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0:23本章字数:6567字

    楚梦枕带着雨墨一路向北,逃到了大雪山的边缘。

    楚梦枕见到后面没有追兵,才停了下来,师徒两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连楚梦枕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竟然在赵小儿的眼皮子底下把徒弟救了回来。

    可是当楚梦枕询问僵尸门里面的风暴的时候,雨墨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知道那里面的庚辛金之精气非常的浓郁,除此以外什么都不知道。

    楚梦枕原本以为风暴是火山喷发,但是雨墨说风暴忽冷忽热,那么看来就不是这个原因了。

    楚梦枕百思不得其解。按照雨墨的想法,他们应该再回到僵尸门那里,吸取庚辛金之精气,但是楚梦枕可不想惹这个麻烦。这次能够逃脱已经是万幸,下一次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他们师徒两人在大雪山中,选择了一个庚辛金之精气比较强烈的地方,修炼了一个多月之后,开始辗转向北方前进。冬天即将来临了,他们要准备吸取壬癸水之精气。

    雨墨现在已经习惯了握着星幻入定,楚梦枕对于星幻不了解,但是星幻在雨墨入定的时候,竟然发出点点银色光芒,证明星幻和雨墨之间有了一种神奇的感应,楚梦枕期待着日后能够出现什么奇迹。

    楚梦枕以前曾经来到过北海。这里一年四季都浊浪滔天,小山一般的巨浪此起彼伏,声势骇人。虽然楚梦枕没有雨墨的那种神奇灵觉,不过他也知道没有比这个地方更适合吸取壬癸水之精华。

    这里已经是大陆的北方,至于再往北的地方,楚梦枕也没有去过。北海无边无际,楚梦枕自己一个人驭剑飞行,都不敢说能够穿越过去,更不要说带着雨墨了。

    而且北海里面的怪兽数不胜数,楚梦枕以前为了寻找天玄宗失落的法宝,多次来到过这里,但光是一头恶鲛就让楚梦枕束手无策,而北海里比恶鲛更强悍的怪兽还不知道有多少,因为恶鲛都不敢往深海里面走,那里面有牠惹不起的强大存在。

    雨墨还从来没有看过大海,当楚梦枕带着他来到北海的时候,雨墨兴奋的玩耍了一整天,如果不是因为这里实在太寒冷了,雨墨肯定要跳进海里戏水。不过这里实在太寒冷了,衣着单薄而且没有什么功力的雨墨,在凛冽的海风中冻得瑟瑟发抖。

    楚梦枕知道这里的气候,但是他为了磨练雨墨的意志,也是为了促进雨墨更加勤勉的练功,他故意不给雨墨买棉衣,这样雨墨感到冷的时候,就会主动打坐入定,比自己的督促更加有效。

    楚梦枕自己也感到修为的不足。以前自己倚仗师父赏赐的法宝可以纵横一时,但是现在自己只有这一柄匕首,对敌的时候很吃亏。

    可是在柯陵高原得到的那五面灵旗与乾坤葫芦都不是寻常之物,尤其是那五面灵旗,楚梦枕发觉天玄宗炼制法宝的心法对它无效。

    这五面灵旗是当年返回人界的仙人遗留,而且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洗礼,它们自身已经具有了一定的灵性,只有修炼《大五行诀》的人才可以真正的重新炼制它们。

    当初楚梦枕依靠口诀才勉强收服了这五面灵旗,而且目前楚梦枕和雨墨只是刚刚开始修炼《大五行诀》,他们目前只吸收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精气当中的土、金、水三种,五行的基础都没有打牢,更不要说炼制法宝了。

