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二桃三士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6:19本章字数:7331字

    洞内很简单,一具骷髅,半倚在最深处的洞壁上,骷髅的旁边,是一柄不似青龙大陆所产的大剑,剑鞘已经腐烂,现出内里的剑身,足有常人并起五指宽,剑体光亮异常,虽然历经六百多年的岁月,却不见一丝锈迹。

    在宝剑一边,一卷手卷,入手轩辕岚才发现,这手卷竟是白虎大陆的羊皮所制,脑中回忆起一些画面,制作这个手卷之时,不单单硝制这样简单,还在一种由白虎大陆某位神秘炼金士所研制的药水中,浸泡足足一个月之久。所以,这手卷也如大剑般,历六百年岁月而未腐烂。

    手卷与大剑之间的地上,是翠微居士用金刚指力,生生在岩石上写出的遗言。这句话,轩辕岚根本不用看,便可以背诵出口,「重剑玄天玫瑰一柄,玄玉诀手卷一个,留赠有缘人︱︱无名氏」

    为什么翠微居士要在宝剑「玄天」之后加上「玫瑰」二字,连轩辕岚都不清楚,玫瑰是情花的代表,可能虽然已经几近飞升,虽然连自己的名号都已经忘记,可是这位翠微居士仍然无法忘情吧。

    轩辕岚作为眼前骷髅的嫡系传人,跪在骷髅前,不顾洞外几人的叫嚣,他恭恭敬敬的行三拜九叩大礼,才起身小心翼翼的拾起重剑与手卷,趁火折尚未熄灭,来到洞口不远处。

    那几个家伙早已等的不耐烦,要不是自己不能亲自进入,一早就跑到山洞内将轩辕岚抓出去了。此时看到轩辕岚慢慢走出来,更是欣喜若狂,道士急急的问:「有什么东西,哦,有玄天大剑,玄玉诀呢?有没玄玉诀?」其他三人虽七嘴八舌的问话,但是当轩辕岚张开嘴将要回答时,也都屏住呼吸,死死的盯住轩辕岚。

    「有,两件宝物,一柄玄天重剑,一个玄玉诀手卷。」轩辕岚并没有走出山洞,只是蹲在距离洞口一丈处,便不再向外走去。

    看到轩辕岚的举动,几个家伙奇怪起来,纷纷叫嚷,「出来啊,快出来,快点!」

    「快点出来,不然我宰了你!」

    「快给道爷出来,把东西交给道爷!」

    冷冷看着轮番在洞口出现的人脸,看着这些人脸上贪恋的表情,轩辕岚没有吭声,反倒盘腿在那里坐下来。

    等到这些人吵累了,逐渐声音变小,他才缓缓的说:「东西只有一个,你们看到了。」说话间,他将重剑与手卷在他们眼前挥动,「可是,你们却有四个人,而且人人都要我将东西交给他,我现在要是出去,还不立刻被你们撕成碎片。所以,我不能出去。等你们决定好,到底这些东西归谁,我再出去,把东西交给那个人。」

    洞外的四个人不作声,他们慢慢站起身来,看向几个刚刚还是「兄弟」的人。轩辕岚说的是实情,虽然四人知道这是那孩子在使计,却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提前摆在四人面前,到底谁才应该得到这两样东西?

    原本站在一起的四人,不知不觉间,站成一个圆圈,每一个人都在相互提防其他三人,生怕成为别人的目标,而被早早踢出局。

    站立一阵子,气氛越来越凝重,现下,只要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只怕会引起全面的争斗。四个人连呼吸都不敢过于大声,以至于成为别人眼中的漏洞,招来杀身之祸。

    终于,那凶光大汉,因为肩部的伤势,当时没有细细包扎,此时竟然渗出鲜血来,他的脸接连抽搐着,身子微微晃动一下,双臂有些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这是机会,一个天赐的机会,站在大汉对面的道士,立刻意识到。这样的机会,下次不会再有,想到这里,他手中那支只剩下杆的拂尘迅捷飘起,使出点穴的打法,击向大汉。

    但是,就在他身形猛然扑向大汉时,道士惊恐的看到,在他左右两边的书生和吊疤眼,竟然分左右两边,双掌击向他的身子!

