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史清眸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0:11本章字数:7544字

    陈墨随着少女军官们退出楚雪琪的房间,找个借口便落荒而逃。跑出宿舍随便拉人问明郑明浩的办公室便杀了过去,经过卫兵通报终于见到了郑明浩。似乎知道陈墨要来兴师问罪,郑明浩竟在办公室里早准备好了美酒佳肴,这下顿时捅了陈墨的软肋,他这近十九年来腹中没有半点油水,看到满桌子油光盈然的佳肴顿时兴奋得连北都找不到了,于是在郑明浩的刻意奉承下胡吃海塞了一番,推杯换盏间也终于了解了第十分队的情况。

    要说这支娘子军在初晴城竟是闻名遐迩,自十八年前创立到现在战果累累,要论真实的战力竟毫不逊色于第三预备队中的特战队!原本第十分队足有百人,但自从与星空帝国的激烈战斗爆发下来到现在却损伤近半,城内再难有强悍的女战士补充进来,于是便成了与特战队同样规模的小分队。只是这五十人却都是百战精英,尤其队长楚雪琪上任两年以来更是成就辉煌。她冲锋时身先士卒,撤退时却绝不先行一步,所以一年多的时间里第十分队竟完成了零伤亡的惊人成果!这也令第十分队的女战士们对楚雪琪由衷的敬畏服从。

    而半年前黄泉之森的恶战爆发,在一场战役中楚雪琪和她的第十分队遭到星空帝国一支火焰战队的攻击,楚雪琪全身大面积被人体引擎的焰火灼伤,体无完肤。那已经是四个月以前的事情,四个月来郑明浩雪藏了第十分队正是因为楚雪琪的伤。只是两天后的大会战很有可能将是最后的决战,第十分队上下的女战士要为楚雪琪报仇的怒火再难压制,而这时陈墨却凭空出现,所以郑明浩才将陈墨直接送进了娘子军。

    陈墨醉醺醺的斜眼道:「郑明浩,你应该知道我进了黄泉之森就会去寻找魔石,你还放心把那群女人交给我?」

    郑明浩却笑呵呵的道:「如果你真的见死不救我又有什么办法?不过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又如何不知道呢?」

    「你这家伙……变狡猾了呢。」陈墨打了个醉嗝撇了撇嘴,随即低下头继续奋战起来。那十八年冰封的岁月不说,这半年来在妖族森林中茹毛饮血实在是煎熬够了,这让他的吃相颇有些饿鬼投胎的感觉。

    次日中午,第三预备队宿舍的顶楼走廊上挤满了环肥燕瘦形形色色的女孩子,虽然都是花样的年华,但是这些已经身经百战的女战士身上都有种小家碧玉没有的精悍气息。为首的五名少女军官皱着秀眉正在尝试劝说楚雪琪回心转意,她们是五十名姐妹中的代表,身为五个小队的分队长她们要比普通队员更明白指挥官对部队的意义。在她们心中,第十分队的领导者永远只有一个,那便是永远那么冷静、永远那么骁勇善战的楚雪琪!那个只会谄媚的陈墨何德何能!既然楚雪琪决定了要参与会战,那指挥第十分队的自然非她莫属!

    清秀的少女原本是第十分队的副分队长,名叫陆紫萱,她柔声道:「分队长,并不是我在意这个副分队长的头衔,只要在您麾下就算让我做个士兵也心甘情愿,但是让那个家伙做分队长是不是太草率了?明天的会战规模空前,怎么可能让没有任何战斗经验的人指挥全队?」

    巨型狙击枪从不离身的高挑少女是狙击小队的小队长余茜,使用飞刀的少女是侦查小队的小队长战楠,身材最高的则是火力压制小队的小队长王明美,而那个萝莉面孔的女孩子却是第十分队中战力最强的近战小队队长方菲!四个女孩子跟着陆紫萱同时点头,不住声的劝楚雪琪收回成命,她们在战场上只能相信楚雪琪,那份生死与共的信任是整个第三预备队中最真挚和强烈的。

    走廊里的女战士们也纷纷娇声迎合着,为了备战明日的会战,今天所有的操练都全部取消,大家已经在这里苦劝了整整一个上午,只是楚雪琪丝毫没有改变决定的意思。

    病床上的少女看了看陆紫萱,柔声道:「紫萱,不要再说了,这毕竟是郑大队长的命令,或许那个陈墨真有些本事也未可知呢。妳们放心吧,会战我也会参加,如果发现他没有指挥战斗的实力,拚着战场抗命的罪责我也会将他顶替下去的。」

