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苏郡城外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6:21本章字数:7586字

    如愿的在伊沙的眼中看到不敢置信的神采,轩辕岚笑着安抚:「放心,只要将你掩饰好,就不会露出什么破绽的。」说实话,对于天理教他也只是先前听人说过而已,除去晓得名字外,并没有过深的了解。

    谁想此次出来游历竟然不明不白的惹上了这个神秘的宗教,遭到一路追杀,势单力孤下,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选择逃跑,让一向心高气傲的轩辕岚怎能不感觉憋气?是以,一个摆在面前悄悄探查天理教的机会,怎不会引得他动心。

    见伊沙没有太多的反对,轩辕岚翻出一件路上买的、日常大户女子出门时用的长身斗篷披在白虎少年身上,连体的帽子放下,便将一个白虎少年包裹得密不透风,丝毫看不出与一个普通大户人家女子有何不同。

    他自己也披上一件披风,挡住那柄惹人注目的宽刃重剑,便牵了马匹兴冲冲的赶往据说天理教宗师即将出现的地点││苏郡城外十里亭。

    十里亭,早就是人山人海,四乡八村、邻近郡县得到消息的信徒、教徒仍然在聚集之中,恐怕有数万人。官府为了保险起见,加派兵士、衙役四下里维持秩序。

    这些兵士衙役有些在一旁睡回笼觉,有些是信徒的,干脆加入这个朝觐的浪潮。

    轩辕岚拉住伊沙远远躲在人团外的小坡之上,借着稀疏的树林掩住身躯,冷眼打量着那些几乎迷失自我的教徒们,以免被卷入那场称为「狂信」的游戏。

    「宗师来了!」

    「宗师来了!」

    没有让翘首以待的教徒多等待,辰时刚过,一队青衣道袍打扮的少年簇拥着一人来到。

    这人年约五十开外,同样身着青色道袍,头上却是白布裹住发髻,由一支木簪插住,手打拂尘,脚踏云鞋,一缕须髯垂到胸际,面色红润,身形稳健,脚下如风,端的是一派仙风道骨。

    光这扮相,轩辕岚心中就给了极高的评价:不止仙风道骨,更显朴素近人,着实一副好卖像。

    所有人见到道者,晓得是宗师到来,不管是来看病的、来参拜的,还是来维持秩序的,通通俯首作揖,虔诚的问候一句:「宗师。」

    看着数万人齐齐拜倒这壮观场面,轩辕岚心中震惊,表面上却不为所动。总算他们二人距离人群有段距离,就是没有行礼,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向一棵三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后闪过半步,小心的隐住身子继续观察人群。

    这位宗师显然没有发现这边的异状,慈眉善目的双手合十,打个道号,「青莲老祖保佑,天理永存,天道不远。各位教友不必多礼,吕巢这里还礼了。」说罢,径自来到十里亭内,稳坐在当中石凳上,几个年纪在三十左右的道士则在亭外设立座椅,开始同时诊病,那队青衣道童于亭外组织人群。

    人们排着队,有病的去看病,无病乞福的向宗师作揖磕头,捐上五十个铜钱便可以得到一个护符,遇到重病患由吕巢亲自诊治。

    多数患者得到的都是用一个纸口袋装着的粉末。

    轩辕岚拦下几个得到粉末的人,好说歹说才拆开口袋仔细闻了闻粉末,端详一番包着粉末的符纸,又为几个人把把脉,每人送了一枚银币算是谢礼。

    伊沙注意到轩辕岚脸色阴沉,轻声问道:「怎么?这些粉末有什么古怪吗?」

    轩辕岚摇摇头,「不,很正常,粉末很对症,与他们的病情相符。他们的服用方法确实是用热水冲开粉末,再将符纸烧化后的灰烬放入药水一起服用。」

    点头确认,但是金发少年马上抓住轩辕岚语句中的问题,「什么?很对症?粉末很对症?难道公子的意思是说……是说……他们的粉末是药粉?那符咒的功用呢?」

    他刚刚听到许多求天理教看病的患者相互交流,说天理教的那个什么符咒极为灵验,虽是对异教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看到这么多人齐声赞扬,心中难免半信半疑。