    无可回避,道士仅仅能做到的,就是在身子被二人双掌击中的瞬间,急急剎住去势,并让过身子致命部位,尽量降低伤害,但受伤已经不可避免。

    当两声沉闷的声音响起,道士的身子犹如天上落下的坠物,被人击起后,又远远落在地上。他不甘心的扭动身子,不顾口中咳出的鲜血,吃力的抬起头,看着慢慢走近的三人,那三人的脸上,带有狰狞的笑意,「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不是老三?他已经受伤啦。」

    「嘿嘿。」吊疤眼冷笑着,「就知道老大你会对三哥下手。不过,老大,你一辈子算计别人,难道就没有想到过,会被别人算计?」

    「是啊,大哥,你武功那么好,比之我们高出一大截都不止。更何况,你平时从不使出真功夫,就是我们四个联合起来,恐怕都不是你的对手。要不是暗算,那个等到最后和你争宝物的人,可能会赢吗?」书生拿出折扇,在手中敲打。

    「这个争法啊,一定要在功力相差不多的人中间,这样争夺起来,才有意思,如果和你争夺宝物,没有一丝的悬念,我们都会死。不如,就先请你老大上路,过个七、八十年后,我们再去陪你,哈哈,哈哈!」说话间,书生得意的笑起来。

    「哼,你们别得意,一会儿后,你们之间还不是也要……咳咳……来个你死我活,才能分出胜负……咳咳……只怕,有些人马上就要……咳咳……先我一步而去。」道士脸上露出狞笑,望向吊疤眼和书生的背后。

    「不好!」二人同时变色,正当二人企图跃离原地时,他们身后的风声传来,伴随风声,还有一阵铜环晃动之声。几人久在一处,听到声音,便可知晓,那铜环之声,正是凶光大汉所持鬼头刀上的单个铜环。

    「啊!」吊疤眼不及躲避,被凶光大汉的鬼头刀自腰部断为两截,花花绿绿的东西流淌一地,什么肠子、肝、脾、肺的,纷纷跑出来透气。

    吊疤眼分作两处的身子,尚在微微哆嗦着,他的脑袋还有知觉,不知为什么,竟没有因为如此剧痛而昏厥,口中不断流出鲜血,舌头尚能活动,嘟嘟囔囔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不用想,一定是在大骂凶光大汉。

    那大汉一边看着远远躲开的书生,一边挥起一脚,将吊疤眼下半截身子踢到上半截身子的旁边,吊疤眼曾经的脚正好撞在他脑袋上,经历一次一般人终生都不可能碰到的「亲密接触」,同时也将吊疤眼最后的意志踢散,看到自己的下半截身子飞过来,恐怕没有几人可以继续保持冷静。

    「哈哈,哈哈……」道士倒在地上,虽然伤势严重,却不妨碍他狂笑出声,「老三,我曾经想到过几个人会和我翻脸,有老二,有老四,有老五,甚至为了怕麻烦,我提前将老二坑死,却没有想到,你才是最后的赢家。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谁能想到,你一向的莽撞、粗鲁,竟然都是装出来骗人的。」

    「闭嘴!」大汉不耐烦的反手一刀,将道士的胳膊剁下来,那道士也真坚强,这样重的伤,竟然吭都不吭一声,只是紧紧咬牙忍住。

    大汉重新面对书生。书生惨白的脸,此时又白上几分,几乎变得透明一般,他恶狠狠的问:「老三,你我现在就剩下两个人,那本玄玉诀归你,玄天剑归我,如何?」

    「嘿,我内功差,老四知道让我,这是好事啊。」大汉脸上竟浮现笑容道。书生听到这话,也勉强挤出笑意,刚要说话,却被大汉打断,「可是,老四,你一向不都是用那柄铁骨折扇当武器吗,玄天那样的重剑,你使不来,还不如给我,看看,拿玄天重剑使出刀法来,也不是非常难的事情。」

    书生脸色惨变,再也发不出那腻人的声音,颤抖着问,「老三,哦,不,三哥,我……我……我什么都不要,成不成?只要三哥今天放我一马,小弟就此隐退江湖,做个富翁去,如何?」

    大汉作出思考状,想了半天,才慢吞吞的说,「老四,其实本来呢,你都说到如此地步,作为这个要求,我做三哥的,是应该答应你……」说话间,他慢慢向书生走近,一步一步,书生虽然恐惧,可是此时凶光大汉正得势不饶人,也不得不暂时忍住,只听大汉继续道,「但是,三哥怕啊,怕什么呢?就怕……」

    说着,大汉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微不可闻,书生不由自主的将身子向前倾,要去分辨大汉到底要说些什么。就在这时,大汉暴起,抡起鬼头大刀,向书生立劈而去,嘴上声音突然放大,「三哥怕你走漏风声啊!」

