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出尔反尔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6:20本章字数:7288字

    轩辕岚转身对那个赵三冷冷的说:「你办的好事,为什么不等我走后,再将这两个人领来?」

    赵三看着轩辕岚眼中的寒意,浑身打了个哆嗦,就地跪在那里,脑袋直往地面撞去,「少爷,您有所不知道,我刚从吃食店出来,为您置办好这些干粮,便被刘管事带着人给捉住。他们说,只要我将他们带到少爷您面前,便没有我什么事情,否则,赵三我要是能保住这条贱命,也不用在京师混了。少爷,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小的这一次吧。」

    明白赵三这样的泼皮无赖,是斗不过刘八那种明显背后有人撑腰的地头蛇的,轩辕岚也不愿深究,走上前去,一脚将他踹开,并扯过地上的绳子将他绑起。

    赵三以为轩辕岚要拿他开刀,吓得屎尿齐流,连声求饶。

    顺手撕下一块破布塞入他的嘴中,轩辕岚在他的耳边恶狠狠的说:「闭嘴,少爷我是为了你小子好,少爷才不想卖掉那个奴隶呢,所以现在要一走了之,把你绑住,也是为了帮你开脱!」看着赵三渐渐平静下来的神情,他突然问:「那你知道一会应该怎么回答了吧?」

    赵三本来就是一个无赖,这种事情哪里需要别人去教,虽然嘴中被塞了布片,也不住的点头,支支吾吾的想要说些什么。

    轩辕岚可不管这些,大步走到东厢房外,一把拉开木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衣装整齐的书僮,全身青色粗布衣裳,脚踏厚底布靴,头上一顶仆人专用的布制小帽,恰好遮住其引人注目的金色头发。

    他白嫩的皮肤、湛蓝的双眼,看得轩辕岚一呆,过了几个弹指的时间才回过神来,苦笑:「我现在真想将你变成我的娈童。」

    少年伊沙身子明显一颤,不经意间向后退了半步,看向轩辕岚的目光带着一丝戒备。

    轩辕岚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看到一边已经包成一个包袱的衣裳,「很好,你也听到刚刚我和那个管事的对话了,我的主意是不卖你,但是这个刘八爷显然在本地有些势力,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京师的好。」说话间,他已经拉住伊沙的手,将他拉到房外,另一手拽着松风的缰绳,向城外走去。

    刚刚走出东青门不到三里路程,跨坐在松风之上的轩辕岚便感到身后传来一阵马嘶之声。与坐在他身前的伊沙一同回身看去,只见身后东青门内奔驰出一辆双马轿车以及十余骑的奔马,当先的一匹马上,坐着的正是那个刘管事。

    只听那刘管事的声音传来:「兰公子,请留步!」

    能在距离京师不到三里的大道上如此狂奔,又嚣张的大呼小叫,轩辕岚已经开始佩服其那个没有见过面的刘八爷真是神通广大。

    既然已经被人追上,不如索性潇洒一些,轩辕岚一拉马头,便拐入道边的岔路,奔入一片密林之中。

    按理说,城池之侧是不允许有树林存在的,更不要说是京师重地。但是,京师顺天府毕竟已经百余年没有经历过战事,就是蓝鹰帝国,自从南渡后也没有多少战事发生。反正一旦北兵即将南下的消息传来,蓝鹰帝国就送去无数的金银、珠玉、锦缎、美人,再与北朝签订一份和约,表示纳贡,拜北朝皇帝作叔叔伯伯什么的,便可以保证帝国十几二十年不受北朝袭扰,何乐而不为呢?

    是以,轩辕岚此时置身的树林,不但存在,而且占地十分广大,足足方圆四五里,内中甚至有一块数十丈宽窄的空地,正好提供说话所在。

    林中草木丛生、遮天蔽日,就是此时正当晌午的阳光,能透进此间的也不是很多。乍入其中,很是有些阴冷的感觉。

    看着跑得气喘吁吁的刘管事,轩辕岚没有一丝的同情之心,高据马上,身前坐着书僮打扮的伊沙,要看看刘管事如何说辞。

    刘管事好容易喘匀了气,跳下马,走到距离轩辕岚五步远处,抱拳道:「兰公子,为何匆匆离开,难道我们的生意不做了?」

    轩辕岚嘴角上翘,作出微笑的表情,「刘管事,我思前想后,总是以为这笔生意作下来我吃亏太大,得不偿失,所以决定还是乘早远行、游山玩水的好。」

    看着轩辕岚与伊沙如此亲密的坐在马上,又听到「得不偿失,吃亏」这类词汇,刘管事自以为得计,脸上浮现淫猥表情,笑着对他说:「兰公子,如果你认为和小号作生意得不偿失,小的完全可以代表敝号向兰公子保证,这次作生意完全不会让兰公子吃一点亏,不单如此,八爷欣赏兰公子的豪爽,还要附送兰公子几样礼物。」

