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谷底秘藏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6:19本章字数:7580字

    「加油啊,岚哥哥,加油,你一定能赢!岚哥哥,使劲,快,使劲!」郭月寒脆脆的声音,在那小山谷内回荡,急急的语气,透漏出声音主人的焦虑与关心,不过……不过,似乎此时的郭月寒并没有什么坚定的立场。「阿富哥,你也要使劲啊!对,使劲,岚哥哥都快要把你摔倒了,对啊,阿富哥,就是这样,加油!」

    倒是轩辕岚新收下的徒弟任志坚,一门心思的关注他那位朋友兼老师,小拳头紧紧攥着,时不时的情不自禁在身前挥动几下,而那时也一定是场中二人的比试到达紧要关头的时刻。

    正在比试的两个人,此时正头顶头,手臂搭在对方肩上,腿脚牢牢的扎在地面。而他们正是身子壮实有如小牛般的雷富,和身形适中,这几个月来渐渐强壮起来的轩辕岚。

    原来,三个月的期限到达,比试的双方,加上证人郭月寒与任志坚,再次聚首在山谷中。但是,在比赛的方式上却发生重大分歧,比试的主角双方,一个要求比试跑步,一个要比赛砍柴,彼此僵持不下。最后在任志坚的提议之下,二人用男人之间特有的方式︱︱角力,来分胜负。所以,才出现刚刚的场景。

    显然,轩辕岚并不熟悉这种比试,尤其是他锻炼身子仅仅三个月而已,单是身子就没有雷富粗壮,而这种比试,身子粗壮的一方,显然占便宜。

    反观雷富,虽然身体上先天占有优势。可是,对手到底是身怀内息的人物,当轩辕岚运功在腿上时,身子彷佛牢牢长在地上一般,任雷富如何用力,就是无法撼动半分。

    比试进入相持阶段,表面上雷富占据优势,主动出击,几次发力,希望将对手掀翻在地。但是,这种相持又是轩辕岚所希望看到的。因为,有内息的他,深信自己一定不会被雷富摔倒,此时慢慢的消耗那个壮实男孩的力气,当他的体力被消磨干净时,只要一击,就可以取得胜利。

    双方各有打算,各展手段,场中的比试更是精彩纷呈,好戏不断。渐渐的,仅仅依靠着天生力大的雷富,开始有些体力不支,几次进攻受挫的情况,促使他有些松懈下来。轩辕岚注意到这种情况,抓住机会,果断出击。只见他双臂猛然用力,死死夹住雷富的身子,右腿在身下迅捷的扫过,将有些发愣的雷富一下子双腿踢离地面。失去支撑的雷富不由自主的向后倒下去。

    「哦!岚哥哥胜利喽……」郭月寒快活的叫起来,声音在山谷内回荡,惊起几只麻雀。

    「呵呵,小伙子,不错么,好精采的角力啊。」一个声音在山谷入口响起,其阴冷的语气,几乎令所有在场者心神俱寒,嘶哑的声调,让这些小孩子们的身上不禁惊起一层疙瘩,非常的难受。

    几个孩子望去,不知什么时候,山谷的入口被五个人占据。这五人,或拿或背,个个携带着明晃晃的兵器,刀剑齐出,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谷中的几个孩童。

    「呵呵,不要害怕,我们是好人,只是来这山谷中找些东西,与你们无关。」那个嘶哑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轩辕岚几人寻声音望去,却是一个长有山羊胡须的道士,尖尖的下巴,三角眼,还瞎了一只,道袍很脏,似乎许久没有清洗过。

    好人?几个孩子虽然小,却不是傻子。

    这几个人,那道士的尊容就不用再提,其他几人……

    一个家伙贼眉鼠眼,目光不定,一副是盗贼模样;一个身高过丈,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目露凶光;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脸色惨白,一把折扇拿在手中摇来晃去,眼睛直向年幼的郭月寒身上瞟,说起话来,让人发腻,尤其是一个男人说出来,更是令几个孩子直欲呕吐;最后一个家伙,吊疤眼,酒糟鼻子,太阳穴上贴有块膏药,说话的时候鼻水直流,不住的用袖子去擦。

    这些人只差在脑门上贴出一块牌子,上书「我是坏人」四个大字。「他们若是好人,恐怕满天下的捕快们,就都可以回家种田了。」轩辕岚心中冷笑着想。

    「我们走,家里还有活要做呢。」轩辕岚纵然一技傍身,毕竟功力尚浅,而那五人,一看就是江湖人物,恐怕还是恶名昭彰之辈,一旦缠上,甩都甩不掉。即使最后脱身,可身边其他几人怎么办?所以,现在还是赶快离开的好。

