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打狗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0:11本章字数:8465字

    初晴城,第三预备队的宿舍顶楼,睡得天昏地暗的陈墨忽然被一群女孩子的惊呼声惊醒。他睡眼惺忪的撑起半个身子,却见床前正站着一个身穿军装的少女。她的面色再也没有那种病态的苍白,稍显瘦削的面颊透着久违的红晕,目光也变得更加坚毅而冷静。

    陈墨揉揉眼睛顿时大喜道:「楚队长,妳好了?」

    楚雪琪郁闷的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陈墨,这个家伙还真是百无禁忌,竟敢随便爬上自己的床!她无奈的摇摇头,总感觉这家伙的气质和那满脸坏笑的史清眸有某种程度上的相似,她略为失神片刻后便微笑着点头道:「雪琪要多谢陈队长啦,想不到那草根竟真的有如此奇效,原本军医还断定我两月之内无法参与战斗,但是你看现在……」她猛的挥拳向陈墨砸去,那纤细的胳膊竟带起嗤的一声破空之声,转眼间拳头已经来到陈墨面前。

    陈墨却动都没动,直到粉拳贴着鼻子停了下来才歪歪头看了眼楚雪琪袖口处露出的一截皓腕点头道:「肯定还会有些痕迹的,不过那草根汤水不要扔,等会战结束之后再连续泡三天,我保妳的皮肤恢复如初。」

    楚雪琪默默的看了眼陈墨便若无其事的收回纤手,忽然绽放出花朵一般的微笑,柔声道:「那更要谢谢陈大哥啦,不过现在是否能请你把床还给我呢?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雪琪想休息休息呢。」楚雪琪忽然换了称呼,彼此之间的关系似乎瞬间亲密了几分。

    陈墨咳嗽两声掩饰住尴尬,连忙跳下床来微笑道:「昨夜没有休息好,等妳等得睡着了,不好意思啊,我们明天见。」说着向陆紫萱等几个人挥手致意便匆匆离去。

    「这个家伙以为我好欺负呢,他怎知道我从小和那个小魔头一起长大,难道是谁都能调戏的么?」楚雪琪笑瞇瞇的看着陈墨的背影消失便轻轻的躺回了床上。

    陆紫萱体贴的替她盖上被子,也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眼陈墨消失的方向,迷惑的道:「那个家伙……还真有些本事啊。」

    「或许这一次他能给我们带来惊喜也说不定呢。」楚雪琪笑呵呵的说着随即闭上眼睛,很快她便发出细微的鼾声竟沉沉的睡去。终于能参加会战了,对于她而言这是近半年来最大的喜悦……

    夜里,郑明浩办公室的休息间里摸进来个不速之客,陈墨将郑明浩踹下了柔软的大床鸠占鹊巢,堂堂的第三预备队大队长也只好忍气吞声在地板上蜷缩了一宿。

    ……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军营便早早的喧闹起来,陈墨和郑明浩在队长办公室里居高临下的看下去,只见广阔的军营操练场上已经聚满了许多精神饱满、意气风发的军人。其中有第三预备队的战士,更多的则是穿着五花八门的制服的私人武装,这一次会战事关重大,地球联邦主席白裂衣都亲自过问了此事,所以初晴城内几乎全城震动,民间的火焰战士战队和普通战队也都跃跃欲试,毕竟会战结束之后政府会对民间战队论功行赏,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些民间的战队其实也可以叫做雇佣军。

    不过为了避免星空帝国声东击西,每座参与会战的地面城被要求必须留下足够的守城力量。初晴城除了两支火焰战队和第三预备队之外,其他的常规陆战部队鲜少有出城作战的经验,于是柱石战队被留下,山魈战队则成为初晴城的主攻力量。至于民间雇佣军则去芜存菁,能够在这个早晨进入军营的民间战队都拥有不俗的战力。

    「这里面有齐人福那老流氓家的私军么?」陈墨的目光在楼下逡巡着,他发现了楚雪琪率领着第十分队的娘子军们阵容整齐的默立与操场角落,四周那些男兵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瞥向那里。而在人群之中,有一群穿着刺眼的红色制服的家伙正肆无忌惮的盯着女战士们,随即竟一窝蜂的围了上去。

    郑明浩脸色一变,皱眉冷笑道:「齐麟那狗崽子还真是狗胆包天啊,在军营中竟也如此嚣张跋扈。」他指着那伙红色制服的家伙道:「那就是齐家的雇佣军了,为首的那个小子就是齐人福的独生子齐麟。」

    陈墨趴在窗台上看了眼,只见为首的那个年轻人身材中等而略胖,身上细皮嫩肉的,只是背对着自己看不清容貌。但瞎子也能看出他现在的目的,这些齐家的私兵正大摇大摆的向娘子军逼近,显然不怀好意。

    郑明浩脸上杀意凛然,他到现在没对付齐麟就已经算那混蛋命大,想不到他竟敢对自己的属下图谋不轨!就算齐人福在初晴城权势滔天,但却也休想令自己忍气吞声!

