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9-01-17 16:50:29本章字数:6179字

    熔岩地狱是个实力至上的地方,在这里拳头才是最大的,能够迅速提升恶魔实力的暗黑石自然就是抢手货了。只是暗黑石平时开采不易,而且都被恶魔领主之类的头领控制着,普通恶魔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一块。现在听说有十块之多,恶魔们哪能不兴奋。

    至于女奴,虽然不能提升力量,可是也是很好的调剂品。恶魔性淫,对美貌的女奴从来都是很有兴趣的,现在听说竟然有百名之多,虽然质量可能高不到哪去,可是那也足以刺激这些恶魔双目充血了。

    在丰厚奖励的驱使下,恶魔们兴奋的嚎叫着,如同蚁群一般,蜂拥向叶慕白扑来。

    叶慕白一直漠然的双眼中,突然迸发出一道电光,然后化为两团星云。无数道手指般粗细的灰色气息从他身体内喷涌而出,在他身旁不住翻滚,渐渐化成一件虚无飘渺的云雾铠甲。

    然后他虚虚伸手一抓,掌心处微微一亮,一道金色电光迅速在他掌中伸长,然后化成一把金色雷电凝结而成的方天画戟,只是戟尖处却略有些不同。原本该是金黄色的戟尖处,却是一片暗淡的灰色,不过只有麦粒般大小,不仔细看还真注意不到。

    恶魔们咆哮着扑至,第一个扑来的是一只熔岩恶魔。这是一只身体由熔岩凝结而成的恶魔,极为难缠,不但周身有高热的火焰让人无法靠近,更重要的是他身体由熔岩凝结而成,即使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也不至于立刻丧命。唯一的要害是一颗在熔岩身体内不住流动的核心,可是那核心每一秒位置都在变换,想要准确命中十分困难。

    那熔岩恶魔仗着自己不容易灭亡,第一个冲上前来。咆哮一声之后,手中一把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巨剑呼啸着向叶慕白当头斩落,显然是打着独吞那丰厚奖励的念头。

    叶慕白依然神色不动,只是手腕微微一扭,手中的闪电方天画戟旋转着刺向那熔岩恶魔的胸口。他这一击虽然后发,却比那火焰巨剑的速度还要快上数倍,那巨剑不过斩下几厘米的距离,方天画戟的戟尖却已经刺中了熔岩恶魔的胸口。

    那熔岩恶魔却是毫不在意,他现在的核心在腿部,这一击根本没有刺中核心的可能。或许能对他造成一定伤害,但是只要不伤到核心,他仍然有继续攻击的能力。

    然而他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却只觉得手中突然一软,竟然出现了浑身乏力的状况。不过是千分之一秒的时间,他就感觉到浑身的力量都在向胸口的伤口处流去。瞬息之间,体内九成的力量就已经如同石入大海一般,从那个伤口处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也感应不到了。

    这从未经历过的诡异情况让这只熔岩恶魔惊恐的嚎叫起来,他试图想要反抗,但是力量迅速流失后的他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金色的方天画戟牢牢的扎在他的胸口,将他的一切挣扎彻底抹杀。

    叶慕白眼中依然无悲无喜,根本没有一丝人类应有的表情,完全进入战斗姿态的他只有最本能的杀戮之心。感受到被挑在戟尖的那只熔岩恶魔的挣扎,他神色不动的一抖手腕,戟尖上的熔岩恶魔呼的一声飞了出去,一路撞翻了数十只恶魔,然后化成了一滩灰烬。

    叶慕白的这一枪可不简单,戟尖处的那一米粒般大的暗灰色,是叶慕白本源力量的最高级运用。那是可以吸纳一切能量为已用的强横力量,当年叶慕白就是靠这一手,才在强手如云的斗神台中厮杀数千年不死,最后甚至杀出斗神台的,靠的就是这可以不断吸收敌人力量补充自己的本源力量。

    否则在那数百万强者不停厮杀的斗神台中,即使再强的人,也有被人围攻活活累死的先例。

    这样的力量,显然不是区区一个熔岩恶魔可以抵挡的。在顷刻之间,那熔岩恶魔的生气以及力量就已经被吸取得干干净净,然后被转化为一道精纯的无属性能量流入叶慕白体内,弥补他消耗掉的力量。

    熔岩恶魔的死并没有能够让其他恶魔们萌生退意,所有人都被那丰厚的奖励鼓起了最大的勇气。恶魔们完全无视熔岩恶魔的瞬间死亡,他们高声咆哮着,挥舞着各种各样的古怪武器冲了上来。

