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更新时间:2019-01-17 16:50:28本章字数:8523字

    叶慕白脚下升起一朵黑云,托着他缓缓升起,刚升到离地大约百米的高度,脚下的地面已经在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迸裂,无数道粗大的裂口如同一张张狰狞巨口一般,向他不住的狞笑。

    地面在剧烈的震动中不住的崩塌,不时有房屋般大小的巨石坠入突然裂开的深渊中,然而那祭台周围百米的地面却是完好无损。即便那里的震动比其他地方剧烈许多,但是却总有什么力量保护住那里的地面。

    「来了。」一直微睁双目注视着祭台的叶慕白突然目光一凝,他的神念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极为精纯恐怖的力量,正从极深的地底以极快的速度向上攀升,而目标就是那暗红色的祭台。

    无数道裂缝中,突然响起了古怪的呼啸声,那是如同万千人一同尖叫一般的尖利声音,不过叶慕白却能分辨出那并不是人类的尖叫,而是某种能量以极快速度上升时摩擦产生的啸声。

    深渊的底部已经隐约能够看到闪烁着的暗红色了,短短半秒之后,无数暗红的火焰突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从深渊底部喷发出来,可怕的火焰在一瞬间就冲到了近千米的高空,所有巨大裂口中都有这种暗红火焰燃烧。

    叶慕白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这暗红火焰虽然有些特殊属性,威力也比普通火焰大上几十倍,但是对他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他静静的漂浮在离地百米的空中,只是周身有淡灰色光芒闪烁,那暗红火焰碰到这淡灰光芒之后,立刻如同被浇上一盆冷水一般熄灭了。

    终于,在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中,暗红色的祭台彻底的炸成了无数碎石,一个巨大的身影在烟尘中站了起来,那是一个身高达到近十米的巨大身影,在他的背后,还有一对舒展开来超过二十米的巨大黑翼。

    烟尘渐渐的散去,叶慕白瞇起眼睛望了过去,那是一个有着一张粗旷的西方面孔,双腿却长着羊蹄,背后有一对破烂不堪的蝠翼的恶魔。他的身体十分魁梧,从那裸露的一块块肌肉来看,他的力量无疑是十分巨大的。

    「原来是一个巴托恶魔啊。」叶慕白在空中自言自语的笑了起来。

    西方的神系十分复杂,号称正义的神界众神中,就分成了好几个神系,各大神系下又细分成好几个神系,而被称为邪恶的恶魔一方就简单多了,主要是分成两大系。

    其中一系就是神界中率领近三分之一天使反叛,失败后被赶到地狱的堕落天使路西法,又称魔王撒旦,以及他的堕落天使军团;而另一系,就是地狱的原住民巴托恶魔。

    巴托恶魔是地狱中的原住民,喜欢酷热恶劣的环境,喜欢硫磺的气味,不过自从路西法以及堕落天使军团被赶到地狱之后,他们与堕落天使军团多次开战,直到双方都意识到奈何不了对方之后,为了不让神界拣便宜,只好暂时保持和平,将地狱分成了两大块地盘互不相扰。

    西方的古老传说中,经常有邪恶的巫师用活人献祭,然后换取强大力量的传说,而这并不是空穴来风,通常都是巴托恶魔诱惑人干的。因为生活在熔岩地狱的巴托恶魔,他们的力量来源大部分就是来自于人类的恐惧、贪婪等诸多负面情绪,因此用活人向他们献祭确实可以换来一定的力量。当然,一般换取者最后都没什么好下场,当巴托恶魔认为他们没用了的时候,通常都会直接干掉他们。

    叶慕白自言自语的声音虽低,但是却瞒不过下面的那个巴托恶魔。他闪电般的抬起头来,一双铜铃般巨大的牛眼立刻向叶慕白望了过来,看清了叶慕白的样子之后,这个巴托恶魔桀桀怪笑了起来:「人类,是你把我从无尽的长眠中唤醒的吗?说吧,你有什么要求,是想要强大的力量还是什么?」

    「你能给予我强大的力量?」叶慕白不置可否的笑道。「能有多强大?」

    「强大到足以让你横扫这个世界的力量。」巴托恶魔用一种充满诱惑的语气说道:「当然,想要那种力量,我就需要更多的鲜血。不过没关系,我现在可以先给你一部分力量,这样你就会放心了吧?」

