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拯救史清眸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0:11本章字数:7621字

    陈墨狼奔豕突的在黄泉之森中逃窜,身后无数金刚树懒发出恐怖至极的啸叫声穷追不舍,就彷佛铺天盖地的洪水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死死的咬在陈墨身后,如果换作其他一个普通人身处此景,恐怕早已吓得心胆俱裂。

    「擦的,老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陈墨苦着脸落荒而逃,两挺火龙重机枪早已被他抛弃。这里已经是真正的黄泉之森,再也不是什么边缘地带,金刚树懒因为寻子心切早已肆无忌惮,而自己却要尽量避免招惹到森林中更加恐怖的妖兽,自然不能使用那重火力武器。

    「你们想要追到哪里啊!」陈墨欲哭无泪的回头望了一眼,远处丛林中有无数恐怖的黑影正星驰电掣的狂奔而来,他似乎能看到那些金刚树懒猩红的疯狂目光。

    形势比他自己预料得要严峻了许多,那些平日里温和懒散的金刚树懒看来是真的被触到了逆鳞,即便拚着要深入恐怖的黄泉之森也要将自己碎尸万段!

    「你们的宝贝孩子真不是老子绑架的啊,回去看看矿坑,没准牠们还在睡午觉呢!」陈墨在狂奔中回头怪叫着,彷佛希望冥冥中有哪只高度进化的金刚树懒能够听到自己的诉求,赶快退去吧。

    而这显然是痴人说梦,金刚树懒仍凭着惊人的嗅觉和直觉笔直的冲向自己。陈墨哀嚎着继续逃窜,心里早已将郑明浩骂了个狗血喷头。

    这黄泉之森幅员辽阔,去哪里寻找丧身在其中的火焰战士啊!如果没有这场见鬼的战争,自己倒是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去寻找,然而现在前方就是黄泉之森最为恐怖的核心地带,身后又是数以千计的金刚树懒!自己没有了魔石、没有了黄金龙王气,单凭着血肉之躯根本不够金刚树懒撕的!

    陈墨尽全力沿着黄泉之森边缘的方向逃窜,避免过于深入黄泉之森,只是那些金刚树懒的速度都是极快,仍是一步步将其逼入恐怖的密林深处。

    前后都是绝境,常人被逼到如此境地恐怕只有自杀这一个选择,而陈墨却长年在妖族领地出没,心性坚韧,求生欲格外强盛。尤其这近二十年来修炼的冰心诀似乎也起了作用,在这样疯狂的奔跑和巨大的压力下,心脏的跳动仍然不超过每分钟五十下,这简直令陈墨怀疑自己的心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难道自己将来可以去参加马拉松比赛?那不是要包揽所有的奖杯和大量的奖金?

    正胡思乱想,陈墨忽然看到远处有棵很眼熟的大树正以鬼鬼祟祟的姿态向密林深处躲去。那巨树高有数十米,树枝上还挂着硕大的桃子,黑暗中它那庞大的身躯十分显眼,只是那鬼祟的姿态却着实令人啼笑皆非。

    「我擦,见死不救,亏我当年还救你一次!」陈墨顿时心花怒放,连蹦带跳的便窜上了那大树之上。那巨树顿时好像被钉子钉在原地一样不动了,原本挺拔的树干似乎都佝偻起来,满树枝叶都耷拉着露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紧接着一把低沉的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道:「你小子怎么还没死呢?」

    「小爷我活得好好的!」陈墨踹了一脚树干,怒道:「老桃妖!你跑什么?」

    「妈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老子尿急还不行么?」当年和陈墨搭档杀死了鬼面山魈的老桃树妖气急败坏的胡言乱语。

    「你这个没良心的,要不是小爷我当年杀了那头鬼面山魈,你这老家伙能在黄泉之森活得如此滋润?」陈墨愤愤不平的又踹了一脚,随即便听到金刚树懒的咆哮愈发的近了。他连忙跳到一颗桃子旁掏出匕首如当年那样剜出桃肉,递给那老桃妖道:「吃了!」