    他正想冲向楼下,却见陈墨双手抱拳看着天空做感激涕零状,郑明浩莫名其妙的靠上去,却听陈墨正动容的道:「老天啊,您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我正愁没机会教训这小王八蛋呢,您就这么把他送到我的面前,那就麻烦您老人家好人做到底,让他好好的调戏一番我那些可爱的队员吧。」

    郑明浩险些一头栽倒,气不打一处来的正要咆哮,却见眼前人影一闪,陈墨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高速消失在自己面前。不过是几次呼吸的功夫,郑明浩便看到陈墨火烧屁股一样从楼下大门钻了出来,向着第十分队的方向飞快的跑了过去。郑明浩苦笑着摇摇头,倒不急着下楼教训那个齐麟了,有陈墨出马那个杂碎今天恐怕是要吃尽苦头。

    楚雪琪木无表情的看着齐麟带着近百个红装佣军围了上来心里忍不住有些火冒三丈,初晴城谁不认识这个纨裤?据说坏在这个家伙手中的女孩子数不胜数,城内民众对其却都是敢怒而不敢言,一切都是因为齐麟有一个无所不用其极的父亲!

    齐人福在初晴城的影响力可谓巨大,就连城主谢千军也要给他三分薄面,平日里他不能出入军营所以井水不犯河水,但现在共处操场,要是这厮做出什么不妥的举动来倒的确令人头疼。

    毕竟大家要共赴战场,雇佣军占了此次初晴城战力的三分之二强!如果要起了什么冲突恐怕会影响军心啊。

    齐麟模样普通,但一双蛤蟆眼却十分难看,他率领部下径自来到第十分队面前,贪婪的目光从楚雪琪、陆紫萱等人的脸上逐一掠过,最终却落在萝莉面孔的方菲身上。他喜欢的就是这一口,方菲那稚嫩的面庞、魔鬼的身材对他来说就如同毒药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齐麟的呼吸顿时沉重了许多,几乎贴到了方菲的面前上下打量着,那张胖乎乎的面孔上满是淫亵。

    方菲郁闷的快要哭了,她用乞怜的目光看向楚雪琪,却见楚雪琪正皱眉摇头。非到万不得已楚雪琪不想和齐麟起冲突,狗要咬人,难道人还要去咬狗?方菲于是挺直了娇躯岿然不动,整个第十分队的女战士都标枪一样钉在那里,军容整齐、英姿飒爽。

    齐麟终于忍不住开口调戏,道:「哇,小妹妹,妳成年了么?这么如花似玉的年纪正是让人呵护的时候啊,妳家大人怎么这么狠心把你送到军营里来了?」他身后的齐家私兵也纷纷起哄,一群早已嚣张跋扈惯了的家伙如同流氓一样乱糟糟的围在第十分队的周围对女战士们评头论足,虽然他们还不至于说出什么污言秽语,但是他们的目光已经令女战士们难以忍受了,只不过她们也都知道齐家在初晴城的霸道,在没有真个吃亏的情况下也只有选择忍气吞声。

    「齐少爷,请你放尊重些,这里是军营!不是你们齐家!」楚雪琪走出队列来到齐麟身旁沉声警告道。

    「您是楚雪琪分队长吧?我哪里显得不尊重了么?」齐麟那双浑浊的蛤蟆眼狠狠的盯着楚雪琪,毫不客气的反问道。

    楚雪琪冷哼,「只是提醒齐少爷一声,稍后谢千军城主会来誓师,现在这个时间,我们需要的是精诚团结才是。」

    「这个我自然明白,不劳楚队长您来指教。」齐麟冷笑,随即转头看向方菲,旁若无人的继续道:「小妹妹,妳叫什么名字?」

    「她叫方菲。」一个猥琐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方菲身后,楚雪琪和齐麟等人都是一愣,方菲也回头望去,却见陈墨正一脸坏笑的站在自己背后。

