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荒山遇盗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6:20本章字数:7109字

    伊沙尚未反应过来,轩辕岚就已经将车上的几个油纸包拿起拉着他跳下了轿车。

    把伊沙抱上松风的背上,他抽出玫瑰重剑,在拉车的两匹马的屁股上狠狠的戳了几下。

    那马儿受不住,长嘶一声,撒开马蹄有如疯了一般向前猛冲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已经昏暗的大路上。

    跳上松风,轩辕岚并没有着急离开,反而躲入大路边的一处稀疏的树林内。好在此时天色已晚,立身树林深处的二人一马在枝叶与天色的掩护下,并不能为大路上经过的行者所轻易发觉。

    等了不过十几个弹指时间,一阵剧烈的马蹄声响便从二人所来的方向传来。眨眼间,一群骑士人数在二十上下,从树林前的官路冲了过去。

    这群人道俗都有,个个背着钢刀宝剑,骑术甚佳,在疾驰的奔马之上坐的稳稳当当。

    看到追击者果然如自己主人所料一般经过,伊沙有些佩服的抬头看看那个坐在马上高出他足足一头的年轻人,手中一抖缰绳就要将出林。

    谁知,他的小手却被轩辕岚一把握住,虽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但其奋力想甩开那只大手的动作,明确的表示出他对身后之人这个行为的反感。

    「别动,等会说不定还会有人过来。」就在伊沙的耳边,轩辕岚压低声音喝道。

    就像在为轩辕岚的话作批注似的,那已经逐渐远去的马蹄之声重新响了起来。放眼看去,借着初升的月色,松风背上的二人可以隐约看到,那些应该离去的骑士却重新跑了回来。

    直到此时,伊沙才对他的主人暗自佩服起来,手中再不挣扎。

    只见那些骑士在树林外停住马,四散开来,一人在其中用粗豪的语气高声道:「为什么跑了这么远,还没有看到那两个人?是不是仙长的判断有误?」

    只听另外一人声调略带些尖细的说:「许是我们搜查得不够仔细,仙长临去之时不是交代吗?要我们仔细搜查道边的草地,说不定那两个贼子会留下些痕迹。」

    「哼,追了五、六天,也不知道这一拨是不是正主,到处乱找,弟兄们早就乏了。」那粗豪的声音抱怨。

    「还好,八爷只是要那个白虎大陆的金发小子,而圣教的仙长们要的是那个买下金发小子的阔少爷,两个人我们双方正好一方一个,没有什么冲突。」略微尖细些的声音带了一丝欣慰似的说道。

    「圣教为什么要那个阔少爷?还说死活不论。」粗豪的声音显然没有什么兴致去下马搜索什么蛛丝马迹,倒是对尖细嗓音的话产生了兴趣。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呵呵,这个可是圣教的秘密,一般人不会知道的,若不是我叔叔也在圣教内,我也不晓得呢。」尖细嗓音带着炫耀的语气说。

    「哦?是令叔透漏的消息,那一定没差了,好兄弟,跟哥哥说说,也要哥哥长些见识。」粗豪声音有些急迫的追问着。

    「不好办啊……」尖细嗓音带着犹豫的口气说:「这些可是圣教的私隐,是不能随意向外人透露的。」口气中,此人已经将那粗豪嗓音的主人划在了「外人」的范围内,颇有些自夸的继续:「当初让我叔父开口,小弟也是在太白居摆下了一桌山味的。」

    「哦……」粗豪声音显是不笨,立刻明了那人话中的涵义,「刘兄弟,哥哥我是小气的人吗?太白居,山味席,回到京师哥哥就请你去品尝,如何?」

    那姓刘的人似乎很满意,「哥哥,小弟可就说了,事情是这样的……」说着话,此人的声音越来越小,林中的轩辕岚、伊沙二人根本无法听到。

    「什么?圣教的玄妙仙长竟然被人杀了!」突然,那粗豪声音大声叫出来。

    姓刘的人有些尖细的声音急忙制止:「哥哥,不是说了不要大声呼喊,我知道你不相信,可这是事实,说起来,圣教也不相信呢。」忽然,此人转口道:「你们干什么?继续向后面道上追追,说不定能发现两个贼人的踪迹。」

