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虚与委蛇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6:20本章字数:7744字

    正保持了极为暧昧坐姿的轩辕岚与伊沙主仆,忽然听到院门处传来的大叫声,着实有些吃惊,伊沙红着脸急忙的从雇主的腿上跳下来,一溜烟便跑进卧室。

    倒是轩辕岚很快便镇定下来,站起身子,整整有些起皱的长衫,佯作什么都不知晓的模样,抱拳迎接走进房内的两个山寨强人。

    「哈哈,原来公子有这种癖好,他日我们两个可以找机会交换下经验啊!」还没等季大虎出声,二寨主聂老二便先开口大笑,一脸淫笑的盯着卧房望去。

    看到轩辕岚脸上微微闪过一丝不快,季大虎赶忙结束话题:「嘿嘿,先生对此地可还满意?那两个执哨的蠢材可曾打扰先生?」

    知道现下是人在屋檐下,轩辕岚展出一脸笑意,谦逊的对这旋风寨大寨主道:「老大当家的挂念了,此地景色宜人,又鲜有打扰,着实是一处极佳的所在,小的可真想在此颐养天年了。

    至于两位兄弟,当真聪明伶俐,更为值得称赞的是,他们对二位寨主忠心耿耿、尽忠职守,我们山寨上下若是都如他们两人一般,何愁裂天寨不灭?就是一统这十万大山、割据一方自立为王,也不是什么难题啊。」

    季大虎听了轩辕岚的话,吓得脖子一软,脑袋就要缩进身子里去了,要他称霸十万深山没有问题,这也是他毕生的梦想,可是,若要他举起反旗公开杀官造反,别说平时没有想过,就是夜晚发梦时都没有出现如此大胆的念头。

    他急忙摇手制止轩辕岚再说下去,将正要为他画出造反那优美远景的他按到太师椅上,「先生莫不是喝醉了?杀官造反不比寻常,先生切莫乱讲啊!」

    「杀官怎的?」轩辕岚还没有说话,倒是一边的聂老二有些忿忿不平的大叫起来,「山下那些官兵,每年都来与我们聒噪,要说杀官,这些年下来,被我们旋风寨所杀的官兵,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人了,大哥为何竟会害怕杀官造反这词?」

    「闭嘴!」季大虎听到聂老二如此大声喧嚷出自己以前的「战绩」,不知为何,脸上有些难看,厉声斥责起聂老二。

    谁知,这边大寨主话音刚落,一旁的轩辕岚却接口:「二当家的话也未必没有道理。大当家的乃是此处十万大山聚义好汉们公推的首领,这山中九沟十八寨上下人等算在一起也有万余人,大当家公开扯起义旗,还不是一呼百应,若是造反,又怎会没有可能成事?

    再者,若是大当家的不愿终身为贼,也可以趁此机会,将大当家的声名四布,再打败几次朝廷讨伐的兵马,使得朝堂上那些庸碌权臣们晓得大当家的厉害,他日招抚使节到了我们旋风寨,也让两位当家的穿上官衣,做几天朝廷的命官。」

    「哦?」季大虎刻意忽略轩辕岚话语中显示出对山寨事务的了解,双眼射出灼灼的光芒,脸上虽是强自镇静,却掩饰不住极力压抑的欣喜,他端着茶杯的手已经在微微抖动,说话的声音中几乎发出颤音出来:「哦……先生……军师……军师先生……真的?我真的可以成为官府的人吗?」

    看到此人一脸希冀的神光,轩辕岚心中暗自嘲笑着,但在脸上却不能显露出什么,故意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品了品旋风寨中那种十个铜币一两的极品满天星茶,再瞧瞧茶杯中满是茶叶碎末,根本就找不出一片完整的茶叶出来,在心中想想也就释然。

    满天星茶嘛,听其名就知道了内中含义,若是有一片茶叶在其中,还能叫满天星吗?岂不是应当改名叫作一轮残月照群星了?