    「你!」老桃妖气得七窍生烟,只不过却也着实忌惮这拥有黄金龙王气的恐怖少年,只好自暴自弃的捏着鼻子吞了桃肉。

    陈墨钻进桃子闷声闷气的威胁道:「我和那些金刚树懒有不共戴天之仇,你要是不想办法让我度过难关,我就说你和我狼狈为奸,让牠们把你碎尸万段!」

    老桃妖悲鸣了一声,压低声音狠狠的道:「老子才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

    话音未落,数头强壮的身影已经陡然出现在老桃妖的面前,金刚树懒们似乎也察觉到这是一棵妖树,便红着眼绕着老桃妖嗅了片刻。老桃妖僵直着身子憋了半晌,终于按不住心底的恐惧开口谄笑道:「各位大王,你们到这里有何贵干啊?」

    金刚树懒们尖利的咆哮几声,老桃妖连忙愤慨的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那些该死的人类实在是太混账了!各位大王追得辛苦,不如吃颗桃子解解渴?」说着舞动树枝摘下颗桃子来递到一只金刚树懒的面前。那金刚树懒三下五除二的将硕大的桃子吞入腹中,老桃妖看得眉飞色舞,又战战兢兢的摘下颗桃子来递到另一个金刚树懒的面前。

    而正在这时,金刚树懒的大批人马全部赶到,其中有几头最为强悍的金刚树懒发出愤怒的咆哮,那原本正要接桃子的家伙顿时一激灵缩回爪子,随即近千妖兽浩浩荡荡的继续向前方黑暗的丛林中冲去……

    老桃妖的脸色精彩至极,它僵硬的伸着树枝,徒劳的哀嚎,「各位大王,吃了这个再走也不迟啊……」

    金刚树懒早已走远,半晌之后,只见那桃子慢慢的从中裂开,陈墨那张清秀的面庞正在微微的抽搐着,双目狠狠的凝视着老桃妖。

    老桃妖失魂落魄的颤抖着,它恨自己刚刚没干脆把桃子塞到金刚树懒的嘴巴里,导致现在自己随时会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他似乎已经预见到自己被连根拔起的惨状,连忙堆出满脸的笑容解释道:「刚才是太紧张了,本来想贿赂牠们几颗桃子,谁知把您摘下来了!我……我有罪!我……我太不是个东西了!」说着老桃妖抡起树枝狠狠的鞭挞着树干,抽得木屑纷飞、枝叶碎裂也不罢休。

    陈墨咬牙切齿的看着老桃妖,恨不得一把火烧了这老混蛋,不过看它自虐得不成样子,却忽然心中一动,他狞视着老桃妖冷笑道:「你想要将功赎罪么?」

    「想!只要我能做到的,万死不辞!」老桃妖连忙摆出一副鞠躬尽瘁的模样慨然道。

    「这阵子黄泉之森外面不太平,有许多人类的火焰战士在黄泉之森中丢了性命,我要你帮我找到他们的尸体,能做到么?」

    「这个……」

    「我的打火机呢?」陈墨摸索着衣兜困惑的自语。

    「我有办法!」老桃妖见状连忙举起树枝大声道:「请小英雄稍等片刻……」说着老桃妖挺直了树干发出阵阵低沉的呼唤,那声音频率极低,像极了呜呜咽咽的山风呼啸,持续了半晌之后老桃妖这才谄笑道:「我已命令我的子孙们替你寻找,这地方我们毕竟熟悉,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哦?你都已经有子孙啦,难道这不是我的功劳么?想当年你连花都不敢开呢!」陈墨冷笑道:「你就是这样对待恩人的么?刚才如果不是我命大,恐怕现在已经命丧黄泉了吧!」