    陆紫萱口干舌燥的叹息了一声,其实她十分清楚以楚雪琪的性格是不会更改已经决定的事的,于是也只好放弃道:「不用分队长您说话,只要我看他有任何愚蠢的行动就会立刻终止他的分队长职责。战场抗命的罪责,我陆紫萱担了!」方菲等其他四个少女也用力的点头,表示誓与陆紫萱共进退。楚雪琪苦笑着点点头,她何尝不明白属下们对自己的信任,但自己的身体……

    正在这时,走廊里忽然传来一阵骚乱,一个少年的声音笑嘻嘻的道:「让一下……唉,不好意思,让一让……」伴随着不住声的道歉声,一个脑袋上扎着发髻的清秀少年提着两个大口袋挤了进来,黑色的口袋上沾满了泥土,里面则装满了黄绿色的草根。楚雪琪的房间内实在拥挤不堪,当看到陈墨手中口袋上的泥土弄脏了洁白的医疗仪器时陆紫萱顿时爆发了。

    「你搞什么鬼!那这些脏东西来干什么!立刻给我拿出去!」陆紫萱指着陈墨的鼻子冷厉的道,她素以温和著名,此时却好像一头发怒的雌狮。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陈墨连忙用衣袖擦去医疗设备上的泥土,笑呵呵的将那草根摆在楚雪琪的床前道:「我听说楚队长的伤是被火焰战士的焰火灼伤的,我恰巧知道些偏方,这种草根要连着泥土一起炖上两个小时,然后让楚队长除去衣服泡上三个小时,会有很大帮助的。」陈墨笑瞇瞇的抹了抹鼻子,脏兮兮的手却将在脸上留下一道污痕。

    陆紫萱冷冷的盯着陈墨,头也不回的道:「方菲,扔了!」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方菲二话不说得拎起两个口袋向窗口走去,修长的腿啪的抬到头顶踢开窗户就要将口袋扔出窗外。忽然一道黑影突兀的出现在她的身旁,没等她有所反应,那人伸手拖住她还没落下的脚踝轻轻向后一推,金鸡独立的方菲顿时失去了重心向后栽去。她身手极好,身子飞速的一扭便站稳了身子,只是双手手腕却不知怎么的一麻,等反应过来却发现两个黑口袋竟已落在那人的手中。

    方菲怒火中烧,借着身体旋转的力道正要凝聚腰胯之力反击那人的脑袋,如果被她踢中,就算一头犀牛也要昏厥过去。而没等她动作,一声惊天动地的厉吼便令她头晕目眩险些栽倒在地。

    「放肆!」窗前那人发出妖兽似的咆哮,一瞬间方菲竟感觉窗外的阳光竟然都为之一暗,昏沉茫然中竟感觉那人的一双眸子散发出惊人的光芒。方菲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在战场上练就的直觉让她的身体首先做出了退避的反应。等她下意识的退到陆紫萱时,这才发现窗前那人竟赫然是新任分队长陈墨!

    一声野性的咆哮令包括楚雪琪在内的所有女孩子都目瞪口呆,四周一片鸦雀无声,陆紫萱更是俏脸苍白哑口无言。

    陈墨冷冷的盯了眼陆紫萱等几人,淡淡的道:「妳们闹够了没有?」没有多做呵斥,也没有婉言相劝,只是一句淡淡的质问却令整个第十分队的女战士们心头悚然。

    陆紫萱也不禁心生寒意,自己刚刚是不是太放肆了?陈墨再不堪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刚刚的言行如果被陈墨拿来做文章,恐怕对楚队长也没有任何好处。只是让她低头认错却又感觉下不来台,于是房内陷入一片尴尬的寂静,半晌无人说话。

    终于还是楚雪琪微笑道:「陈队长从哪里知道的偏方?真是有心了,紫萱,妳这就按照陈队长的指示去煮水吧,我们不妨尝试一下。」

    「分队长……」陆紫萱欲言又止,最终也只好默默的从陈墨手中接过黑口袋走出门去。

    「看看,妳们就没有楚队长这份胸襟啊。」陈墨换上一副怒其不争的可恶笑容,刚刚的威势顿时土崩瓦解。他搬过一把凳子坐在楚雪琪的身旁微笑道:「放心吧楚队长,我这偏方是我陈家不传之秘,传子不传女的!专治各种烧伤,尤其对火焰战士的焰火烧伤有奇效!今天晚上我保妳走动自如!」陈墨信口开河着。那黑口袋中的草根其实是一种叫做夜叉的妖草草根,倒的确是对魔石焰火造成的创伤有奇效,当年他不顾生死的修炼,期间被灼伤了不知多少次,每次都是靠着夜叉草根转危为安。

    楚雪琪默默的注视着夸夸其谈的陈墨,却见他身上衣物破损了多处,面颊上似乎还有一道擦伤。她第一眼看到那草根的时候还不以为意,多看了几眼之后才确认那绝对不是城内草药店中的草药。她能察觉到草根中散发出来的淡淡妖气,难道这家伙连夜赶到城外采回了这些草根?楚雪琪对自己的猜测震惊莫名,什么人敢独自出城采药?更何况采的是妖草草根,那可是破坏了和妖族和平相处的协议,被妖兽发现是要被碎尸万段的!