    感觉到季大虎的胃口已经被自己高高吊起,轩辕岚放下茶杯,叹了一声,才慢慢开口:「大当家的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所谓富贵险中求,若是想求大富大贵、日后封妻荫子,大当家仅仅凭借今日旋风寨中这千余弟兄是绝对做不到的,还要将十万大山中十余个寨子联合起来,声势一大朝廷自然知晓,到时是战是抚,就看大当家的前往运作了。」

    「嗯……军师先生的话说得有道理。」对于轩辕岚的话,季大虎深以为然。

    说来,此人虽是山中草寇头子,却一直羡慕那些身着官服出门前呼后拥的朝廷命官,只是时运不济,让他没有出生在官宦世家,反是投胎在一个寒微的猎户家中。

    不过,虽然此时身为山寨强人首脑,季大虎心中那投身朝廷的心思倒是始终没有放下,现时听到轩辕岚为他指出一条可以脱下盗贼头衔,穿上官服的路子,自是心中无限欢喜,对于轩辕岚更是高看一眼。

    季大虎此时感觉眼前这名兰姓书生还真是有些才学,不由得在心中开始暗自后悔起来,后悔刚刚向天理教汇报得太早了,留下这个书生,对于他季大虎自己也不是没有好处的啊……

    轩辕岚不知道旋风寨大头领此时在心中想些什么,他一意向季大虎鼓吹接受朝廷招安,一来是看出此人对于自立为王没有什么兴趣,二来也是为了加重自己在此人心中的地位,为将来脱身作准备。

    倒是一边的聂老二那简单的脑瓜也听出些眉目来,舔着脸兴冲冲的走到轩辕岚身边,一脸不知是淫笑还是媚笑的表情,抓住轩辕岚的衣袖,「酸秀……啊……不,先生……军师先生……是不是大哥接受了朝廷的招安,我聂老二也可以进城弄个官做做?是不是城中的兔子我可以随便抓来玩玩?还有那县城内几个妓院中漂亮的小兔子我也可以大大方方的去玩,不用再害怕官府来捉我?」

    眉头一皱,轩辕岚立时想将抓住他衣袖的那双油乎乎的大手甩开,再脱下长衫好好洗洗,对于眼前这位二当家的性取向,他可真是头痛万分又心中厌恶,只是现在尚不是翻脸的好时机,才不得不虚与委蛇、强装笑脸。

    装作不经意间抖开聂老二的脏手,轩辕岚在脸上堆出笑意,拱手道:「二当家说的是哪里话,大当家进城穿官衣,难道会看着二当家在山上继续喝西北风吗?那个时候,二当家也是官老爷了,上青楼喝花酒,别说是来人捉,那些青楼的老鸨子只怕连银币都不敢收呢。」

    「哦?是吗?那可真是太好了!」聂老二一听这话,立时眉开眼笑,回身抓住季大虎的胳膊,连声道:「大哥,我们快快去当官吧,何必在这深山老林中厮混……」

    总算季大虎还有些头脑,知晓招安的事要一步步来,绝对急不得,而且眼前这个兰姓书生过个四、五天就要被天理教的道士们带走了,于是赶快甩开聒噪的聂老二,站起身对轩辕岚深施一礼,「先生真是上天降下来助我一臂之力,还望先生不吝赐教,再为大虎详加指点。」

    看来季大虎要赶在轩辕岚被人带走前,尽量榨光其脑中的计谋,以便日后继续发展。

    趁着季大虎弯腰下拜的时候,轩辕岚眼中精光射出,几乎想立刻抽剑将此人斩杀,可是一想到山寨中尚在的千余喽啰,他脑中不成熟的想法便被强压下去,笑着扶起季大虎,「大当家的客气了,小生其实也是为自己考虑啊。」看到季大虎脸上一愣,他赶忙解释:「说起来,若是大当家的穿上了官衣,如此一来小生也能攀龙附凤跟着大当家的成为官府中人,不是比之寒窗苦读来得方便多了?」