    轩辕岚的话说完后,其他三个孩子紧紧跟在他身后,远远绕开五个恶人,准备离开山谷。

    「慢着!」突然,一只有如熊掌的大手拦在一马当先的轩辕岚面前。不用看,他就知道,这只手属于那个凶狠的大汉。抬起头,只见那大汉缓缓抽出背后一柄鬼头大刀,对那少一只眼睛的道士道,「假清修,这趟要找得东西,一旦传到江湖上,只怕我们五人立刻麻烦不断,既然这几个小东西看到我们五人的模样,为了保密,我认为,留他们不得。」说着,他竟将一条血红的舌头伸出嘴,舔拭起鬼头刀的刀刃来。

    看到这个目露凶光的大汉所做出的恶行恶状,轩辕岚明显感到身后几个孩子身子微微发抖,甚至郭月寒都快哭出来了。

    「这个……」那瞎眼道士用手捋着没有几根毛的山羊胡子,似乎正在仔细考虑凶光大汉的建议。

    「嘿嘿,一直以来,我和老三总是吵架。但是,今天我刘老二却要赞成老三的话。老大,这四个孩子,不能留,要是江湖上知道我们五义得到那几样宝物,嘿嘿,只怕不过一夜,我们就会被三、四百人给围上。」贼眉鼠眼的盗贼,佝偻着身子,彷佛有什么人在一边窥视似的,细声细气的说。

    「嗯,我同意二哥、三哥的话,这些孩子,不能留。」那贴着膏药的家伙,好像病入膏肓般,半死不活的吐出一句来。

    「唉呦呦,你看看你们,这些家伙,说些什么呢。啧啧,啧啧,在这么漂亮的小美人面前,说些什么杀呀,抢啊的。瞧瞧,把小美人吓的。来,小姑娘,到哥哥这里来,让哥哥好好疼疼妳。」那书生一脸的轻浮,本来惨白的脸,微微泛起红晕,折扇插在脖领内,笑嘻嘻的向郭月寒走来。

    那半死不活的吊疤眼「嘿嘿」笑出声来,「老四,也就是你吧,那窑子里香喷喷、脱得干干净净的美人你不喜欢,偏偏就是喜欢这些还没长成的丫头片子,也不知这些小孩子有什么好玩的,你还乐此不疲。」

    「哼!」那凶光大汉重重的挤出一声,「妈的,这个老四,走到哪里都不忘找漂亮小姑娘,可是,也没有看到他将哪个小丫头留住三天的。」

    「呵呵,这就是你老三不懂了吧!」盗贼仍是那细声细气的音调,「我们老四不愿和别人分享姑娘,但是他找得目标,又都是八、九岁,十一、二岁的小丫头,老四一走,那丫头往后几十年,难保没有婚配什么的。索性,老四就帮那些丫头们去一个永远不需要长大的地方。哈哈,哈哈!」

    几句话说出来,吓得小郭月寒浑身冰冷,直向轩辕岚身上靠。

    此时的五个恶人,三个表态要杀人灭口,一个只对小郭月寒感兴趣,言外之意,就是其他几个男孩他不管,只要这个女孩子留下就好。单单那个被其他四人叫做「老大」的道士没有表态,而这道士一副思索模样,也不知心里打什么主意。

    轩辕岚不受几个家伙污言秽语的影响,冷冷观察着道士,只见道士捋着山羊胡,目光闪烁不定,脸上肌肉微微抽搐几下,知道道士已经做出决定。而且,从道士眼中的凶光来看,这个决定一定对己方不利。

    轩辕岚脑中转动,急急叫一声,「慢,你们是不是来这山谷里,找几件六百年前遗落的东西。」

    正在谈笑的几人倏然寂静下来,用惊疑的目光望向轩辕岚,就是那道士,也用迷惑的眼光看着他。轩辕岚见先声夺人已经取得效果,便继续说,「是不是六百年前,炎黄帝国末年,一位江湖奇人,因为深陷这山谷中,而遗落的宝物?」

    这下,那四个原本聒噪的家伙不去看轩辕岚,他们霎时震惊的望向那个道士,凶光大汉一脸不可置信的喃喃道,「老……老……老大,这小子……」

    那道士面露喜色,眼中不多的黑色瞳孔转动几下,生生在脸上变出几分笑意,「小……小……小兄弟,你知道翠微居士的遗宝落在哪里?」

    「当然。」轩辕岚不顾双方十六只震惊的眼睛,大大咧咧的拍着胸脯道:「翠……翠微……居士,对,翠微居士他老人家的遗骸都是我亲手埋葬的,我怎么会不知道,他老人家所遗留的那几件废铜烂铁也扔在那里。」

