他默默的从怀中掏出手掌大小的一面小鼓,那小鼓通体青黄,鼓面紫黑,浮空城中的居民见了都不禁心旌摇动!那菲尔普斯手中的小鼓赫然正是传说中「光荣的天使军团」的战鼓!只是在墨华镇堕落之后便再没出现,原来竟落在王的手中!

    咚!

    菲尔普斯轻轻的屈指一弹,那青铜器般的小鼓却顿时发出黄钟大吕般的轰鸣!

    云层下的山峰底部云集着近千强者,这些人都是常年追随菲尔普斯东征西讨的悍将,绝大多数都是来自碧海长空城的绝顶高手,他们其中最弱的也已将人体引擎催化至银辉龙王气,强者已经几乎快要踏入湛蓝的境界!人群中为首的是个刚过而立之年的美丽女人,那女人眉目之间与菲尔普斯颇有些相似,只是少了几分淡泊多了几分的杀意。

    她正是菲尔普斯的同胞妹妹塞琳娜,与王同样的血脉令她拥有常人难以企及的天赋。刚过而立之年的她已经修成了黄金虎王气,是公认为最有可能踏入湛蓝境界的女性战士。她身经百战无往不胜,性格较之其兄更显杀伐果断,同时也为自己赢得了「长安雌虎」的美名。而此时这头母老虎的目光已经变成了浅红色,大哥口中那个该死的年轻人为何还不出现?难不成是临阵脱逃了?

    咚!一声黄钟大吕般的大响彷佛九天玄雷般在云层上方炸响,山脚下众人顿时吃了一惊,塞琳娜身旁一个英俊的少年沉声道:「天鼓奏响,王上和妖王的赌约已经开始了,我们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还要继续等么?」

    「等个屁!」塞琳娜暴跳如雷的在手上吐了口唾沫,毫无美女形象的抽出腰间两把黑白长剑咆哮道:「蛮子、书生、快慢机、兰斯洛特-加龙省-加龙省和我,还怕凑不够大哥那一手之数?冲!」说着塞琳娜双目已经赤红,怒火狂炽之下浑身喷吐出金黄的光焰,整个人彷佛黄金箭矢般带起迤逦的光线向山峰顶端冲了过去。紧随其后的便是她身边的几个悍将,随即近千人同时绽放出各色不同的光芒,风驰电掣般向山峰上冲去。虽只千人,但那气势却如同逆天而起的惊涛骇浪,似乎没什么能够将其阻挡。

    当塞琳娜率领众人冲向山峰时,远处光明与黑暗交织的区域摇摇晃晃的走出个一人多高的妖兽,那赫然是一头鬼面山魈!这妖兽的体积虽小,但是却是不折不扣的高阶魔兽!就算是拥有黄金光焰的战士也对其心存忌惮,而这样一头成年鬼面山魈对一座小小的地面城造成的威胁绝对是难以想象的。远处地面城上顿时出现了几个守卫,他们跌跌撞撞的冲到远程攻击装备后侧,胆战心惊的瞄准了似乎喝醉酒一般东倒西歪的鬼面山魈。

    那鬼面山魈几乎立刻察觉到了来自那些远程攻击装备的威胁,于是牠猛的掉转过身子向着地面城的方向猛的张开了血盆大口。

    城上的守军吓得魂飞魄散,谁都知道这妖兽有口吐光焰的妖力,正要攻击时却又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浑身发麻。那鬼面山魈张开了嘴,只是幅度却大得诡异,上颚竟轻而易举的掀开一百八十度,就如同个垃圾桶一般将半个头颅彻底的抛向背后……

    「我的娘哎,这家伙什么时候多了个绝活,这是要吓死我们吗?」一个稚嫩的守军险些按下火炮发射装置。

    旁边有个老兵狠狠的抽了他后脑勺一记阻止了他的冲动,哭笑不得的道:「郑明浩!仔细看看,那家伙不是阿墨么?」

    郑明浩苦着脸看向城外妖兽,却见那张裂了嘴的妖兽头皮下赫然露出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来,不是阿墨又是谁?郑明浩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该死的陈墨!吓死人不偿命吗?」

