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9-01-17 16:50:27本章字数:5430字

    繁华的城市中人来人往,为生计奔波的人们急匆匆的赶着路,没有人注意到,在他们旁边一栋数十层高的大楼楼顶,一个面色苍白,穿着漆黑礼服的男子正用轻蔑的眼神俯瞰着他们,就如同高傲的神祇俯瞰世间挣扎的蝼蚁。

    一只蝙蝠从远处飞了过来,在空中略一盘旋之后,在那个男子身后降落了下来,在地上化做一团漆黑雾气,很快,又一个同样面色苍白,穿着同样漆黑礼服的年轻男子从黑雾中走了出来。

    「阿罗约大人,亲王大人派我来询问,情况怎么样了?」从黑雾中走出的那个年轻男子站在原地,微微一鞠躬后,神色恭敬的问道。

    俯瞰着楼下众生的那个年轻男子收回了视线,然后向他微微一点头:「请回禀亲王大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打伤约瑟少爷的那些人的情况已经大致清楚了。」

    「遵命,阿罗约大人。」后来的那个年轻人恭声应道,随即直起身来,突然脸色一变,笑嘻嘻的说道:「阿罗约,公事说完了,谈谈私事吧,你欠我的血奴什么时候给我啊?」

    阿罗约脸色微微一变,随即苦笑道:「你这家伙,一个血奴都值得你这样念念不忘?好了好了,这次剿灭了那些胆大包天的东方人后,回去我就给你好了。」

    「说起那些东方人,其实我倒挺喜欢他们,谁叫他们干了我一直想干却又不敢干的事情呢。」后来的年轻人轻声笑道,阿罗约脸色一变,急忙喝止。

    「够了,不要再说了,这样的话你也敢说,要是被亲王大人听到,你的下场可就……」

    「怕什么。」那个年轻人满不在乎的说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总不会去亲王大人那里告我的状吧?」见阿罗约哑口无言的样子,他继续轻笑道:「约瑟那家伙,真是给我们波塞尔家族丢脸,堂堂亲王大人之子,竟然每日与那些一身脏臭的流氓混在一起,还学人家玩黑社会去别人家捣乱,要是他真干成什么大事我还能另眼相待。偏偏做个黑社会都是没水平的,竟然还被人家打伤回来,到现在伤势都没有好转,这样的废物,传出去实在太有碍波塞尔家族的名誉了。」

    阿罗约也是苦笑不已,他对那个约瑟虽然表面恭敬,但是就如同伴所说,他其实也对约瑟很是看不起,这次听到他受伤回来的消息,暗地里不知偷笑了多少次,只不过约瑟毕竟是亲王大人唯一的后代,就算再不屑他也不敢把这种情绪流露出来。

    「好了,不要说了,今天的话我当没听见。」想到亲王大人处罚叛徒时的狠辣,阿罗约打了一个寒颤,急忙阻止了同伴继续说下去的意图,然后正色道:「我知道你很瞧不起约瑟少爷,不过他毕竟是我们亲王大人唯一后代,你以后还是小心些,不要再说这些话了,我可不想日后到黑牢里去看你。」

    「知道了。」那年轻人也知道轻重,心中牢骚发完之后,自觉的闭上了嘴,微微一鞠躬之后,在腾起的黑雾中化为一只蝙蝠,扑扇着翅膀飞走了。

    在另一边……

    「事情,就是这样了,尊敬的阁下。由于担心会让他们有所察觉,所以我们的人不敢太过靠近,因此更详细的情况我们也就不清楚了。」

    寒霜剑派二楼叶慕白的房间中,一个面色苍白,穿着一身漆黑礼服的年轻人彬彬有礼的微微躬身道。

    坐在床上的叶慕白神色淡然的点了点头:「替我谢谢你们亲王的好意了,就说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不敢。」黑礼服的年轻人再次躬身,然后恭敬的答道:「临来时,我们亲王大人吩咐过了,这点举手之劳,不过是做为朋友应尽的责任,希望您不要放在心上。」