    「横扫这个世界?」叶慕白笑了起来。「你是被封印在这里的吧,真是很难让我相信,一个被封印的家伙,还敢给我说能给我横扫世界的力量?」

    「人类!你这是在侮辱伟大的巴巴幕拉!」巴托恶魔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我改变主意了,我要捏碎你那可恶的脑壳,然后细细的品尝那美味的脑浆,希望到那个时候,你还能这样嘴硬!」

    巴托恶魔是生活在灼热的熔岩地狱中的,这让他们的性格十分复杂,既有一般恶魔的狡诈和残暴,又有火焰一般的易怒暴躁特性,所以叶慕白的一句无心之语,彻底的激怒了眼前这个巴托恶魔巴巴幕拉。

    他愤怒的咆哮起来,暗红的火焰从身后的一道裂缝中喷出,立刻附在了背后的巨大蝠翼上熊熊燃烧起来。随着火焰的燃烧,原本破烂不堪的蝠翼迅速恢复,然后变成了一对漆黑光滑,上面还有暗红火焰不住跳动的巨大翅膀。

    巴巴幕拉突然一抬头,然后大张巨口,一道汹涌火流从他口中喷出,带着呛人的黑烟向叶慕白喷去。这火焰是巴托恶魔们居住的熔岩地狱中的火焰,对任何生物都有独特的杀伤力,不过对巴托恶魔来说却是大为滋补的东西,而那黑烟也有剧烈的毒性。

    不过这样的攻击,还没放在叶慕白的眼里,他只是顺手一拂,漫不经心的就将迎面扑来的火海彻底轰成了漫天小火花,然后才笑道:「你不会是只有这一手吧?拿点厉害的出来,这样的小把戏,奈何不了我的。」

    巴巴幕拉愤怒的咆哮起来,他也不肯答话,右手一拳打进了大地之中,拔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捏着一把巨大无比,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双面战斧,然后扇动着背后巨大的翅膀,卷起一阵狂风向叶慕白扑了过去。

    百米的高度对于身高接近十米的巴巴幕拉来说并不算什么,甚至他都不需要飞行,单靠双腿的跳跃力就可以直接跃到这个高度了。因此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已经出现在叶慕白身前,然后放声咆哮了一声,右臂上青筋迸起,抡起双面战斧就向叶慕白腰间斩去。

    巴巴幕拉身高接近十米,因此他使用的这把双面战斧也不小,斧面直径起码也有三米,要是普通人被这样一把斧头斩中,恐怕直接就被拍死了,而不是被砍死的。

    不过这样的攻击,在叶慕白面前还是显得太过苍白。叶慕白已经看出来了,眼前的这只巴托恶魔,或许曾经拥有强横的力量──巴托恶魔中的强大者,力量甚至能和神祇相媲美。比如叶慕白所知道的,三万年前的一次神战中,深渊领主萨罗托一人就杀死了三名神祇,虽然那只是下等神,不过这也说明了他的力量有多强大。

    不过很显然,眼前这只巴托恶魔不管以前有多强大,但是经历过不知多久的封印后,长时间无法得到力量的补充,他的实力无疑已经降到了最低。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依然是个需要人们高高仰视的存在,但是对于叶慕白来说,他的实力还不足以让叶慕白感到威胁。

    因此面对那呼啸而来的巨大战斧,叶慕白只是神色淡然的伸出右手,曲指轻轻的弹在斧刃之上,铛的一声脆响之后,纤细的手指却爆发出巴巴幕拉无法抗衡的强大力量。

    巴巴幕拉的身体剧烈颤抖了一下,巨大的战斧不受控制反弹回去,然后在他手中彻底迸碎,化成泥土透过指缝掉了下去。

    巴巴幕拉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但是这一次,咆哮声中却带上了畏惧和惊慌,他捧着右手拍动翅膀飞快的退开,然后用十分震惊的神色望向叶慕白。

    「你到底是什么人?」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眼神闪烁的问道:「你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极限,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类。」

