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执掌娘子军?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0:10本章字数:8754字

    一间昏暗的囚室中,陈墨已经在这里被关了两天,据已经混熟的守卫透露陈墨知道自己的冤情恐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那齐少爷根本无需露面,对付陈墨这样的无名小卒就彷佛捏死一只蚂蚁一般轻松。陈墨也根本没得到任何申述的机会,恐怕即便进了法院也难以得到公正的裁决。

    拐骗儿童罪,对于当下这个时局而言不可饶恕,儿童是人类的未来和希望,很少有人有这个狗胆进行买卖,就算是齐少爷也不过是背地里操作来满足变态的淫欲。

    而陈墨一旦落上这个罪名恐怕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条!陈墨很是郁闷只是却并没恐惧,以他的能力和经验,寻找机会逃出这个囚室并非难事,只是他倒要看看这个初晴城是否还是当年那个团结一致的石头城,齐人福那个老流氓真的可以只手遮天?

    菲利普斯自断四指,自己则被封印了十八年而给地面城带来的那一缕阳光,究竟是带来了光明,还是带来了黑暗?

    「陈墨,有人要见你。」两个警卫打开囚室,粗暴的推搡着陈墨走向会客室。

    陈墨很是奇怪,自己近十九年后第一次回到初晴城,怎么可能会有人认识自己?是齐少爷那伙人还是谁?他带着手铐脚镣不动声色的来到会客厅,却听到一声清脆悦耳的欢呼声,一个小女孩蹦跳着冲到自己面前笑瞇瞇的道:「怪蜀叔,小玉儿来看你啦。」

    竟是自己救下的小女孩,陈墨微笑着在女孩粉嘟嘟的小脸上揩了把油,抬头看去却见一对中年夫妇正站在那里。他向那个慷慨赠衣的大姐点头致意,再看一旁的中年男人时,却见那男人的眼睛正由小变大,脸上竟缓缓浮现出震惊莫名的表情。

    陈墨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自己又不是史清眸,被一个中年男人用这种目光盯着实在不自在,他笑了笑,道:「大姐,你们怎么来了?」

    中年女人察觉到自己丈夫的模样很诡异,没好气的推搡了他一下道:「你发的哪门子呆,这小兄弟可是救了我们玉儿的恩人,你忘了我们来的目的么?」

    那中年男人这才清醒过来,他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从怀中掏出证件递给警卫道:「我是初晴城第三预备战队的队长,我有事要单独询问这个犯人,还请你们回避一下。」

    警卫愣了愣,瞄了眼证件之后没敢去接只是立正道:「原来是郑大队长,恕属下有眼无珠,您请自便。」说着连忙拉着同伴退出门去并小心翼翼的将门关闭。

    初晴城内有三支顶级战队,其中的柱石战队和山魈战队中都是植入了人体引擎的火焰战士,而这第三预备战队则是由非火焰战士组成的战队,他们的数量要远超柱石和山魈战队,在战场上的作用便是为火焰战士提供一切有效而及时的支持。所以虽然单兵作战能力远不如前两位的官方战队,但是整体实力和地位却远超普通联邦军队。其队长的身分甚至要比警察局长还要高出半级,小小的警卫自然不敢怠慢。

    「华莲,妳带着明玉先出去一下,我有事要和这小兄弟说。」中年男人对妻子沉声道。玉儿的母亲虽然一愣,但也知道丈夫如此郑重其事必然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便向陈墨点头示意后拉着依依不舍的小玉儿走了出去。

    屋内顿时清静下来,那中年人凝视着陈墨忽然露出一丝戏谑的微笑,突兀的问道:「陈墨?你还认得我么?」

    陈墨一愕,仔细打量这中年人果然觉得这人的模样似乎有些熟悉,又看了片刻陈墨也露出惊讶的表情,结结巴巴的道:「你……你是郑明浩?」他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张稚嫩的面孔来,昔日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稚嫩守兵竟然已经是个女孩的父亲!虽然脸上已经带上沧桑的痕迹但五官明明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家伙啊!陈墨自从苏醒以来对于时间的流逝还并未真正有所体味,如今看着昔日的小弟竟然已经成为成熟稳重的中年男人,那份白驹过隙的感觉顿时令他心生唏嘘之意。