    「呵呵,对你们来说,这只是举手之劳,不过对我来说,这个消息已经十分重要了。区区一个波塞尔家族,我虽然没有放在眼里,可是若是没有你们亲王提前告知的话,到时候我身边的人说不定会有点什么闪失,所以说,你们的示警已经对我帮助不小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日后若有机会,自会有所回报。」

    「那……」见叶慕白神色坚定,那个年轻人微微皱眉,他随即想起临来时索普.卡莆勒亲王的吩咐,立刻躬身道:「既然如此,那不如这样吧,如果阁下要感谢我们亲王大人的话,那么就请阁下在日后与波塞尔家族对战之时,能够力所能及的手下留情,这就算是偿还了这个人情,这也是我们亲王大人的意思,不知阁下您意下如何?」

    「哦?要我对波塞尔家族手下留情?」叶慕白抚摸着身边暗影柔顺的毛发,很好奇的问道:「我原以为,你们亲王会很高兴看到我对波塞尔家族大开杀戒呢,难道是我会错意了?」

    年轻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不敢有丝毫的不满,因为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虽然是一副无害的孩童模样,但是却拥有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虽然他一点都看不出来,但是临来时索普亲王那慎重的样子可是说明了他有多么的忌惮眼前这位孩童。

    因此他很快恢复了平静,然后微微躬身道:「恐怕是阁下您有所误会了,波塞尔家族虽然确实与我们家族有些不对路,可是他们毕竟与我们一样同属十三氏族,在整个血族社会中,十三氏族向来都是盟友关系,所以亲王大人希望阁下您能够手下留情,不要让波塞尔家族损失太大,毕竟那样对整个十三氏族来说并没有好处。」

    「好,既然如此,那么我会尽量留情的。」叶慕白恍然的笑了笑,然后淡淡道:「不过这也是有限度的,如果他们执意找死的话,到时候我可不会留手。」

    「这是自然。」那个年轻人谦卑的回道:「如果出现那种情况,我们亲王大人说,希望阁下能放果德亲王大人活着回去就可以了,至于其他人,死了也就死了。」

    虽然叶慕白对血族的世界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也清楚,像亲王这种层次的血族,不是单靠时间就可以造就的,那还需要过人的天赋,因此会有这样的请求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只要果德亲王不死,那么他的家族损失再重也有恢复过来的时候,可是若是他死了,下一次他的家族中再出现亲王可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甚至在那之前,他的家族或许都已经没落了。

    「好,既然如此,不管波塞尔家族有多不知死活,我都一定会放果德亲王回去的。」叶慕白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那么,我先告辞了。」年轻人闻言微微点头,再次向叶慕白躬身施礼之后,他脚下腾起大团漆黑烟雾,烟雾散去之后,一只翅膀上有几道金边的蝙蝠扑扇着翅膀飞了出来,在房间内略一盘旋之后,从窗口飞了出去。

    目送着这只蝙蝠消失在天边,叶慕白收回注视的视线。外人离去之后,小黑猫也不必在他怀里扮演宠物角色了,牠噌的一下跳了出来,踩着床边暗影的脑袋,在牠不满的低吼声中跳上了桌子。

    「小让,你认为他说的话,有多少可信度?」叶慕白在床上躺下,然后向小黑猫问道。他知道自己对西方世界并不怎么了解,因此这些事情,都先由小黑猫来判断,然后他才会做出自己的决定。

    「可信度应该很高。」小黑猫蹲坐在桌上,舔弄着自己的前爪,然后漫不经心的答道:「我听说过,一千多年前,波塞尔家族和卡莆勒家族因为一些事情起过几次冲突,死了好几个高手,从那以后两家关系就不怎么好,虽然还不至于成为仇敌,不过彼此互相拆台还是经常的。所以这次卡莆勒家族派人来通知你波塞尔家族要来寻仇的消息,却又要你尽量手下留情,是比较符合常理的。」