    女战士们顿时骚动起来,所有人都是怒不可遏的表情。陈墨身为第十分队的分队长竟拿自己的属下向齐麟谄媚,这实在是让女战士们倍感屈辱。陆紫萱和余茜等人都义愤填膺狠狠的瞪着陈墨,而陈墨却恍若未觉,彷佛眼中只有齐麟那胖胖的面庞。

    齐家私兵中,一个戴着眼镜的人来到齐麟耳边低语了几句,齐麟看着陈墨的目光顿时满是阴毒。那眼镜男是他的心腹,正是他负责打点了蔡警官将陈墨关入监狱。

    如果不是郑明浩出面齐麟早已想办法让这个陈墨人间蒸发,想不到冤家路窄,竟在军营又碰了面。不过看这个陈墨那一脸谄媚的笑容,想来是想讨好自己来了。

    齐麟根本没将陈墨放在眼里,只是盯着方菲色迷迷的道:「方菲……嗯,好名字呢,不知今晚方菲妹妹是否有空?我请妳去吃顿大餐?」

    「大餐哦!」陈墨用肩膀撞撞方菲,笑道:「能让齐公子说成是大餐,妳有口福了呢。」

    「我……我不去!」方菲惶然欲泣的大声道,她在战场上何曾会受这样的恶气!只是在这军营中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令方菲根本不能任性行事,她慢慢的将头埋在胸前,泪水缓缓流淌下来。她不想让楚雪琪和姐妹们看到自己的泪水,那很可能会令姐妹们不顾一切的与齐家发生冲突。

    只是楚雪琪一直盯着她的面孔,见方菲落泪,楚雪琪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杀气,她冷冷的瞥了眼陈墨,心想难道这家伙真的不过是另一个纨裤,却不敢和齐麟这个初晴城最大的纨裤起冲突?如果真的如此那免不了自己就要出手了,就算违反军纪也绝不能让方菲受委屈!

    齐麟看着第十分队压抑的气氛不禁有些飘飘然,他最喜欢这种仗势欺人的感觉,于是更贴近了方菲,坏笑道:「这小子说得没错,我说得大餐就算是城主大人也垂涎三尺呢哦,妳听说过熊掌么?燕窝呢?鱼翅呢?妳要知道现在野生动物早已灭绝,我所说得可是妖熊熊掌、鬼燕燕窝和恐鱼鱼翅呢!」

    方菲哽咽着只剩下摇头,谁知背后一股大力推来令她踉踉跄跄的扑向齐麟,齐麟却仓促间只冒出一个念头:「果然还是有钱好啊,区区几句话就令这女孩子投怀送抱了……」他也不敢立刻动手动脚,于是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推住方菲的肩膀,刚要调侃几句却忽然感到手腕好像被铁钳狠狠的捏住,随即一股巨大的力量旋转着将他整个人狠狠的甩在地面,砰的一声闷响,齐麟就感觉浑身五脏六腑彷佛都要震碎了一般,险些就此疼昏过去。

    一瞬间的巨变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所有人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原本一脸下贱的陈墨忽然暴龙一样扑了出来,然后抓住齐少爷好像摔麻袋一样将其砸落地面。周围的人甚至感到地面都颤抖了下,不禁心中都升起一股寒意,齐少爷那厮,不会直接被摔死了吧?

    谁都不知道陈墨下手极有分寸,他甚至早已估算好这一下要摔断齐麟的三根肋骨,并且不至于令他昏迷。他捏紧齐麟的脉门,一只脚踩在麒麟的胸膛上厉声道:「好你个不知死活的兔崽子!光天化日之下在军营里面竟然公然摸联邦女军官的胸部!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我……我没有!」

    齐麟虽然很想昏厥过去,不过听了陈墨的话却吓得顿时清醒过来,他声嘶力竭的大叫着,陈墨却根本毫不理会,只是冷笑道:「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你还想狡辩?」说着他看向楚雪琪和周围数十个女战士大声道:「你们告诉这个混蛋,他是不是摸方菲胸部了!」

    楚雪琪和女战士们的脸上都是一副精彩绝伦的表情,陈墨诬陷得太明目张胆了吧,不过女孩子们怎么好回答这样的问题,于是都尴尬的默然无语。

    陈墨却立刻尖叫道:「看啊!默认就是承认!大家都看到你摸联邦女军官的胸部了!」说着他好像拖死狗一样将齐麟拖到女战士们的中间,一屁股坐在齐麟的腹部抡圆了拳头狠狠一拳砸在了他的鼻子上,「打死你个没家教的兔崽子!让你吃妖熊熊掌!」

    彭!

