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9-01-17 16:50:29本章字数:6923字

    「巴巴幕拉!」渐渐恢复过来的一众血族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血族愤怒的大骂道:「这是不是你搞的鬼?你把我们弄到什么鬼地方来了?」

    叶慕白心中冷笑了一声,果然是勾搭在一起的啊,否则这些血族怎么会认得巴巴幕拉?明显是果德亲王为了对付自己联系过的,只不过果德亲王似乎没有拿出太多好处,以至于这些血族不肯动手而已。

    虽然对这些暗地里的阴谋了解不多,但是近万年的阅历和经验,让叶慕白的猜测也八九不离十了。不过这些血族没有向自己动手,并不代表叶慕白会放过他们,对自己有了算计的心思,在叶慕白看来就已经算是潜在的敌人了。

    斗神台内那数千年的厮杀,让叶慕白早就养成了谨慎的冷酷习惯。为了日后的安全着想,即便是潜在的敌人,能够抹杀掉的话就一定不要放过。这是数千年来,几十次生死线挣扎,上百次一时心软放过对手却被人背后下毒手后才换来的习惯。

    不过眼下,叶慕白还不需要出手,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巴巴幕拉未必存了什么好心,因此他倒也乐得看热闹。反正,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吧。

    血族与巴巴幕拉之间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几个年轻的血族已经指着巴巴幕拉大骂了起来,不过更多的血族却似乎意识到了不妙,一直高呼要果德亲王出来说个明白。可惜的是,他们还不知道果德亲王已经彻底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吵闹了几分钟之后,巴巴幕拉依然是笑瞇瞇神色不动的样子,却只是一言不发。他这古怪反应让不少血族都感觉到不妥,漫骂声渐渐的低了下去。当然,不识进退的人还是有的,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年轻血族跳了出来,一手向巴巴幕拉推去,口中不住的漫骂着,显然是看他没有反应,想要用这种手段让他开口。

    巴巴幕拉的眼中突然闪过了一丝狰狞,他闪电般出手,以众血族都无法看清的速度,右手狠狠的插进了那个年轻血族的胸口。后者直到半秒才意识到不对,他神色怪异的低头看着插在自己胸膛内的那只手,好一会才发出了一声惨叫。

    「我说,你不知道什么叫做礼貌吗?尤其是……食物是没有发言权的。」巴巴幕拉脸上的肌肉扭曲着,看起来十分的狰狞,他缓缓的转动右手,让那个血族不住的惨叫。

    「放开他!」人群中,几个和那个血族关系密切的血族立刻大喝着冲了出来,但是巴巴幕拉微微一笑之后,握在手中的那个血族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干瘪了下去。还未等那几个欲救他的血族冲到跟前,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看起来就像是衣服架上挂了一张人皮。

    这样残酷的一幕,顿时让那几个血族大吃了一惊,急奔的脚步立刻停了下来。几个人站在几米外戒备的看着巴巴幕拉,眼神中有难以掩饰的恐惧。

    「果德没有告诉过你们我的身分吗?」顺手将手上的干尸扔到一旁,巴巴幕拉无限满足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缓缓道:「也是,他一直把我当做是最后的底牌,自然不会告诉你们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人群中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叶慕白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却看到了躲在人群后的卡莆勒亲王。叶慕白向他微微一笑,这才想起来巴巴幕拉的传送阵笼罩范围可是百里,卡莆勒亲王想必是因为在古堡内没有离开,所以被一起传送了过来。

    看到叶慕白望来,卡莆勒亲王似乎有些羞愧的移开了视线,但是叶慕白知道那是假的。像他们这样位于人间顶峰的人,又怎会为了一次算不上出卖的出卖就感到羞愧呢?