    中年人果然露出真挚的微笑猛的扑上来抓住陈墨的双手笑道:「是我啊,想不到还能见到你!」郑明浩上下打量着陈墨露出困惑的表情,道:「快二十年了吧,你这家伙怎么好像没有任何变化的样子?」他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世界上鲜少有人知道昔日逆天少年的身分,自己便是那少数几人之一,原本以为陈墨和菲尔普斯王一起消失了,想不到十九年后再次相见,那少年身上竟没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

    陈墨苦笑着摇摇头,道:「还不是菲尔普斯那老鸟造的孽。」虽然他与郑明浩当年也不过只有一年的交情但却感情笃厚,十九年后重逢故友自然也是兴奋莫名。

    他很少有能倾诉的朋友,于是便将当年逆天成功之后的遭遇讲述了一遍,讲到恨处恨不得这就闯入母神基地看看那老鸟是否真的堕落,如果那厮还没有真的堕落自己就算当面啐他口唾沫也行啊,真的想要揍他一顿陈墨自忖还没这个本事。

    「对了,你小子现在倒也混得人模狗样了,还不快帮小爷找块魔石来,也省得我受齐人福那老流氓的恶气。」陈墨急切的道。

    郑明浩苦笑道:「你说得轻巧,今时可不同往日啊,云上云下各自扯开大旗结成了星空帝国和地球联邦,魔石那种不可再生资源可算得上是两大组织的心头肉了,再低等的魔石都被编码造册,别说是我,就算是城主也休想弄到一颗啊。况且现在云下人也掌握了新型人体引擎技术了,你这种外置式的人体引擎早过期了,你总不能让我弄死个火焰战士再开膛破肚把魔石挖出来吧?」

    陈墨也傻了眼,摸了摸左臂上那视若生命的人体引擎苦笑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么?没有魔石我还玩个鸟?」他心中暗骂菲利普斯那老鸟,那厮捏碎自己那颗上等魔石的时候就好像捏死只虱子一样,怕自己反抗的话藏在一旁也好啊,非但让自己活活走回初晴城,此刻更是身陷囹圄!陈墨暗自祈祷那混蛋千万不要堕落,有朝一日自己找到魔石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那老混蛋!

    郑明浩沉吟半晌没有说话,他此时已不再是当年那稚嫩的守军,如今能熬到这个高位自然并非运气,只是帝国与联邦对魔石的严管程度要比自己所说得还要严格百倍,对于贩卖魔石的罪行更是采取零容忍的态度,所以没有了买卖就没有了市场,就算再有钱的金主也不可能从黑市上获得魔石,所以即便以他的地位也不可能弄来哪怕是劣等的魔石给陈墨。只是片刻后郑明浩脸上忽然一亮,击掌笑道:「有了!」

    「快说!」陈墨忙不迭的道。

    郑明浩沉声道:「你记得黄泉之森吧,半年前黑铁战城在那里发现了一座巨大的镍矿,谁知消息走露被星空帝国那些混蛋知道而抢夺了矿洞,于是这半年来黑铁战城带着我们这附近十几座地面城和星空帝国的狗崽子们打了个不亦乐乎。双方都各有损失,目前是星空帝国略占优势。你知道的,这样的战斗哪里能不死人?双方的火焰战士都有阵亡者,虽然绝大多数的魔石都被回收了,但是有些火焰战士在激战中过度深入黄泉之森,没人敢去里面给他们收尸,我想森林深处肯定有无主的魔石,你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啊。」

    「放屁!」陈墨毫不犹豫的咒骂道:「擦的你脑袋让驴踢了么?小爷我连个魔石都没有你就让我硬闯黄泉之森?就算是当年我每次进那该死的森林也是战战兢兢的呢,你让我就这样裸奔着冲进去?我和你这小混蛋当年没仇吧!」

    被骂作小混蛋的郑明浩很是郁闷,他苦笑着道:「你别装熊了,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你这家伙在外面的时候上个茅厕都敢冲进黄泉之森,虽然没了魔石,但凭你的经验和实力就算没有魔石应该也没那么害怕吧?况且估计那些火焰战士也深入不了多远,那些妖兽可不是吃素的呢!虽然有妖王的约束,但是对于在自己家里开战的人类,牠们是绝不会给好脸色看的。」

    陈墨有些得意的撇撇嘴,点点头道:「你说得倒也没错,要论对黄泉之森的熟悉程度,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说着当即决定道:「那也好,不如你这就把我放出去,我立刻启程去寻宝?」