    「让你吃鬼燕燕窝!」

    彭!

    「让你吃恐鱼鱼翅!」

    彭!

    「让你吃三杯鸡!」

    「我没说三杯鸡……」齐麟脸上被打得血肉模糊,迷迷糊糊的还记得开口争辩,只是又被陈墨报菜名似的揍了个昏天暗地。陈墨下手又狠又准,拳拳到肉、次次飙血,虽然口中仍诙谐的报着菜名但目光却十分的冷酷绝情,本来楚雪琪等女孩子还有些哭笑不得的荒谬感,但很快大家心底便慢慢升起一丝寒意,这个陈墨真是太凶残了,这么个打法哪里是打人,简直像是剁肉馅!

    齐家的私兵似乎这才醒悟过来,眼镜男发出惊慌的尖叫声就要率队冲向陈墨,而陈墨则头也不抬的冷声道:「第十分队成员!我命令!有胆敢在营内动武的刁民,一律当场击毙!」女战士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射杀齐家私兵?他陈墨不是疯了吧?

    楚雪琪的脸上却顿时绽放出一丝微笑,她果断的拔出佩枪沉声道:「妳们没听到分队长的命令么?」

    女战士们这才清醒过来,顿时感到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头震到脚,余茜第一个举起反器材型狙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正顶在眼镜男的额头上。其余的女战士们也纷纷拔出佩枪瞬间拦在陈墨的面前。她们都是腥风血雨中走出来的精锐战士,这些齐家私兵虽然也有不俗的实力,但在数十把冰冷的枪械威胁下仍不得不满头大汗的停下了脚步。

    整个军营都静了下来,只剩下陈墨狂殴齐麟所发出的沉闷响声,所有雇佣军都是目瞪口呆,而第三预备队的战士们则迅速站在女兵们的左右明确了自己的立场。

    这时,人群后有十几个身穿红色战甲的汉子冲了过来,第三预备队的战士们顿时吃了一惊,那十几个人正是齐家重金培养的火焰战士!虽然其中最强大的也只是绯红虎王气的水平,不过也是普通战士根本无法抵抗的强悍存在。眼镜男一看自家的火焰战士赶来顿时大喜过望,连忙大叫道:「你们快来啊,少爷正在被人打呢!」

    为首的一个恶汉狞声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打少爷!我杀了他!」他双眼顿时血红,强烈的怒火激发了人体引擎,顿时赤红的火焰汹涌燃烧起来,火光中似乎有个极微弱的虎影闪烁,这家伙应该就是齐家最强的火焰战士了。

    楚雪琪向前迈了一步,如果是以前她或许能纠缠住这恶汉,只是自己现在大病初愈,想要对付一个火焰战士恐怕是力不从心。

    正在这时,陈墨又大声道:「郑大队长,你那些远程火炮是摆设么!」

    军营四周岗哨上都配有超大火力的远程火炮,配备的目的是设定在最恶劣情况下军营能作为最后的指挥中心负隅顽抗,所以当然需要主城级重武器防护。但实际上四门远程火炮始终都是摆设,岗哨上的哨兵此刻都伸着头看热闹,听了陈墨的话都吓了一跳,所有哨兵都下意识的向郑明浩办公室的方向看去,却见站在窗前的郑明浩点了点头,随即似乎怕人没看清又以更大的幅度点了点头……

    哨兵们兴奋的跳了起来,纷纷以最快的速度掉转火炮瞄准了十几个齐家的火焰战士。即便是银辉级别的火焰战士被主城级远程火炮正面击中也只有粉碎成渣这一种可能,那十几个绯红级的火焰战士自然更是魂飞魄散。

    原本远程火炮击中火焰战士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但操场就那么大的地方,齐家的火焰战士顿时如同瓮中之鳖无从躲闪。那恶汉虽然口号喊得响亮好像救主心切,但真的被远程火炮瞄准之后却第一个熄灭了人体引擎,低眉敛目的站在那里乖巧得好像猫儿一样。