    铛的一声,书生举起他那铁骨折扇,刚刚挡住凶光大汉奋力一劈。谁想到,这大汉的鬼头刀之快,就是百炼精钢打造的扇骨,都无法挡住,鬼头刀虽然被稍稍阻滞一下,却继续下落。

    「啊!」一声惨叫,书生的右臂被大汉活生生劈下。

    大汉得理不饶人,一柄鬼头刀舞动的呼呼带风,逼得书生手忙脚乱间,大汉还有些戏耍似的说:「花戏情,你的武功下降不少啊,是不是这些年来,玩幼女,把身子都掏空啦,这个时候就变成软脚虾了?」

    「你!」书生虽知道这时动气不得,可是大汉的话也实在太损,不由得他不生气。可是此时他右臂已失,一身武功平白失去大半,而且称手的兵器也随右臂掉落地上,他只有凭一张肉掌应战大汉的鬼头大刀。

    不出意外的话,书生在十五个回合内,就要命丧刀下。这是轩辕岚的判断。

    忽然,场中威风八面的凶光大汉身子一滞,不可思议的转身望去,即使现在天色已经稍稍黯淡下来,在轩辕岚的位置上,他仍然可以看到,在那大汉的背上,扎着十几根细针,若仅仅是普通的细针,轩辕岚绝不会看到。可是,这些细针,幽光闪闪,明显是在毒药中浸泡过的毒针。

    大汉此时脸色已经泛黑,张动发硬的舌头,「是……是……你……为什么……我不是……已经……」话语尚未说完,他已经倒地,气绝身亡。

    原本倒在地上的道士,用仅存的右臂,颤颤巍巍的支起身子,几乎就是用爬的,来到大汉身前,狠狠的朝大汉身子上吐一记口水,「呸,你都说过,我的武学总是留一手,竟然还只是砍掉我的右臂,你以为,砍掉我的右臂,我就不会发出绝命针?」

    似乎是已经用光身上的力气,道士扑通一声,倒在地上,用微弱的声音召唤不远处的书生,「老四,花老四,来救救大哥,只要你能救大哥,大哥我也不要那两件宝物了,全部都送你。」

    书生撕开外袍,将伤口包扎一下,听到道士的话,将信将疑,站起身子,有些犹豫,是不是去救道士。

    正在书生犹豫时,轩辕岚冷冷的声音传过来,「我要是你,便不会过去,想死,也不用这么着急。」

    「啊?」书生回身看去,原来轩辕岚早已走出山洞,正坐在一块大石上看热闹,而手卷和重剑就放在身边。「你,你说什么?」书生此时早已没有力气,他喘息着问。

    「你难道没有看到你那位三哥是怎么死的?」轩辕岚冷笑着直指道士,「你这位大哥还真是狠毒,刚刚积聚一点功力,就射杀老三,现在没有力气发出毒针,便骗你过去,要将你杀掉。」说罢,他摸着下巴,装作在思考的样子问,「可是,我就不明白,老道你把他们都杀掉,就这样有把握,能杀死我吗?」

    道士那嘶哑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根本没用刚刚那种软弱无力、中气不足的语气。道士慢慢站起身,向轩辕岚说:「想不到,我们五人都走了眼,竟然没有看出,小子你也是一个会武之人,我们斗的你死我活,全部都成全了你这小子。想来,玄玉诀一年的功力足已抵旁人五年的练功速度,不出十年,你就会成为武林的又一位年轻俊杰吧。」

    「我不希罕这本手卷。」轩辕岚将那本人人眼红的手卷拿起,在手中晃动,「说实话,我早就会玄玉诀,根本不需要看这个东西。」

    「啊?」书生和道士两人更是不信,「怎么可能?玄玉诀怎么可能还流传于世?我们怎么没有听说?」道士一脸的不信。

    「信不信是你们的事情,我确实已经修习玄玉诀足足三年。」轩辕岚漫不经心的说道。

    「啊?」道士心中惊疑不定。

    其实,此时的他,已经油尽灯枯,外表的风光,全都是装出来的样子,只要一个稍稍会些武艺的人,随时都可以杀掉他。而他装出这个模样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骗过书生和轩辕岚,将二人唬走后,他好觅地养伤,等伤势完好后,再寻轩辕岚与书生复仇。当然,要是能够将轩辕岚手中的手卷骗到手,自是最好。