    远处的陈墨抬起爪子似乎想擦把脸,但却忽然意识到鬼面山魈那锋利的爪子很有可能直接毁了自己的容,便只好放弃。他抬头问城上大声道:「山下的人呢?」

    老守军急切的道:「没听到刚才那声鼓响么?那厉害的婆娘带着浮空城的那群大爷一窝蜂的冲上去了!」

    「擦!」陈墨吐了口血淋淋的口水,不满的指着天空道:「菲尔普斯你这老笨蛋,多等片刻会死么?小爷我九死一生才弄来这一身皮,当然要耽误些功夫!」说着陈墨嗖的缩回鬼面山魈的皮囊之中,扣上垃圾桶般的头壳飞也似的向山峰上冲了过去。

    老守军大叫:「人都走了你还去送死干嘛?难道你还真以为你能破云而上么,那是只有王才曾经做到过的事情!」

    「老铁鸡,那是你不知道!当年菲尔普斯那老鸟上天入地的追我要收我为徒,小爷不肯,那老鸟这才跟在小爷屁股后面破云而上到了泰山之巅!要论逆天这种事,那老鸟只能排在小爷之后!」

    鬼面山魈似乎终于掌握了奔跑要诀,陡然间加快了速度便冲上了山峰。而陈墨那嚣张的怪笑余音袅袅,却令城上的老少守军惊得失魂落魄。

    「阿墨那小子是在吹牛皮吧……」老铁鸡瞪大了眼睛。

    稚嫩的守军却撇撇嘴摆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拍着呆若木鸡的老铁鸡道:「阿墨的话你还能相信?那还不如相信黑狗下鸡蛋呢!」

    塞琳娜率领的近千人已经如同冲天而起的箭矢狠狠的刺入云层之中,顷刻间便如同冷水溅落油锅搅起剧烈的炸响。原本趋于静寂的云层再次波涛汹涌,其间巨兽咆哮之声如同滚滚惊雷,间或有庞大的黑影从云层间一掠而过,刚刚露出些痕迹的光线便顷刻间湮灭,却不知是被妖兽击杀还是被击落云层之下。

    「大哥!小妹来了!」塞琳娜的声音高亢入云,顿时引来浮空城民众们的欢呼。

    「呦,果然是长安雌虎呢。」妖王淡淡的瞥了眼菲尔普斯,微笑道:「你真的认为你这妹妹能助你完成赌约么?」

    随着妖王的问话,满山妖兽发出巨大的咆哮,顿时山峰也随之颤栗起来。位于高位的妖兽潮水般扑向下方,即便是同类挡在面前也被那些恐怖的妖兽撞得支离破碎,顷刻间塞琳娜等人便陷入苦战之中,虽然依旧能保持缓慢的推进速度,但是赌约只有不过区区十分钟,如今近半时间已过,塞琳娜他们却仍未捱过一半距离。

    菲尔普斯黯然长叹了一声,他自然知道妖云间的险恶,妹妹虽然身经百战却也从未遇到过如此众多的高阶妖兽。现在他只盼着陈墨能及时赶到,否则万事休矣。

    他默默的伸出右手,一如妖王的修长白皙,进入如此境界的他早已将肉身修炼至水火难侵的境界,只是来自体内的腐烂却连妖王都未能看破。

    「妖王啊妖王,你却不知道我拿来做赌注的其实是这样一具残躯吧?」菲尔普斯在心中暗讽,同时张开嘴咬住右手的拇指,猛的用力!顿时鲜血迸散,菲尔普斯竟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右手拇指!

    「王!您这是……」长阶下使徒们惊声悲呼,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菲尔普斯王将右手的一根根手指逐个咬断,鲜血顺着剑锋溅落绿色瓦片,又从瓦当之间滴落玉阶。

    山巅上的妖王此刻也颇有些动容,他凝视着那根根手指跌落尘埃,忽而嘴角露出一丝玩味而又无奈的笑容。

    「真是难以置信,我的老朋友,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这一手偷奸耍滑的伎俩了?」

    菲尔普斯停止了动作,右手上却只留下一只中指。他向妖王竖起那根中指破天荒的露出邪笑道:「我只说一手之数,谁又告诉你要有五人登顶?如今只要有一人登顶便算我赢!你可还敢与我赌么?」

    妖王瞥了眼山体上摇摇欲坠的数百光芒,虽然不过推进了近半距离,但在妖兽妖禽的围攻之下众多强者已经伤亡惨重。为首的塞琳娜等人虽然依旧奋勇,但却举步维艰。

    妖王冷笑道:「赌又如何?除你之外,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越过我这妖云!」妖王清啸一声,从最上层的妖兽群中忽然纵起一道金光,三两下来到妖王身旁。那赫然是一头两人多高的鬼面山魈,通体竟是黄金色泽,眉宇之间已显老态却充满了智慧和狞厉的杀意。