    场内又是一阵肃静,又只能听见陈墨痛殴齐麟的声音,渐渐的齐麟的惨叫彻底消失想必是终于幸运的昏迷了过去,陈墨意犹未尽的又揍了两拳这才站起身来冷哼道:「不禁打的东西,这次算便宜了你,哼哼!」说着他将拳头上的血迹在齐麟身上抹了抹,便拽着他的衣领将其抛在眼镜男的面前。

    「回去告诉齐人福那老流氓,就说郑明浩大队长就在军营里等他,有种的尽管放马过来!」陈墨挺胸凸肚的露出一脸的傲慢。

    郑明浩险些从窗户栽下去,这家伙实在太缺德了。

    陈墨拍拍手转头看向楚雪琪等人,微笑道:「大家的涵养都太好了,记住以后对这样的杂种根本不要有任何顾忌,给我往死里打!打残了我负责,打死了有郑大队长顶着!」

    楼上郑明浩干脆关上了窗户。

    楚雪琪微笑着看着陈墨默然无语,多数的女战士却都不禁露出真心的微笑。女性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末日世界总有些吃亏,她们虽不畏惧战斗,但却有些忌惮这战场外的世界。楚雪琪虽然护短,但毕竟是纯粹的军人还有许多顾忌,不过这位新任的分队长似乎百无禁忌的似的,而且……似乎比楚雪琪更要护短呢。

    陈墨忽然感到有人拉自己的衣袖,转头一看原来是方菲,这美丽的少女正略显激动的嗫嚅着要说什么,只是俏脸憋得通红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最终鬼使神差的低头看着陈墨的两腿之间道:「那天……对不起了哦。」

    陈墨顺着她的目光一看顿时激灵一下,连忙窜出一步尴尬的笑道:「没事没事,咳,妳不用放在心上。」方菲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将头低到伟大的胸前窜回楚雪琪身旁再也不敢抬头了。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阵阵骚乱,那骚乱声连锁反应般愈演愈烈,最终整个军营彷佛都炸了窝,操场上数以千计的战士都翘首向大门的方向看去。

    「她来了?」

    「不会吧!她不是应该在太阳城么?来这里干什么?」

    「真的是她!我的天啊!我打电话给我兄弟,让他们过来看上帝,哦,不,看女神啊!」

    陈墨莫名其妙的抬头看去,却见原本拥挤的人群自动向两侧散去,一群人正从门外大步走来。为首的是一个半百的老者和一个妙龄少女,后面则跟着近百个散发着强悍气息的战士。只是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那个妙龄少女的身上,根本看都不看那老者一眼。

    史清眸!地球联邦的女神!她怎么到初晴城来了?

    此时的史清眸略施粉黛,身着简练的便装,但在晨光的笼罩下却美得像个天使。她带着真诚而柔和的微笑,一路向战士们点头致意着朝陈墨的方向走来。

    陈墨也呆住了,他怀里还揣着史清眸的儿时「裸照」,虽然每每都要拿出来意淫一番,但却并没想到真的会见到这位名满天下的少女。只是想不到如此之快就在初晴城第一次见到了,难道冥冥中真有缘分这种东西?还是菲利普斯那老鸟在暗中搞鬼,操纵了一切?陈墨摇摇头抛弃这匪夷所思的猜测,全神贯注的欣赏着史清眸无处不在的美态。那是令人赏心悦目的一种气质,虽然史清眸绝不是刻意为之,但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美丽竟是如此的惊世骇俗。

    看着史清眸径自向自己走来,陈墨有些困惑,难道她知道自己的身分?不可能啊,自己和菲尔普斯纠缠的时候她还没出生呢!

    正诧异间,却见史清眸根本看都没看自己径自来到楚雪琪面前绽放出绝美的笑容,柔声道:「雪琪,清眸来啦……」

    楚雪琪微笑着点点头,和史清眸拉了拉手,过多的私话却并没说。史清眸却早已看到死狗一样血肉模糊的齐麟,于是诧异的低声问道:「姐姐我错过什么好戏了么?那个猪头是谁?」

    楚雪琪知道史清眸的脾气,她与第十分队的战士们交情匪浅,如果知道齐麟调戏方菲恐怕要闹出乱子来。楚雪琪看了眼史清眸背后的老者,低声道:「这事情以后再说……」

    没等她说完史清眸却径自来到方菲面前,她一眼便注意到方菲脸上的泪痕,聪明如她自然知道症结在方菲身上,于是微笑着道:「菲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妳知道我的脾气哦。」

