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阿波罗战队之灭亡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0:11本章字数:9316字

    看着人群走远,陈墨这才苦着脸看向远处那巨大的穿梭机。涅留斯等人正尾随在史清眸的身后陆续登机,而穿梭机底部的引擎也愈发的轰鸣起来。他深吸了口气,忽然如同鬼魅般向穿梭机猛冲了过去,借助战壕、岩石和树木的掩护,星空帝国的人竟根本没有发现陈墨的踪影。

    而陈墨刚刚离开,楚雪琪和陆紫萱便带着方菲等几位小队长去而复返。她们始终是无法放心,想要亲眼看看陈墨究竟如何才能从十几名恐怖的堕落天使手中救下史清眸。陈墨那鬼鬼祟祟的突进过程也完全落入了她们的眼帘。只见他时而如同猎豹快速奔驰,时而又猿猴般在树冠之间纵跳自如,忽而前方地面开阔他便匍匐着扭动身躯,以蛇行的方式前进,速度却快逾奔马!数百米的距离竟不过只是十余次呼吸之间的功夫便被他一掠而过,竟彷佛这一段地貌复杂的路程他早已跑了千百遍一般熟捻无比。

    而更惊人的是他的形迹实在难以被人发现,如果不是楚雪琪她们一直都在盯着陈墨的话,恐怕也根本不会发觉竟然有人在快速接近穿梭机!而即便如此,楚雪琪等人也要瞪圆了眼睛才能不至于跟丢陈墨的踪影,那简直就是丛林中的鬼魅!

    几个训练有素的女孩子都是瞠目结舌,她们面面相觑,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无尽的惊骇和茫然。她们见过无数精锐的战士,但即便再千锤百炼的战士也不能在瞬间作出如此精确的判断和如此精准的战术动作!陈墨的动作彷佛浑然天成,就好像身体里真的有猎豹、猿猴和蛇的基因似的。想到这,女孩子们都不约而同的苦笑,这家伙难道真的是个怪物么?

    此时最后一个堕落天使已经进入穿梭机,舱门顿时关闭。而就在那一瞬间,已经摸到近处的陈墨如同豹子似的一跃而起,猛的便跳到了海螺状的穿梭机上。楚雪琪等人心里一紧,却又不知道陈墨下一步准备如何进行。穿梭机通体密闭,由极其坚韧的合金造成,难道他就准备这样趴在穿梭机上一起到奥林匹斯浮空城?恐怕没等他见到史清眸就会落入敌人手中吧?

    而正在楚雪琪等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陈墨好像缓缓没入水面的浮萍一般,就那样缓缓的钻入了坚硬的穿梭机中!

    发生了什么?难道这穿梭机上凑巧有个破洞不成?楚雪琪等人面面相觑,顿时一脸狐疑。

    没人发现此时的陈墨双手上正闪烁着黄金色的火光,他已经将黄金龙王气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双手上的光焰足以融化穿梭机的合金外壳。他小心翼翼的先融化出一个小洞,向内窥看发现里面应该正是一条通风管道。他连忙破出一个足以通过的大洞,揉身钻了进去。他趴伏在管道壁上仔细倾听,很快便清晰的听到涅留斯说话的声音。涅留斯正安排属下将史清眸请入一间独立的休息舱,然后开始指挥穿梭机准备升空。

    陈墨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一旦穿梭机升空就无法救出史清眸。于是他一边在心中暗自咒骂命运多舛,一边迅速的顺着通风管道向史清眸的那间休息舱爬去,以他的速度转眼间便来到了目的地。他俯下身仔细倾听片刻,确定下面只有史清眸一人的呼吸时,这才以光焰轻而易举的破开通风管道,猛的跳了下去。

    正坐在舱中皱眉思忖对策的史清眸被忽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她顿时跳起来摆出攻击的姿态,却惊讶的发现眼前的人竟赫然是陈墨!