    「嘿嘿!」心中揣着一个不轨的念头,季大虎的脸皮也足够厚实,没有丝毫不自然的神色表露出来,倒是一边的聂老二张了张嘴,犹豫半天,才将几乎就到了嘴边的话咽下肚子中去。

    故意忽视聂老二不自然的表情,轩辕岚开口:「不过,现下大当家的大计却是无法成事,唉,一山容不得二虎啊……」

    听出轩辕岚话语中的意思,季大虎眼中露出一股残酷之意,牙关紧咬,几乎就是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一山容不得二虎,我岂能容那个小辈在我面前猖狂!」

    「哦?」轩辕岚来了精神,试探着问:「大当家的可是有了消灭那个雷不平的计策?若是能快些消灭那个什么裂天寨,正好让大当家藉此立威,震慑这十万大山中的十几个寨子,到时趁着势头聚集各寨寨主,吞并起来也方便些。」

    「嗯,军师先生说得有理。」季大虎对轩辕岚的怀疑已经消除大半,见这个兰姓公子一心为自己谋算,又想到自己接受招安成了朝廷官员,兰公子是自己的军师,自然也会被朝廷加封为官,是以才如此热心。当然,这个事情的前提是天理教不会来找此人的麻烦才是,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太低了,应该趁着天理教人没来前,尽量让兰公子为自己的将来划下计策才是。

    打定主意,他看看远在三十几步以外的两个「门神」,放低声音说:「不瞒军师先生,现在正好有一个机会,说不定可以消灭那个雷不平。」

    「咦?」本来轩辕岚的心思是要让雷不平和眼前这个季大虎之间引起冲突,他好趁乱脱身。可是这种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遇到机会的,之前他已经定下念头,是有机会要利用、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

    谁知,还没有等他开口,这边的季大虎倒抢先说了出来,他又怎能不欣喜异常呢?

    他脸上没有喜悦和得意的表情,仅仅是敛住神情,严肃的望着坐在身侧太师椅上的旋风寨大寨主,故作沉吟的想了一阵,才慢声道:「大当家的这个机会可有把握?若是一击不中,敌手有了防备,下次的机会可就不好找了。」

    「对!」季大虎对轩辕岚的话深以为然,想了想才决意开口:「本当家也是犹豫得很,是以才来向军师先生请教,还请军师先生教我。」

    看到一脸横肉的强盗头子说起话来这样文诌诌的,轩辕岚的心中几乎笑断了肠子,脸上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既然大当家的如此信任小生,小生不才,勉力为大当家的分析一下吧。」

    季大虎连声道谢之余,才说出一番话来:「两日后将有一队苏郡的客商从二十几里外的山前经过,带的都是苏郡特产的丝绸,着实是一笔横财,我想出手拿下,又想借这个机会看看有没有可能将雷不平解决,还希望军师先生为我谋划。」

    「嗯……」轩辕岚闭上眼睛端坐在太师椅上沉思起来,故作姿态的他,还想学着老谋深算的样子伸手捋下胡须,谁知手伸了一半才想起自己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哪来的颔下长须,不得已将伸出的手臂又尴尬的放下。

    忽然,他眼睛一亮,低下头,放轻声音,与季大虎这般说上一阵,看到季大虎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才志得意满似的将头高高抬起,得意的端起桌上的茶水想要品味一番,随即想起满天星茶苦涩的滋味,只好悻悻然地放下。

    两日后的子时初,仍然是旋风寨后山那处僻静的小院,灯火通明的厅堂内,轩辕岚坐在太师椅上安静读书,而身为书僮兼仆人的白虎少年伊沙却是神色有些惶急的在屋内转着圈子,不时的停下脚步看看安安稳稳坐在那里的雇主。