    但凡决定做了,那就绝对不要后悔,更不要为此愧疚,哪怕要做的事是错的。若是没有这样的觉悟,没有一颗永不后悔的心,根本没有办法走到人间的顶峰。

    因此,或许卡莆勒亲王这样故做姿态是发现了叶慕白的敌意,想要靠这种关系表示自己的后悔;也或许单纯的只是一种伪装。但不管是什么,他已经被叶慕白划到了潜在的敌人那一行列了。

    叶慕白脑海中的这些思绪,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极度冷静的头脑,如同最精密的计算机一般,将这些事情分析清楚,然后一一归纳,接着扫出脑海,让头脑保持没有一丝杂念的冰冷,以便发挥最强的战力。

    当这些思绪浮起又被压制下去,卡莆勒亲王的问话也不过刚刚说完最后一个字。听到他的问话,巴巴幕拉嘴角泛起一丝狰狞的笑容,他的双眼渐渐变得鲜红,然后慢慢道:「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

    他的话音刚落,远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古怪的长鸣,听起来像什么怪兽的吼叫,又像是号角一般的声音。紧接着,地面微微的震动起来,远处的地平线突然出现了密集的烟尘,似乎有大部队正在向这边靠近。

    血族们微微骚动了一下,几个眼力较好的血族迅速飞上高空向远处眺望,片刻之后,他们面色惨白的降了下来,结结巴巴的叫道:「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那边过来的是魔鬼的军队,我看到了巴托恶魔和小劣魔,还有石像鬼!」

    听到他惊慌的喊叫,血族们轰的一下乱了,谁都知道这样大规模的恶魔军队意味着什么。

    一个年轻血族歇斯底里的叫道:「这里是地狱!我们来到地狱了!」

    「先生们。」巴巴幕拉微微躬身,很有绅士风度的微笑说道:「你们说对了,这里是我的家乡,欢迎来到熔岩地狱。」

    巴巴幕拉的身体迅速的膨胀变大,弯曲的角从他的头上伸了出来。片刻之后,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身高近十米的巨大巴托恶魔。

    看到他突然变化为一只巴托恶魔,不少从没有经历过这样场面的年轻血族惊慌的叫了起来,但是老年血族们反而冷静下来。他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了片刻,然后让开了一条道路,片刻之后,一直躲在后面的卡莆勒亲王走了出来。

    「尊敬的巴巴幕拉阁下,不知道您这样把我们弄到熔岩地狱中来,是为了什么?」卡莆勒亲王很是从容镇定的说道:「要知道,我们血族与你们巴托恶魔都是暗黑生物,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神界,我想我们之间应该不至于有什么仇恨吧?」

    「没错,是没有仇恨。」巴巴幕拉大笑了起来,闷雷一般的嗓音传得很远。「不过,你们没资格和我讲条件。」

    卡莆勒亲王眼中闪过了一丝怒气,但是他随即压抑了下来,继续礼貌的说道:「尊敬的阁下,我承认我不是一位巴托恶魔的对手。但是您要清楚,站在这里的,是几乎整个血族世界的首领、各大家族的家长,我想您也不愿意和整个血族世界为敌吧?」

    「为敌?」巴巴幕拉的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他十分轻蔑的望向卡莆勒亲王,然后摇了摇手指。「看来你到现在还没明白,你们只是我的食物,食物是没有资格讲条件的,懂吗?」

    「食物?」卡莆勒亲王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顿时想起了巴托恶魔的传说,立刻就明白巴巴幕拉的意思。

    身后那群老年血族反应也不慢,随即清醒了过来,一个老年血族立刻沉声喝道:「他没打算放过咱们,和他拼了!」

    在场的血族中,有十几个是各大家族的长老或者是族长之流,都是年龄在千岁以上,身经百战见惯了血腥的任务。因此那个年老血族话刚一出口,刷刷几声轻响之后,十几道身影立刻腾空而起,化作阴影向巴巴幕拉扑去。

    这些老年血族都知道今天已经是无法善了,如果不能在那支恶魔军队赶到前杀死巴巴幕拉,然后迅速远遁的话,只要被那支军队围上,众人就只能落得化为食物,血肉被吸食干净的下场了。

    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这十几个亲王级别的血族一同出手的威势还是十分骇人的。浓重的暗黑魔力化为了漆黑的雾气,笼罩了方圆数千米的空间,在那黑雾之中,无数火光电光闪烁,不时还夹杂着愤怒的咆哮声。