    此人似乎是这群人的头领,那些骑士本已经开始围聚起来,听到这话也只好分开,打起马鞭,吆喝着向来的方向追寻了下去。

    似乎是看到手下们已经离开,那粗豪的声音才略略压低声调道:「可是,兄弟,圣教又是如何知道玄妙仙长为那个阔少爷所杀呢?难道就不可能是八爷要的那个金发小子下的手?反正圣教到了那树林的时候,人都死透了。」

    刘姓打手又换上有些自得的语气说:「这个哥哥就不知道了,其实呢,圣教有一套秘术,专门供圣教护法以上的仙长们修炼。据我叔父说,这套秘术修行以后,即使仙长们被人杀死,也可以在死后七日内保证魂魄不散。

    只要圣教在七日以内得到了死去仙长的尸身,就可以用秘术祭出故去仙长的魂魄,像生前对话那样交谈。」

    「我的妈呀!」粗豪声音好像有些害怕的样子,「难怪说圣教如此繁盛,这样的法术,不是仙人又是什么呢?」说着,大路中间余下的两个骑士中,有一人在马背上扭动着身子四下观望,好像周遭的夜色、树林之中会藏着什么似的。

    「得了,哥哥,我们还是继续追吧,说不定过一阵仙长他们就会返回来了。」另外一个骑士拉住那个扭动身子的人。

    两人又四下看看,才打马如飞的离开。

    等到二人马蹄声消失,轩辕岚才驱使松风自树林深处慢慢走出。望着两个多话的骑士消失的方向看了一阵,他一转马头,拐上了官道对面一条并不明显的野径。

    借着不是很明亮的月色在山中小道上赶路,虽不知应该去那里,但二人的心中有一个想法是同样的:离开那些追捕者远远的。

    「主人……」忽然,坐在轩辕岚身前的伊沙开口。

    「不要叫我主人,还是称呼我公子好了。」坐在伊沙身后的人纠正,「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书僮,而我则是一个出外游历的书生……」轩辕岚顿住不再说下去。

    他刚意识到一个问题,二人之中,只有他能说一口流利的炎黄语官话,伊沙虽然能吃力的说出几个词汇,但是只要一开口,就会让人分辨出其身分。如此一来,他向白虎少年交代自己对外宣扬的身分又有什么用处呢?

    没有注意到身后公子的苦笑,白虎少年换了一个称呼继续说:「公子,青龙真的会有那样神奇的魔法吗?」不久前官道大路上两个多嘴家伙说话时用的是京师大臣百姓使用的官话,不是青龙某地的方言,是以伊沙也能够听懂。

    「这个……」晓得魔法是白虎大陆对于那些可以运用的非自然手段的称呼,轩辕岚没有太多的生僻感觉,他斟酌着词句说:「这个不是我能解释的,但是在青龙大陆,某些术法修炼到特定的水平,还是能够做到那两人所说的地步。」

    对于自己公子的回答虽不是很满意,但是他却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反而说了句不相干的话:「在白虎大陆,魔法师很少。」

    愣了一下,轩辕岚才摇头,「青龙大陆的修真者也不是整日排着队在官道上走动,随便就能遇到的。」

    噗哧一声,伊沙被身后他那无奈的语气逗笑了,伊沙好像有些疲累的感觉,将身子缓慢的、带着试探的意味靠入他身后那个厚实温暖的所在,有些松懈的说:「那么说,公子的运气可真好,不单买下了我这样一个机灵又忠心的仆人,还能遇到那样稀少的青龙魔法师,最后被无数的青龙魔法师追杀。」

    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个小家伙,他心中有些恨恨的想着。

    他伸出右手报复似的揉动怀中那个小家伙柔软的金发,以发泄那被伊沙所牵连的怨气。

    谁知,揉动几下,应该有剧烈反应的金发少年却没有丝毫反抗。奇怪的低下头看去,轩辕岚惊讶的发现,伊沙已经在自己的怀中沉沉的睡去,即使自己那样揉动他的头发都没有丝毫被打扰的意思。

    轻轻扯过身上的斗篷,盖在伊沙的身上,将松风行进的动作放缓,尽量不去惊动怀中已经疲累许多天的少年,轩辕岚自言自语道:「这些天只怕是将他累坏了,竟然这样就能睡着,也不怕伤风着凉。」