    说完,他也不管轩辕岚的表情,转身向身后几个大汉道:「来,将那几个骚蹄子赶下来,给兰公子大驾过过目。」

    十几个尾随而来的打手,听到刘管事的话后,急忙将撩开那辆轿车后面的布帘,大声吆喝着:「快下来,给公子爷看看,别他妈的一脸衰像,好像死了爹娘似的,要是公子爷不满意,妳们今天甭想有饭吃。」

    大汉们不干不净的骂着,自那轿车后出现了两个低着头的女人,身着锦缎长裙,被打手们推推搡搡的驱赶到刘管事身后站定。

    刘管事回身看看,又面对轩辕岚说:「兰公子,我家八爷说了,只要公子爷答应作这笔生意,小号开价三千蓝鹰银币,外加两名姿色上乘的美女。兰公子可以看看,保证公子满意,也能补偿了公子的损失是不是。

    喂,你们这些骚蹄子,把头抬起来,让公子爷过过目,若是公子爷满意了,妳们以后也能跟着公子爷吃香喝辣,过上好日子。」

    两个女人在刘管事与众打手反复威逼诱惑之下,不得已才将头抬起,茫然的看向轩辕岚。

    轩辕岚居高临下的扫视一眼,这两个女人的姿色真是没话说,樱唇玉面、琼鼻杏眼、柳腰隆臀,也勉强可以排入上等之姿。又听得刘管事啰啰嗦嗦的絮叨半天,总算是听明白这两个女人都是要送给他的,只要他交出身前的少年伊沙,三个女人外带三千枚银币就可以到手。

    感觉到身前的伊沙正微微颤抖,心中好似十分恐惧。轩辕岚悄悄的将左手放在伊沙的腰间拍了拍,示意他不必担心,这才笑着问:「刘八爷如此热心,少爷我自是感激不尽,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

    刘管事急忙追问:「公子请讲,小的我一定知无不言。」

    一脸坏笑的轩辕岚点头问:「好啊,我的问题就是,如果我不同意刘八爷的生意,你们又该怎样对我呢?」

    刘管事显然没有料到他会这样问,一下子愣在当场。总算他平日里一肚子坏水,脑袋一转,又偷眼看看身后十几个彪形大汉,霎时心中有了底,阴阴的诡笑,「这样啊,兰公子如此聪明的人物,竟然会猜不到吗……」

    随着刘管事手一挥,那些个打手们一下子便将轩辕岚团团围住,各亮刀枪,亮晃晃的好不吓人。

    刘管事阴阴的开口:「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若不是八爷一再强调要那个金发杂种活命,爷爷我一早就想把你收拾了。」接着,他对着那些打手吆喝:「小子们,上!给我收拾了这家伙,女人归你们,外加一千银币。」

    那些青衣装扮的打手们一听刘管事的赏赐,立时来了精神,个个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不怀好意的看向卓然坐在松风之上的轩辕岚主仆二人。

    但是,成为群贼心中羔羊的轩辕岚却是不慌不忙,好整以暇的看向刘管事,「这……就是你的回答?强买不成,便露出真面孔,使出盗贼的手段。嗯……我猜猜,你带了这些人手过来,是不是一开始就没有诚心想作这笔生意,准备在我和你交易后,再一刀杀了我,你自己吞下女人和银币?你们那个卖场,还真是一个强盗窝子啊。」

    刘管事看到此时的局势已经完全被他掌握,也不在乎多和轩辕岚说上两句,「是又如何?本来八爷是想与你作生意的,并不想取你性命,谁知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小杂种竟然看不起爷爷我,那就怪不得爷爷我心狠手辣了,反正那些银币、女人你这个小杂种到了阴间也无法花,不如算作补偿,送给我好了……」