    可是,现在轩辕岚说,他已经修习玄玉诀三年,这玄玉诀,一旦修习,功力便在体内自行运转,生生不息,所以才能说修习一年的玄玉诀,可以抵上旁人五年的苦功。若是这样算下来,轩辕岚便已经有一般人足足十五年的功力,别说是自保,就是现在要杀他这个假道士,都绰绰有余。

    道士犹豫起来,可是一边的书生则不以为然,他太了解道士,今天这样的仇恨和羞辱,道士一定不会忘记,别看表面说得怎么好,就算是放过轩辕岚和自己,日后道士伤愈,也一定会满天下寻仇,始终是一个无法摆脱的祸患。如果轩辕岚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有三年的玄玉诀修习功力,此时应该可以杀掉道士,如此才能彻底免除后患。

    于是书生大声的叫道,「少侠,小的愿意以金币两百为赠,只求少侠能够杀掉这个假道士。」

    「这个嘛……」轩辕岚作势犹豫起来,「花戏情,你也知道,你那大哥,现在手中就有毒针,危险的很,我干嘛要冒这个危险,去杀掉他?」

    「少侠,你现在不杀掉他,假以时日,他伤势复元后,定然会满天下找我们寻仇。」书生急切的说:「假如少侠是嫌弃数目太少,小的花戏情就再加一百,三百枚金币,只求少侠杀他。」

    「伤势复元?你看看假老道,他右臂都没有了,伤势还能复元吗?就算等他伤好,又练习了左手的武功,那时我也早将玄玉诀修练大成,还用怕他?」轩辕岚撇撇嘴,不屑的道。

    「啊?」书生显然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他脑子急转,最后狠狠心,才说:「少侠,我愿意出金币五百枚,但求少侠杀掉这个道士。这已经是小的全部家当,还望少侠可怜。」

    「没有真金白银,我是不会做的。」忽然之间,轩辕岚变得好像另外一个人似的,就是他自己也很奇怪,可是这样的变化,又是如此的自然,全然没有什么任何奇怪的感觉。

    「有,有!」书生见到轩辕岚终于漏出口风,急忙答道,「少侠可以到我腰下的皮囊中找,全部金币都在那里。」

    轩辕岚没有作声,只是抽出玄天玫瑰宝剑,跳下大石,小心的靠近默不作声的道士。

    道士心中暗喜,心想:到底是个娃娃,明知道我有毒针,竟然还为金币靠近来杀我。这下,我可是宝剑、手卷都到手啦。

    心中嘀咕,他同时计算二人之间的距离,十丈、九丈……

    就在五丈的距离,轩辕岚停住脚步,不再前进,将道士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五丈,毒针射出会被发现不说,还全然没有准头。而要道士前进几步去杀轩辕岚,对于此时的他,比杀掉轩辕岚更让他为难。

    只见轩辕岚从地上拾起几块拳头大小的石块,掂掂重量,突然向道士射去,一块、两块……十块……二十块,整整二十块带有内劲的石头打在道士身上,滋味比暗器入体好受不了多少。道士紧紧咬住牙关,死死忍耐,全当这些石块是轩辕岚为打掉他手中的毒针而投掷的。

    突然,一道白光划过,道士还以为是花了眼,直到心脏部位一阵剧痛,随意识慢慢的流逝,他才明白,那白光是什么东西︱︱玄天剑。一件他费尽心机企图得到的宝物,穿体而过,扎透自己的心脏。

    当道士最后的意识即将消失时,他终于明白过来,轩辕岚向他掷石块,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打掉毒针,那是在估量距离和方位,全部都是为这最后一击。

    书生看到轩辕岚杀掉道士的手段,心中胆寒,但是他此时比之道士还要不如,连装样子的资本都没有。他鼓动轩辕岚去杀道士,其实还有一个想法,就是希望道士和轩辕岚能拚个两败俱伤,那是他再站出来接收所有战果。可是当他看到轩辕岚掷剑杀死道士时,心中凉了下来。可是,他还有最好的希望,只希望道士还没有死透,在轩辕岚去捡起宝剑时,道士还可以给他扎上几针。

    让书生失望了。轩辕岚没有管这些,他走到凶光大汉的尸体旁,捡起那柄鬼头单环大刀,拎着来到书生面前。书生明白他的意思,只是用仅存的左手指指身下压着的皮囊。轩辕岚也不客气,飞起一脚,将书生的身子踹翻过去,挥刀砍断皮囊的系带,拿在手中,三十多斤的份量,打开看看,黄灿灿的一片。