    「废铜烂铁?几件?」道士脸上有些迷惑,「难道翠微居士身上,除玄天重剑,还有其他宝刃?」说话间,道士抬起头,眼中精光毕露,面目狰狞的道:「小子,你敢骗道爷我,」

    轩辕岚看那道士凶巴巴的模样,原本应该心寒的他,突然脑中一处传来丝丝凉意,将满头满脑的惊恐消退,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们还要找什么,这件东西本不应该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不过,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为了我们这几个人的性命,我也只好当你的兄弟们面前说了,你不就是要找玄玉诀嘛!」

    道士听到轩辕岚的话,越说越有道理,但是那后面的几句,却是不想为自己底下这几个家伙所知晓,谁知,轩辕岚越说越快,最后两句,几乎就是在说顺口溜一般,道士还没有来得及阻止,轩辕岚便已经脱口而出。

    「玄玉诀?什么玄玉诀?」那惨白书生首先发难,「老大,你不会是瞒着我们什么东西吧?」

    「也不好说,老大做事,一向神神秘秘,就是隐瞒什么东西,我们也都不可能知晓。」说话的是那个病秧子吊疤眼。

    「老大,既然大家这么关心那个什么玄玉诀,你就给兄弟们解释解释吧。」贼眉鼠眼的盗贼,这个时候竟然是面对道士而立,一脸戒备神态,大有不能得到满意答案,就翻脸的架势。

    「咳,老大,我是一向支持你的,这次也就是想知道到底什么是玄玉诀而已。」说话间,凶光大汉也面对道士而立,并且将明晃晃的鬼头刀指向已经被四人所团团围住的道士。

    老道恐怕也没有想到这四个「兄弟」的反应竟然如此强烈,不得不解释一句,「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个武功要诀而已。」

    「武功要诀?」那盗贼细声细气的界面,「怕是翠微居士一身神鬼莫测的武学要诀吧。想当年,翠微居士,以炎黄帝国一介文弱翰林,竟然浮舟出海,云游四方,纵横青龙、白虎两块大陆,成为六百年前的武林第一奇人。其中,这玄玉诀才是关键吧。」到底是做盗贼的,说起典故来头头是道。

    「难不成,大哥要自己一个人做当今的武林第一?」惨白书生突然之间作垂泪欲滴状,以他那独有的腻人语气,学着女人撒娇的样子,「难道大哥竟然不管我们兄弟几个吗?自己一个人独吞那玄玉诀,自己一个人去做当今的武林第一?」

    不止是轩辕岚他们四个孩子几乎要吐出来,就是场中其他四个人也做出呕吐状,不能忍受书生那吓人的攻势。

    「对,大哥,我们五人既然号称东南五义,这玄玉诀么,就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以后武林没有第一,只有我们五人称霸!」凶光大汉吼叫着,说出其他几人的心声。

    道士一脸的委屈,「我哪里有隐瞒你们,我只是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玄玉诀而已,传说中翠微居士被困这座山谷后,再也听不见他在江湖中行走之事。六百年间,有多少人曾经进入这座山谷窥探,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出来。要不是听那挑夫说,这座山谷摔下一个孩子,又有几十个人进入山谷救人,后来一个不少的走出来,我才不会带诸位兄弟们跑到这里来送死呢。

    至于玄玉诀,那是翠微居士的功诀不错,但是,翠微居士已经死去六百年,谁知道他会不会将全部功诀带在身上?我不说,只怕到时找不到,让诸位兄弟失望。」

    其他四人相互看看,点点头,算是勉强接受道士的解释,各自收起兵器,解除对道士的包围。

    道士也装作根本没有事情发生一般,与几人谈笑。

    只有轩辕岚冷眼旁观,在道士不经意之间,他从道士眼中,看到来不及收起的阴毒之色。

    「知道,这个山谷中,为什么只见进人,看不到出去的原因吗?」见几个人内讧结束,轩辕岚不失时机的说道,成功将五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因为这座山谷中,蕴涵九宫八卦阵……」