    几只冲在前面的小劣魔吱吱怪叫着扑了上来,头顶的几只幽魂也在同时发动了攻击,俯冲着向叶慕白扑来,几乎与小劣魔一同扑到了跟前。对于这样低级的对手,叶慕白根本没有反击的意思。他任由那几只幽魂和小劣魔扑到自己身上,覆盖在他身上的由灰色雾气所化的盔甲中,突然伸出了一根虚无飘渺的灰色雾气触手,灵巧的在那几只幽魂和小劣魔身上一卷之后,立刻将他们化为了飞灰。

    一只黑骑士紧跟着冲了过来,身披重甲的骸骨马论气势已经不比那些几米高的恶魔差了。高居马背上的黑骑士眼中跳动着幽绿的鬼火,抡起手中燃烧着淡淡漆黑火焰的巨剑,划过一条弧线向叶慕白脖子处砍来。

    面对这样软弱的攻击,叶慕白只是顺手挥动了一下方天画戟,顺手一击就砍断了这把漆黑巨剑,然后手腕一抖,将戟尖刺进了这个黑骑士喉咙处铠甲的连接处。

    黑骑士眼窝中跳动着的灵魂之火迅速的熄灭了,他僵坐在马背上半秒之后,哗啦一声,化为了一件件铠甲散落下来。这些黑骑士本来就没有形体,他们的形体就是在亡灵力量支撑下的铠甲,现在亡灵力量被叶慕白吸食干净,铠甲自然也就变成了死物。

    不过他座下的骸骨马并不是与他一体,因此仍然保持着活力。见主人身死,这头高两米的骸骨战马愤怒的嘶叫了一声,高高抬起两只前蹄,向叶慕白头顶踩下。

    叶慕白眼中光芒一闪,本来打算将这骸骨马顺手轰成齑粉,但是却突然改变了主意。他身形微微一晃,蓦然从原地消失不见。那骸骨马一脚踩空,正要寻找敌人踪迹,忽然感觉背上一沉,回头一看,才发现敌人已经站在了自己背上。

    骸骨马顿时大怒,疯狂跳动起来,想要将叶慕白甩下马背。可惜叶慕白何等人物,要是能让他甩下来,那还不如趁早自杀了事,免得日后丢人现眼。

    见骸骨马反应如此激烈,叶慕白却是神色不动,脚下微微用力,一道灰色光华从脚底源源不断的涌入骸骨马体内。那骸骨马痛苦的嘶鸣了一声,浑身剧烈抖动片刻,原本无肉的骸骨身体上,突然长出了灰色的肉质。不过瞬息之间,已由一匹骷髅马变成了肉身尚存的宝马。

    叶慕白脚下再顿,又是一道灰色光华汇入。那骸骨马浑身剧烈颤抖起来,几根利角从牠额头上伸出,从小到大的排成一个直列;四蹄之上更是燃起灰色的火焰,马背上也长出了灰色的鬃毛。仔细看去,原来也是由无数道细细的灰色火线汇聚而成的。

    骸骨马本身那可怜的一点意识,已经在叶慕白改造的时候被彻底驱散了。因此当牠渐渐平静下来之后,并没有再反抗叶慕白,而是跺了跺蹄子,恭顺的打了一个响鼻。

    叶慕白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意微微一动,与他心神相连的骸骨马立刻会意,转身向一旁的恶魔们扑去。那是一群混合着小劣魔和黑骑士的部队,身后是两只大恶魔。

    看到叶慕白扑来,最前面的黑骑士挥舞着漆黑巨剑向叶慕白斩来,脚下到处乱窜的小劣魔也飞快的扑过来,想要抱住马脚绊倒叶慕白。但是他们的身体刚刚碰触到骸骨马的蹄子时,蹄子上燃烧着的灰色火焰微微一盛,这几只小劣魔就无声无息的化为了灰烬。隐约可以看到几条淡淡的光线被那灰色火焰所吸收,然后汇入骸骨马体内。

    没有人注意到这几只小劣魔的下场,那个黑骑士依然狞笑着挥舞巨剑。就在这时,叶慕白脚下的骸骨马四蹄微微一弯,竟然跳到了三米多高的空中,这已经完全超出了正常马类应有的高度。

    骸骨马虽然严格来说属于亡灵生物,却也只是低等亡灵生物,还无法脱离正常生物的范畴。比如跳跃最多也只能跳半米高或两米多远而已,想要无视重力般的跳到几米高,恐怕只有梦魇战马才能做到。

    叶慕白脚下的这匹骸骨马虽然经过他的改造,但是刚才的改造这些恶魔们都是看在眼里。只不过他们看不出这改造有什么出奇之处,认为只是为这匹骸骨马换了个身体而已,因此见牠竟然超出极限跳到三米多高,顿时都呆住了。