    「至于为什么手下留情,他说的也有道理,波塞尔家族和卡莆勒家族是血族十三氏族中的两支,这十三氏族号称是血族中自远古传下来的该隐最直系的血脉,是整个血族世界中最高贵的血统,所以他们十三支家族从来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因此他当然担心你杀的人太多,会降低整个十三氏族的实力。」

    「所以根据我的判断,他们这次来通报的消息,应该是真的。」小黑猫懒洋洋的说道,结束了自己的这次分析。

    叶慕白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淡淡笑道:「也好,既然你都这么说,那我就先去看看好了。只要知道波塞尔家族是否来到了这座城市,就可以知道索普.卡莆勒亲王这次派人通报的消息是否是真的了。」

    庞大的神念随他的心意破空而出,在他的刻意施展下,转眼就笼罩住整座城市,几乎是瞬息之间,庞大到无法想象的信息如海潮般涌入脑海,大到城市地下地壳的运动,小到数十亿只蚂蚁的各自走向,庞大的信息几乎将叶慕白的脑袋撑爆。

    这就是为什么他这样的高手,却很少放出神念的关系,没有人喜欢无时无刻的忍受这些毫无用处的杂乱信息,也亏得叶慕白实力超人,若是换成别的修真者,恐怕当场就要脑爆而死了。

    当然,神念用处还是极大的,若是知道需要寻找的目标的大概情况的话,比如想要知道隔壁一条街一栋楼房二楼住的是男是女,神念就可以在瞬息之间传递答案回来,就如同自己亲自去看过一般。

    然而叶慕白只知道波塞尔家族将要来这里袭击,却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前来通报的血族也不知道太多,所以他只能这样大范围笼罩城市,然后从中筛选相关的信息,这才涌来了太多的无用杂乱信息。

    心念微微一动之下,叶慕白开启了几个简单的判断机制,神念传递而来的信息顿时少了一半,他仔细在其中搜索了片刻之后,又屏蔽掉一部分无用信息,然后再次搜索再次屏蔽,就这样,透过神念涌来的信息迅速减少,直到最后集中到一群人身上。

    在叶慕白的神念中,这一群人住在一间豪华酒店中,吸引叶慕白的,是他们身上那浓重的血族力量波动。叶慕白所在的城市内并不是没有血族狼人的存在,只是那些血族狼人都实在太过弱小,若论力量强弱恐怕还不如寒霜剑派的掌门叶天和他师弟呢。

    但是住在酒店内的这群人却有所不同,他们中间最弱小的一个,身上拥有的血族力量波动,也比叶天强大了数十倍。至于领头的那个老人,他身上的力量波动简直可以用深沉似海来形容,身为一派之长的叶天和他一比,简直就是探照灯面前的萤火虫,还是先天体弱的那种。

    只是,在叶慕白的眼里,这点程度的实力,还远远不够看。

    短暂的注视之后,叶慕白就从这群人的谈话中确认了,他们果然就是前来复仇的波塞尔家族,那个老人就是波塞尔家族的果德亲王,至于其他人,则是他们家族的高手。

    其实按照寒霜剑派的实力来说,波塞尔家族来复仇根本不需要这样大张旗鼓,不但派出了三十多个伯爵以上实力的血族,连他们族长果德亲王都亲自出马了,要知道这样的实力,除去十三氏族中的其他家族不算的话,这股力量基本上可以在血族世界中毁灭任何一个家族了。

    只是波塞尔家族自己也知道,果德亲王唯一的儿子约瑟被寒霜剑派打伤的事,早已传遍了整个血族世界,所有家族都在看波塞尔家族的笑话。因此在这种氛围下,波塞尔家族必须拿出最狠辣的手段,进行最残酷的报复,这不仅仅是为约瑟报仇,更是为了挽回波塞尔家族在这件事上丢掉的脸面和威望。