    「区区一个九宫八卦阵,道爷我自然可以破解,有什么好怕的。」道士此时恨死轩辕岚,不等他说完,便打断话头,不屑的说。

    「是吗?」轩辕岚笑笑,「那,再加上一个十二天都阵呢?」不知为何,轩辕岚心中笃定,这个道士破解不了九宫八卦阵与十二天都阵的组合。

    果然,道士神色凝重起来,半天没有说话。

    轩辕岚又继续说:「其实,这位道长也不是不能破阵,虽然此阵厉害无比,将那翠微居士老人家困在此中,最后竟毙命于此。但是,毕竟此时这座阵势并不完整,否则,我当初摔下去后,那么多亲戚朋友冒冒失失的来救我,为什么一个人都不少的走出去呢。」

    轩辕岚见道士脸上略有羞愤之色,急急抛出一个台阶,「但是,道爷虽是学究天人,破解此阵,恐怕非三个月而不得其法。诸位英雄形象特殊,即使我们清水是山区闭塞之处,诸位英雄如在三个月中频繁出现,也不能不吸引江湖人物的注意吧……」

    留个话尾,让几个人好好思考一下,轩辕岚反而不担心他们几个人的安全问题。

    果然,过了一阵,道士冷森森的道:「说,小子,你有什么要求?」

    轩辕岚翘起拇指,「果然英明,诸位果然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英雄前辈,小子这次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说着,他向身后一指,直指郭月寒、雷富、任志坚三人对几个家伙说:「我只求几位英雄放他们三人回家,我自然为几位英雄带路,顺顺当当的找到翠微居士的遗宝。」

    「好,就这么办。」道士没有丝毫犹豫。其实,在他的想象中,不过几个孩子而已,以后作为补救的办法多得是,反正离不开杀人灭口几个字就是。现在杀,真的惹来江湖人的注意,太不值得。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是将山脚下那个村子全部杀干净,又能怎样呢?

    轩辕岚回身一打眼色,郭月寒还要说什么,被他急忙制止,三个孩子匆匆离开山谷,直到消失不见身影,他们都没有回头再看轩辕岚一眼。

    「呵呵,小子,人我们已经放走,你看看,我们花老四那依依不舍的样子,你还是赶快带我们兄弟去找宝吧!」顿了顿,道士突然恶狠狠的道,「你要是敢骗我们,小心花老四立刻就去奸了那小丫头,再将你们全村杀个一干二净。」

    轩辕岚没有搭理他,转身便向着谷中深处走去。

    这座山谷,虽说不大,却到处都是石堆与树林,明明就在眼前的东西,却转弯抹角走上大半天都无法到达。而且,轩辕岚走在其中,心里仍是揣揣不安,刚刚他的话,并不是在吓唬那道士。这座大阵,应该是并没有完全被破除,要说破除,也只是当初那老人︱︱翠微居士存身的九地位、以及设在谷口处的直符位两处而已。

    直符者诸神之元首,九星之领袖,故名直符。其体属火,所到之处万恶消散诸凶灭寂,至吉之神也。所以畏者,太白金星,忌入墓,吉处不吉;凶处更凶,天始于甲,地始于子,故谓万汇之尊者,举甲子而六甲在其中矣;故谓直符。

    也正是因为如此,直符位乃是九宫八卦中最安全的所在,就是阵势完好之时,进入直符位也不会有事。当然,九地位就是另外一回事,而其他不知是否被破的位势,轩辕岚轻易是不会进去的,万一陷入白虎这样的凶位,岂不是要死在好奇心之下?

    不过此时的他,也顾不得这些,他顺着弯弯曲曲的路径,也不管是不是危险,向九地位而去。

    正在前头引路的轩辕岚,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凄惨异常的叫声,回身看去,竟是那个盗贼。奇怪,以那盗贼小心翼翼的性格,怎么会走错路,拐进……轩辕岚看到那盗贼身影消失不见的地方,惊讶的张开嘴,半晌不能合上。那里,就是他一向敬而远之的地方︱︱白虎位。

    白虎者,庚金也,统辖西方之威,其神好杀,专司兵戈杀伐,争斗疾病,死丧道路等事。所以说,这白虎位,乃是大大的凶位,无论是谁,只要进入此位,纵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然而……轩辕岚脑中运转起来,那个盗贼不是走在最后面吗?一行人中,数他最小心,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再偷偷回头望去,轩辕岚马上找到答案,道士取代盗贼,正站在队伍的最后。顺队伍看看,其他三人似乎脸上流露出一丝了然的神情,却谁也没有提出异议。至于救人,提都不要提,那里是九宫八卦阵中最为凶险的阵位,救人?保证进去一个少一个,不会有谁能走出来!