    她一时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双目这才惊讶得想要惊呼。陈墨猛的冲到她的面前摀住了她柔嫩的双唇并压低了声音在其耳畔道:「我的姑奶奶,您就别叫啦,快跟我来!」说着他二话不说的揽住史清眸娇柔的腰肢,然后将其向头顶通风管道的破洞塞去。

    史清眸猝不及防之下被陈墨抱了个结实,顿时恼羞成怒用力拍打着陈墨的手臂压低了声音道:「放开你的脏手!我自己能上去!」

    两人挣扎了半晌,彼此耳鬓厮磨、肌肤相亲,陈墨口鼻中满是史清眸玉体那温馨美妙的香气,身体上则满是蚀骨销魂的触觉,在这要命的关头却有种动人心魄的诱惑。他吞了口吐沫,恋恋不舍的松开手,低声道:「快点走,穿梭机就快要起飞了!」史清眸则狠狠的瞪了陈墨一眼,利落的钻进通风管道中,在陈墨的指引下顺着来路匍匐而出。

    管道内虽然漆黑,但前面史清眸那摇曳生姿的翘臀却带对陈墨带来极大的视觉冲击。

    而史清眸也似乎感受到身后灼灼的目光,于是猛的扭过头来妩媚的微笑道:「陈大队长,没见过女人的臀部么?」

    陈墨一愕,讪笑着道:「咳……没这么近距离……」没等他说完,就见一条纤细合度的长腿猛的蹬向自己的面孔,竟隐约带起一阵恶风。陈墨大惊失色,连忙勉强躲过长腿,然后猛的将其抱在自己怀中。触手可及之处滑如凝脂、柔软挺拔,个中滋味实在是陈墨毕生所未体会。

    「摸够了么?」史清眸的声音冷冷的在前方响起,陈墨悚然抬头,却见黑暗中史清眸那双明媚的大眼正闪烁着愤怒的火苗。

    他连忙松开手,苦着脸讨饶道:「我的姑奶奶,是妳先踢我的好不好?我求求妳快走吧,等穿梭机升空我们就一起完蛋!」

    史清眸则狠狠的盯了眼陈墨,那张绝美的面庞却忽然露出一丝微笑,紧接着柔声道:「好摸么?陈大队长英雄救美,等我们出去之后我让你一口气摸个够如何?」说着掉头就爬向远处。

    陈墨的背后情不自禁的感到有阵冷风飕飕掠过,心想这史清眸果然不愧是菲利普斯那老鸟的女儿,都没一个好东西!看来自己想要从她身上讨回公道还要万分小心,万一着了这小魔女的道,自己这一世英名可就全败在这可恶的父女手中了。他苦笑着感受着穿梭机发出的剧烈颤抖,心中顿时急切万分,连忙尾随着史清眸径自爬向来时的破洞。

    当两人先后从破洞钻出穿梭机外侧时,穿梭机的引擎已经发出沉闷的轰鸣爆发出白炽的光焰。顷刻间穿梭机离地而起,短短三两秒的功夫已经升空了近二十米!

    陈墨心惊肉跳,没想到这见鬼的穿梭机拥有如此强悍的爆发力。他不顾三七二十一的一把抱住史清眸的腰肢,猛的便从高空一跃而下!史清眸仓促之间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随即就看到漆黑的大地以极快的速度迎面而来。她还没来得及点燃人体引擎,从如此高的高度跌落下去即便不死恐怕也要摔成重伤,这一刻史清眸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并紧紧抱住了陈墨的腰。

    陈墨咬紧了牙抱紧史清眸柔软的娇躯,在两人跌落地面的瞬间猛的将两人位置调转,自己充作肉垫狠狠的摔落地面,随即他又借着冲击力弹起来又翻滚一周,每次都是以自己垫在史清眸下方,如此翻滚了不知多少圈之后终于停了下来。此时陈墨身上原本就残破的制服变得更加破烂,手臂和后背也被石块划出道道伤痕,而他怀中的史清眸却安然无恙,连根头发丝都没断。

    半晌后史清眸才缓缓睁开双眼,她没料到从那么高的空中摔落自己竟浑然无事,茫然半晌之后才发现自己和陈墨正紧密的拥抱在一起,彼此之间甚至能透过胸膛感应到对方剧烈的心跳。她顿时娇呼一声弹起身来跳出好远,凝视着陈墨愁眉苦脸的爬起身来,正龇牙咧嘴的拔出嵌在身上的锋利石块和断裂的树枝。