    满意的点点头,他蹲下身子,看着书生半死不活的脸,轻声问:「你说,你是不是好人?」

    书生呆呆的看着轩辕岚,不知该怎样回答才好,轩辕岚根本就没有指望他能回答,自顾自的道:「说实话,你他妈的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不过,看在你给我五百金币的面子上,我给你个痛快。」言毕,他抡起鬼头大刀,将书生的人头剁了下来。

    书生没有想到轩辕岚会这样说,临死之前,只来得及喊出一句,「你……你答应过的……」

    轩辕岚踢一脚书生的人头,看到书生一脸迷惑和不甘,叹息一句,「我只答应过你杀道士,可没有保证不杀你啊。再说,我也希望保密。」说完,他来到早已死透的道士身边,拔出玄天玫瑰剑,大步向谷外走去。

    轩辕岚走到小山谷外,仅仅走出山谷,便看到一边草丛中晃动不已,「什么人,出来。」他十分紧张,如果来人是已经葬身谷内的五人的同伙,他岂不是大大危险?所以,轩辕岚竟将玫瑰重剑挥出。大剑及其锋利,所到之处,挡者披靡。一时间,杂草、枯枝横飞,树叶、发丝相映成趣、

    「发丝?」轩辕岚心中更加笃定,手腕一翻,重剑不再沿着应有的轨迹运转,而是向下一压,反身回转,一个突停,刚刚停在一人的脖颈之上。仅仅半个时辰,他已经将这柄重剑运用自如,彷佛已经拿着重剑数十年一般。

    那人当重剑临体的一刻,才感觉到那剑刃上传来的丝丝寒意,不仅仅是精钢的冰冷感觉,更是饱饮无数鲜血之后,重新对热血的渴望。几乎就是在一瞬之间,这人准确的把握住这种渴望。同时,也吓得几乎尿裤子,因为他相信,曾经饱饮人血的宝剑与那些只是用来玩弄的宝剑是不一样的。

    有人深信,曾将饱饮鲜血的宝剑,在剑体内,自然而然的形成一种灵魂,号称剑灵。而这个剑灵,因为产生于人血,自然时时渴望饱饮人血,当这种剑灵,随剑灵饱饮人血的次数增多,剑灵便会自己成长起来,随剑灵的成长,会对用剑者施加越来越重的影响,最后,促使用剑者发疯一般的屠杀人类,为的就是让剑灵饮用人血。这种剑,就是传说中的魔剑,或者称为妖剑。

    而看到轩辕岚那完全不符合正常使剑轨迹的动作,那个隐藏在草丛中的人,几乎已经认定,轩辕岚手中握着的,就是一柄魔剑,这样的剑,以及使剑者,是逢人必杀的。也就是在那一个瞬间,这个隐藏者想到了死,想到他那并不是很长的人生。以至于他的下半身,某个器官没有受到控制,便将某些液体排放至体外。

    「哼,还说要救人呢,怎么吓成这样。」一个女声在一边响起,与之伴随的,是一张小女孩的漂亮脸蛋。

    「方闻达,你知不知道,刚刚我险些就要了你的命。」正是看到来人的脸,轩辕岚才在最后关头,收住重剑的去势,停在距离男孩脖子只有一寸的地方,而不是深入的探索一下,眼前名叫方闻达的男孩,其脖子内部的秘密。

    名叫方闻达的少年,此时脸色尚未好转,从脖子以下,全身没有一个零件不在激烈的颤抖,感觉到那阴寒的剑体离开脖颈,他赶忙摸去,希望能再确认一下,他的脖子是否还起着连接头部与身体的作用。当他触手一片温热的液体时,「啊」的一声大大惊叫,便向后倒去,再也没有丝毫知觉了。

    「阿岚,是不是阿岚?」一个急切的声音远远传来,似乎是轩辕岚的继母,韩飞燕的声音。

    「岚哥哥,岚哥哥,你可不要有什么意外啊?」这是郭月寒脆脆的声音。

    「轩辕岚,我还要还你一个承诺呢。」雷富的声音虽是童音,却已经有了些憨直的味道。

    「师父,师父,快,快去救老师。」同样的,任志坚的声音也异常紧张与焦急。

    「呵呵,还有很多人关心你啊。」那个与方闻达共同出现的女孩,笑着在一边打趣,「不过,我们来得时候,可是看到你和五个恶人共同走入山谷的。现在那五个家伙哪里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