    「胡说。」叶慕白皱起眉头笑骂道:「我可是正宗的人类,不要想给我扣上什么外来者的头衔。我知道神界的众神们,对来自于另外位面的强大存在总是充满敌意的,如果你想靠这个办法让我和神界冲突,那我不介意送你去神界。当然,对于被抹去记忆后的你,相信神界会很乐意用圣火招待一位巴托恶魔的。」

    「你撒谎,不要试图侮辱巴巴幕拉的智商!」巴巴幕拉却固执的叫道:「人类不可能有你这么强大的力量,即使是那些号称最接近神的人类英雄,也不可能达到这种高度,这是不属于凡人的力量。」

    「人类英雄?」叶慕白稍微愣了愣,随即笑道:「你是指以前那些人类中的强者吗?天哪,你到底被封印多少年了?早就没有什么人类英雄了,你说的那些强者,现在只有一个称呼,那就是修行者。」

    巴巴幕拉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显然他也不清楚自己被封印了多久,但是他很快回过神来,愤怒的大声咆哮道:「人类,先不管你是什么身分,但是即使你拥有强大的力量,难道就可以这样嘲笑我,嘲笑伟大的巴巴幕拉吗?」

    「没有,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叶慕白笑了起来,他神色轻松的摊开双手。「你看,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否则我根本不需要和你说这么多话,你应该清楚,我的力量远远在你之上吧?」

    巴巴幕拉恶狠狠的盯着他,粗大的鼻孔一动一动,带着浓烈硫磺气息的气体从鼻孔中喷出,这是表示他异常愤怒的意思。但是在仔细衡量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对比之后,巴托恶魔狡诈的性格占了上风,他决定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了,否则万一说恼了对方,动起手来可就吃亏了。

    看着他这副恼怒的样子,叶慕白依然微笑不已,心底却在盘算。他这一生,真正知心可以将自己性命交付出去的朋友很少,仅有的那几个朋友现在也没有联络,唯一联系上的昔日风暴之神阿特蒙得,却无法离开他藏身的那个被毁灭的位面,这使得他显得有些势力单薄。

    虽说以他的实力,完全不会畏惧西方的任何强大存在,但是再厉害的人,也经不住蜂拥而来的敌人。若是神界发现了他的存在,不计一切代价来绞杀他的话,即使他现在恢复当年最颠峰时期的力量,面对数以亿计的天使以及无数神祇,也得落荒而逃。

    当然,这么说并不是他想要组建自己的势力和神界抗衡,毕竟那么麻烦的事,叶慕白这样怕麻烦的人是不会做的。他只是想尽可能的增加几个手下,最起码,不必什么小猫小狗的角色打上门,都要他亲自出手。

    眼前这只巴托恶魔无疑是个好目标。

    巴托恶魔的性格狡诈,遇到比自己弱小的敌人,他们会异常残暴,但是遇到远比他们强大的敌人时,他们性格中隐藏的胆怯就会浮出水面。而现在,巴巴幕拉无疑是被叶慕白的强大吓住了,否则以巴托恶魔的凶名,会这么客气的和叶慕白说话?

    收服一个胆小的巴托恶魔,或许并不太困难,但是叶慕白需要的是完全忠心,起码要让他不敢也不能背叛,否则日后他与自己一起,难免会知道一些事情,万一再被同样强大的别人威胁一下,把自己卖了怎么办?

    叶慕白可不想带一个随时可能捅自己一刀的人在身边。

    仔细考虑了片刻之后,叶慕白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他干咳一声,然后缓缓开口道:「巴巴幕拉,以你的眼力应该看得出我的实力在你之上。那么,按照你们熔岩地狱服从强者的规则,我要你向我宣誓,成为我的部下。」

    巴巴幕拉眼睛转动了一下,然后他带上一副讨好的笑容,恭敬的说道:「强大的存在,我很乐意成为您的部下。不过,我想知道,如果成为您的部下,您是否会为我提供庇护,保佑我不被神界的众神所杀害?」

    「那是自然。」叶慕白缓缓点头。「既然成为我的部下,在必要的时候我自然有维护你的义务,但是相应的,你也必须遵守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和神界发生冲突。」

    「既然如此,那我很乐意成为您的部下。」巴托恶魔并不排斥成为一个强者的属下,这和自尊心什么的没有关系。依附比自己强大的强者,是生活在混乱的熔岩地狱中的每一只巴托恶魔早已习惯的事情。除非他们强大到不畏惧绝大部分人,否则他们都必须依附某一个强者,以免哪一天被路过的强者看不顺眼顺手杀掉。