    「哎……公子!」第七次来到轩辕岚面前,看看屋外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再瞧瞧浑然好像不知自己即将大祸临头的雇主,伊沙几乎就是用哀求的口气说道:「公子,既然你已经将那些强盗们骗出这座城堡,为什么我们还不赶快离开呢?现在城堡内只剩余不到二百人,我们小心些,应该可以脱身的。」

    放下书卷,轩辕岚抬起头看看他,摇摇头说:「你很烦啊。公子我都说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可是……」白虎少年有些不服气的挺直身子,湛蓝的眼睛回视着他,「可是现在真的是个好机会啊!」在轩辕岚有些严厉的眼神注视下,他不敢再说些什么,只好低下头嘀咕:「而且也不说出你的完整计划,哪个人能完全放心啊……」

    正在他暗自嘀嘀咕咕的时候,轩辕岚忽然放下书卷,抬头看看窗外的夜色,估量一下道:「现在应该差不多到时候了,走,我们去前寨。」说完,他大步走出厅堂,也不管对方有些不情愿的跟在身后,更没有注意此处房舍周围的动静。

    自从两日前为季大虎出谋划策后,旋风寨的大寨主好像对轩辕岚主仆二人开始放心似的,撤去了两个「门神」。当然,场面上的话还是要说的,当时旋风寨大寨主的借口是将要前去布置人手,以期一举消灭那个雷不平,寨中人手紧缺,暂时请军师先生自己照顾自己。

    可是,今晚当轩辕岚走过一处草丛的时候,只见刚刚还是挂在腰间的重剑,转瞬间被他撤出剑鞘,不亮的月色下,寒光一闪,一股血箭冲出草丛。接着,响起两个沉闷的声音,一个是重物被抛落地面的撞击声,一个则是不知什么东西倒在地上的声音。

    轩辕岚动手的瞬间,伊沙根本没有留意他要做什么,等到伊沙反应过来的时候,血箭早已落下,撒在草丛之上。

    不明白他刚刚做了些什么的伊沙拨开草丛一看,霎时便要大叫出声,好在轩辕岚大步扑过来,一巴掌捂住他已经张得大大的嘴,并悄声在他耳边警告:「闭嘴,附近还有三处暗哨,我们想要离开,必须首先除掉这些眼线。」

    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他对于逃离此地的行动如此默然,伊沙紧张的点点头,又悄无声息的将被拨开的草丛复原,用眼神询问着他接下来应当如何。

    只见轩辕岚轻轻松开捂住伊沙的手掌,一手握剑一手把住剑鞘,脚尖一点地面,整个身子腾空而起,映在残月下,彷佛一个夺人心魄的幽灵飘荡在夜空之中。

    接着又是一道夺命的寒光闪过,血箭直冲天际,只是掩盖在无边的黑暗之中,朦胧而不清晰。

    轩辕岚的举动似乎已经将另外两个眼线吓到,远处的树丛中传出阵阵慌乱的响动,这下不用指点伊沙也能明白,那个大寨主季大虎并不如表面上那样放心他们主仆二人。

    人在半空中的轩辕岚没有什么动作,猛一提气,强自运转体内玄玉诀,硬生生在空中移动了两尺左右,让原本担心他的伊沙恍如看到鬼魅一般,想要高声呼叫出来,脑中却闪过刚刚他的嘱咐,急忙自己用手捂住一张小嘴,呆呆的看着夜空中那矫健的身影。

    身在空中的轩辕岚却没有如此多的时间来感叹,他凭借内息在空中挪动一段距离后,立刻伸出腿去,在一处横出的树枝上轻轻一点,微微借力后,趁着吹起的细风有如飞翔的鸟儿般继续前进了丈许,左掌伸出,有如鹰隼的利爪般狠狠探下,一把抓住那个正在树林中慌张逃窜的强盗的脖子。