    刚才没回过神的年轻血族们根本插不上手,他们只能站在外边敬畏的看着。对于他们来说,自己长辈们的实力真是可怕,即使没有进入那团暗黑魔力所化的黑雾中,只是站在外边,那可怕的威力也让他们不得不伸展开双翼,全力提升力量抗衡那可怕的压力。

    然而叶慕白却知道,巴巴幕拉的实力远超一般巴托恶魔,这十几个血族虽然基本都有亲王级别的实力,但是和超越了人间颠峰的巴巴幕拉相比,还是如同幼儿和成年人之间的差距一般,甚至差距还要更大一些。

    黑雾中的战斗只持续了半分钟,半分钟之后,黑雾中响起数声惊呼。紧接着,地面微微一震,然后轰的一声,一场可怕的风暴突然间毫无征兆的爆发。

    一颗灰白的蘑菇云就在叶慕白眼前升起,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掀起了十几米高的灰色气墙,然后飞快的向四周扩散。

    在这可怕的冲击波面前,地面上稍微突起一些的地面都被铲平,卷起的石块和泥土与冲击波混合,很快就将灰白的冲击波染成了土黄色,然后不断的扩大,迅速的向远处扩散。

    这种程度的冲击波看起来声势吓人,但是却连叶慕白的衣角都没办法吹起来。不过那些年轻血族就没这么好的命了,不少人惊呼一声之后,就被冲击波卷走,不知吹到什么地方去了。可以想象的是,即使他们侥幸在冲击波下活了下来,但是失去了群体的优势,恐怕也活不了多久。

    巴巴幕拉大笑着从剧烈波动的黑雾中冲了出来,他的双手各捏着一个年老血族。这两个可怜的俘虏似乎失去了知觉,软绵绵的垂在他的手中,随着他的动作不自然的晃动着身体。

    以卡莆勒亲王为首的一众血族也迅速从黑雾中冲了出来,卡莆勒亲王刚一出来,就扬手抛出一根漆黑长矛,然后愤怒大喝道:「放下两位亲王大人!」

    巴巴幕拉狂笑着悬浮在空中,根本无视那根刺来的漆黑长矛。他周身燃烧着暗红的火焰,那漆黑长矛刚刺到他身前,被这火焰轻轻一燎,竟然如同扔到炉子上的冰块一般,迅速的消融下去了。

    被巴巴幕拉拎在手里的那两个血族突然不自然的颤动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干瘪下去。不过半秒的时间,两人就已经变成了一张人皮,转眼就被巴巴幕拉身上的暗红火焰烧了个干净。

    一众血族顿时大怒,正要继续攻击,忽然间四处纷飞四散,紧接着数十支骨矛尖啸着插到了他们刚才立足的地方。可以想象的是,若是他们刚才没有躲闪的话,恐怕就要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扎个正着了。

    发动攻击的是被数十只石像鬼拎在爪子里飞过来的亡灵法师,这些亡灵法师的身体都只是一具骷髅,眼窝中跳动着幽幽的鬼火。他们完全不擅长近战,但是对于亡灵法术的运用却是西方当之无愧的第一,刚才那些骨矛就是他们居高临下施放的。

    显然,已经离这里只有大约一里远的恶魔军队见巴巴幕拉和人打起来了,才匆忙派这些石像鬼拎着亡灵法师飞过来支援。巴巴幕拉肯定也知道石像鬼和亡灵法师恐怕不是血族们的对手,不过只要能拖延一会时间,直到恶魔大军到来就可以了。

    卡莆勒亲王等一众血族显然也清楚这一点,数十个石像鬼虽然不算什么强力兵种,但是石像鬼自身防御极强,身后又有数十个阴险狠辣的亡灵法师支援。就算是十几个亲王级别的血族,想要突破他们继续攻击巴巴幕拉,恐怕也要半分钟,而到那时候恶魔军队恐怕已经围过来了。

    更何况,即使突破了他们防御与巴巴幕拉交手,难道短时间内就可以击败他吗?卡莆勒亲王可是很清楚,刚才那一番交手已经让他明白过来,巴巴幕拉的实力远超他们连手。别说短时间内击败他了,能不被他击败就不错了。