    只有那黑骑士生前毕竟是战斗经验丰富的战士,虽然他也十分惊讶,但是战斗的本能还是让他迅速转变了攻击方向,手中的漆黑巨剑由下向上挑去,横斩向骸骨马的腹部。

    骸骨马正常来说根本没有战斗力,若不是成为黑骑士坐骑的话,即使来三五个小劣魔都能轻松杀死一匹不逃走的骸骨马。因此按照那个黑骑士所想,自己这一剑应该可以轻易的斩开马腹,然后攻击到那个依然站在马背上的敌人。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浮起,他却觉得眼前一黑,头顶那匹骸骨战马竟然落了下来,巨大的马蹄正向自己的头颅踩来。黑骑士冷笑了一声,手中巨剑加力,就要将这匹不自量力的骸骨马砍成两截。

    然而让他感到无比惊骇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巨剑顺利的斩在了头顶那匹骸骨马的腹部,也很轻易的斩进了灰色的肌肉内,轻松的就如同用锋利的菜刀切一块黄油一般。然而当他的巨剑从另一边劈出的时候,他却发现巨剑的前半截,确切来说是斩进骸骨马肉体内的那一截竟然消失了,就如同被一只怪兽吞掉了一般。

    黑骑士那简单的头脑无法理解这么难以想象的事情,他甚至忘记了这里是战场,只是举着手里的半截断剑愣愣的看着。很快,一只巨大的马蹄就踩在了他的头上,坚如铁石的头盔轻易的被踏凹陷进去,一团黑气从头盔的缝隙中喷出,与马蹄上燃烧着的灰色火焰乍一接触之后,立刻化为一道细微的光芒汇入骸骨马的身体内。

    叶慕白脚下的骸骨马不屑的打了一个响鼻,从这堆已经化成了铠甲的黑骑士身上跳开。至于叶慕白,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向这样低等级的敌人看上一眼。

    叶慕白既然选择了这匹骸骨战马作为自己的临时坐骑,自然要为坐骑改造一下。他的改造不敢说尽心尽力,起码也是用了番功夫的。不惜动用了一点本原力量为骸骨战马重新塑造肉体,并在四蹄之上凝结成四团可以吸收敌人力量为已用的本源火焰,而额头处的尖角也是如此。

    只是叶慕白虽然力量强大,但是要想在没有材料的情况下,顷刻之间就为一只亡灵重塑肉体,这难免还是有些困难了。因此那骸骨马的灰色肌肉实际上不过是他的力量凝结而成的假象,那黑骑士的巨剑斩进去后,立刻就被强大万倍的力量直接气化,自然就只剩半截了。

    骸骨马轻巧的向旁跳开,一蹄踩死了一只悄悄扑过来的小劣魔,然后昂起头颅,额头处的尖角微微一亮,一道细细的灰色光线从尖角上射出,正中头顶一只俯冲下来的魔化石像鬼身上。后者吱的惨叫了一声,便被灰色的火焰所包裹,化为灰烬飘散不见了。

    叶慕白手提方天画戟站在马背上,对周围这些没有威胁的敌人毫不在意。只有在恶魔军团的亡灵法师施展大威力法术,或者是有高段恶魔扑来的时候,他才一脸轻松的顺手一击将之化为飞灰。

    有了他对付那些高段恶魔,骸骨马倒也狐假虎威的一回。蹄踩角刺威风凛凛,周围扑来的恶魔们根本无法承受牠身上来自叶慕白赐予的力量,稍稍接触就被化为了灰烬,全身力量也被它吸收补充自身。毕竟虽然那点力量对叶慕白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是对这些恶魔们来说已经足够庞大了。

    躲在后方安全地的一众血族们早已看傻眼了。恶魔军团中除去黑骑士、小劣魔以及石像鬼实力比较弱,没有被血族们放在眼里之外,其余诸如大恶魔、熔岩恶魔之类的高段恶魔,实力虽然不及亲王级别的血族,但要是单打独斗起来,却也不是一会就能分出胜负的。

    在场的血族们也不是没有眼色,他们十分清楚,要是陷在这包围中的是自己的话,在这样潮水般的立体攻击下,恐怕一分钟内就要被撕成碎片了。然而叶慕白却骑着一匹抢来的骸骨马,神态轻松的就如同在公园散步一般,周围那汹涌扑来的恶魔们根本就没有任何阻挡他的能力,甚至连让他停顿一下的实力都没有。

    就如同一头君临天下的巨龙,在一群蝼蚁中散步,任由这些蝼蚁不自量力的向他张牙舞爪一般。一想到这里,一众血族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更加的震惊疑惑──这人,到底有多强多恐怖?