    至于乾坤葫芦,楚梦枕还不敢炼制。这个乾坤葫芦是个难得的宝物,自己虽然可以使用天玄宗的心法炼制它,但是这样一来,雨墨却无法使用,楚梦枕必须要为自己的小徒弟着想。

    这两样法宝,只能等待修炼《大五行诀》有了一定的成就之后再炼制。

    《大五行诀》,唉!楚梦枕结束了入定之后,郁闷的坐在那里发愁。

    依靠雨墨的灵觉和对于五行知识的了解,他们师徒已经可以顺利的吸收五行之气,但是如何应用五行之气,却是另一个难题。

    《大五行诀》里面阐述了修道之法与符、阵、咒的应用之法,但是如何利用五行之气,施展符、阵、咒并没有介绍。楚梦枕询问过雨墨,雨墨也是茫然不知。

    现在楚梦枕师徒彷佛就站在宝藏的门前,钥匙也已经在手,可是他们却不知道钥匙孔在哪里。

    现在他们来到北海已经一个多月了,楚梦枕发现雨墨身上聚集的五行之气,已经远远超过他,现在必须想个办法让五行之气可以应用,这样雨墨就可以施展法术了,起码应该让雨墨能够飞行,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逃跑,而不是坐以待毙。

    楚梦枕站在悬崖,眺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苦苦思索着该从哪里入手。

    雨墨就在悬崖下的一个凹洞里面打坐,这个凹洞陷入悬崖当中,除非从大海的方向观看,否则绝对看不出这里面有人在修炼。

    这是楚梦枕精心选择的位置,以免星幻的光芒引起有心人的觊觎。

    寒冬的夜晚,铅云低垂,狂风从陆地刮向了大海,狂风夹杂着鹅毛般的暴雪,把大地染成了一片银白,傲立在悬崖之上的楚梦枕衣袂飞扬。他没有使用法术保护自己,因此雪花很快就把他变成了一个冰雪雕塑。

    突然大海之中波涛汹涌起来,一个巨大的怪兽从大海里面露出了狰狞的头颅,怪兽的头颅犹如巨蟒的脑袋,但是怪兽的身体却有如一座小山般庞大。

    北海金鳌!楚梦枕立刻认出了这个怪兽。根据传说,北海金鳌是贝有灵性的海怪,牠的内丹是修道人梦寐以求的宝贝,但是北海金鳌生性谨慎,不轻易露面,那些想要杀死金鳌、取得内丹的人都无功而返,楚梦枕立刻动了心。

    北海金鳌发出了牛鸣般的低沉吼声,然后慢慢的向海边游来,而且目光直接盯着凹洞里面的雨墨。

    楚梦枕知道,北海金鳌这种灵兽肯定是感应到了星幻的气息,以致于想要将之抢夺。

    楚梦枕冷笑一声,静静的看着北海金鳌。这个不知死活的畜生,肯定因为没有发现他,而对雨墨的法宝产生了贪念,因此才会现身。只要牠离开大海,就是他下手的时候。

    北海金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危机,此刻牠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星幻身上。

    北海金鳌已经修炼多年,牠感应到星幻上面的强烈气息,这种法宝如果能够与自己的内丹结合在一起,大海里面就没有自己的对手了,因此让诱惑而昏头的北海金鳌忘记了危险。

    楚梦枕瞇起了眼睛,以免北海金鳌发现自己在注视着牠。北海金鳌比狐狸还要狡猾,要不然牠也不会在北海生存这么多年,却没有人能奈何得了牠。

    果然北海金鳌警惕的左顾右盼着,但是楚梦枕已经敛去了气息,而且已经被大雪所掩盖,而雨墨正在打坐入定,此刻没有任何的危险,北海金鳌观察了半天,终于耐不住诱惑,慢慢的向海边游来。

    当北海金鳌的身体离开大海之后,楚梦枕双臂一振,抖落了身上的雪花,身剑合一的向北海金鳌冲去。

    北海金鳌见到有修道人的剑气,牠惊惶的就要往大海里面退,可是此时牠身后的海水突然凝固了,山峰般的海浪竟然静止在那里,然后四个身穿白衣的人从大海里面冲天而起。

    其中一个人高声喝道:「前面是哪位道友?仙水宫在此捉拿北海金鳌,请这位道友行个方便。」

    楚梦枕听到这几个人竟然是仙水宫的人,他不由得停在了空中。

    仙水宫是散仙之中的大门派,这个门派很少和外人打交道,但是他们的声誉很好,这几个人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和自己一样出于偶然,说不定他们已经追踪北海金鳌一段很长的时间了。