    沉沉睡着的伊沙突然被身边一阵吶喊声所惊醒,他睁开眼,发觉身上被一件粗布织成物品所掩盖着,正要探出头去查看究竟,他向外伸去的脑袋却被一只手按了回去。

    只听见轩辕岚用缓慢而温和的声音说:「诸位英雄突然将小生围住,不知有何见教?抑或要小生交上买路钱?」

    他的声音十分沉稳,浑然不像一个受到打劫者,更不像是一个遭到打劫的书生。

    但是,伊沙悄悄掀起斗篷一角,却看到山上、路上足足六七百个手持刀枪身着百姓服饰的汉子围住他。

    躲在斗篷下的伊沙着实吃了一惊,这些汉子一个个舞刀弄枪,对着骑在马上的轩辕岚虎视眈眈,明显不是什么好来路,意图更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的出来。

    不比前些天在京师城外树林之中,任松风背上年轻的骑士骑术如何高明,对方人数上的优势如此巨大,根本不是单人独骑的轩辕岚可以应付的来的。

    伊沙看到的,轩辕岚自然也能看到,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些伊沙没有注意的东西,那就是,盗匪中间在朝阳的照射下,有数个闪闪发亮的光点!

    光点代表了什么他很清楚,那是马上骑士们的噩梦││弓箭。

    他有些不解,在蓝鹰帝国对刀剑的管制远没有对弓弩的管制严格,寻常的大户人家都可以拥有刀剑,但是,弓弩却只有军队才能大规模装备。

    就是各地世家,如果在朝廷中没有过硬的根基,也是不能拥有这些远程攻击的利器。

    「一群拥有弓箭的强盗……」轩辕岚低声嘀咕着,「妈的,我还真是倒霉,怎么会碰上这样一伙人……」

    他心里虽然着急,但在表面上,他仍是将腰挺得笔直,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握住马鞍一侧玫瑰重剑的握柄,双目平视前方,好似完全不将眼前六七百盗匪放在心上,在金色的朝阳之中,益发显得卓越不凡。

    就在轩辕岚摆足造型的时候,一个好像小头目模样的人跑到距离松风二十几步外的一处山坡上,对他大声道:「我们当家的说了,今天不劫财,我们劫人!」

    「对,劫人。」

    「哈哈,看这小子相貌不错,大当家的有眼力啊……」

    「劫人,我们要你的人,不要你的钱,哈哈……」那些个山上路上的盗贼们听到小头目的话,也跟着哄笑,言语之中彷佛吃定了眼前骑着黑马的书生似的。

    「妈的,劫人……」躲在斗篷下的伊沙,听到一直以来都是温文尔雅的轩辕岚突然低声狠狠的骂了起来。

    「兔崽子们,又是一批劫人的,又他娘的是天理教的走狗,欺负少爷人少是不是?少爷让你们见识见识少爷的本事……」

    轩辕岚一边低声骂着,一边已经缓缓抽动玫瑰重剑,一寸一寸的,小心的将重剑自剑鞘中抽出。而他的眼睛也在四下扫动着,寻找这群人中的薄弱之处,以便施展他那凌厉的一击。

    说不想逃命那是假的,但是此时他的心中已经决意要在脱身以前让这些个卤莽的强盗为招惹上他而付出相当的代价。

    俗话说「债多人不怕」,反正已经惹上了一个似乎是无处不在的天理教,向来心高胆大的他又怎么会将这群窝在深山之中的盗贼放在心上?

    正当貌似书生的轩辕岚眼中迸射出杀意四下打量时,左侧的山坡上忽然发出了一阵大笑之声,「哈哈哈哈,兔崽子们,都给我闭嘴!」

    随着这声大喝,那些嘴中不干不净的盗贼们顿时没了声响。

    只听这个声音继续响起:「老二,你看,我们的军师还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呢。」

    顺着声音望去,轩辕岚看到几个头领模样的人,而说话的就是那个人群正中身着青色大氅、腰系锦带、头戴武生巾的方脸汉子,年纪在四十上下,落腮胡子,说起话来有如打鼓般响亮。

    「军师?」轩辕岚奇怪的皱起眉,不知这个青衣汉子想要说什么。

    「是吗?我怎么没有看出来?」这时青衣汉子身边一个身着黑色大氅的黄脸汉子介面道:「说他是书生我还相信,要说这个小子会武……不能吧……」

    「你不信?」青衣汉子抬起手臂指着山路上的轩辕岚对身边几人指点道:「你注意到没有,我们这位军师现在正是用左手把握缰绳,而他的右手呢?看到他现在的姿势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他的右手要放在身子左侧?呵呵,他在拔马上的那柄宝剑,看来是要和我们拚命,你说,一个普通的文弱书生会这样做吗?」