    想到这楚雪琪不禁又多看了陈墨几眼,愈发觉得这少年琢磨不透了。刚刚他轻描淡写的将口袋从方菲手中夺下,楚雪琪却是最清楚方菲的战力,整个第十分队中除了自己之外便要数方菲的战力最强了!谁知只一个照面加上一声怒吼方菲就退避三舍,这个陈墨难道真的如郑明浩所言,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闲侃了一个多小时,陆紫萱回来禀报说药水已经煮好,并抬来担架将楚雪琪小心翼翼的抬出了房去。

    浸泡在满是土腥味的泥汤中,楚雪琪的表情在氤氲的蒸汽后显得有些神思恍惚,陆紫萱望着楚雪琪身上那惨不忍睹的烧伤心中一阵绞痛,她犹豫了片刻,柔声道:「分队长,妳真的那么相信那个陈墨?这次会战非同小可,怎么能把姐妹们的生命放在那样一个家伙的手中?」

    楚雪琪笑了笑,捻起一根夜叉草根若有所思的道:「不过刚见了两次面而已,又何谈相信?不过那个陈墨似乎真的没那么简单,反正这次会战我也会参加,就权当给他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吧,希望他不要令我失望。」她能感到早已没了知觉的肌肤竟有种酸麻刺痛的感觉,却不知道这种奇怪的妖草是否真有奇效。

    忽然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陆紫萱忙从一旁桌子上拿起楚雪琪的电话递了过去。楚雪琪看了眼来电者的身分脸上顿时露出温暖的笑容,随即打开可视按键接信道:「清眸,生日礼物收到了么?」

    电话屏幕上的赫然是那张举世闻名的绝美面庞,不同于屏幕上的纯真或者野性,此时的史清眸素面朝天,却有种慵懒迷人的气质,她睡眼惺忪,脸上带着一丝疲倦,不过随即换上一副笑瞇瞇的表情微笑道:「我的小雪花,想姐姐没?妳的生日礼物我收到了,真是伤心呢,人家都是成年人了好不好?送个维尼抱枕还不如直接送个帅哥给我抱抱呢。」

    一旁的陆紫萱一头黑线,这位公主殿下和分队长是至交好友,于是她也有幸能目睹史清眸的真实面目,似乎每次通话分队长都只有被调戏的份,如果不是早知道史清眸的本性,陆紫萱恐怕会认为这位全人类的大众情人其实是个拉子。

    史清眸似乎也注意到陆紫萱的存在,于是猛的睁大美目,娇笑道:「呦!那不是我们的紫萱大小姐么?妳还在小雪花手下任职么?这个家伙是个战斗狂人呢,根本不解风情的,妳不如还是退役跟我吧,我会好好待妳的。」

    史清眸嘿嘿娇笑着打趣着陆紫萱,陆紫萱却只能露出一脸苦笑,道:「清眸小姐不要取笑我了,我是个军人,只会打仗的……」

    看着陆紫萱窘迫不安,楚雪琪白了电话中坏笑的史清眸一眼道:「妳这家伙就知道开紫萱的玩笑,快说吧,打给我有什么事?」

    「一定要有事才能打电话给妳么?小雪花妳总是伤我的心呢。」史清眸露出一脸的幽怨,楚雪琪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她,最终令史清眸只好撇撇嘴露出微笑道:「妳猜猜我在哪?」说着将电话在周围一扫,周围是个相对狭小但奢华的空间,冰冷而坚固的钢铁墙壁上有盏灯发出乳白色的荧光。

    楚雪琪一愣,道:「穿梭机?妳离开太阳城了?要去哪里?」

    「当然……是要去妳那里喽!」史清眸绽开绝美的笑容,道:「原本计划是要直接到初晴城的,不过黑铁战城的那些大爷们一定要我去他们那里露个面,妳也知道金银铜铁四大A级战城只有黑铁战城没能先期进入太阳城了,白裂衣那老头子也建议我去慰问他们一下。妳知道我这人心软,也就同意喽。不过妳放心,明天早晨一大早我就会出现在妳的面前,跟我一起来的还有联邦最好的医生,这一次我一定要治好妳的烧伤。」