    现在听轩辕岚说只不过是药石对症而已,感到甚是惊奇。

    「是清心咒,是东方仙术的一个最简单的符法,仅仅是在病重时用来稳定心神的,而且由于不是修真者亲自施法,效果大大降低。好在他们在药粉里加了一种奇怪的药物,可以使药效迅速起效。可能这就是那些信徒所说天理教符咒灵验的原因。」轩辕岚低声回答,「总算还好,他们的药不是骗人,虽然剂量不足以根治,急就章总是够用的了。」

    「公子真是有心人。」 二人的低语被身后一道清脆的声音打断。

    轩辕岚语音不高,但也没有刻意压低,略略接近的人都可以听见。可是,这些话毕竟是他们几人之间的私话,身后之人偷听去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出言插嘴,自是让伊沙有些不大满意,不自觉的噘起了嘴,好在他的全身上下都被厚实的斗篷所遮掩,不高兴的神情自是没人可以看到。

    轩辕岚其实早就知晓这个人的到来,只是周遭人员太杂,来来往往擦身而过者多如牛毛,他也不好左顾右盼,更不可能做出遮遮掩掩那样令人生疑的动作,故而仅仅了解这个人身法轻盈,轻功不错,想是天理教的护法人员。仔细一思考,便也释然:天理教出动如此高层人物在这里主持人数众多的大型法会,怎么不会出动中坚弟子护法,以策安全?

    转过身去想要看个究竟,谁知轩辕岚的眼中却是一亮,插话者竟是一个英俊秀美的少年道士,只听这个道士继续说道:「难得公子对这些物事解释得如此透彻,公子就不想继续了解一下天理圣教吗?」

    轩辕岚仔细端详面前这个少年一番,并未马上答话。不过,他两道如箭的目光令少年道士身子有些发虚,不自然的上下打量对方全身,看看有无什么不妥之处。

    「道友何出此言?」看见少年变得不自在,轩辕岚知道自己略微失礼,用句问话遮掩自己的观察行动。

    「我天理圣教,循天道行事,尊天理为世间至理,上体天心,下遂民意,非世间其他伪教所能比拟。况青莲老祖降世之日,荡涤世间一切污秽,惩罚所有罪孽。人生世间,无人不有罪孽,无人不具污秽一身,只有入我圣教,才能洗清污秽之身,净化罪孽之心,老祖降世才能免遭无边法力之难。」说着,道士双手合十,两眼微敛全身肃立,以极虔诚的样子说着,「公子难道不愿以今日之苦来修明日之果吗?」少年道士开口竟是对轩辕岚宣扬起天理教的教义来。

    然而,很显然少年道士的一番苦心打了水漂││轩辕岚面带微笑,手中把玩着披风的衣襟,完全没有以往信徒听到这些至理后那诚惶诚恐的表情。伊沙则是一脸的茫然,以他的炎黄语水平,根本是有听没有懂,完全莫名其妙。

    少年似是见惯这些情形,毫不在意,鼓动如簧之舌继续宣传下去:「看公子风度翩翩,卓尔不群,一表人材,想是贵冑子弟世家门裔,不知是文采出众还是武学惊世?」说完他看看轩辕岚的反应││毫无反应。

    这时的轩辕岚好似完全不将道士的话放在心上,背起手面向法会,观察着情形。如此动作反显出一种卓尔不群和不近烟火的神情。

    道士有些讶于轩辕岚的举止,想想释然,开始抛出手中法宝,「我圣教一个县设一个分坛,首领是香主,统领一县教徒相互救助;一郡设一坛,首领为坛主,统领一郡教徒;一个军节度使辖地设立一个堂,以祭酒统领;天下分八个部,分别用大祭酒统领。在大祭酒之上还有四大宗师,而那边正在主持法会的,便是圣教宗师吕巢吕宗师了。如果公子从文,圣教之中尚有文衣祭酒之缺,必不出公子掌握,假使公子习武,圣教的护莲祭酒定是公子囊中一物。」