    「这山上你的等阶最高,你便在这守着,如果有半个人冲上来我就剥了你的皮,喝光你的血。」妖王摇晃着酒杯轻描淡写的说着,那漾着血光的红色液体令那鬼面山魈心惊胆战,连忙用力的点点头,掉转屁股箕张开双手严阵以待。

    菲尔普斯与妖王在云层之上勾心斗角,山体之上的塞琳娜却是脸色铁青。她眼睁睁看着菲尔普斯自斩四指顿时睚眦欲裂,强烈的怒火催动着体内引擎直接燃出了黄金虎王气,隐约间在她背后的金气中腾起一头巨大的猛虎,伴随着声震四野的怒吼塞琳娜与蛮子等人终于离队而出。五个人扶摇直上,径自突破到距离山巅只有四分之一的距离。然而此时四面八方满是山峦般巨大恐怖的妖兽,即便大家已经全力催动了引擎却已经寸步难行了。

    塞琳娜正睚眦欲裂的奋战,忽然一个鬼祟的黑影出现在面前,一双爪子下流的径自抓向她高耸的玉峰。塞琳娜飞起一剑斩去,那黑影却异常灵敏的缩回手去,随即又闪电般向着塞琳娜的胯下抓去。

    塞琳娜又何曾想到一个妖兽竟然如此下流淫贱,只是但凡是个女人便无法忍受如此挑衅,于是塞琳娜不顾周围恐怖的妖兽,猛的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向那黑影的胸膛。

    那黑影发出一声尖利的悲鸣被踢出十几米远,踉踉跄跄的爬起来塞琳娜才发现那赫然是一头成年的鬼面山魈!而那鬼面山魈似乎也被激起了血性,口中发出尖利的啼叫星驰电掣般又向塞琳娜冲了过来。

    这鬼面山魈说也奇怪,下手尽是挑着塞琳娜身上的三点招呼,出手刁钻而又敏捷无比,好几次竟险些被牠得手!旁边群妖乱舞令塞琳娜颇为忌惮,以至于凭塞琳娜黄金虎王气的修为竟连牠的一根汗毛也无法碰上。

    四周的高阶魔兽都是拥有不逊色于人类智慧的存在,看着塞琳娜在那鬼面山魈的面前受辱便都发出阵阵山呼海啸般的怪笑和咆哮,却乐得在旁边看热闹,倒将战场交给了那鬼面山魈自己。这却令那鬼面山魈顿时捉襟见肘起来,毕竟是塞琳娜,毕竟是黄金虎王气,鬼面山魈开始节节败退,四周高阶魔兽簇拥着向上移动却无一头妖兽出手,只顾着看塞琳娜气急败坏的暴跳如雷。

    妖王瞥了眼山下,似乎对自己治下出现如此下流的妖兽有些面色赧然,语气颇为生硬的问面前撅着屁股严阵以待的黄金鬼面山魈道:「那是你的子孙吧?他嘴里叽哩哇啦的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那黄金鬼面山魈的脸上一片茫然,眨巴了两下小眼睛向妖王发出几声细微的尖叫。

    「有地方口音的鬼面山魈么?果然我还是只能和你们这些高阶的家伙沟通啊……」妖王露出寂寞如雪的表情叹息了一声。

    山体上,塞琳娜一马当先,蛮子等四个在高阶魔兽围攻下只能苟延残喘,下方数以百计的战士却早已丧失了锐气节节败退。千万目光只落在塞琳娜一人身上,菲尔普斯王自断四指原来是将所有希望押在塞琳娜的身上,只是看着那无尽怪笑的妖兽和那一大一小两头鬼面山魈,所有人的心都沉重的落了下去。

    终究难逃妖云蔽日么?

    塞琳娜的黄金虎王气已经锐减至三分之一,人体引擎在超负荷的运转下已经将人体体液推升至难以想象的高温,塞琳娜能维持黄金虎王气如此长的时间已经是越过底线,再坚持下去便随时有堕落或者死亡的可能!而塞琳娜的视野其实已经扭曲起来,就彷佛面前一切都笼罩在氤氲蒸汽之中,彷佛下一秒就会支离破碎。面前忽然出现一个狞厉丑陋的面孔,塞琳娜在心中悲呼一声:「大哥!我终不能助你赢得赌约!妹妹先行一步,不过就算死了也要杀了这见鬼的可恶畜生!」

    塞琳娜径自抛开长剑狠狠的撞向那鬼面山魈,她只剩下这一击之力,于是打算在最后一刻引爆体内引擎与那下流的妖兽同归于尽!