    史清眸瞬间便明白自己为何毫发无伤了,她嗫嚅了半晌,终于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咱们还是快跑吧,等涅留斯他们发现了就麻烦了。」陈墨苦笑着拉住史清眸的纤手就向远处狂奔。史清眸仓促间被拉住玉手,虽然知道情势紧迫仍是感到心头一阵狂跳。她生来就与众不同,身为菲尔普斯王的独生女自幼就拥有崇高的身分,加之她姿容惊人更是引来无数狂蜂浪蝶的追逐,不过多年来她都是洁身自爱,处理这类事情更是游刃有余。多少男人只为了目睹她的一颦一笑就挤破了脑壳,什么时候有男人牵过自己的纤手?而面前这个男人看似猥琐却正堂而皇之的拉着自己狼奔豕突,却不知道如果自己那些追求者见到这一幕恐怕要将他碎尸万段!史清眸心中胡思乱想着,却被陈墨拉着飞快逃窜,转眼间已冲入丛林之中。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楚雪琪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陈墨真的就这样从十几个堕落天使手中救出了史清眸?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又怎能相信?不过这时大家都是欣喜如狂,正要尾随着陈墨和史清眸追下去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半空中的穿梭机忽然飞快的掉头降落下来。沉重的穿梭机轰然撞击地面之后舱门立刻打开,涅留斯等十几个堕落天使气急败坏的蜂拥而出向着陈墨逃窜的方向猛追了下去。

    「快走,陈墨和清眸有麻烦了!」楚雪琪带着陆紫萱等人连忙起身追了下去。

    陈墨早已料到涅留斯会追下来,只是没想到涅留斯发现得如此之早。他带着史清眸很难躲过十几个堕落天使的追击,于是他当即放弃了逃走的念头,转而四处逡巡终于找到一处密集的灌木丛便钻了进去。他毫不犹豫的将史清眸按在地上,自己也趴在她的身边。随即他又将四周腐烂的枝叶拢过来盖在两人身上,这样顿时隔绝了一切行踪和气息,即便涅留斯他们随队还带着狼犬也发现不了两人的行踪。

    史清眸被陈墨猛的推倒在地,俏脸上顿时沾满了腐烂的汁液,她哀怨的抬起头来凝视陈墨,恨不得狠狠的咬这可恶的家伙一口。他难道就不知道怜香惜玉么?即便是着急躲藏也不至于这样粗鲁吧。陈墨却只是抱歉的笑笑,随即便示意她摒住呼吸。史清眸无奈的低下头去,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慢慢的就彷佛融在了一起。

    涅留斯等十几个堕落天使分散开来在密林中四处寻觅着,他们那恐怖的身影不只一次掠过陈墨和史清眸藏身的灌木丛,却没任何人发现两人的存在。正在涅留斯怒火中烧之时,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响。却原来是一个堕落天使发现了楚雪琪和陆紫萱等人!

    涅留斯飞速赶了过去,见到楚雪琪顿时喜出望外,他和那个堕落天使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缴了楚雪琪等人的械,同时大声怪笑道:「清眸小姐!我知道妳就在附近!如果不想妳的朋友们出事的话就请立刻出来吧!妳要知道郝彼特殿下对妳势在必得,没有妳随我同行,我即便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横竖都是死,我涅留斯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楚雪琪似乎要张口呼叫却被涅留斯摀住了嘴,只能焦急的发出唔唔的声音。

    史清眸大吃一惊,忙向陈墨看去。却见陈墨抓狂的揪着头发,低声道:「这个笨女人!明明叫她们立刻逃走的,怎么又回来了?」

    「雪琪是担心我,不许你骂她。」史清眸沉声道:「涅留斯不知道是你救我出来,你在这里别动,我还是去把雪琪她们换回来吧。」

    「放屁!」陈墨忽然盯着史清眸骂道:「妳们这两个女人脑袋有问题么?一个个要死要活的?我敢相信妳要去换楚雪琪时那女人肯定不肯,然后妳们又以自杀威胁对方?真是搞不懂妳们的思维,妳们是九命怪猫么?有九条命?」