    轩辕岚仍然一脸淡淡的微笑,如果是熟悉他举止的方闻达见到,一定会怀疑的伸手去掐掐轩辕岚的脸,以确认这时的他是否已经走神或者睡着。伴随着方闻达的动作,一定还会有宁蓝云的另一个动作:拉住方闻达的耳朵,用以制止这种打断别人思考的不良举动。

    当然少年道士不是方闻达,更不是宁蓝云,这时的他有些色变,只是已经将话说开,不能半途而废,只好硬着头皮继续……

    「如果我不是世家子弟呢?」轩辕岚的话语异常轻微,好像是向少年道士发问,更多的倒似自言自语。

    「啊?」这句话语的声音很轻,却已经达到震撼少年道士的目的了。道士愣了半晌,不知是不是该继续下去。

    轩辕岚轻弹了一下伊沙的小脑袋瓜,打醒这个愣住的书僮,感觉自己的话达到目的,吓倒了这个一开始就不明原因的极力拉拢他的道士,笑盈盈的望向这个一味装作老成、现在不知所措的少年道士。

    少年道士发觉自己的目标人物带着怪异的笑容看着他,终于回过神,做了个合十,口中宣一声「老祖保佑」,脸上红晕闪过,双眼斜向下,不敢直视轩辕岚的目光,「公子说笑,哦,是贫道忽略了,原来公子不喜这些世外闲职。也好,我教在朝廷之中薄有微望,不知公子想要个几品官职?如果公子要求的品级太高,我教还可以负责居中联络,倘使公子囊中羞涩,我教也可以暂借公子部分金币,等公子上任后再还就是。」

    轩辕岚心中一凛,这些条件看似诱人,仔细分析下来,如果自己是天理教帮助联系下获取官职,必然欠他们一个人情。就算即使是由天理教联络朝中大老得到一个比较大的官职,在上任后也不得不卖天理教一个面子。如果是由天理教出钱当上官,一旦上任必然要为了还钱大肆搜刮,如此更留下把柄在人家手里。如果不还钱,那更好了,一个天大的把柄落到别人手中,总之会受制于人。

    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天理教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卖官,说明在朝中必然有极大的势力与之勾结,而联系天理教四处活动却不受限制,更没有引起重视的情形,也可以窥测到天理教不单单在民间发展势力,在朝廷尤其是中枢系统中,获得了重要势力的支持。

    道士已然说得口干舌燥,看着轩辕岚好像还是不为所动,不得已,他看看一身大户女子出门时装扮、将全身上下裹得密不透风的伊沙后,将轩辕岚拉到一旁。

    抱着观察的心理,轩辕岚面无表情的继续听由少年道士摆布,看看他还有什么说辞。

    道士将轩辕岚拉到距离伊沙三丈左右处,低声道:「从公子伉俪看来,公子应是喜好那如花似玉的纤纤美女?」说话间又偷偷打量一下那边的伊沙,继续放低声音,「公子放心,我圣教内无数少女,个个好似天仙一般,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轩辕岚心中更起疑,这少年道士开始有如传教士般虔诚,接下去像个市侩商人嘴脸,现下看来,倒像极了青楼楚馆门口拉客的龟奴般。

    骗子!一个名词闪过心头,心中为刚才自己如此用心的听他宣讲,甚至以为可以观察到天理教内部情形的想法而觉得可笑。呵呵,好大胆的家伙,竟然骗到天理教的法会道场来了。「道友法号?」轩辕岚慢慢试探这个口若悬河的少年道士。

    「这个……」道士明显一滞,想了一下,才出声回答:「贫道法号环君。」

    「哦,环君,好,好,环君,好名字。就是不知道环君道长在天理教中所司何职?」轩辕岚心中有了定数,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个……」环君道士又是一阵犹豫,「贫道乃是圣教法侍祭酒。」

    轩辕岚晃晃头,感到不是一般的头痛,谁能证明这个少年所说的是否属实?毕竟此处没有一个人知道天理教内部具体职司分派,还真的一时拆穿不得这个人的骗术,头痛呀。

    突然,环君道士对轩辕岚发问:「公子今日所见,圣教声势如何?」

    轩辕岚含糊的回答一句:「还好还好。」随即怀疑,这个问题的背后是什么意思?