    楚梦枕扬声说道:「在下楚梦枕,仙水宫的道友需要在下帮忙吗?」

    仙水宫的人没想到楚梦枕竟然这么好说话,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拱手说道:「多谢楚道友的好意,北海金鳌已经离开了大海,现在牠已经走投无路了,不劳烦您出手,稍候我们好好的聊一聊。」说着,扬手发出了一柄白色的飞剑,射向北海金鳌。

    北海金鳌吼叫着,吐出了一团火红色的光球迎上了飞剑,另外的那三个白衣人双手连扬,一团团酒杯大小的晶光打向了北海金鳌。

    这些晶光看起来不起眼,但是出手之后带着霹雳之声,北海金鳌恐惧的吼叫着想要躲闪,但是那些晶光已经飞速的打在牠庞大的身体上,晶光立刻爆炸起来,北海金鳌身上坚硬的龟甲竟然无法抵御这些晶光,随着爆炸声,一块块的血肉从牠身上飞出,场面惨不忍睹。

    为首的那个人大喝道:「畜生,要是识相,就痛快的把内丹交出来,我放你一条活路,否则癸水神雷将把你炸成肉泥。」

    北海金鳌的内丹修炼上千年,已经是牠的第二生命,失去了内丹之后,牠就要变成普通的海龟,再也无法修炼成精,牠怎么会舍得交出来?可是返回大海的路已经被堵死了,而且癸水神雷是自己的克星,就算是躲藏在大海里面,自己也无法抵挡这种神雷。

    以前自己吃过仙水宫的亏,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在这里伏击自己,北海金鳌怒吼一声,那团火红色的光球瞬间缩小了,牠要把自己的内丹炸裂,不肯便宜任何人。

    仙水宫为首的那个人大喊道:「这个畜生要拚命了。」

    这个人说完之后,北海金鳌的那颗光球突然爆发了,火红色的光芒向四面八方笼罩过去。

    楚梦枕见事不妙,他立刻高高的飞了起来,可是仙水宫的那几个人却被光芒笼罩在内。但是仙水宫的人没有丝毫的慌乱,他们的身上同时飞出了白色的光芒,把自己笼罩在内,北海金鳌的内丹爆炸所产生的光芒,竟然无法冲破他们的防御。

    仙水宫为首的那个人愤怒的看着北海金鳌。他想不到北海金鳌的脾气竟然这么烈,宁可玉碎也不肯交出内丹。

    内丹爆炸之后,北海金鳌的身体彷佛立刻缩小了一号,身上的伤口也不断的流淌着鲜血,但是牠依然倔强的看着仙水宫的那几个人。

    楚梦枕降落了下来,说道:「诸位道友,北海金鳌的内丹已经失去了,不如放牠一条生路,毕竟牠修行多年也不容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们何必与牠斗气?」

    仙水宫的那几个人因为北海金鳌毁去了内丹而愤怒不已,但是就算再生气也无法弥补,如果杀了北海金鳌反而会让楚梦枕看不起。为首的那个人一挥手,说道:「算这个畜生运气好,师弟们,放牠走。」

    仙水宫的那三个人得到了师兄的命令之后,撤去了禁制,被强行凝固的波涛立刻拍打下来,海面之上水花四溅,轰然作响。北海金鳌抬头看了楚梦枕一眼,然后笨拙的掉转身体,慢慢的爬入了大海当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这时仙水宫的那几个人才和楚梦枕自我介绍起来。为首的那个人名字叫作水静轩,是仙水宫本代弟子中的二师兄,其余的那几个人都是他的师弟。仙水宫的弟子无论以前姓什么,在加入了仙水宫之后,都以水为姓。