    史清眸被骂得瞠目结舌,她这一生还从未被人当面骂过,顿时愣在当场。

    看着史清眸眼中愈演愈烈的火苗陈墨也知道史清眸正濒临暴走的边缘,于是连忙低声道:「妳先别急,我来想办法救楚雪琪她们几个出来。」

    「什么办法?」史清眸的怒火顿时不翼而飞,连忙拉住陈墨的胳膊问道。

    陈墨苦笑道:「还有什么办法?当然只有杀了那个涅留斯才能救出楚雪琪了,妳以为我是传说中的诸葛亮?羽扇一摇就有千般妙计?」

    「杀了涅留斯?凭你?」史清眸惊讶的瞪圆了双眼,目光中满是不可置信。

    陈墨撸起了袖子露出人体引擎,故作傲态的笑道:「看到了么?我也是货真价实的火焰战士呢。」

    史清眸茫然看着陈墨手臂上那如今已不多见的第一代人体引擎,苦笑道:「还真是想不到,不过你是什么水平?要知道那个涅留斯可是银辉龙王气级别的堕落天使,就连杜大叔以同样的银辉龙王气也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呢。」

    「这个妳就别管了,总之我有把握弄死那个王八蛋就行。」陈墨调整自己的呼吸凝视着远处的涅留斯。他虽然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战斗力,但眼前的情况却不允许他再隐藏实力了。就在他想要冲向涅留斯之前,他忽然心中一动,随即脸上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看向史清眸,道:「妳想救楚雪琪没错吧?」

    「当然!」史清眸斩钉截铁的道。

    「那我需要妳帮个忙。」陈墨认真的看着史清眸动人的面庞。

    「只要我能做到的,你尽管说。」

    「你也知道我需要强烈的情绪波动才能点燃人体引擎,可是我刚刚发现我的情绪似乎很难有大幅波动呢……」陈墨愁眉苦脸的说道。

    史清眸一愣,不可思议的道:「这怎么可能?楚雪琪她们一群女孩子是你的属下没错吧?她们现在受人胁迫难道你就不感到愤怒么?」她很难相信陈墨的说法,火焰战士的确需要战意才能点燃人体引擎,但只要些许的怒意就能令人体引擎迸发出强劲的力量,而新型的人体引擎对于情绪的要求更是低到几乎可以忽略,她几乎不需要愤怒便能点燃第三代人体引擎,自然无法理解陈墨的说辞。

    「可能我的人体引擎的型号太古老了吧,况且曾经有某个老混蛋逼迫我修炼了一种功法,从那以后我就很难愤怒或者兴奋,这一直以来都很困扰我呢。」陈墨郁闷的道。

    「这……那怎么办?」史清眸心急如焚的低呼。

    陈墨扭扭捏捏的看着史清眸欲言又止,史清眸恼怒的道:「有什么话快说!没看雪琪她们还被控制在涅留斯手中么?」

    陈墨好像下了好大的决心,肃然道:「我希望妳能引诱我,我相信清眸小姐一定能让我的情绪大幅波动!」

    「我……靠!」史清眸忍不住爆了粗口,她恶狠狠的盯着陈墨,却从这家伙脸上看不出任何破绽来。而陈墨则只是诚恳的凝视着史清眸,而心底却早已乐不可支。涅留斯那些堕落天使虽然可怕,但是对于他的黄金龙王气而言却未曾真的将其放在心上。这一刻他只是沉浸在戏弄史清眸的快感中,似乎这样能稍稍满足一下他心里的阴暗面。怪就怪那个见鬼的老鸟吧,要不是他,老子又何苦被亿万吨的冰盖苦苦压了近二十年!