    那刘管事还要再说下去,却见轩辕岚脸上笑容一敛,阴森森的开口:「是吗?那你就给我先下地狱去探探道吧。」说完,只见他一拍插在马鞍旁的剑鞘,一阵龙吟之声大作,刺得在场诸人耳中生痛,不自觉得伸手摀住双耳。

    当他们回神过时,那马上骑士已然拔剑在手,威风凛凛的面对他们。

    轩辕岚双腿微夹,松风好像有灵性般,人立而起,长嘶一声,巨大的马蹄落地之时,结实有力的身躯向前纵越而去,直向刘管事。

    端坐松风之上的他身体微伏,连带着将坐在他身前的伊沙也压伏下去,可是,令人奇怪的是,这个金发少年竟然好似懂得骑术般,双手紧握缰绳,瘦弱的身躯完全趴伏在马背上,对轩辕岚即将在马上施展出的武功完全不够成阻碍。

    但他此刻没有心情顾虑这些,此时的松风已经冲出六步,迎面对上一个青衣壮汉。他手中重剑向下划出一个美丽的弧线,不过一个弹指之间,那壮汉的身子已经在松风之侧闪过。

    直到他来到刘管事身前,壮汉的头颅突然跃起,一股血箭从那壮汉脖颈上被完整挖开的伤口之中喷出,奔向天际,直直的升起五六尺的高度,才力竭地向四方散落,撒满壮汉残躯周遭。

    随即,扑通一声,某个球状的物事也跌落在地面,不过此时它来到了一个当初长在壮汉身上时,一辈子没有可能达到的位置││脐下半尺、双腿之间、壮汉那个小弟弟之上。

    所有人都没想到,轩辕岚竟会在这狭窄的林间空地中施展骑术,并利用高据马上的优势搏杀众人。

    在打手们看来,马匹不过是代步的工具,赶路的时候骑马,打斗起来,他们只能跳下马,站在泥土上才可以施展刀枪。

    可是,轩辕岚是个自小便仰慕北方游牧王朝的人,纵马弯弓,仰天射月的形象不知多少次出现在他的梦中。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自己掏钱买了一匹小马,按照龙天行的粗浅的指点摸索着练习马术与骑射。

    溪山村乃是山中小村,不多的平地都被开发成田地,轩辕岚要练习马术,总不能在田中驰骋,要不然肯定被村中的乡亲们骂死。

    是以,他只能在后山的一些林中空地反复练习。若说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之上比赛奔马,他绝对是有败无胜的局面,但若是在林中比试纵马的小巧技术,只怕那些北方王朝一等一的骑士过来,也不见得能赢过他。

    当然,他练习马术、骑射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与常人比试,他自信能够以一敌百;与那些和他同样练气的江湖人物拼斗,只要不是一流以上水平的高手,他以一敌三的自信还是有的。

    但如果遇到隐匿在山林之中数十年不闻世事的修真者呢?他们那些人,嗯,那些怪物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字可以概括的了,能否击败一个这样的修真者,他心中没底,就是修真者一个简单的掌心雷,现在的他就无法接下来。

    但是,如果用骑射的办法,配上一张宝弓,远远的,在二百步以外出手,机会还是满大的。修真者们的掌心雷虽是利害,倒没有听说能打出二百步远,最多是在百步以内,这是他的想法,很久以后,他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错得有多么离谱。

    而若是加上好马助力,一击不中远遁千里总是可以的吧?有了这样的理念,轩辕岚练习马术、骑射的兴趣更加浓厚起来。

    而现在,这些壮汉竟然好死不死的要在林中与他开战,他心里这个高兴就不用提了。虽然现在手中没有宝弓,但是,对付几个仅仅凭借一身蛮力欺压良善百姓的打手,他就是跳下马步战也能完胜,此时高据松风之上,更是有了十二分的信心。

    轻扯缰绳,尽管松风还不熟悉轩辕岚的习惯,可是作为一匹出生于极北草原之上的骏马,并不需要过多指挥,便能自行选择去路,他所要做的,仅仅是为松风指明前进方向而已。手中重剑不住的挥动,道道血迹在他的身后散落。

    虽然刘管事用一个极不雅观的懒驴打滚,躲过轩辕岚致命的一击,但是那片自他肩头滑落的肉片,也说明了这个刘管事受了不轻的伤。

    总算刘管见事势不妙,用狗爬的方式躲到其余打手身后,轩辕岚只是不明白:一个肩头受伤的人,怎么能凭借四肢着地的方式,如此迅速的脱离了他的杀伤范围?而他前进的样子,与溪山村那只大黄狗走路的样子,差别只在一条尾巴上。