    听到这话,轩辕岚心中着实吃了一惊,他不得不佩服那青衣汉子的眼力与观察力。看距离,青衣汉子立身处距离他足足五十步以外,又是己方占尽优势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这样仔细的观察对手……「这人不简单啊,」他口中低声赞叹着。

    「那不是更好?」青衣汉子身边的黑衣汉子大笑,「大哥带着弟兄们在这里埋伏半个月,不就是想捉一个懂得文韬武略的军师,为我们旋风寨出谋划策,好打垮他们狗娘养的裂天寨吗?这书生能文能武,岂不是更好。」

    「可是,要是此人是个武夫,却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军师又该如何是好?」青衣汉子有些犹豫的说。

    「那还不简单。」黑衣汉子一把抽出柄雪亮的砍刀,「要是他是个武夫,不是我们需要的军师,我聂老二就一刀劈了他。大哥到时再来这里埋伏好了。」

    「嗯,也是,看来是大哥我有些过于小心了。」青衣汉子对黑衣汉子捏老二的话深以为然,点头对山下的喽啰大声下令:「来啊,去将那书生带上山寨。」

    轩辕岚坐在马上,看着两个强盗头子三言两语之间就将自己的生死定了下来,心中着实好笑。不过,既然他的行动已经被那个大寨主瞧破,索性将手放回身侧,大大方方的望向山上的两个强盗头子。

    现下听说这二人似乎并不是为了伊沙而来,强盗的目标竟然是自己这个「游学的书生」,心上的石头这才落了地,遂和颜悦色的对那二人开口:「二位旋风寨的英雄,小生游学至此,既然已经被二位英雄的属下所围,想不去二位的山寨只怕二位英雄也不会同意。但是,小生心中疑惑,二位英雄就这样信任小生吗?」

    原来,被天理教追踪搞得有些不耐烦的轩辕岚,这时竟打了主意要去那个什么旋风寨躲避一阵,等过些时日风头过去,再下山继续游历。

    「嘿,真是酸气十足。」聂老二抢先说话,「要不是需要你这样的书生为我们出谋划策,我才不会同意大哥抢你这样一个酸秀才回去呢,全身一股子酸气,没由来的把山寨都弄酸了,让人倒足胃口。」

    「去!二弟,不要胡说,」青衣汉子止住聂老二的抱怨,对轩辕岚一拱手道:「看来这位公子也是个率性的人物,没有寻常书生们身上的那股子矫情。在下姓季,名号大虎,承弟兄们抬爱,作了这旋风寨的头把交椅,这是我不成器的二弟,姓聂,我们兄弟手下有千余名弟兄,在距此地二十里外的旋风寨呼啸,混口饭吃。」

    「嘿嘿,真是兔子不吃窝边草。」轩辕岚低声笑道,「一个打劫手下,竟然跑出二十里地,难道说他们的山寨附近已经没有什么人烟了……」

    只听季大虎继续说:「想必这位公子也听到了,我们在这里埋伏不是为了打劫公子的财物,只是为了请公子与我等一起回到山寨,去为我们这些粗人作个出谋划策的军师。到时公子地位只在我们兄弟之下,每日吃香喝辣,月月有固定的薪俸,若是兄弟们作上好买卖发横财,自是不会少了公子的一份。」

    「这个……」轩辕岚故作沉吟,等了近一刻钟的时间才开口:「在下也是游学在外,按理说,应该多走些地方,多见识些事物才是。可是,看到寨主如此诚心相邀,在下实在不忍拒绝,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嘿,同意就是同意,说的这样拐弯抹角,还酸气十足,你们这些文人就是麻烦。」二寨主聂老二在一边很不以为然的轻斥。

    到时大寨主季大虎高兴的说:「好,请军师随我们回山寨。」

    旋风寨位于山中一处极为隐秘的所在,寨门开在一道狭窄山谷的谷口,有巨石垒砌的十余丈高的寨墙封住整个谷口,寨墙下是一个三人高、四五丈宽的巨大木制寨门,蒙着铜皮,坚固异常。