    「你当警察厅是我家开的?」郑明浩翻翻白眼,沉声道:「齐人福那老流氓现在可不同往日了呢,自从拨云见日之后那老流氓纠结了一大批地痞流氓搞起了建筑业,你看现在的初晴城,百分之八十的新城区都是那家伙盖起来的。这个暴发户还效法其他地面城的富豪建立了自己的私人战队,其中还有十几个火焰战士呢!你得罪了他那个纨裤儿子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出来的。」

    「少废话,我救了你女儿,你不会就是来当面对我说谢谢吧?你这小子的脾气我还不知道?没有完全的把握你根本就不会来见我!」陈墨大剌剌的道。

    郑明浩则只剩下苦笑,这个儿时奉若神明的家伙比自己的老婆还要更了解自己,在他那双笑瞇瞇的眼睛中就算自己多了十九年的经历也无所遁形。他笑了笑,点头道:「不错,齐家虽然强势但我郑明浩也未见的怕了他们!况且这事情他们本身也不想闹大,毕竟那齐家的小王八蛋早已臭名远扬。」他眼中露出凛然的杀气,这一次如果不是陈墨,小玉儿的下场不堪设想,这让郑明浩几乎想将齐少爷碎尸万段!但他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对付齐家来日方长,更何况陈墨神奇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那齐家更是绝不会有好下场。

    郑明浩深知陈墨虽然看起来平易近人但实际上性格却绝对是睚眦必报的小气鬼,这一点齐人福那老流氓也心知肚明,如果他知道自家的逆子得罪的是这位小爷恐怕早已寝食难安了,如果不是他肯定舍不下自己辛辛苦苦挣下的基业,郑明浩断定以齐人福的性格他必然会逃之夭夭了。

    「我会知会齐人福,说你是我第三预备队今年的扩编成员,并保证你不会乱说话,想必齐人福不会为了一个无名小卒和我起冲突。」郑明浩瞥了眼陈墨,却见陈墨正抬着头用眼角瞄着自己,他心里一哆嗦连忙陪着笑道:「说您是无名小卒只是让齐人福难起戒心,您当年的逆天壮举现在还被人们津津乐道呢。」

    陈墨这才眉开眼笑,道:「接着说。」

    郑明浩心中暗骂这厮还是当年看似要脸实际却不要脸的个性,随即接着道:「几天后黑铁战城就会率领我们十几个地面城对黄泉之森中的星空帝国武装发动大规模围剿战役,你加入我们第三预备队之后我便将你派往前线,那里战况激烈,死亡率极高,想必齐家也会认为我是派你前去送死,所以更不会怀疑。而你却可以趁机到森林深处寻找魔石,算是一石二鸟,你看如何?」

    陈墨点点头,微笑道:「不错,想得很周到嘛,那你快去准备,这见鬼的地方我是一天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郑明浩起身道:「放心,下午就会有消息。」正要转身的郑明浩似乎想起什么,追问道:「你的芯片还在吧?」

    当今世界,为了避免被高阶妖族化作人形潜入城市,所以每个初生的婴儿都要被植入一枚芯片,每座地面城的远程攻击系统都能在数百米之外便分辨出来人是否属于本城居民,如果没有芯片或者未经通报便接近的非本城人员,远程系统的自动操纵火炮会瞬间将其轰得渣都不剩。

    陈墨拍拍手掌道:「当然在,否则你认为我如何进到初晴城?」也正是因为这见鬼的芯片,他这一路南下的时候根本不敢接近其他地面城,以免被当作心怀叵测的人类叛徒被误杀,所以这才千里迢迢的赶回初晴城。

    郑明浩挠挠头,道:「那你为何非要回到初晴城?因为妖王信守了承诺,所以地面城上的自动防御系统在十年前已经停机了,你大可以随便找个地面城进入之后,透过穿梭机直接来到初晴城啊!」

    陈墨瞬间石化,嘴角神经质般抽动了几下,惨笑道:「停……停机了?我擦!」他猛的窜起来,歇斯底里的咆哮道:「半年啊!我他妈的苦苦煎熬了半年!比西天取经的唐僧还辛苦呢!他竟然给我停机!?」说着他忽然一愣,道:「穿梭机又是什么东西?」