    所以当叶慕白提出这个要求之后,巴巴幕拉并没有对这个提议产生什么反感,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然后举起右手,准备发誓效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叶慕白却出言阻止了。

    「等等……」

    「怎么了?强大的存在,难道您还有别的问题吗?」巴巴幕拉困惑的抬起头来问道。

    叶慕白笑了笑,然后淡淡回道:「我想你没有听明白,我需要一个部下,但是我需要的是一个绝对忠心,绝对不会背叛我的部下,而不是随时可能向其他强者出卖我的部下。」

    「您这是什么意思?」扇动着翅膀漂浮在几十米外的巴巴幕拉愤怒的吼道,很快他的脸色渐渐的变了。「难道……你是想……」

    「没错,发誓。不过不是一般的发誓,而是以你的本名向契约之主发誓,这样我才会相信你。」叶慕白轻笑着说道。

    「不……这绝不可能!」巴巴幕拉一反常态的咆哮起来,双眼顿时变得通红。「我们巴托恶魔虽然不排斥依附强者,但是我们绝不出卖自由向契约之主发誓,那意味着我永远都是你的奴仆!即使是熔岩地狱中的三君王,也不敢提出这样无礼的要求!」

    「真的是这样吗?」叶慕白脸色微微一沉,冷笑着问道。

    所谓的契约之主,其实只是一个称呼。他并不是现世于世间的神祇,所有知道这个名字的修行者,更愿意认为他是宇宙间的一种法则,代表着宇宙间不可违背的意志。

    以本名向契约之主发誓,就会受到一种至今都没有人研究清楚的神秘力量约束,那就是俗称的契约之主的契约力量。一旦违背发誓时订立的契约,无论身隔多远,契约力量就会按照订立契约时规定的约定,对违反者进行惩罚。无论违反者有多强大,无论他的身分地位有多高贵,哪怕他是神界中最强大的神祇,在契约力量面前一样无力反抗。

    即使以叶慕白的强大,也不敢以本名向契约之主发誓后再违背誓言,因此如果能让巴巴幕拉以本名向契约之主发誓,订立永不背叛的契约,那么除非他是真的不想活了,否则绝对不会违反契约的。

    只有那样,叶慕白才会相信这个狡诈的巴托恶魔不会背叛自己。毕竟巴托恶魔在守信这方面的名声,实在好不到哪去,连同样被称为恶魔的堕落天使,和他们一比都算得上是极其守信用的君子了。

    不过很显然,叶慕白的提议被巴巴幕拉坚决否决。向契约之主发誓订立契约,就意味着契约不解除,他就永远不能违背契约,这和订立一份永远卖身契区别不大,所以遭到巴巴幕拉的强烈反对并没有出乎叶慕白的意料之外。

    不过真的像巴巴幕拉说的那样,巴托恶魔们都是追求自由的吗?对此叶慕白只能嗤之以鼻,起码他知道巴托恶魔是一个十分狡诈、残暴又极其爱惜自己生命的种族,虽然巴巴幕拉激昂的说即使是熔岩地狱三君王也不敢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是实际上呢?如果真让熔岩地狱三君王来提出这个要求的话,保证巴巴幕拉屁都不敢放一个,乖乖的立刻发誓。

    自由再重要,也没自己小命重要啊,这是所有巴托恶魔的一贯作风。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叶慕白对巴巴幕拉的震慑力还是不够大,否则他哪敢在这里喊什么追求自由的口号。

    听到叶慕白的话,巴巴幕拉顿时一窒,眼珠子一阵乱转,却迟迟没有开口说话。叶慕白言语中流露出的一丝寒气,让他顿时明白过来,现在占优势的可不是自己。

    「不管怎么说,我是不会向契约之主发誓的,那样就意味着我将永远失去自由。」巴巴幕拉一脸愤怒的吼道,但是他的语气比起刚才却软弱了许多,很显然,他并不希望因为口角引发冲突。