    方菲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史清眸背后的那个老者,在场的恐怕只有陈墨不知道他的身分了,这个看似普通的半百老者赫然正是初晴城的城主谢千军!这位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的城主大人早就认出了齐麟的身分,又看方菲楚楚可怜的模样自然明白了一切。他心中暗自冷笑,齐麟这个混蛋看来是恶贯满盈了,如果惹得史清眸发火,就算是自己也束手无策,别说他那个土财主老爹了。谢千军对齐人福早已心存不满,便向方菲点点头,示意她有话尽管说。

    有了谢千军的默许方菲也就再没什么顾忌了,于是她便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讲述了一遍,说到委屈处更是泪水盈然。史清眸的脸色则越来越难看,猛然回头看向齐麟,却见这家伙正在眼镜男的摇晃下缓缓醒转过来。

    「好呀,姑奶奶的人也是你能调戏的么?民欺官,还真当联邦政府是摆设啊!」史清眸咬牙切齿的冷笑,随即大声道:「关门,打狗!」

    谁都知道史清眸在联邦中有巨大的影响力,白裂衣主席将其奉为座上宾,再加上她是菲利普斯王的独生女更是令她的地位超然。

    于是当她下令关门时,门前的守卫甚至没等谢千军或者郑明浩下令便飞快的将军营大门关好。齐家的雇佣军们顿时惶惶不安,目光中开始充满了畏惧。而史清眸身后的近百个随行人员中有半数人面沉似水的逼近了他们,随即二话不说便冲上去饱以老拳,这些人的动作都迅猛绝伦,转眼间便把齐家的雇佣军打倒了一片,军营内顿时响起一阵惨叫之声。

    史清眸看着方菲,微笑道:「妳带着妳的近战小队也去帮忙吧,算是出出气。」方菲一愕却有些犹豫,她下意识的看向楚雪琪却见分队长正在不住的苦笑,只是却在点着头,方菲顿时心花怒放,招呼一声便好像雌豹一样冲向人群,女战士中哗啦啦的冲出一大半人,不管是不是近战小队的,谁都想痛打齐家这群混蛋。

    这一下齐家的雇佣军更是没有半点还手之力,转眼间便被打倒了一地,那十几个火焰战士本想反抗,但是史清眸的随行人员随意的绽放出银白的光焰顿时令他们乖乖的趴在了地上。银辉级别的火焰战士!凭他们几个根本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三十几个第十分队的女战士倒有一半在围着齐麟痛打,可怜的齐少爷刚刚醒转便再次昏厥了过去,这一次全身上下都没有完好之处,恐怕需要卧床好长一段时间了。方菲则二话不说在其胯下连踢两脚,看得陈墨都直抽冷气,这丫头的断子绝孙脚实在太邪恶了。

    半晌过后,近百个齐家雇佣军几乎都被打昏了过去,地上一片鲜红,齐家雇佣军那猩红的制服和鲜红的鲜血染成一片触目惊心的色彩,令四周的雇佣军们顿时噤若寒蝉。谁也没想到史清眸行事如此狠辣果决,像齐家这样在初晴城称雄称霸的家族在其眼里或许还不如个屁。

    陈墨也颇有些诧异的看着史清眸,想不到长得好像个天使的人儿竟有这样的一面,不过这倒蛮合陈墨的性格,他眼中充满玩味,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邪笑。

    谁知正在此时史清眸转过头来正盯在陈墨的脸上,那清澈的目光令人有种洞若观火的感觉,陈墨的笑容一僵,满脑子的意淫顿时烟消云散,脸上连忙挤出一抹讪笑。

    史清眸径自走了过来,修长的身材只比陈墨稍矮,她打量了一番陈墨忽然拍拍他的肩膀,爽朗的笑道:「好,对付这种流氓就要用拳头嘛,我看好你,以后有事说话!」此时的史清眸就好像夸奖属下的黑社会老大,那迷人的眸子近在咫尺,温暖的香气沁人心脾,却令陈墨有那么瞬间的失神。

    随即陈墨顿时清醒过来,连忙作出受宠若惊的表情点头哈腰的道:「都是我应该做的,那以后就麻烦公主殿下您多照顾了哦。」

    史清眸豪爽的点点头,随即拉着楚雪琪的手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