    水静轩这次为了得到北海金鳌的内丹,送给师父作寿礼,已经准备了很久,但是没想到在最后关头还是失败了。

    水静轩没有听说过楚梦枕的名字,但是他知道天玄宗。当他听说楚梦枕是被逐出师门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样的神色,刚才楚梦枕表现得非常友好,而且竟然劝说自己放过失去了内丹的北海金鳌,这样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水静轩以前和天玄宗没什么来往,只知道这是正道的领袖门派,但是仙水宫作为散仙中的一份子,从不介入正道和魔道的纷争,因此楚梦枕因为和魔道中人交往,而被逐出天玄宗,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楚梦枕的心性和这些散仙们相仿,因此他们聊得非常投机,只是第一次见面,彼此之间难免有些保留,并没有探讨敏感的话题。

    仙水宫座落在遥远的东海里面的一座岛上,水静轩告诉了楚梦枕自己师门的地址,并邀请他以后有时间拜访仙水宫之后,便带着三个师弟,继续寻找其他的宝物,为师父作寿礼去了。

    楚梦枕虽然和水静轩这几个人很投缘,但是仙水宫在遥远的东海,自己要带着雨墨四处吸取五行之气,估计没有时间去那里了,因此楚梦枕只是出于礼貌,含混的答应了。

    可是水静轩他们离开之后,楚梦枕才想起他们使用的癸水神雷与《大五行诀》似乎有点儿联系,而且仙水宫应该是修炼以水系的法术为主,自己对于《大五行诀》百思不得其解,只要从他们那里了解一些修炼的法门,自己师徒修炼《大五行诀》就会事半功倍,而自己竟然错过了这个好机会,楚梦枕懊悔的直跺脚。

    当雨墨入定结束之后,楚梦枕正在长吁短叹。雨墨还从来没有见过师父这个样子,雨墨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以致于惹师父生气了。

    雨墨反复自省了半天,自己每天都打坐入定,根本没有做过什么事情,师父也从来没有批评过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雨墨追问了半天,楚梦枕坚决不肯说明原因,他不想让雨墨空欢喜一场,等待日后自己和仙水宫攀上交情再说好了,现在说出来没有意思。

    时间稍纵即逝,很快楚梦枕和雨墨在北海已经停留了两个月。冬天属水的亥子两月即将结束,楚梦枕带着雨墨踏上了向东方吸取甲乙木之精气的旅途,一年中的最后一个月五行属土,正好在路上慢慢的吸取大地之气。

    虽然在路上随便吸收的大地之气不纯正,不过一年中有四个月可以吸取大地之气,质量不高,可以用数量来弥补。

    清源山在东海之滨,雨墨与楚梦枕行走了二十几天才来到这里。雨墨感觉东海的东边应该是木之精气更加充足的地方,但是这个念头只是想想而已。

    东海和北海一样都是无边无际,根本无法穿越,只不过东海风平浪静,和波涛汹涌的北海比起来,东海彷佛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少女,而北海则是狂暴的莽夫,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雨墨来到清源山的时候,感觉这里的甲乙木之精气已经相当的浓郁,但是清源山这里是出名的秀美山川,尤其是现在正是春季,踏青的游人络绎不绝,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修炼。

    楚梦枕和雨墨沿着偏僻的小路,向山里面行走,等到没有人的时候,楚梦枕带着雨墨飞了起来,他们想要在深山里面寻找一个安静修炼的场所。

    清源山一共十三座主峰,这十三座主峰除了混元顶之外,其他的主峰都人迹罕至。这些山峰高耸入云,而且猛兽众多,就连采药的人也很难进入深山之中。

    楚梦枕带着雨墨在空中飞行了许久,但是清源山里面修道的人很多,那些看上眼的地方都被人占据了。这些人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如果想要在这里占据一席之地,就等于是入侵,很容易引起这些人的连手攻击。

    楚梦枕不想成为公敌,而且这也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

    他带着雨墨飞行了半天,只剩最高的那座山峰没有察看,不过这座山峰肯定也有人占据,而且能够霸占这个山峰的,绝对不会是普通的修道人。

    楚梦枕犹豫半天,终于决定下去看看,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在山峰的不起眼位置暂时落脚,反正自己师徒二人只打算停留两个月,不会影响别人。