    那个眼线只觉身后似乎有轻风抚过,他的脖子就已经在一个有如铁箍般手掌的控制之下,根本无法转动自己的头颅去看看到底是谁做的。

    不过,这个眼线心中明了,能做出这种事情的还能有谁?一定就是那个被他们大寨主亲自请上山寨来,又待若上宾、实际上却好像是地狱中恶鬼重生一般的那个书生军师了。

    这个强盗的喉头上下滑动,想要高声呼喊出来,却只听到耳中一阵清脆的响声,好像是以前听到的那种骨头折断的声音。随即,强盗发现,他已经失去对自己身子的控制,只能在愈来愈困难的呼吸中慢慢回忆自己的往事,直到模模糊糊的睡去,一睡不醒。

    就在随手拧断身下这个强盗脖子的同时,轩辕岚右手也没闲着,手臂大力挥动,玫瑰重剑被甩出去,以极快的速度超越他与另外一个正在逃跑中的强盗之间的距离,没有半分声响,这个强盗身子向前挪动几步后,猝然倒在地上。

    原来,他的脖子已经被玫瑰重剑自身后刺入,锋利的剑身迅速割断脆弱的人体,此人倒地之时,脑袋已经和自己的身子分了家,如何能喊叫出声?

    轻轻松松的解决四个监视自己的眼线,看到回转身边的雇主,伊沙有些兴奋的低声问:「公子,我们是不是现在就离开?」

    「不。」轩辕岚淡淡的拒绝了他的建议,望向灯火通明的前寨,他的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我们在这里还有一件事需要做,不然的话,你我无法安全逃脱的。」

    「事情?完成?」伊沙不懂他的意思,只能用他湛蓝的双眸盯住轩辕岚,极力想要领会这高深的话语。

    没有多解释什么,轩辕岚将重剑入鞘,大大方方的走上往前寨的山路。好在季大虎对他的警戒有所消失,这两日已经允许他在山寨内随意走动,甚至可以命令些喽啰强盗们做事。

    今夜轩辕岚便利用这个便利条件,堂堂正正的走到前寨聚义厅内,对一个留守的小头目道:「大当家命令我检查下你们是否准备好了酒筵,一会儿两位当家得胜归来,若是你们没有准备好庆功的酒菜,小心二当家扒你们几个的皮。」

    那小头目知道两个寨主最近对这个书生极是恭敬,甚至不惜天天早上前去请教,书生虽在寨中有些狂傲的举动,也被一向严厉的大寨主季大虎默许下来,想当然的,在山寨一众喽啰心目中,书生轩辕岚已经成了他们三当家的不二人选。

    现下看到轩辕岚出现在聚义厅内,他也不敢多问什么,急忙扮出副笑脸走到尚未正式冠名的三当家身边奉承起来。

    轩辕岚板着脸在聚义厅内外巡视一圈,方才露出笑意的对那小头目说道:「嗯……不错,这件事你做得不错,很是周到,你叫什么名字?哦?周大全?好,不愧叫作周全的,做事确实很周全。不过……」说着,他话锋一转,低声对那个名叫周大全的小头目说:「不过,这次两位寨主出战,必是大获全胜的,你没有追随两位当家出战,自是没有什么功劳,事后按照功劳分赏的时候,也没有多少好处可得……」

    他注视着的周大全脸上果然现出懊恼神色,过去拍拍此人肩膀安慰:「现在有一计策,可稍稍弥补我们这些留守山寨人员在分赏时的损失,你可愿听?」

    名叫周大全的小头目一听可以在分赏的时候多分些好处,哪里会不愿听?他眼中立时现出神采,大力的连连点头,「当然当然,军师先生的计策连大当家都是夸奖的,我周大全又岂敢不信?还请军师先生快些说出来,周大全日后定会感谢军师先生。」

    嘴角抿起一丝笑意,轩辕岚对此人低声说道:「其实呢,你将这酒筵的准备做好,也是有功的,但是功劳没有上去与敌手厮杀那般卓著就是。若要大当家对你另眼看待,就要出奇。什么?你不懂什么是出奇?哎,你也不需要动,说白了,就是要学会如何讨好两位当家就是了?怎么?你不会做?天啊,拍马屁都不会?也罢,我好人做到底,再教你一手就是了。