    难道今日就要毙命于此了?卡莆勒亲王长叹了一声,神色悲凉的看了一眼离自己已经不过几百米的恶魔军队。这支军队阵容齐整,数量起码也有十万人以上,其中不乏大恶魔等强力兵种。被这样的军队围上,恐怕要不了几分钟,亲王也得死得不能再死了。

    就在卡莆勒亲王暗自绝望的时候,背后一个血族突然扯了扯他的衣角,然后向一旁努了努嘴角。卡莆勒亲王惊讶的望过去,这才注意到在一边饶有兴趣的观察这支恶魔军队的叶慕白。

    叶慕白的神色十分平静,甚至还带着几分好奇,这是很正常的表现。毕竟看到这么壮观的一支恶魔军队,任何人都会感到好奇的,然而卡莆勒亲王却知道,叶慕白和巴巴幕拉是有仇的,在这种情况下,难道他不担心一会巴巴幕拉会对付他?

    还是说,他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应付这样的危险?

    作为一个家族的族长,卡莆勒亲王自然是很有眼力的,看到了叶慕白那发自于内心的镇定和轻松之后,他很快就明白过来──叶慕白一定是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否则不可能这么轻松惬意的在旁看热闹。

    他也立刻明白了同伴的用意,那是要自己向叶慕白求助。既然叶慕白有应付眼前危机的办法,那么帮血族一把,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然而卡莆勒亲王却只能苦笑。虽然他与叶慕白相处时间不久,彼此并不是特别熟悉,但是他对自己眼光还是有几分信心的,他怎么会看不出叶慕白是那种对敌人绝对冷酷无情的人物呢?当初第一次见面时,那犹如魔王一般的杀气,现在想起来还让他直冒冷汗。

    思及自己出卖叶慕白的事情,卡莆勒亲王心里更是苦笑不已。他知道这件事根本瞒不过别人,只恨当初鬼迷了心窍,竟然被果德亲王许诺的报酬打动,哪想到叶慕白实力根本远超自己想象。结果呢?不但果德亲王丢了命,报酬自己拿不到,还得罪了叶慕白,现在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了。

    一想到这里,即使卡莆勒亲王早已心如铁石,也不禁有些悔不当初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要他去求叶慕白帮忙,他拉得下这个脸吗?何况即使拉下脸了,人家就一定会答应吗?起码卡莆勒亲王自认换做自己是叶慕白的话,肯定会干脆利落的拒绝,然后在一边看笑话。

    卡莆勒亲王有心想要告诉同伴,自己拉不下脸,但是看到身后同伴们花白的头发,以及残余的那十几个年轻血族们躲躲闪闪充满惊恐的眼神,他心里还是一软。这些人,年纪大的基本都是他当年一同长大的同伴,甚至还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而那些年轻人,也是各个家族未来的希望。或许他们现在还很懦弱没用,但是只要能活下去,日后总会成长的。

    若是这群人全死在这里,血族世界绝对会大乱上百年,到那时本来就占据上风的光明教廷肯定会趁机大举进犯。也许数千年前,光明教廷纵横西方,到处都是火刑柱的暗黑时代又要再一次的降临了。

    一想到这个可怕的场面,卡莆勒亲王的心就忍不住颤抖起来,对未来的忧虑很快就压倒了面子问题。他苦笑着向同伴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往叶慕白走了过去。

    巴巴幕拉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因为巴巴幕拉有充足的自信。他的军队即将赶到,在自己的军队面前,即使叶慕白和血族们连手,也不可能是十六万恶魔军队的对手。

    叶慕白也注意到卡莆勒亲王的靠近,他转过头来,一脸和善笑容的望着卡莆勒亲王,还带着一丝丝好奇的神色,似乎在奇怪卡莆勒亲王为什么会来找自己。

    然而,卡莆勒亲王的心却在一点点的下沉。叶慕白的脸上虽然带着再自然不过的笑容,只是卡莆勒亲王注意的是他的眼睛。在那双漆黑的眼睛中,是无边的漠然,没有一点身为人类应有的感情,甚至连看到自己这个可以说是叛徒的人时应有的愤怒都没有。