    可是当楚梦枕带着雨墨降落到山腰的时候,从山峰之上飞下了几道青色的剑光,那几道剑光明显是冲着他们而来的。

    楚梦枕暗自叹息一声,看来自己师徒二人无法在这里修炼了。果然那几个人落到了楚梦枕的面前之后,板着脸摆出了兴师问罪的架势。

    雨墨惊奇的看着这几个人。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中有许多的疑问想要问师父,可是现在外人在场,雨墨终究还是忍住了。

    楚梦枕拱手说道:「几位道友打扰了,贫道楚梦枕,今天和小徒来到贵宝地,打算暂时落脚,一两个月之后就会离开。」

    可是那几个人冷冷的看着楚梦枕,其中一个人冷笑道:「原来你就是天玄宗的弃徒楚梦枕,你来这里打算干什么?是不是打算和摧毁僵尸门一样来这里捣乱?」

    楚梦枕忍气吞声的装作听不懂他的冷言冷语,毕竟自己的确是天玄宗的弃徒,这件事情辩解也没有意思,反倒让人笑话。

    楚梦枕装作愕然的样子,反问道:「道友此话何讲?僵尸门的事情与我师徒无关,那是天灾,并非是人祸,我们师徒只是适逢其会而已。而且僵尸门是魔道的邪恶门派,我看诸位道友一身正气,与僵尸门想必没有关系吧?」

    方才的那个人皱眉说道:「僵尸门与我们无关,但是天都峰是鄙门的别院所在地,不容外人踏足,你们赶快离开这里,以免大家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楚梦枕依旧含笑说道:「恕我眼拙,诸位道友隶属哪个门派?」

    那个人轻蔑的看了楚梦枕一眼,不屑回答。

    楚梦枕摇摇头,说道:「既然这位道友不肯表露身分,贫道也不愿意打扰,告辞。」

    雨墨嘟囔道:「师父,凭什么要离开这里?这里又不是他们家,谁愿意来就来,他们凭什么干涉?我不走。」雨墨的灵觉已经感到天都峰这里灵气十足,这个地方最适合吸取东方甲乙木之精华,雨墨不想离开这里。

    楚梦枕拍拍雨墨的肩膀说道:「不要争了,我们换个地方,反正都差不多。」

    雨墨摇头说道:「不一样,这些人也在吸收木之精华,而且这个地方……」雨墨刚说到这里,对方的那几个人立刻色变。为首的那个人厉声问道:「小子,你怎么知道的?」

    雨墨撇撇嘴说道:「猜的。」

    天下间修道的门派多不胜数,各门各派修炼的法门也不相同,可是雨墨竟然一口就道破了这个门派修炼的秘密,而且雨墨竟然说是猜的,任谁都可以看出雨墨是在撒谎。

    楚梦枕也暗暗心惊,这个门派是在吸收木之精华,那么他们修炼的是不是《大五行诀》呢?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门派?楚梦枕微笑说道:「小徒向来喜欢胡言乱语,诸位道友不要见怪。」

    但是对方的那几个人已经把楚梦枕和雨墨围在了中央,不打算让他们离开了。

    他们以为雨墨可以随口说出本门的底细,那么楚梦枕想必更加了解实情了。他们这个门派向来很隐秘,没想到今天泄漏了秘密,他们想要把楚梦枕师徒带回去,交给长辈发落。

    雨墨立刻掏出了星幻,楚梦枕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同时淡淡的说道:「诸位道友,我们师徒只是想要在这里暂时落脚,并没有别的意思,何必咄咄逼人?」

    楚梦枕以前是天玄宗上代掌门人的得意弟子,他从来没有低声下气的时候,虽然他现在已经被逐出了师门,但是傲骨犹存,只是他不希望惹起纠纷,伤害到雨墨,可是这几个人竟然如此的蛮横,他们肯定不知道,其实楚梦枕并不畏惧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