    其实呢,在山寨内准备好酒菜不过是你应当做的,若是你能将酒水抬到山寨外面,远远就迎候两位寨主的得胜大军,你想想,两位寨主看到你如此周到,心情自然就会好,而两位寨主心情一好,在封赏的时候不就会想到你吗?那样一来,你能得到的好处,又何止应当得到的那一点点……你说,是也不是?」

    那周大全瞇缝起眼睛,细细思考一阵,又有些犹豫的望向轩辕岚,支吾着开口:「这个……好……倒是好……可……可就是……」

    明了此人担心什么,轩辕岚笑着又拍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我和你一起出去迎接两位寨主,这深山之中,我们山寨的地形又是如此险要,你还怕我逃掉不成吗?」

    「不,不,不!」周大全被看破心中所想,脸上挂不住,急忙摇手否认,「军师先生如此厚待小的,小的如何敢怀疑军师先生?我只是怕自己做不好,惹两位寨主生气,想军师先生一同前去帮个忙……」

    「好了,你去准备,我到时自会跟你前去迎接的。」轩辕岚打断此人的辩解,做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看着此人有些慌张的跑开,又在背后叮嘱一句:「饭菜少拿些,关键是酒水!」

    丑时中,在轩辕岚的催促下,小头目周大全带着一百四、五十个喽啰,挑着大坛大坛的烈酒,摇摇摆摆的走出旋风寨。

    刚走出寨门外的森林,周大全就要停下来摆置酒水,却被轩辕岚一句「既然已经出来,何不多迎出一段距离,也显得你周大全心诚」,就鼓动这群人摇晃着走上了栈桥,要在栈桥的另外一侧设下欢迎的筵席。

    悄悄在人群中放慢脚步,就在周大全带领的这批强盗喽啰们脑中还在做着发财的美梦时,轩辕岚已经在不经意之间来到队伍的末尾。

    队伍尾端清一色用扁担挑着沉重的酒坛,就是因为路途有些过长,酒坛沉重的缘故,这些挑着酒坛的强盗们才落在队伍后面。

    看到栈桥已经过去一半,走在队伍最后的轩辕岚仔细看看周遭的情形,见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有些反常的举动,他冷笑着望望前边正兴高采烈的强盗们,左手紧紧把住剑鞘,右手握住玫瑰重剑的剑柄。

    匡啷一声,轩辕岚在队伍的最后撤出重剑,寒光一闪,那个走在最后的强盗已经倒在地上,此人的脑袋却消失不见。紧跟着,轩辕岚抢上几步,又是一剑挥出,将另外一个强盗斩杀。

    直到这时,这队强盗们仍不晓得后面发生什么事情,就是几个临近的强盗也不明白,刚刚还是笑容满面的军师先生,现在怎么会一脸杀气的对着他们挥起刀剑来?

    好在轩辕岚的本意并不是杀人,连续砍倒四、五个强盗后,他抬起腿将这几个强盗所挑的酒坛踢破,任上好的烈酒流淌在这由巨大原木铺就而成的栈桥之上。

    后面几个强盗的呼叫声已经惊动整支队伍,周大全惊惶的跑到后面,看到一地的尸体与酒液,不知应该如何是好。忽然,他意识到自己这边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强盗出身的他们又岂会害怕一个书生?想到这里,他手臂一挥,大声道:「弟兄们,这个小子想要造反,弟兄们抄家伙,灭了他!」

    就在众强盗们纷纷放下身上的扁担酒坛,呼啸着想要扑过来的时候,轩辕岚冷笑着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小的竹管,将顶端的一个小塞拔出,一点明亮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接着,他将这明亮撒向酒液尚未流尽的栈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