    叶慕白默默的看着他,隐藏在黑雾下的面容模糊不清,但是那一双黑眸中却闪烁着繁星般清冷的光芒,透过层层黑雾直射在巴巴幕拉的脸上。

    感受到这道目光中所蕴涵的清冷以及漠然,巴巴幕拉有些不安的晃动了一下身体,呼哧呼哧的从鼻孔中喷出带着浓重硫磺气息的灼热气体。

    「这么说,你是执意要反抗了?」沉默了许久,直到巴巴幕拉有些承受不住那无形的精神威压,露出了少许急躁之色后,叶慕白才缓缓开口问道。

    巴巴幕拉心中突然一寒,叶慕白的口气十分平淡,并没有多少情绪在内,但是不知怎么的,巴巴幕拉却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危机感。就如同一只兔子突然被猛虎注视一般,那种发自内心,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恐惧几乎让他做出否定的回答。

    但是他毕竟不是常人,短暂的失常之后,他将不受控制的情绪压制下去,然后咬着牙回道:「没错,我可以成为您的部下,但是以本名向契约之主发誓,这绝对不可能。」

    「既然如此……」叶慕白对他的回答早有准备,闻言也不惊讶,只是淡淡的点头说道,话说到一半,突然脸色一沉道。「那你就去死吧。」

    巴托恶魔性格狡诈残暴,而且极其记仇。这一次叶慕白如此威压巴巴幕拉,后者刚出封印实力不足,不得不低头服软,但是叶慕白知道一旦他恢复力量,肯定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出这一口恶气。

    何况这里虽然不是东方家乡,但是放任一只残暴喜欢鲜血的巴托恶魔在人世游荡,也是极为不妥,说不定哪天连神界的人都引了下来。因此,为了自己日后的安宁,叶慕白没打算放这只巴托恶魔离去。

    因此「吧」字刚一出口,一直笼罩在黑雾内的叶慕白抬起右手,一指向巴巴幕拉点去,随着他的这个动作,一道暗淡的灰色劲气从指尖射出,无声无息的向巴巴幕拉射去,这道劲气色泽灰暗,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熔岩地狱中根本没有什么秩序,那里的巴托恶魔信奉的就是强者为尊,一言不合突然出手厮杀的事情司空见惯,因此每一只巴托恶魔时刻都处在警戒的状态,就是怕被人偷袭得手。因此叶慕白的出手虽然突然,但是巴巴幕拉却也是早有准备。

    叶慕白顺手射出的灰色劲气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战斗经验丰富的巴巴幕拉却一点都不敢大意。他知道强者们的攻击通常都是这样,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攻击下,却隐藏着无边的杀机,多少人就是因为轻敌而失去自己的生命。

    虽然那道灰色劲气看起来没什么,但是他还是咆哮了一声,抖擞起十二分精神,鼓动双翼迎了上去,然后毫无花俏的一拳轰向了这道灰色劲气。

    天空中突然一亮,一道灰色的光芒几乎掩盖了天地,紧接着,如耳边炸响的惊雷一般的巨响才传递开来。巴巴幕拉的拳头与那道灰色劲气接触的一剎那,可怕的爆炸顿时爆发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在瞬间席卷了方圆数千米的距离。

    布满巨大裂口的地面,顿时被冲击波压垮,崩塌的石头在瞬间就将那无数巨大裂口填满,然后在冲击波的可怕压力下,与大地彻底凝为一体,再没有一丝缝隙。

    冲击波迅速的消失在远方,而两人刚才交手的下方地面,却出现了一个直径千米的圆形深坑,坑壁异常光滑,如镜面一般找不到一丝缝隙。

    叶慕白瞇起眼望向远方,他的神念一直锁定着巴巴幕拉,后者在爆炸中不敌叶慕白的顺手一击,被爆炸的力量掀飞出去,不由自主的飞到了好几里外。不过这么点距离,还没能脱离神念的锁定。

    轻笑了一声之后,叶慕白身形微微一晃,身影慢慢淡去,然后消失不见。

    在数里之外,身上布满大小伤口,背后巨大蝠翼也被击穿了好几个大洞的巴巴幕拉正惊魂未定的检查着自身的伤势。刚才那一次的直接碰撞,虽然他对叶慕白已经十分重视了,但是他还是大大低估了叶慕白的实力,以至于在那次碰撞中完全落入了下风。