    史清眸终于无可奈何的低下头去,黑暗中陈墨都能清晰的看到一抹绯红出现在她娇媚动人的面颊上。彷佛过了许久,烂叶间史清眸的娇躯忽然蠕动了下,随即那柔若无骨的玉臂忽然环抱住陈墨的双肩。史清眸微微颤抖着钻入了陈墨的怀抱,用生涩而却诱惑到极点的动作轻轻的摩擦着陈墨的身体,她吐气如兰的在陈墨耳边发出诱人的低吟,娇媚的面庞埋在陈墨的颈间好像乖巧的猫咪在取悦着主人。

    陈墨只是阴暗心理发作调侃史清眸,而当史清眸真的去做时却顿时如同木雕石塑一样僵硬起来。冰冷的腐烂枝叶间史清眸玉体的温度似乎越来越高,频频掠过面颊的青丝和颈间不断传来的温暖触觉令陈墨小腹猛的蹿起一团邪火。陈墨顿时察觉到身体某个部位瞬间产生了变化,而无论自己如何使用冰心诀,他的心跳仍是急速攀升,就好像脱缰野马一般无法控制。

    史清眸的呼吸也逐渐紊乱起来,她在舞台上烟行媚视、颠倒众生,但要她像这样引诱一个少年却是有生以来第一遭,她感受到陈墨身体传来的僵硬,心底却忽然升起一丝莫名的报复心,随即她轻启樱唇如同春风拂面般从陈墨颈间一掠而过,两人却顿时如同触电般分了开来。陈墨颈间还残留着那湿软的触觉,看着史清眸的目光充满了惊愕,他的某个部位已坚硬如铁,这令他几乎就要立刻变身野兽扑向那仍面色红润、目光茫然的史清眸。

    史清眸也心如鹿撞,默默的看了陈墨半晌终于问道:「这样……行么?」

    「行了行了!」陈墨连忙点头,见鬼的这女孩还真是不知道自己的诱惑力啊,这番引诱是不是太过火了?陈墨尴尬的指着涅留斯道:「稍后妳先出去吸引他的注意力,我想办法救人。」说着他便掉头向远处爬去,一副落荒而逃的模样。

    史清眸看着他好像一条灵蛇一样的逃走,心里忽然觉得好笑,她情不自禁的低骂了一声,随即站起身来走向远处的涅留斯,大声道:「我在这里,放开她们。」

    「清眸小姐果然识时务。」涅留斯看到史清眸出现显然松了口气,他狞笑道:「清眸小姐只要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您的朋友自然安然无恙。」

    楚雪琪见史清眸竟真的走来顿时星眸含泪的颤声道:「清眸,妳为什么不逃?妳再次为我们自投罗网,是要我们死也不能瞑目么?」

    史清眸微笑着缓缓走近,尽量以言语安抚楚雪琪并试图为陈墨拖延时间。只是四周一直都是寂静无声,根本没有陈墨的踪迹。史清眸心怀忐忑的一直来到涅留斯的面前,肃然道:「我可以随你回去,并保证不再尝试逃跑,不过你也要保证我朋友的安全,绝对不能伤害她们。」

    「这是当然的。」涅留斯狞笑着,同时发出一声呼啸,大声道:「清眸小姐在此,所有人立刻归队!」仍有八九个堕落天使在四周搜索着史清眸的踪迹,听到涅留斯的呼唤顿时发出阵阵应和声。

    然而就在这时,远处某个堕落天使忽然发出一声惊呼,随即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不过两三次呼吸间的功夫那堕落天使又发出一声惨叫,随即便再也没了声息。

    涅留斯一愣,连忙大声喊道:「阿斯亚,发生什么了!」他的声音在密林中回荡着,而那叫阿斯亚的堕落天使却半晌也没有任何响应,就彷佛已经被黑暗中的死神吞噬了一般。

    没等涅留斯再次喊话,远处某个丛林深处又传来阵阵怒吼和搏斗的巨响,又是极短的片刻时间便告偃旗息鼓,丛林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涅留斯顿时意识到不妙,当即大吼道:「所有人去伊利阿德那里看看发生了什么!」

    黑暗中响起寥落的几声回应,随即丛林深处闪烁出点点耀眼的银光,几个堕落天使迅速向同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史清眸心中激动,暗想难道真的是陈墨在作怪?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消灭两个堕落天使的?要知道涅留斯一己之力就足以对付一个完整的C级火焰战士团队,他的手下显然也不是易与之辈,陈墨怎么可能以一敌众?