    由于轩辕岚的突然变化,打手们随着他的移动,不由自主的向他前进的方向围聚过来,使得已经形成的包围被打破。

    当马上的他斩杀过三个打手后,微拉一下缰绳,松风乖巧的用最小范围调转过马头。此时的他,背靠树林,直面围拢在一起的十一个打手,再无当初被包围时的不利局面。

    「喝,呀,嘿!」几声简单的呼喊声从轩辕岚的口中发出,习武之人,关键在于气势,以无敌之势扫荡敌人丧胆之心,就是武功之间微有差距,也能获得胜利。

    此时的轩辕岚就是这样,利用自己与打手们之间不到五丈的距离,松风稍稍加速,而他则右手擎起锋利的重剑,剑锋斜指天际,作出随时可以下落击杀的姿态。

    只三个弹指的时间,松风便冲到打手们身前,一个躲闪不及的壮汉傻傻的望着松风,望着那只扬起的马蹄,黑色的马蹄之上钉着的马铁原本应该是闪亮簇新的,现在沾染了林间的朽叶腐泥,并不干净。

    当那马铁在他的眼中越来越大的时候,壮汉脑中闪过一个疑问,为什么马蹄好像距离他很近的样子?

    「啊……」一声惨叫,那个被吓傻的壮汉终于在最后一刻回神过来,意识到松风的马蹄根本就是直接向着他的身子踏下来的。

    但是,已经晚了,即使是稍稍加速的松风,其行进间的速度、以及松风本身的重量和马背上两个人的重量,所带起的冲力也是异常巨大。

    松风的前蹄下落时,直接踏上壮汉的脑袋,脆弱的头骨瞬间被击碎。壮汉失去了生命的身子倒在地上后,下落的前提正好踩上他的胸口,一个蹄印立刻出现在那里。

    但松风不管这些,继续前进着,后蹄接上,落在那个骨头已经碎掉的脑壳上,哗啦一声,红的、白的、黄的,固体的、液体的、半固半液的东西,一起喷洒出来,将后蹄染成了一个不知名的颜色。

    当松风全部通过的时候,地上仅仅留下一个看不见脑袋、勉强可以分辨出是人形的肉泥。

    这些平日里只在京师内欺压百姓、由地痞无赖组成的打手们,何曾见过这种场面?立时被吓得浑身颤抖,几乎连手中的钢刀都无法握住。

    刘管事躲在他们身后,见大事不妙,急忙呼喊:「弟兄们,别跑,不然他马快,我们根本没有活路,不如一起冲上去,一人一刀,拼上性命结果了他,大家才有活路。」

    打手们听到这话,也觉得有些道理,才勉强定下心神,相互对望一眼,口中牙关一咬,握紧手中家伙,迎着轩辕岚冲过来的奔马,杀了上去。

    轩辕岚在听到刘管事的话时,心中便觉好笑,十个不会丝毫武功、又没有经过正规训练的乌合之众,竟然要迎头逆袭一名武士,不是找死还能出现什么结果?

    他嘴角翘起,带出森然的笑意,说是笑,不如说是嘲讽才准确,因为,他凭借高居马上的优势,已经看到那个鼓励着打手们发动逆袭的家伙,正在狼狈的钻入树林中。

    无心与这些愚蠢的垃圾消磨时间,轩辕岚挥起重剑,左右开弓,当松风冲出那些打手的阻拦时,留在身后的,只有十具无头尸体,以及尚在半空中转悠的十个「吃饭的家伙」。

    刘管事现在根本顾不上肩头少了半斤肉的问题,此时的他一心想要钻出这个该死的树林。当初他看到那个兰公子策马跑入这片树林的时候,心中着实高兴,要知道,那可是足足三千枚银币啊,而轿车上的两个女人,随便转手倒卖一下,也能卖出千八百的银币。

    原想交易后,再鼓动那些打手偷偷将姓兰的小白脸杀掉,就赚到三四千的外快。谁知道,这次竟然遇到一个硬得不能再硬的对手,硬到足以将他这次带来的人手全部挂掉。

    心中悔恨不已,早知如此,当初何必翻脸?他慢慢与那个小白脸周旋,再派人回去报信,要八爷求舅老爷派出大队军马,累都累死那个小白脸了,怎会像现在这样,被人好像狗一样的追杀!