    不仅如此,要到达寨门,首先要通过一条不宽的栈桥,栈桥一侧是立陡的山崖,一侧是百余丈高的深渊,整个栈桥的建筑,完全是依靠在山崖上凿出一个个深孔,在深孔中放入巨大的石条作为横梁,再在这些石条之上铺以巨木搭建而成。这样一座栈桥可说是一人当关、万人莫开。

    若是有幸能够通过栈桥,还得要再经过一片繁茂的森林。森林之中只有一条人工开辟的道路通向寨门,至于森林中间,走在其中能够保证不迷路就算是神仙保佑了,更遑论要通过大队人马。

    伊沙是在轩辕岚等人进入寨门后才出现在这群盗匪面前的。先前行进的时候,有人发现轩辕岚斗篷内藏有一个人时,坐在马上的新任「旋风寨首席军师」大人推说是自己一个书僮算是搪塞了过去。

    好在伊沙出现的时候并没有将那顶青色小帽摘去,有效的挡住他最惊人的金色头发。走在去往分金聚义厅的路上,只有距离他比较近的几人才注意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直到轩辕岚优闲的坐在那百丈见方的聚义厅上,季大虎、聂老二才看到跟在他身后的伊沙。本想与新任军师说些什么的季大虎呆了一呆,指着伊沙问;「军师啊,你这个书僮不是青龙人吗?」

    故作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轩辕岚轻松的答道:「这个……回禀大寨主知晓,在下这个书僮确实不是青龙人氏,他乃是极西的白虎大陆人,因为生得俊俏被在下买得做了书僮。刚刚因为他怕生,在下就将其放在身前,用斗篷挡住。」

    一边的聂老二此时已经呆若木鸡般死死盯着伊沙不放,听到轩辕岚的话,他急忙伸手擦去嘴角、下巴上的口水,「嘿嘿,嘿嘿,军师,我还真佩服你啊!」说着对轩辕岚竖起拇指来,「你挑的这个书僮……啧啧……可是真够水灵的……我聂老二看了都想伸手摸一把了。」

    这个家伙边说边走向站在轩辕岚身后的伊沙,还真的伸手向伊沙的脸摸去。

    「啊……」伊沙看到伸向他的魔爪,立时尖声大叫起来,不止色心大作的聂老二被吓得几乎瘫倒,就连坐在聚义厅之间虎皮交椅上的季大虎也吓得不轻。

    轩辕岚急忙将身后的伊沙搂过怀中,一边拍着少年颤抖的身子,一边用神圣日耳曼语对伊沙说:「不要害怕,有我在,这个家伙不会碰到你一根手指的。」

    看到伊沙扬起头就要反驳,他急忙压住伊沙的脑袋,「不要露出马脚,最好让他们不知道你能听懂炎黄语,还好他们说的是官话,你能听懂的。」

    伊沙眼中闪过奇怪的光芒,却听话的低下头,装作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身子不住的瑟瑟发抖。

    「军师?」那边的季大虎惊异的问:「军师,你竟懂得这番夷之语?」

    「哦,小时学过。」轩辕岚笑着解释:「还好,不然买下这个不懂我等天朝之语的白虎男孩,岂不是白白搭上许多的银钱,又如何能当我的书僮呢?」

    「原来如此。」季大虎点点头表示明白,又对那聂老二说:「二弟,这书僮乃是军师至爱,你就不要打什么主意了。记住,以后也不要再随便轻薄这个书僮。」

    「嗯……」聂老二很是不情愿的答应着,看着眼前俊美异常的白虎少年,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终究忌惮于大寨主季大虎的手段,不敢再说些什么,悻悻然的回到座位上。

    「不知军师可有良策教我?」难得的,季大虎也用上一句文诌诌的酸话。

    「这个……」轩辕岚一脸的难色,放开怀中的伊沙,双手一摊,无奈的说:「在下出入山寨,对于寨中事务以及周围各处情势都不晓得,怎能有良策想出呢?」

    「也对,是我太心急了。」季大虎拍拍脑袋,「这样吧,我先为军师在寨中安置一处清净所在,军师好好休息一阵,也仔细分析下我旋风寨周遭的情势,过几日本寨主再向军师问计。」

    「有劳寨主了。」轩辕岚拱手作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