    「我该死……我不是人……哦不,我不是树!」老桃妖痛哭流涕的继续鞭挞自己,直把自己打得遍体鳞伤。

    时间不长,树林深处传来沙沙声响,几棵小桃树探头缩脑的钻了出来,有三棵小桃树的枝干上扛着五具尸体,从制服上可以看出有三人属于地球联邦,另外两个则属于星空帝国。小桃妖将尸体抛在地上扑到老桃妖的面前,一家人抱头痛哭。陈墨则飞身跳到五具尸体前,迅速扒开他们的衣襟顿时喜形于色。

    尸体的心脏上端无一例外的都有一道浅浅的疤痕,陈墨知道这是第二代嵌入式人体引擎的标志。这五人果然都是火焰战士!陈墨连忙双手合十祈祷片刻,在心中告了个罪之后用匕首小心翼翼的从那疤痕上刺入,缓缓的将一枚拇指甲大小的金属人体引擎挑了出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新型」人体引擎,欣赏了片刻之后才破开人体引擎的外壳,从中捏出小指甲大小的魔石来。

    好小啊。陈墨撇了撇嘴,就算凑了五枚魔石恐怕都不如当年菲尔普斯捏碎的那一枚大!想到这他又暗骂了几声菲尔普斯那老鸟,随即飞快的将五枚魔石统统挖了出来。他抽出左臂,将人体引擎臂环上的魔石仓盖打开,把五枚魔石统统塞了进去。虽然所有魔石加在一起也只占用了一半仓体,但对陈墨而言却是欣喜如狂。

    眼中红芒一闪,黄金色炽烈的火焰顿时熊熊燃烧起来,一头活灵活现的黄金巨龙在火焰中昂首探爪,仪态威武雄壮到了极点。陈墨兴奋的大笑几声,对老桃妖道:「多谢你的帮助了,你我从此算是两不相欠,后会有期了!」说着他飞身向来时的方向窜去,转眼间不见踪迹。

    「后会有期个屁!谁想再见你谁是王八蛋!」老桃妖咬牙切齿的低吼,片刻后忽然彷佛醒悟过来似的一愣,旋即顿足捶胸的悲呼道:「那个小王八蛋刚才没有魔石!我怎么还受他威胁!小王八蛋,你给我回来!」老桃妖的咆哮声在森林中无助的回荡着,而此时的陈墨却早已狂飙出近千米之外。

    陈墨飞快的向镍矿的方向飞奔而去,金刚树懒的威胁虽然暂时侥幸度过,但是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些急疯了的妖兽就会醒悟过来掉头返回,到时候即便自己有自保能力,恐怕还没来得及跑远的史清眸和楚雪琪等娘子军们也难逃生天。陈墨周围升腾着黄金色的火焰,速度快若流星闪电,没用多长时间就返回了战场。

    忽然陈墨似乎嗅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味道,他瞬间将人体引擎熄灭,身体凭借着极大的惯性好像鹰隼一样滑行到灌木之间顿时隐去了形迹。

    远方镍矿周围依然是烈焰冲天,汹涌的火焰将树木烧得劈啪作响,而在火光的照耀下陈墨竟发现在镍矿周围仍聚集着数以百计的人类!史清眸和楚雪琪不是应该已经逃离这里了么?即便她们放心不下自己也不至于木雕石塑一样呆愣在那里吧?陈墨在灌木丛中皱紧了眉,随即屏气凝神小心翼翼的向前方摸去。

    片刻之后陈墨终于接近了战场,镍矿一旁的战壕四周仍是一片狼藉,四处散落的枪械和帝国战士的残肢断臂铺满了一地。两批人正隔着战壕对峙着,其中一方正是楚雪琪和第十分队的娘子军们还有一群火焰战士,而战壕另一侧却只是孤零零的站立着十几个人影,一艘海螺状的穿梭机的引擎正发出轰鸣,似乎随时能射向天空。

    那区区十几个人令陈墨吃惊不浅,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存在。他们身材强壮、皮肤青黑,更可怖的是在其双肩之上竟都生长着两个比脑袋还大的肉瘤,肉瘤中央红光耀眼,竟赫然是两尊货真价实的人体火炮!银白中带着黑色光华的火焰在他们身旁缭绕着,无时无刻不透露着邪恶的气息。

    堕落天使?陈墨心中升起无穷无尽的惊讶。据他所知,堕落天使根本不可能集体作战,他们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类,心中只有杀戮和毁灭,即便两个堕落天使碰到一起也绝对会分个你死我活。现在那十几个家伙聚在一起,只能证明他们并不是纯粹的堕落天使,而是星空帝国透过某种邪恶的方式催化出的变异体!