    然而塞琳娜明明还没有碰到那鬼面山魈,那家伙却发出如丧考妣的惨嚎断线风筝般向山巅倒射而去。塞琳娜一时茫然无措,耳畔却彷佛留下一声轻笑,似乎有人还说了声:「多谢大婶助我一臂之力!」

    鬼面山魈会说话?一臂之力?大婶?塞琳娜剑眉倒竖,径自看着半空中张牙舞爪的鬼面山魈越过层层迭迭的高阶魔兽落向山巅。

    雄踞于山巅之上的黄金鬼面山魈,看着低阶的同类笔直的向自己撞来,顿时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牠在妖王面前虽然如同蝼蚁一般但却是名副其实的一山之主,牠早已憋足了一肚子的火,如果此刻撞过来的不是同类牠早已将其撕成粉碎。而此刻的黄金鬼面山魈只是发出一声怒吼,伸爪推向同伴的后心想要将其推回山下。

    然而牠却眼睁睁的看着那张牙舞爪的同类在半空中舒展着身子变成俯冲的姿态径自砸了过来,更诡异的是那家伙的头壳竟如同垃圾桶般折开,从鲜血淋漓的脑壳中竟露出一张眉清目秀的人类面孔!那人眸子中满是戏谑,却顷刻间厉芒闪烁变成一片血红!

    「擦你菲尔普斯这老鸟,小爷我如约来啦!」

    少年猛的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顿时一道宛若实质的黄金光华如同虚空那煌煌烈日般绽放开来,那一身坚硬无匹的皮囊顷刻间灰飞烟灭,就连头顶那半截筷子也炸成粉末,血淋淋的长发随着金芒闪过顿时蒸出一层氤氲的血气,却又被耀眼的金芒覆盖。

    一双耀眼的光翼从少年的身后两侧铺展开来,令其如同逆天而上的天使一般拥有凛然不可侵犯的宏大气息。更惊人的是一头五爪金龙在金光中宛若实物,怒睛如火、利爪箕张,威势更是惊人!

    「黄金龙王气!天!这少年是谁?」浮空城中的民众心中都升起同样的疑问,如此年轻的少年竟然拥有黄金龙王气!而看其身后的双翼和左臂上那仍一片血污的臂环,这少年使用的竟然是第一代外置人体引擎?如此说,这少年竟已拥有当年墨华镇的水平?

    「呛」的一声清越悠扬的声响,少年从背后拽出近人高的一把柳眉长刀,拔出剑后将刀鞘在刀柄处一扣却顿时变成一把一人多高的长枪。长枪如龙、金光狂炽,那一刻的凛然威势却是如许惊天动地、摧枯拉朽!近在咫尺的妖王也不尽露出一丝惊意,而空中的菲尔普斯却终于放下心事放声长笑起来。

    黄金鬼面山魈怒不可遏,这才知道这操着一口地方口音的同类竟是人类装扮而成!牠方才未能识破少年的真身,情知妖王势必不会放自己活命,心里顿时恨极了这少年。牠发出歇斯底里的嚎叫,绽放出恐怖的妖气狠狠的向少年撞了过去。

    即便面前的是一座小山也经不住五阶妖兽的狠厉撞击。然而那少年此时已将外置引擎催动至最强境界,隐约可以听到臂环中发出擦擦的摩擦之声,那是魔石疯狂运转的声音。而柳眉长枪的锋芒处更是金光耀眼,随即狠狠的刺中那黄金鬼面山魈的胸膛。

    原本,黄金鬼面山魈的身躯坚若钢铁,刀劈斧砍也难动其分毫,只是在那少年手中的柳眉长枪下却彷佛草扎的身子,竟被那少年势如破竹的一枪炸碎了胸膛,整个沉重的身躯也被其挑飞落入一群张口结舌的高阶魔兽之间。

    少年的身子在空中灵猫般翻滚一周轻而易举的落在山巅之上,落地的一刻虽然声息皆无,但下一秒便被漫天惊雷般的欢呼声所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