    楚雪琪一惊,连忙道:「到我这里?妳开什么玩笑?妳应该知道这边不太平,明天是最后一天集结日,后天一大早我们就要出征黄泉之森了!妳这时候来添什么乱?」

    史清眸微笑道:「添乱?好妳个小雪花,太不拿姐姐我当回事了吧?怎么说姐姐我也是货真价实的火焰战士呢!」她向电话屏幕竖起了中指,那白皙纤细的手指上有一枚银白色美轮美奂的戒指闪烁着迷人的光华。

    楚雪琪知道那是第三代人体引擎,它结合了第一代外置式人体引擎和第二代内置式人体引擎的优点,能以较小的魔石发挥出极大的力量,而这种人体引擎造价高昂,只有出类拔萃的火焰战士才能装配。而史清眸的实力虽然说不上出类拔萃,但身分却是常人难以企及的,自然也能从联邦主席白裂衣那里弄来一枚。

    楚雪琪叹息着摇摇头,苦笑着劝说道:「清眸,妳不要胡闹了好不好,这次会战危险性极高,即便妳再有本事也无法左右大局,我不用妳来帮,到了黑铁战城之后便住下吧,千万不要参加会战,算我求妳了好么?」

    史清眸有些落寞的笑了笑,用一种温柔但却坚定的语气说道:「雪琪,妳知道四个月前当我知道妳受了重伤之后有多担心么?在这个世上妳是我最亲近的人,如果妳真出了什么意外妳以为我会活得安心?我当然知道这次会战九死一生,但是我选择和妳并肩战斗!妳也知道我们的性格很类似,没人能改变妳的决定,而我也一样!」

    她话锋一转,沉声道:「另外我给妳带来一个消息,四个月前烧伤妳的星空帝国A级浮空城奥林匹斯城的B级火焰战士战队阿波罗战队又一次重返战场了,难道妳不想报仇么?我这次带来了我的护卫团,无论如何也要替妳报这一箭之仇!」

    楚雪琪秀眉紧蹙露出凝重的表情沉声道:「阿波罗战队回来了?」

    陆紫萱也顿时露出紧张而激动的表情,只是双眼中却有种难以遏制的恐惧。

    火焰战士战队的等级从最高级的S级到最低的D级,但数量最多的仍是C级和D级,B级战队已经是相当强大的存在,类似初晴城这样的近B级地面城也只有两个C级战队,战力远不如阿波罗战队来得强悍。

    四个月前第十分队不幸遭遇阿波罗战队,如果不是楚雪琪指挥得当又奋不顾身,恐怕现在早已从第三预备队的编制中永远的取消。那一场战役之后阿波罗战队便被召回奥林匹斯浮空城,想不到在会战之前竟赶了回来!

    史清眸点点头,道:「阿波罗战队是这次星空帝国在黄泉之森会战的主要战力,所以我一定要来,妳没办法阻止我。」说着她再一次强势的转变话题,微笑道:「我知道妳的性格,妳绝不会缺席这场会战的不是么?所以我才找来最好的医生,他们会尽最大的努力让你重返战场的。」

    楚雪琪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说什么也不会令史清眸回心转意了,她将电话摄像头移向下方,微笑道:「我自己也在积极治疗呢,或许明天早晨妳来的时候就能看到生龙活虎的我噜。」

    「咦?这洗澡水怎么这么脏啊?」史清眸眨眨大眼睛忽然谑笑道:「再往下点,我看看我家小雪花的身材是不是变得更好了?」

    「看妳个大头鬼啦!」楚雪琪连忙将电话抬高嗔怪的道:「那明天见吧,我的小妹妹!」说着果断的挂断了电话。她无奈的看着陆紫萱,两个少女露出一丝苦笑。

    阿波罗啊……就算史清眸来了又能怎样呢?

    黑暗的妖云下方,十几艘小型穿梭机在飞速向南飞行,史清眸看着电话笑了笑,戏谑的道:「还害羞么?从小到大妳的裸体我看得少了?嘿嘿。」她正坏笑着,电话忽然突兀的响起。史清眸看着电话上显示的名字笑容陡然敛去,半晌后才按下接听按键用截然不同的冰冷语调道:「奥林匹斯的王子殿下,有何贵干?」