    郑明浩知道此时的陈墨十分危险,于是连忙陪着小心微笑道:「穿梭机是一种小型的客运飞机,虽然多少年来妖云中的妖兽对云下的天空有绝对的统治权,但因为二十年前妖王与菲尔普斯王的约定,妖云的妖兽也克制了许多,像穿梭机那种小型飞机是不会被妖兽攻击的。」

    「需要花钱买票吧?」陈墨问。

    「当然,而且价格不菲呢。」郑明浩点头道。陈墨却长松了口气,微笑道:「还好,我又没钱买票,最终还是得走路回来,总算不冤了。」

    郑明浩翻了翻白眼,这是什么小市民的心理,他二话不说转头就走,只扔下句下午就来接陈墨的承诺便扬长而去。

    中午刚过,郑明浩果然没有食言,一纸调令直接将陈墨从囚牢中提了出来,几个全副武装的战士将他押上车径自向着城北的方向疾驰而去。一路上陈墨总是能察觉到来自那些战士们不善的目光,陈墨心中暗自迷茫,自己又没招惹到他们,为什么会引来敌意?不过陈墨也并未在意,只是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

    很快便来到目的地,赫然是一座大规模的军营,里面壁垒森严,四处可见荷枪实弹的巡逻队,陈墨被推搡着一路向军营最里面走去,半晌后来到来到一座稍显破败却规模极大的宿舍前。

    宿舍大门前有第三预备队的牌子,看来是整个第三预备队战士的居住场所了。整栋大楼都是静悄悄的,显然所有的战士都正在训练,这一路上陈墨看到的都是热火朝天的训练场面,显然在准备那场即将到来的黄泉之森大会战。

    一个战士领着陈墨径自乘坐电梯来到这宿舍的最顶层,电梯门刚打开陈墨就闻到有股淡淡的香气,正诧异的时候却被对面走廊墙壁上几个大字惊得目瞪口呆。

    「女士公寓,妄入者死!!!」娟秀的字迹却有种嚣张的气息彷佛要跃出墙壁,鲜红的颜料写成的几个大字后那几个巨大的惊叹号更是如同一把把出鞘长剑露出森然的杀气。

    陈墨顿时缩了缩脖子,回头对那战士道:「大哥,您是不是走错楼层了?」

    那战士眼中满是羡慕嫉妒恨的情绪,没好气的道:「没错!郑大队长正是要你带领我们第三预备队的第十分队!」

    「让我做分队长?」陈墨瞠目结舌的吞了口吐沫,苦着脸道:「敢问一句,难道第十分队中有女性队员?」倒并非陈墨看不起女性,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女性的强大战士数不胜数,只是陈墨毕竟单枪匹马惯了,让他带队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要是还有一群女性战士跟在身后,那他还真不知道旌旗所指之下自己是要冲向黄泉之森还是大型卖场。

    战士没好气的道:「郑大队长让我给你讲解一下第三预备队的军备状况。我们第三预备队共有十个分队和一个特战队,满员状态共计一千零五十人!除了特战队有五十人之外,其余一千人均分成十个分队!现在其他分队都是满员状态,只有第十分队只有一半编制,而这五十个队员……都是女性!」

    陈墨顿时石化,梦呓般的道:「都……都是女的?」他在心底对郑明浩破口大骂,同时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一路上战士们对自己都是那副恨不得生啖其肉的模样。要是平时被安插到女生宿舍陈墨还不心花怒放,只是两天后便是一场大会战,带着一群娘子军让自己怎么脱身?他郑明浩应该知道自己一旦进入黄泉之森才不会管什么战斗,肯定会一头钻入森林寻找魔石啊!

    战士从怀中掏出委任状塞给陈墨转头就走,陈墨连忙抓住那战士的胳膊笑道:「大哥,你不帮我介绍一下?」

    战士指着墙上猩红的血字冷笑道:「我还不想死,你自己自求多福吧。」说着挣脱陈墨钻进电梯消失,陈墨分明听到那家伙嘟囔着这家伙死定了之类的字眼……

    好像摸进鸡窝的黄鼠狼一样,陈墨蹑手蹑脚的走了两步向走廊两侧窥探,却见这所谓的女士公寓却要比楼下的男士公寓还要杂乱不堪,走廊上横七竖八的挂满了女孩子的内衣,看得陈墨眼花缭乱中又有些惊心动魄。陈墨小心翼翼的侧耳倾听,走廊里也是一片寂静,显然多数的队员应该也出去操练了,只是前面不远处的一个房间内却隐隐有女孩子说话的声音传来,他吞了口唾沫来到那房间的门前,抬起手来刚要敲门,房门却猛的打开,随即一团雪白滑腻的玉体顿时映入眼帘。