    黑暗中不住的传来剧烈的爆炸声和堕落天使的惨叫,就彷佛黑暗中有什么恐怖的存在正展开血腥的杀戮。涅留斯再也难以镇定自若了,他开始怀疑难道某个黄泉之森深处的强悍妖兽出现了?否则以堕落天使的战力应该没有什么人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击杀他们。短短的一段时间,堕落天使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涅留斯能从他们熟悉的声音中判断出他们的身分,只是任凭他如何呼唤也无任何响应,所有的银色火焰全部熄灭,一切归于死一般的宁静。

    现场只剩下涅留斯和另一个堕落天使,他们两个骇然对视了片刻,正犹豫是否要去丛林深处查看时,却看到黑暗中有个人影忽然鬼魅般的出现并慢慢的走了过来。

    涅留斯仔细一看却惊讶的发现那人赫然是刚刚那个摇尾乞怜的清秀少年,只不过此时他的脸上虽然还有那谄媚的笑容,但身上星星点点的血迹却带着一股腥风,那双眼睛也凶光逼人,就彷佛一头刚刚狩猎归来的暴龙!

    「是你?」涅留斯皱紧了眉难以置信的问道。

    「不好意思,是区区在下敝人小弟我。」陈墨报以微笑,他一边在制服上擦拭手上的鲜血,一边如同闲庭信步般缓缓逼近。

    涅留斯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始至终自己都瞎了眼,这个看似无害的少年其实竟是头披着羊皮的凶兽!能在如此短时间内便猎杀所有堕落天使,这少年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样一团和气!涅留斯向眼身边的同伴使了个眼色,两人稍稍拉远了距离对陈墨形成钳制态势,肩上的肉瘤中随即开始蕴满红光,强劲的能量似乎随时可能喷薄而出。

    史清眸趁这个机会连忙冲到楚雪琪的身边,两个女孩子紧紧的握住手无比的激动。楚雪琪确认史清眸没有受伤之后连忙看向陈墨,诧异的问道:「他这是要干什么?刚才丛林深处的难道是他么?」

    陆紫萱等人也是一脸的惊讶,虽说她们已经对陈墨有所改观,却也很难相信他能凭一己之力猎杀那么多堕落天使。

    史清眸则苦笑着摇头道:「我也不确定,只能说很有可能是他吧。」

    「他们都死了?」涅留斯缓缓向陈墨逼近,狞声问。

    陈墨仍是一脸笑容,点点头道:「死了,不过我已经尽量让他们死得不那么痛苦,我相信他们会感激我的,毕竟堕落天使就不应该存活在这世上,不是么?」

    涅留斯那非人的面庞顿时扭曲起来,带着无尽的狰狞道:「那么你也去死吧!」说着他双肩上的人体火炮猛的绽放出红莲般的耀眼红光,两道粗若水桶的红色能量炮如同两条恐怖的巨龙带着摧枯拉朽的气势猛的射向了陈墨,而与此同时,另一个堕落天使也猛然发动袭击,四道粗大的红光划空而过,连地面都被恐怖的气浪撕裂出道道沟壑。

    「小心!」史清眸和楚雪琪同时惊呼。

    就在那一瞬间,陈墨却鬼魅般的腾空而起数米高,四道红光贴着他的脚底一掠而过,顿时将远处一片丛林炸成齑粉,汹涌的火舌卷向天空映得四周一片惨红。而涅留斯和他的同伴也同时绽放出惨白中带着黑光的火焰,各自发出怒吼向空中的陈墨猛扑了过去。漫天光焰中,一头巨龙和一头猛虎顶天立地,都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了敌人。

    轰!在史清眸和楚雪琪等人惊骇欲绝的注视下,一团耀眼的黄金火焰忽然在漫天白光中带着席卷一切的气息君临天下!在陈墨的双肩下竟探出两只宛如实质的巨大火翼,翼展足有十米以上!金光中一头斑斓猛虎张牙舞爪,只一下便将那堕落天使的虎形拍成粉碎,又一口咬住涅留斯龙形的咽喉,顷刻间将其撕成漫天飞灰!