    近四百人的地球联邦战士睚眦欲裂的紧盯着战壕对面的敌人,却都显得投鼠忌器而不敢动弹。在战壕前侧,项豪和山魈战队的鲁迪队长都遍体鳞伤的瘫软在地,在他们身边还躺着十几个强大的火焰战士,虽然没人丧命,但却都伤得不轻。楚雪琪则神色激动,她娇躯颤抖,紧握着双拳正默默的注视着对面那傲然的娇躯。那赫然正是史清眸!她孤身一人站在十几个堕落天使之间,动人的面庞上却满是若无其事的表情。

    「清眸,妳以为我会任凭他们把妳带走?」楚雪琪强压住激动的心情,沉声质问史清眸。

    「亲爱的小雪花,奥林匹斯的那个混蛋不敢把我怎么样的,妳就放心吧。」史清眸露出一丝微笑,她瞥了眼已经昏厥过去的项豪和鲁迪,苦笑道:「况且即便我们有数百人,又怎么阻止十几个堕落天使呢?他们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魔鬼呢。」史清眸冷冷的看了眼身旁的阿波罗战队队长涅留斯,沉声道:「记住你的承诺,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不过你们不能伤害任何一个联邦战士!」

    涅留斯那妖异的黑眼贪婪的在楚雪琪等女战士们脸上一掠而过,惋惜的道:「好一支天香国色的娘子军啊,留在地球联邦真是可惜了。不过,有清眸小姐能随我同行就已经是我三生有幸,只要您肯接受郝彼特殿下的邀请其他什么事情都好说。那么,就请清眸小姐登机吧?」他侧身作出邀请的姿态,史清眸冷冷的点点头就要转身而去。

    「清眸!如果妳就这么走了,我一生都难以原谅自己!」楚雪琪厉声呼唤,随即转头对第十分队的女战士大声道:「同伴们,妳们怕死么?」

    「不怕!」楚雪琪身后的陆紫萱和方菲等人同时大声响应,陆紫萱举起枪指向涅留斯,毫不犹豫的道:「想要带走清眸小姐,除非我们都死了!」方菲等人也都纷纷举起武器瞄准了堕落天使,娇美的面庞上都是一片决绝。

    楚雪琪激动的点点头,转头看向史清眸沉声道:「清眸,看到了么?第十分队的成员都视妳如同姐妹,决不能任妳陷入魔爪!」

    史清眸呆若木鸡的愣在那里,明媚的大眼中已经拢上一层水光。她微微的颤抖着,苦笑道:「雪琪……妳这又是何苦。」

    正在这时,一旁的丛林深处忽然窜出个魁梧的身躯,一团耀眼的银白色火焰顷刻间熊熊燃烧起来,火焰中一头巨龙昂首狂啸轰然扑向了史清眸身旁的涅留斯。顷刻间涅留斯面前的地面化作一片焦土,几把钢枪瞬间融化成铁水,而史清眸也被逼人的气息推出数米之远,却毫发无伤。

    涅留斯则凛然不惧,冷笑道:「早就知道你在一片窥伺,终于按捺不住了吗?」

    虚空中白光爆裂,熊熊烈火狠狠的撕破了昏暗的光线,一头更加庞大的巨龙昂然出现在半空之中。白光中赫然还有无数恐怖的黑色闪电纵横激荡,那巨龙也是鳞甲青黑,一团邪气,猛的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向突袭那人猛扑了过去。