    卡莆勒亲王的脸上虽然平静,但是心里却已经是苦涩到极点了。即便他早已后悔出卖叶慕白的举动,但是当他亲眼看到叶慕白此刻表现出与平时截然不同,明显超越了人间颠峰的实力后,这份悔意更是达到了顶点。

    这样的一个强者,本来可以成为自己家族的一位朋友,但是却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婪,竟然把他推到了对立面去。虽然已经付出了绝大代价,日后估计不会受到他的报复,但是想要再做朋友,却也是绝无可能了。

    想到这里,卡莆勒亲王更是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过事已至此,即使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了,卡莆勒亲王也只能收敛起懊恼,静静的注视着战斗的发展。

    在数千米之外,巴巴幕拉与恶魔军团的指挥官站在一起,同样注意着战局的发展。对于巴巴幕拉来说,曾经与叶慕白有过交手的他更了解叶慕白的可怕,不过他对自己的恶魔军团更有信心,因此脸色还算轻松。

    「这个愚蠢的人类,他还以为凭借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杀光十六万恶魔军团吗?」默默的观察了一番之后,恶魔军团的指挥官,那个体型较小的巴托恶魔冷笑的说道。

    巴巴幕拉微微点头表示赞同,他也不认为叶慕白能够抵挡自己的恶魔军团,不过不知怎么的,心里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他仔细搜索,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或许是上一次交手,他给我的压力太大了吧。」实在找不到原因的巴巴幕拉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反正在熔岩地狱中,承认不如别人并不是羞耻的事情,死要面子不要命才是被嘲笑的行为呢,因此巴巴幕拉丝毫不在意自己对叶慕白的畏惧。

    这样的心理安慰让巴巴幕拉好受了一些,心中的不安也有所减弱,于是他将注意力重新移回了战场。

    由于要保护血族的关系,叶慕白基本没有移动什么位置。他操纵骸骨马一直在原地几十米的一个圈子内移动,靠脚下的骸骨战马击杀那些汹涌扑来的恶魔,而他自己则对付那些实力强横,骸骨战马一时半会对付不了的恶魔,以免陷入缠斗。

    由于叶慕白挡在了血族们与恶魔军团之间,加上巴巴幕拉的命令是杀死叶慕白活捉血族,因此恶魔军团绝大部分的攻击都是落在了叶慕白身上,只有一些最外围的恶魔打起了血族们的主意。不过在好几个亲王级别的血族面前,没有数量优势的他们很快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只是这种局面显然不能持久,恶魔军团人数足有十六万人之多,现在和叶慕白交战的不过是前锋部队,等后面的正规主力一同上来后,一旦这么多人全部围过来,势必会将血族们也纳入了攻击范围内。

    叶慕白答应了要照顾血族们的安全,这是他们之间已经达成了的交易,对于诚信叶慕白还是十分看重的。他可不想在兵荒马乱中,一时疏忽死上一两个血族,那未免就有些丢人了。

    眼见涌来的恶魔越来越多,而且扑上来的兵种也越来越高级,熔岩恶魔和大恶魔已经随处可见之后,叶慕白终于决定改变战斗方式了。他脚下微微用力,骸骨战马立刻明白了他的心思,静静的站在原地。

    蜂拥而来的恶魔军队并没有因为他的静立而后退,他们更加疯狂的扑了上来。就在这一刻,一直提在叶慕白手里,由金色闪电凝结而成的方天画戟越来越亮,一道金色的光芒在戟柄上不住的流动,无数道细小的闪电在戟柄周围不住的跳跃。

    在那一瞬间,由金色闪电凝结而成的方天画戟真正变成了一束金光,叶慕白手腕微微一颤,在万分之一秒内以肉眼无法辨认的速度颤动了上万次。高速的动作让他的手看起来如同消失了一般,但实际上只不过是因为速度太快的关系。

    在那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方天画戟一共斩出了数万次可怕的攻击,每一击都在虚空之中拉出了一条发丝般纤细的金线。数万根金线错综复杂的纠缠在一起,如同一张金色大网一般,铺天盖地的向周围扩张。

    扑来的恶魔们只觉得眼前一亮,视野内就已被那漫天的金光所占据。未等他们做出什么反应,密集的金色大网已经从他们身上一掠而过,将他们分成了不等的肉块,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那金色线条上高热的能量,在透体而过的同时就已经将伤口烧焦,实力不济的甚至直接被烧成了灰烬。

    有些在后面的恶魔撑起了各色的魔法护罩,但是他们的力量与叶慕白相比实在太过弱小。再厉害的护罩在这些十分美丽的金色线条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被轻易的一击击溃,然后再被分为碎尸而死。

    叶慕白的这一击除了没有针对身后之外,基本是天上地下全部笼罩在内了。无论是地面上的恶魔军团,还是天空中的石像鬼和骨龙,碰触到这金色的大网之后,无一例外的都被切成了无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