    叶慕白收敛起庞大神念,只留下一丝神念继续监视着酒店内的血族们,虽然在那里的都是高手,但是神念本身就极为隐讳,加上血族一点都不了解东方的力量体系,因此虽然有一位亲王在场,却没有人发现叶慕白的监视。

    「亲王大人,那群东方人的情况已经探明了。」

    宽阔的房间内,果德亲王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家族内专门负责情报的阿罗约站在他身旁必恭必敬的说道。

    「说。」果德亲王眼睛都不肯睁开,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然后淡淡道。

    「那群东方人名为寒霜剑派,据传是在东方得罪了昆仑而不得不逃到这里的。他们一共有十二个人,只是现在有五人常年在外,因此住处只有七人以及一个最近收留的小孩。这小孩可以忽略不计,其他七人则是有力量在身,不过都十分弱小,其中最强的两个,也只比子爵略强一些而已。只是他们东方修行心法神秘,恐怕有些我们不知道的手段,所以为保险起见,派两个伯爵级别高手对付他们一个,就是十分保险的了。」

    阿罗约说完就不再开口,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等待果德亲王的命令,而后者却像是睡着了一般,半天都没有发出一点声息,没有他这个做首领的开口,一屋子的血族没人敢说一句话,气氛顿时压抑下来。

    正在这时,一只细小的蝙蝠从窗外飞了进来,然后化做一团黑雾,黑雾转眼散去,一个面色苍白的男子从中走了出来,然后来到阿罗约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阿罗约仔细听完,然后点了点头,让那男子去一边休息,这才转向果德亲王道:「刚刚收到消息,那群东方人中,有一个年轻女子刚刚出门,看样子应该是购物去。」

    果德亲王这才睁开眼睛慢慢道:「派两个人,先把这个女人抓来。」他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狰狞的笑容:「我要好好的折磨她,然后把这一切拍下来,再寄给那些凶手,我真的想知道,他们到时候会有什么表情。」

    屋内的血族们轰然应是,立刻有两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站了起来,转眼化做两只翅膀上带着金边的蝙蝠,从窗口飞了出去。

    这两人,都是拥有伯爵实力的血族,说起来比寒霜剑派的掌门叶天的实力还要强大许多呢,对付一个年轻女子还不是手到擒来。之所以派他们去,只不过是为了保险起见,同时也是为了展示波塞尔家族的实力而已。

    一直默默听着他们谈话的叶慕白在自己的房间内冷笑了一声,刚才出去的就是叶佩佩,她是去远处的市场,为一家人买做饭所需的蔬菜和肉类,想不到这些血族,却把心思放在了她身上。

    想起叶佩佩认识自己以来,对自己的温柔照顾,虽然叶慕白早已是铁石心肠,但是也不禁心中一暖。虽然叶佩佩还没有达到能够成为他朋友的地步,但是只凭叶佩佩平日的照顾,这次,叶慕白也要插手管上一次。

    心念微动之下,一直停留在那边的神念潮水般涌了回来,只在那边留下了微弱的一丝神念。这样若是那边还有什么动作的话,叶慕白也能及时感知,并做出相应的应对措施。

    「小让,别睡了,想不想出去抓几只血族来玩玩?」收回神念之后,叶慕白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向躺在桌上酣睡的小黑猫喝道。彷佛是感觉到他言语中的杀气,一直卧在他脚边的暗影抖擞着黑毛站了起来,低声的咆哮着。

    「血族?」被他吵醒的小黑猫两眼一亮,兴奋的坐了起来:「你要对波塞尔家族动手了?好啊好啊,我早就看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不爽了,当年还是亡灵法师的时候,我就和他们冲突过好几次了。这些向来都认为只有血族才是最高贵种族的家伙,那副趾高气扬的嘴脸实在很让人不爽。」

    「不,只是有两只小杂鱼送上门来了,不抓来玩玩,怎么对得起送礼物的人呢?」叶慕白咧开嘴微笑道,雪白的牙齿在灯光下闪烁着逼人的寒光,就如同噬人的猛兽一般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