    轰隆隆的一阵巨响,恐怖的冲击波带着逼人的热浪四处迸散,将巨大的岩石和残破的树干如同纸片般掀飞到半空之中。

    隐约间突袭的那人发出一声闷哼,魁梧的身影猛的倒射而出跌落在地,在其身子周围燃烧的银白光焰也顿时消失殆尽。这时才看清他的容貌,原来是一直跟随在史清眸身后的随从首领杜鹏。他年近四十,方面大耳,魁梧的身上满是疤痕,但如此英勇强壮的战士此时已经被震得七窍流血,再也难以挣扎站起。

    四周一片寂静,楚雪琪等人也难掩心中的震惊。涅留斯和杜鹏明明都是银辉龙王气的水平,但涅留斯凭借着堕落的力量竟如此轻而易举的击败了杜鹏!难道堕落天使竟真的如此强横?楚雪琪回头看了眼同伴们,却见陆紫萱等女孩的脸上都露出了破釜沉舟的表情。大家都明白,虽然现在联邦战士人多势众,但是面对十几个堕落天使仍没有任何一丝胜算,接下来的战斗势必只能为了荣耀和友情而战,大家都必死无疑。

    似乎看出了楚雪琪等人的死志,战壕另一侧的史清眸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把袖珍手枪逼在自己的额头上绝然道:「雪琪,让我去吧,我向妳保证我会平安无恙。但是如果妳仍然要执意救我恐怕只能救出一具尸体了……」她凝视着楚雪琪,语气中的坚决毋庸置疑,这顿时让楚雪琪茫然无措,她自然对史清眸的性格了如指掌,她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对峙良久,楚雪琪的表情却愈发凝重,她缓缓端起了枪,沉声道:「唯有今天这一次我不能迁就妳,妳比我更清楚郝彼特的为人,他觊觎妳又岂是一天两天了?妳怎么来保证妳会平安无恙?妳这一去将面对什么样的事情难道还要我来挑明么?妳我一生姐妹,我无法用睁开的双眼看着妳坠入地狱,除非我永远的闭上眼睛……」

    「妳!」史清眸没想到楚雪琪如此执拗,只觉得心乱如麻,久违的泪水终于潺潺落下。

    涅留斯等堕落天使却只是冷笑着看向史清眸和楚雪琪,他们完全有能力在史清眸扣下扳机的瞬间夺下手枪,现在却只是在悠闲的看一场好戏。对面数以百计的联邦战士更是对他们造成不了任何威胁,等级不同的火焰战士完全是两个层面上的存在,堕落后的涅留斯已经几乎能和黄金狼王气的火焰战士强者抗衡了。

    「清眸小姐!我们就算是死也不能看着妳被劫走!」陆紫萱将面颊贴在枪托之上,食指紧扣扳机大声道:「姐妹们,听我的命令,准备……」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忽然有个黑影从远处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那人挥舞着双手大声怪叫着:「都别冲动,妳们他妈的都不想活了么!」

    众人都是一阵愕然,楚雪琪和陆紫萱等娘子军们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都是忍不住心头一阵惊喜,随即却被那人接下来的一番话又将心情狠狠的摔落谷底。

    「古语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清眸小姐那是每个男人心中的女神啊!我相信郝彼特殿下正迫不及待的期盼着清眸小姐的到来,怎么会对她不利呢?妳们这些家伙真是不自量力,难道非要落到两败俱伤的境地才肯罢休么?」那人有些狼狈的奔跑到楚雪琪身旁,分别按下楚雪琪和陆紫萱手中的机枪,随即谄笑着向涅留斯道:「这位先生,我为我的属下们的鲁莽而向您表示歉意,您现在可以带着清眸小姐走了,那个……祝您一路顺风!」

    涅留斯首次动容了,面前这点头哈腰的家伙未免太会见风使舵了吧?他审视着面前的年轻人,见他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联邦军装,头顶的发髻松垮近半,一根筷子别在发髻上摇摇欲坠,样子显得狼狈无比。他情不自禁的笑笑,问道:「你又是谁?」