    既然他们「兄弟」都不想提出什么「救人」那样无聊的问题,轩辕岚自己何必多事。不多时,便带余下的兄弟四人来到当日他坠落之处。

    道士看看四下里平坦的地势,以及一路行来,没有半分危险的路径,「呵呵,小子,你胆子不小,竟然敢骗道爷,这里根本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危险,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话间,道士抬起手就要劈向轩辕岚。

    「唉,老大。」病秧子吊疤眼不禁发话阻止,「怎么说一路上没有危险?要是没有危险,老二怎么没了?消失了?他可是盗墓贼出身,对于这阵势运行之法,并不比老大你知道的少啊。」

    「嘿嘿,就是啊,老五,既然没有危险,不如让老大去把老二救出来,也算是我们兄弟尽过力了,是不是?」惨白书生阴阴的笑着,提出建议。

    「对,当初我们结义时,可是说过『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凶光大汉大声叫道,他的声音之大,惊起一些正在树上休息的越冬小鸟。一时间,小小的山谷中倒也是热闹异常。

    「另外,老大,你不要以为这个小子没有用处,你现在看到翠微居士的宝物了吗?」书生用手敲打折扇,腻声道,「不要这么快就卸磨杀驴,人家的心可是很软的哦……」

    吐,这是轩辕岚现在唯一的动作。

    「说,小子,你把翠微居士的遗宝藏在哪里?」道士见到他铲除异己的动作,已经开始激起余下几个人的反弹,不得不收敛起凶性,转而威逼轩辕岚交出宝物。

    「我说,老大,你最近怎么净犯错误啊!」书生慢悠悠的用他那能腻活死人的声音说:「你不会好好看看附近的地势啊。这里全是山石,能够藏些东西的地方,也就只有那里。」说话间,书生的「芊芊玉手」点指他右侧的石壁。

    众人在书生的指点下看去,只见断崖脚下的石壁上,三棵松树掩盖下,隐隐出现一个洞口。凶光大汉大步走过去,抡起鬼头大刀,三下两下间,将这三棵不知在这里生存多少年的松树砍掉,将那洞口露出来。另外三人生怕大汉抢先,舍下轩辕岚,急急的跟上去。

    但是,大汉将脑袋探进洞口,肩膀却怎么也进不去,后来一使蛮力。好家伙,肩膀倒是进去,可是想继续深入一寸却再无可能。不仅如此,当他想要退出身子时,震惊的发现,他那巨大的身子,竟然被洞口给卡住,丝毫动弹不得。

    他进不去,也甭想出来。

    道士看到大汉卡住的样子,尤其是双腿乱晃,身子努力向外退却不能达到目的,眼中寒光一闪,嘴上却大声问:「里面有东西吗?」

    「没有。」大汉似乎听到问话,声音自被堵住的山洞中传出,闷闷的。

    「那好,你就先待在这里吧,等到明年我们找到翠微居士的遗物,再来救你。」道士毫不犹豫的说。

    「别,别,有,有东西,就是看不清楚,好像是一具死人骨头,其他的东西太暗,看不见。」大汉听到道士的话,再想想路上「无意中」拐入白虎位消失不见的盗贼老二,急忙将事实说出来,也真难为他,被自己那野猪般的身子堵在山洞内,可说是一丝光亮不见,他竟然能「看」到东西!

    「好,你等着,我们帮你出来。」道士说话间,指着凶光大汉乱踢乱晃的腿,自己抱住一条,另外一条由惨白脸的书生和病秧子吊疤眼抓住,三人同时用力向外一拽,「嗷」的一声,那凶光大汉被三人抓住腿拉出山洞。不过,大汉也不是全无代价,那血流如注的肩部,被撕烂的伤口,轩辕岚心中暗笑,这家伙怕是被那山洞留下几斤肉啦。

    「你,小子,你进去。」道士此时才发现轩辕岚的价值。原来,那洞口太过于狭小,即使是四人中身形最小的吊疤眼都钻不进去。道士开始后悔起来,为什么那么急着将盗贼给做掉。要不,这个活对于会缩骨功的盗贼来说,还不是随随便便。不得已,此时只有让轩辕岚来钻山洞。

    看看其他几个家伙凶巴巴的样子,轩辕岚耸耸肩,「早就知道你们会这样。」说着,他比比洞口,身子稍稍一缩,便轻松的进入山洞内。

    山洞不是很深,仅仅四丈多。进去后,山势向上,在洞内竟可以站直身子。想要借洞口射入的光线,看到洞内景象显然是不可能。好在,轩辕岚身上带有韩飞燕送他的火折。摇亮火折,洞中事物清晰可见,不单是他,就是洞外几个家伙,脑袋凑在一起,也可以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