    巴托恶魔的身体速度极为出色,不管是身体恢复能力还是抗打击能力,都远比凡间的任何生物出色,否则刚才那一次能量的碰撞,就足以让他化为灰烬而不是现在这样只受些皮外伤了。

    仔细检查一番,发现自己并没有太过严重的伤势之后,巴巴幕拉轻轻的松了口气,完全没有把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放在心上。对巴托恶魔来说,那种皮外伤只需要一会就能愈合了,实际上也确实如此,那些伤口正在缓缓的蠕动,以肉眼都能看到的速度愈合。

    不过突然出现在他身前的身影,让他刚刚吐出来的一口气立刻又缩了回去──黑雾缭绕的叶慕白浑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如同暗夜里的死神一般,突如其来的出现在离他不到百米的地方。

    巴巴幕拉瞳孔顿时收缩,经过刚才那次攻击之后,他更加清楚自己与对方的差距,更明白被封印了这么久的自己,力量已经处于最低点,绝对没有希望战胜眼前这个可怕的敌人。

    既然无法战胜,又不想做永远的奴仆,那就只能逃跑了。巴巴幕拉在一瞬间做出了最适合自己的决定,趁着叶慕白刚破空而至,还未向自己发动攻击的这一丝丝空隙,巴巴幕拉已经尖啸一声,粗壮的右臂砰的一声爆裂,无数碎肉以及鲜血,如同密集的子弹一般,向四周呼啸而去。

    叶慕白微微皱起眉头,那四处飞溅的碎肉以及鲜血,带着一丝古怪的腥气。叶慕白完全可以分辨得出,那不是血液的正常味道,所以说,这些碎肉和鲜血,必定还带着某种属性的攻击,只是他一时还分辨不出来而已。

    为了慎重起见,也为了不弄脏自己的衣物,叶慕白谨慎的挥了挥手,瞬间在身前布下了一道闪烁着淡淡灰色光芒的透明光罩。

    无数碎肉以及血滴呼啸着飞溅,击打在光罩上之后,立刻发出尖锐的撞击声,透明的光罩在这密集的攻击下不住震颤,每一次碰击,都在光罩上掀起一圈淡淡的涟漪,飞快的向四周扩散。

    感受到这些碎肉以及血滴中蕴涵的可怕力量,叶慕白心中微讶──这些碎肉以及血滴,由于体积极小的关系,威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每一片碎肉或者是血滴撞击时的威力,基本都等于血族亲王的全力一击了。

    而且,这些碎肉和血滴,还带着极强的腐蚀作用,王水和硫酸的腐蚀能力和它们相比,简直就和白开水一般无害。

    这样的攻击肯定不能持久,不过半秒多的时间,密集的碎肉和血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叶慕白周围的地面,已经变得如同蜂窝一般,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孔洞,而且黑黝黝的根本看不出有多深。

    壮士断腕的巴巴幕拉早趁着血雨肆虐的空隙,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叶慕白放出神念仔细搜索了一下,庞大的神念在顷刻之间,就已经覆盖住方圆数百里,但是除了各种杂乱的信息之外,他再找不到一丝关于巴巴幕拉的气息,他已经从叶慕白的眼前逃脱了。

    毕竟,叶慕白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人,而巴巴幕拉这个巴托恶魔,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角色。能和神界抗衡几万年的巴托恶魔,也是有他们自己的独到之处,有什么最后的手段能够躲过叶慕白的神念搜索,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虽然战斗目标未能达成,让这只巴托恶魔逃了出去,但是叶慕白并不以为意,虽然日后他若来寻仇确实会增添不少麻烦,但是对于叶慕白来说,也只限于麻烦,区区一只巴托恶魔,还威胁不到叶慕白的存在。

    这是拥有极大实力者的自信。

    何况,叶慕白这次出来用的形象,可是虚构出来的人物,想要找他报仇?首先要巴巴幕拉能找得到人才行。

    轻笑了一声之后,叶慕白散去黑雾,身形迅速缩小,重新恢复成本来面貌。他凝视着远方,那最后一只血族,已经背着果德亲王逃出数百里远了。叶慕白本来就打算放果德亲王离去,因此也懒得再继续追杀他们,自然是就此收手不提。

    在虚空之中轻轻一顿足,叶慕白的身体迅速扭曲淡化,然后慢慢的消散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