    陈墨稍稍整理下姿容,敬礼道:「我是第十分队队长,这群女人都是我的属下,不知道您如何称呼?」

    「星空帝国奥林匹斯B级火焰战队阿波罗战队队长涅留斯!」涅留斯傲然道,看着陈墨露出一脸的轻蔑和不屑。

    见到这一幕的楚雪琪在旁边皱眉低声道:「陈墨,你这是要做什么?」

    「住嘴!别忘了现在我才是第十分队的队长!妳不过是副队长而已!全员放下武器!这是命令!」陈墨转过头对楚雪琪等人厉声大叫,随即又向楚雪琪递去一个神秘的眼神。

    楚雪琪机智精明自然看到了陈墨的示意,只是却不知道陈墨心中究竟打着什么样的算盘。毕竟楚雪琪和史清眸姐妹情深,此时此刻容不得任何差错。她和陆紫萱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犹豫不决举棋不定的模样,而陈墨又厉声吼道:「怎么?妳们难道要战场抗命不成?凭妳们这几杆破枪难道就能对付得了涅留斯队长的B级火焰战队么?真是一群蠢货!」

    方菲等女战士们原本还因为陈墨的到来而振奋莫名,而这时却都失望到了极点。方菲的大眼中甚至盈满了泪水,颤声道:「队……队长,那可是清眸小姐啊……」

    「妳认为我眼睛瞎了么?」陈墨厉声吼道:「这里是战场!妳们都是士兵!现在项豪队长和鲁迪队长都人事不省,所有人中我的军衔最高!妳们都要听从我的命令!我现在正要减少妳们的伤亡,真是一群不识时务的混蛋!」

    他咆哮着,并转过头极力的眨着眼睛示意楚雪琪。直到他几乎要眨出眼泪时,楚雪琪才最终狠狠的点点头沉声道:「你是长官,你说得算!」说着楚雪琪向身后的女战士们点头示意,毕竟她的威信建立已久,女战士们虽然黯然神伤但最终还是服从了命令。至于其他的火焰战士,他们更比任何人都清楚涅留斯的阿波罗战队是多么的恐怖,虽然心中仍有不甘,却也只好垂头不语。

    「那么,就请清眸小姐上路吧。」陈墨心底松了口气,转过头来对史清眸和涅留斯点头微笑道。

    史清眸默默的注视着陈墨,冷笑道:「陈大队长,我不知是该对你说感谢呢?还是感到遗憾呢?」说着她深深的看了眼楚雪琪便转身向穿梭机走去。涅留斯等阿波罗战队成员则堂而皇之的跟在她的身后,根本未将联邦战士看在眼中。陈墨仍不忘在身后摆手告别,却引来楚雪琪等一众女孩子的怒目而视。

    「陈墨,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看着史清眸和涅留斯等人走远,楚雪琪终于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追问道。

    陆紫萱和方菲等人也围拢过来,方菲红着眼道:「陈队长,清眸小姐是为了保护我们而自投罗网的,如果她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我们这些人就会抱憾终生!」其他余茜等人也纷纷点头,看得出来都是紧张到了极点。

    陈墨慢慢的噘起了嘴,露出满脸无奈和委屈的表情,用好似要哭出来的声音颤声道:「妳们这些冤家啊,小爷我上辈子难道真是造了孽了?还是辜负了妳们的感情?」他看着周围那一张张小脸上精彩之极的表情,忽然垂头丧气的道:「我去把清眸小姐救回来还不行么?不过妳们现在就要尽快撤离到大部队那里,决不能有半点停留,妳们同意么?」

    「救清眸?怎么救?」楚雪琪惊讶的问。

    「这个妳就别管了!妳们再不走的话我可就不救啦!」陈墨愤愤的道。

    楚雪琪将信将疑的看了看陈墨,最终只好点头道:「所有人立刻撤退!」说着招呼所有联邦战士立刻向大部队离开的方向撤退。数百人都是精锐的战士,在楚雪琪的带领下顿时消失在战火照耀下的树林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