    他的眼中只有漠然,就如同高高在上的神祇俯瞰芸芸众生一般,什么都能包容进这双眼睛,却什么都不能在这双眼睛中驻留哪怕半秒。

    「叶先生,还请您高抬贵手,帮帮我们这些人吧。」虽然对此行不抱太大希望,但是卡莆勒亲王还是来到叶慕白身前,深深的一鞠躬之后,语气苍凉的恭敬说道。

    叶慕白静静的看着他,脸上仍然挂着和善的笑容,但是他的眼中却依然是一片漠然。卡莆勒亲王的屈服并没有让他的眼神有一丝丝的波动,他就像是看待一只蝼蚁一般默默的注视着卡莆勒亲王。

    「尊敬的阁下,请您发发慈悲吧。」见叶慕白依然没有说话,卡莆勒亲王猛一咬牙,再次放低了姿态。现在他的语气,简直就是一个下等人面对高高在上的贵族时才有的谦卑,这样的态度,在高傲的血族中已是极为罕见的情况了。

    或许是被他的谦卑所打动,叶慕白终于开口了,他用不带一丝感情色彩,显得无比平静透明的语气缓缓道:「先前的事情我想你也该清楚,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帮你们?我也不怕告诉你,作为潜在的敌人,我很乐意看着你们死在巴巴幕拉手里。」

    见他没有坚定拒绝,卡莆勒亲王却是心中大喜。没有一口回绝那就说明还有回旋余地,剩下的就看他们肯付出多少代价了。他心中心思急转,然后缓缓开口道:「我承认这件事是我的错,我没能经受得住果德亲王的诱惑,把您的消息透露给他。不过现在我已经受到惩罚了,我的古堡中有数百后辈,但是现在除了我已经没一个人活着了。」

    「你这么说,是认为自己付出的代价已经足够惨重了?」叶慕白缓缓开口问道。

    「不,当然不是。」卡莆勒亲王微微一笑,然后淡淡道:「这只是利息,我只是想说我已经后悔了。接下来,我想谈的是我们这些人换取活下去所应该付出的代价。」他回过头看了看身后一众血族,然后谨慎的说道:「如果您能够让我们安全的回去,我想我们所有人很乐意付出相应的代价,比如……」

    卡莆勒亲王说了一大堆西方珍贵的材料和宝物,基本都是进行魔法研究或者炼制魔法武器所需要的特别珍贵的材料,每一种都是极其稀少的,而他所说的数目也不是个小数目。显然为了活命,这次他是要把家族的老底都掏空了。

    然而,叶慕白还是没有说话。卡莆勒亲王脸色微微一变,他随即明白过来,这点条件还不足以让叶慕白动心,但是这已经是他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条件了。为了这个,他已经把家族数千年来的库存都送出去了,若是还要付出更苛刻的条件才能活命的话,他宁愿死了算了。

    再联想到叶慕白先前曾经说过「不会留下潜在敌人」的言论,卡莆勒亲王心中微微一动,他认为自己终于捕捉到叶慕白的心思。脑海中万般思绪激烈挣扎了片刻之后,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尊敬的阁下,我只想问一句……我的父亲,真的不是死在您的手中吗?」已有所决定的卡莆勒亲王神色平静了不少,他直视着叶慕白的双眼,然后郑重其事的问道。

    叶慕白也是微微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是叶慕白并没有为他这有些冒犯的问题而着恼。他只是回视着卡莆勒亲王的双眼,然后缓缓回道:「不是。」

    卡莆勒亲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点头,这才举起右手,神色凝重的说道:「如果叶先生您能够安全的带我们离去,我与我身后众人,愿意以我们始祖该隐之名发下血誓。我们,以及我们所代表的家族,日后绝对不会有任何主动攻击叶先生您的举动,更不会有任何带有一丝敌意的行为。」

    犹豫了片刻之后,他猛一咬牙,又加上了一个筹码。「甚至日后若是叶先生有所驱使,只要不是太过难办之事,我等都将竭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