    黄金虎王气?史清眸和楚雪琪已经震惊得无以复加,她们还不知道陈墨还未施展全力,但只是看到那黄金火焰中的虎王就已经难以自持。这世界上的火焰战士虽多,但是真正能进入黄金级别的却都绝非寂寂无闻之辈!即便在A级战城中也未必有几个黄金级别的火焰战士!这个陈墨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以如此年轻的年纪就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涅留斯和那堕落天使只感觉眼前一片金光绽放,随即便陷入无边的恐惧之中。他们靠殇的力量硬生生将战力提升一截,但即便如此涅留斯充其量也不过是黄金狼王气的水平,一个级别的差距无异于天差地别,即便陈墨刚刚不是逐个击破,累加上所有阿波罗战队所有的力量都无法战胜这个恐怖的敌人!

    「杀!」虽然心中恐惧,但服用妖化剂之后的涅留斯早已在心底埋下了暴虐的种子。两个堕落天使同时展开浑身解数向陈墨猛扑了过去,森林中顿时展开一场天翻地覆的恐怖战斗。

    史清眸和楚雪琪带着大家躲出好远但仍被那恐怖的热浪灼烤得浑身如同刀刺,而观看密林中则如同有最恐怖的妖兽在剧烈搏斗,方圆百米的大地化作焦土,其上砂石被烧成晶体,草木树枝都早已化为灰烬,虚空中虎啸龙腾火光冲天,竟几乎再也看不到陈墨和两个堕落天使的身影。

    「刚才那的确是陈墨没错吧?」陆紫萱很难相信自己正在目睹的一切,问史清眸和楚雪琪道。史清眸两人也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看着远处的战场都有种想要疯狂的冲动。那个嬉笑怒骂的陈墨,那个看似怯懦的陈墨,那个出人意料的陈墨正在她们心底烙印上深深的印记,这一幕来的实在太过突然和不可思议,任何人都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烈焰冲天中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只见一具焦糊的尸体忽然跌落在远处,而空中的银辉虎形陡然消失,显然是那个堕落天使已经被陈墨击杀。于是硕果仅存的涅留斯更加显得捉襟见肘起来,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见陈墨忽然从黄金火焰中现身出来,身子陡然突进猛的出现在涅留斯面前,随即一只闪烁着金芒的拳头便狠狠的轰在涅留斯的面孔上。

    轰然巨响,涅留斯惨叫着倒飞出去,漫天白炽火焰几乎烟消云散,仓促间涅留斯似乎意识到危在旦夕,于是双肩上的肉瘤再次酝酿出两道惨烈的红光不管不顾的向前方轰去。

    而陈墨却不退反进,身子如同游鱼逆流而上顷刻间又逼近了涅留斯,只见陈墨飞起一脚将其中一颗肉瘤踢成粉碎,又反手一拳将另一个肉瘤连根轰飞!涅留斯双肩上顿时一片血肉模糊,他厉声惨叫着倒飞出去轰然砸在地面,气怒攻心之下竟开始浑身痉挛起来。

    邪恶而恐怖的力量疯狂滋生,涅留斯原本就青黑的皮肤变得更加漆黑,根根暴突的青筋和血管彷佛藤蔓一样爬遍全身,其恐怖的身躯也在迅速的膨胀着。彷佛有什么力量正在涅留斯的体内疯狂涌现,他的头颅也剧烈的扭曲起来,鲜血和鼻涕混杂在一起显得既狼狈而又狰狞。

    陈墨见状顿时吃了一惊,这才是真正的堕落!显然涅留斯在生命最后的一刻再也平衡不了体内殇的力量而正在转变成真正的堕落天使!

    陈墨自然不会愚蠢到亲眼目睹一个堕落天使的诞生,他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一脚狠狠的踩在涅留斯的胸膛,那沉重的一脚就好像夯实地基的铁桩一样势如破竹的穿透了涅留斯的胸膛,顿时将其庞大的身躯好像个气球一样踩爆!顿时大量的鲜血和残肢断臂四处迸散,涅留斯只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疯狂嚎叫便当场毙命。

    陈墨这才松了口气,努力的将脚从涅留斯破烂的胸膛中拽出,却拔出了许多粉红色的肮脏内脏。

    史清眸等女孩子见状都几乎立刻当场呕吐,大家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只是脑海中却还回荡着陈墨一脚踩碎涅留斯的血腥场景,于是所有人更确定这个陈墨绝对是个恐怖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