    嗯,就是不知道那些蠢货能顶住多长时间?

    只要到了官道上,这里距离京师不到三里的路程,发生什么事情,京师城墙上都可以看到,相信那个小白脸还不会胆大到当着京师驻军的面,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吧?刘管事心里如是盘算着。

    他心中转着无数个念头,身子却是丝毫不敢松弛,四肢齐动向前爬去,不知为什么,当他受伤后,两条腿就不听使唤的乱颤,根本无法站住,只有四肢着地才能挪动身子。

    正当他一心向前爬行的时候,突然,他的眼前出现一双鹿皮快靴。猛然停住身子,他那张猴脸慢慢向上抬起,直到在他的眼中出现一张带着笑意的面孔,那笑意怎么看,都有一种阴森的感觉刺激着他那颗乱跳的心。

    「怎么?刘管事,就这样走了?」轩辕岚冷笑,「也不看看你那些手下了?对了,轿车上可是还有三千银币和两个姿色绝佳的美女啊。刘管事就忍心将她们放弃?」

    「小子……啊……壮士……啊,不对……公子,少爷,」刘管事接连换了几个称呼,最终他还是选择与赵三一般的叫法,「少爷啊开恩,我刘万亿瞎了眼不知您乃是高手中的高手,不,您是当今世上第一高手,您何必又要和我这个烂混混过不去呢?只要您今天放了我,小的回去就给您立生祠,树碑立传,日日顶礼膜拜……」

    轩辕岚正要说话,就在他身后不远的树上,却传来冷冷的哼声,「哼,这个娃娃若是当世第一高手,那么我辈又应当如何自处?」

    没有想到在这个树林中竟然还可以遇到伸手管闲事的人物,轩辕岚眉头微微一拢,侧过身子,再不看一眼地上的刘管事,只是拱手道:「不知是哪位前辈到此,小子这厢有礼了。」

    「哈,小娃娃,你也知道老夫厉害了?」那声音继续说:「可惜啊,你这小娃娃妄自尊大、目无尊长,虽有改悔之意,今日老夫还是要好好教训一下你,免得小娃娃日后目无余子,小看了天下的修真者。」

    「修真者……?」其他的话轩辕岚根本就没有听进去,说话的口气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要比试下谁的拳头更硬。但是,当那人最后说到「修真者」的时候,他心中一惊,暗自算计,若此人真的就是一名修真者,只怕今日自己讨不到什么好处去。

    虽然现下里自己武功精进,就是当初葬身无名山谷中的东南五丑从坟墓里爬出来,也奈何不得他。但是,修真者又另当别论了。

    习武者与修真者,虽然都是练气之人,但是,习武者练气,乃是为了强身,以增加身体的速度和爆发力;而修真者练气,则是为了修成仙道。比之习武者,修真者们修习的练气之法,虽然进境缓慢,却能保持身体的活力,而且越到后来,修真者们的修炼之法所能发挥的威力越大,直到可以逆天的地步。

    习武者与常人寿命相差无几,修真者却可以轻松活到三、五百岁。而且,修真者们一般对于世俗世界的欲望很淡,没有迫切需要,才不会从自己修行的旮旯山缝中钻出来介入世俗之事。

    但是,只要是出现在世俗世界的修真者,便是对于自己的修行极具信心,通常没有个一百三五十年的修行,是不会走出他们的狗窝的。

    而修真者们修行一百三五十年的功力,却抵得上习武之人练上二三百年的气,如果那些武人能够活这么长时间的话。

    现下眼前就出现一个修真者,轩辕岚心中惊疑不定,如果这人是真的修真者,那么凭借刚刚不善的口气,就能知道,一场厮杀必不可免。

    但是……他犹豫的想到……如果这个人根本不是什么修真者,而是一个骗子呢?那样的话,仅仅被他几句话吓走,岂不是太过于丢人了?

    见轩辕岚呆在那里,自称修真者的那人大喝一声:「嘿,小子,看到本仙还不下跪么?如是本仙满意了,或许本仙一时高兴,便可以放过你也说不定。」话语中似乎竟然带着一丝的欣喜和自负。

    听到这里,轩辕岚紧皱的眉头松开,回身看了一眼仍趴伏地上的猴脸,又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望,左手握住腰间重剑的握柄,深深喘了几口气,才一字一句的问:「我,为什么、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