    一个身高只到陈墨肩部的少女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后,身上竟只穿着印有卡通图案的内衣,白皙滑腻的肌肤就那样落在的眼中,隐约还散发着醉人的芬芳。明明是个小萝莉的面孔,少女的身材却是波涛汹涌异常壮观,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互看了半晌,那少女忽然发出魔音穿脑般的一声尖叫,闭着眼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向陈墨的胯下。

    粉嫩嫩的小腿竟如同怪蟒摆尾般发出呜的一声巨响,陈墨下意识的单手按向少女的小腿,虽然仓促间消除了断子绝孙的危机但整个人却被狠狠的卷向了身后走廊的墙壁。紧接着在那少女身后忽然有几点寒光闪烁,星驰电掣便来到陈墨面前,砰砰几声脆响,五把匕首贴着陈墨的衣服狠狠的刺入坚硬的墙壁之中,顿时将陈墨固定在那里。

    彭!又一声巨大的轰鸣,陈墨就感到头顶的墙壁轰然炸裂开来,砂石散落下来弄得灰头土脸。陈墨状若痴呆般抬头看去,只见紧贴着头顶的墙壁竟赫然被炸出一个碗口粗细的孔洞来,嗖嗖的寒风从室外吹进来顿时令陈墨从头凉到了脚。

    又有四个同样只着内衣的少女从房中走了出来,一个满头红发的性感少女手中抓着几把飞刀正虎视眈眈,更惊悚的是有个身材高挑的少女手中竟赫然端着一把差不多一人高的反器材型复合狙击步枪!而另外的两个少女则赤手空拳,只是其中身材最为高大的少女却如同豹子般摆出攻击姿态,陈墨毫不怀疑她的出手肯定如同豹子一样惊人。最后的一个女生模样清秀看似楚楚可怜,只是那清澈的双眼却有种内敛的智光,此刻正以审视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我投降!」陈墨连忙举起手来,面前虽然是一副足以令所有男士疯狂的香艳场面,但是陈墨却只看着那把巨大的反器材型狙击步枪直冒冷汗。说杀就杀啊?还有没有王法了?陈墨哭丧着脸将委任状抛了过去,怯怯的道:「五位女侠,我是队长大人派来的,没恶意的,手下留情啊!」

    彭!房门被狠狠甩上,那张可怜的委任状如同秋风落叶般飘呀飘的落在地上。陈墨苦着脸没敢动,果然片刻后房门再次打开,几个少女已经穿着整齐的军装再次出现,却都是有军衔的军官!最稳重的清秀少女使起委任状扫了眼又抛回陈墨,冷淡的道:「原来是新上任的分队长大人,失礼了。不过您不知道这里是女生公寓么?难道有事情敲门这种基本的礼仪也不懂么?」

    陈墨没在意少女居高临下的口气,只是愁眉苦脸的看着那仍气呼呼的萝莉脸少女道:「我是想敲门的啊,谁知恰巧那位女侠要开门……我……我最近要得白内障了,看什么都看不清楚……」

    几个少女也不禁动容,这新任分队长实在够猥琐的了,难道没有男人所谓的尊严么?清秀的少女对陈墨的印象似乎更恶劣了些,不耐的摆摆手道:「算了,军营之中没什么男女之分,这件事情不必在意了。我也不知道大队长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非要派个分队长过来,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在这个位置上也就只能坐两天而已,两天后我们的分队长就会伤愈归来,到时候就请你自便吧,想必你也就是来混个履历吧。」

    陈墨这样的新兵甫一进来便被赋予分队长的军衔,这在几个少女军官看来无非是背景够硬,所以才能让郑大队长亲自安排。虽然只有两天,但毕竟也是个经历,两天后不用自己说他就会拍屁股滚蛋,从此大家仍是路人吧。

    陈墨了然点头,原来郑明浩给自己安排的职位只有两天有效期啊,这样倒也好,免得带着一群女人上前线那么麻烦。他连忙点头微笑:「是啊、是啊,我不过是来沾沾贵气,哪有实力做妳们这些精英的队长,这两天还要麻烦妳们各位了哦。」说着他试探着挪动脚步,小心翼翼的挪出五把钢刀这才松了口气。