    电话上显示出一个雍容华贵的英俊少年,他同样是一头耀眼的金发,身上穿着中世纪欧洲贵族的银白长袍,细长的双眼中有种无法掩饰的阴鸷光芒,虽然他总想表现出英姿勃发的气质,但却总让人感到有些心怀叵测。他痴迷的凝视着史清眸,柔声道:「清眸,妳真的要去黄泉之森么?这一次帝国已经下定决心要让地球联邦吃尽苦头,这一场仗靠黑铁战城是根本无法取胜的。既然胜负已分,清眸妳又何必冒险呢?听我的劝告,还是回去吧,我这是为妳好……」

    没等少年说完,史清眸便冷冷地打断他的话头,沉声道:「郝彼特殿下,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认为你应该搞清楚事实,我和你现在是不同阵营的敌人!你的这个电话算不算是里通外敌呢?你就不怕我将你的通讯记录转交给老宙斯?」

    郝彼特一愣,旋即有些激动的道:「不怕!清眸妳应该知道我对妳的心意,妳我之间没有阵营之分,只要妳说句话我甚至可以立即成为个卑微的云下人!我……」

    「够了!」史清眸不耐的冷哼道:「我已经无数次的对你说过,我们之间,不可能!」说着她猛的按断了电话,随即利落的删掉了郝彼特的来电记录,似乎就算看上一眼那串号码都会感到恶心。

    这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一把厚重的声音道:「小姐,半小时后就会到达黑铁战城,您可以准备一下了。」

    「准备什么?小姐我今天心情不好,告诉他们晚宴取消,我直接去军营慰问!」说着史清眸蒙着大被继续沉沉睡去。

    妖云之上,一座巨大的浮空城好像山峦一般漂浮在半空之中。这就是星空帝国二十五大A级浮空城之一,奥林匹斯城!这是一座规模不下于碧海长安的巨大浮空城,常住人口超过八千万!庞大的巨城中充满希腊风格的恢弘建筑,俨然就是凭借着对希腊神山奥林匹斯的想象而建造成的空中神殿,古朴却壮丽的建筑风格彰显着云上人的骄傲和自负,他们居住在神庙中俯视妖云,就彷佛真的成了至高无上的神祇。而在奥林匹斯城中,郝彼特更是予取予求的神中之神,但在史清眸的面前,他似乎连最卑微的云下人都比不过。

    郝彼特高踞于神座之上脸色铁青的将电话摔成粉碎,一旁有个身穿银色战甲的老者躬着身子默默的等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郝彼特重重地喘息几声,忽然狞笑道:「史清眸啊史清眸,总有一天我要让妳知道我郝彼特的厉害!」说着他勉强镇定心神,做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庄重表情看向那老者,沉声道:「特留斯,黄泉之森的那场战斗准备得怎么样了?不会有任何差错吧?」

    老者点头沉声道:「已经准备就绪,大概一半的部队已经回到城内,矿石也尽可能的带了回来。」

    「谁管那些矿石。」郝彼特摆摆手,道:「我要的是大幅削弱黑铁战城的战力!」他冷哼了一声,接着问道:「阿波罗战队的火焰战士有什么异常反应么?」

    「还没有,目前看一切正常。」特留斯皱眉道:「殿下,让阿波罗战队来接种帝国最新研究的妖化剂是不是有些可惜了?毕竟城内还有为数不少的C级战队……」

    「没什么可惜的,一只B级战队而已,况且只不过接种了十几人而已。」郝彼特沉声道:「不过妖化剂这种东西如果真的有效就有趣了,想一想十几个堕落天使该产生多大的破坏力?哼哼,这一次我要让黑铁战城和他们的联军全军覆没!」

    特留斯目光中闪过一丝悍然,但随即平静下来沉声道:「只是殇的状态太过危险,妖化剂如果控制不住火焰战士的堕落状态,也有可能令战士们真的堕落下去彻底成为妖类啊。这是……干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郝彼特冷冷的盯着特留斯,蔑笑道:「什么时候我的决定需要你来说三道四了?父神将这次行动全权委托给我,你只要辅助我就好。」他起身站起沉声道:「记住,这次战斗中一定不要伤到史清眸!抓她回来,然后……」郝彼特冷哼了两声,随即狂笑着扬长而去。

    特留斯慢慢挺直了腰杆,苍老的面孔上顿时散发出逼人的英气来,他看也不看郝彼特一眼,只是看向更高的神山顶峰,沉声道:「神主啊,您真的要将奥林匹斯交给您这个不学无术的儿子么?这一次老臣暂且旁观,如果郝彼特仍旧如此我行我素的话……老臣定要将他如同那普罗米修斯一样捆在神山之巅!」

    神殿内金光大放,黄金色的火焰轰鸣着在特留斯身体周围汹涌燃烧,虚空之中一头青色猛虎若隐若现,怒睛暴张、獠牙生寒,竟是已经幻化出幻影的黄金虎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