    几个少女军官愈发觉得这个新任长官不过是哪家的纨裤子弟,于是目光中又添了几分不屑。清秀的少女沉声道:「无论如何你现在是第十分队的分队长,按照规定你要与前任队长进行交接,随我来吧。」说着率先向走廊深处走去,其他四个少女跟在她的背后,只留下陈墨挪着碎步跟在身后。

    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门上没有门牌号码,几个少女静静的站在门前却不急着敲门,而是肃穆的整理原本就十分整洁的军装,随后挺起了曼妙的腰肢,由清秀的少女轻轻敲了两下房门。少女们脸上的表情有些沉重,只是却无一例外都有种发自内心的尊敬,陈墨在背后看着她们截然不同的军人面貌,一时对门内的那位前任队长充满了好奇。

    「进来吧……」话音未落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几个少女军官对视了一眼露出一丝惨笑,推开门时却又顿时换上了灿烂的笑容。陈墨也尾随着走了进去,去顿时嗅到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一张雪白柔软的大床占据了房内半壁江山,其余的空间几乎被各种医疗设备填满,一个面孔苍白的少女静静的躺在床上,精致绝伦的面庞上还残留着剧烈咳嗽后病态的红晕。

    几缕柔软的黑发无力的披散在雪白的床上,更显得少女弱不禁风、楚楚可怜。从颈部以下少女的身体几乎被绷带缠满,绷带边缘则隐约露出深褐的色泽,陈墨一眼便判定这少女竟是被严重烧伤的,而且伤势十分的严重。

    少女军官们来到床前齐刷刷的敬了个军礼,随即那清秀的少女关切的问道:「分队长,您的伤怎么样了?」

    床上的少女急促的喘息了几声,微笑着点点头,柔和的道:「放心吧,我没事。」说着她的目光掠过少女军官们看向了陈墨,陈墨连忙一个健步窜了上来蹲在床前微笑道:「分队长大人,您小声些说话吧,别累到,我叫陈墨,受郑大队长的委托暂时过来关照下第十分队的大家。」

    少女默默的审视着陈墨半晌没有说话,这就是郑大队长极力推荐的人么?她虽然知道要自己两天后带队参加会战实在有些勉强,只是将五十个姐妹交给这个嬉皮笑脸的男人真的能行么?但凡自己还有一战之力的话就绝不会把同伴交给任何人吧?只是郑大队长的话言犹在耳,对这家伙的褒扬似乎有些疯狂。

    在少女沉思的时候,陈墨悄悄的回头看向五名少女军官,蠕动着嘴唇无声的问道:「两天?她能行么?」

    五个少女的目光如同十把利剑顿时令陈墨缩起脖子转过头去,却见那少女正微笑着伸出纤细苍白的玉手,柔声道:「认识一下,我叫楚雪琪,从今天起,第十分队的姐妹们就拜托你啦。」陈墨连忙握住少女的手,却觉得手掌微凉但仍滑腻如脂。

    感受到背后刀子一样的目光陈墨连忙松开手微笑道:「您放心吧,我竭尽所能,不过听说您要参加两天后的会战呢,您的身体……」

    「我会参加!」楚雪琪的目光忽然绽放出熠熠光辉,斩钉截铁的道。这是她最后的坚持,就算郑明浩也不能阻挡。

    那五个少女军官看着楚雪琪顿时泪湿双眼,她们将身体绷得挺直默默的表达着自己对楚雪琪的敬意。

    陈墨虽然有些吃惊但还是点头道:「分队长大人的精神真是令我万分敬佩……」

    没等陈墨说完,楚雪琪便打断了他微笑道:「现在你才是分队长哦,而我从今日起将降职为你的副手,两日后的大会战,拜托了哦。」她微笑着看着张口结舌的陈墨,心中不禁好笑,无论这人是否真的有真才实学,不过自己是无论如何不会抛弃同伴的,这场大会战的规模对初晴城而言盛况空前,自然也是危险绝伦,自己就算是死也要和同伴们战死沙场!

    这一下无论陈墨还是少女军官们都目瞪口呆,正要争辩,楚雪琪却摆摆手道:「我累了,你们先出去吧。」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柔和,但是却有种毋庸置疑的威严。少女军官们顿时哑口无言,陈墨瞥了眼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少女们,心中赞叹道这楚雪琪究竟做了什么能得到属下如此由衷的敬服,单从这一点来看这病床上的少女便不简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