    「那么公子认为朝廷会容忍圣教吗?」环君的话一出,马上觉察有些冒失,看着轩辕岚,还是那副让人生气的漫不经心的表情,立刻将话拉回,「我是说,朝廷会不会对圣教普渡世人的宗旨产生歧义,因而对圣教弟子横加屠戮?」

    「嗯……」轩辕岚对自己先前言语仔细考虑一下,心中生疑,这个小道士难道是朝廷的密探?刚刚只是在试探自己?心中惊疑不定,他嘴上倒是滔滔不绝的说道:「这个嘛……从道友所说上看来,天理教人数虽众,势力却是不强,虽然将教徒发展到郡县,也只是建立了纵向的系统,却没有横的联系。

    表面看来教徒众多人数广大,但缺乏系统领导,几个教中顶尖人物整日忙于进行像今日一般的法会,势必没有精力对教中事务系统领导,造成了组织的分散。只要朝廷明令各地官员分头剿灭,必然可以在一月之内将之瓦解,根本不足以成为朝廷心腹大患。」

    这些话倒不是轩辕岚胡乱说出来的,起码天理教各处堂口之间的联系显然并不紧密,不然他在苏郡境内消失的消息应该早就传到位于苏郡的天理教据点才是,起码他的面貌也应该早就为各处天理教负责人所牢记,断不会出现轩辕岚大模大样现身天理教法会的事情。

    由此可见,天理教各地据点之间的联系还是太过松散。

    轩辕岚一开始的话,那少年道士听得云山雾绕,大有不知所云之感,毕竟那些东西都是轩辕岚凭借臆想而进行的猜测。

    但到后来,道士却越听越心惊胆战,他眼前这个书生为他所描述的前景,可以说是黯淡至极,虽然这些仅仅是一个外人不了解内中情况的简单猜测,却有些部分已经切中核心问题。

    少年道士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定定的看着轩辕岚一阵,匆匆拱手道:「公子伉俪时间宝贵,环君不打扰了,日后有缘再见。」说毕,他转身就要离开。

    轩辕岚突然叫住环君道士,「道友刚才询问了诸多问题,可以最后为在下解释一处心中疑惑吗?」

    环君道士怀疑的回身看着或不发一言或语出惊人的轩辕岚,单手立于胸前,似是作礼又好像在运功般答道:「公子请示下,环君尽力解答就是。」

    「好。」轩辕岚一丝戏谑的笑意掠过嘴角,「轩辕岚入教后若是不选任何贵教少女,而是要道友相陪,不知可否?」

    「啊?」环君明显被吓到,急急后退一大步,脸色一下变得有如素纸般,害怕的看着轩辕岚,「公子……公子……公子弄错了吧,环君可不是女人。」说完,突然想到一个大有可能的问题,又是后退三大步,「难道……难道……难道公子竟然好……好……好男风?」说到后来,已经神情可怖,一双手也不闲着,着急的拍打着刚才和轩辕岚有过接触的地方。

    「难道……」轩辕岚学着环君的口气,以幽怨的口气问:「难道不可以吗?」

    「啊……」环君道士惨叫着,更加狠命的拍打道袍、双手,一溜烟的跑掉。

    终于将那个自信满满的道士吓走,轩辕岚心情大好,神清气爽的回到伊沙身边。

    「公子……」看到他乐呵呵走回来的伊沙有些迟疑的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敢说出口。

    看到自己书僮这副模样,轩辕岚拍拍他被斗篷遮掩的脑袋,笑着说:「伊沙有什么话尽管说出来,你应该了解我是个怎样的人,没有关系的,说出来好了。」

    得到了雇主的鼓励,白虎少年有些怀疑的问:「公子,这些个异教的法师有戴首饰的习惯吗?」

    「啊?」轩辕岚被这句话弄得傻了眼,「首饰?这些个天理教的道士们虽然已经可以被称为邪教了,但是他们仍然是道士,怎么可能被允许戴首饰呢?咦?伊沙,你怎么会问这样奇怪的问题?」

    「刚刚那个异教的法师,在耳朵上有耳孔啊,一定是经常戴着耳环或者耳饰一类的首饰才能留下的。」伊沙有些奇怪的回答。

    「戴耳环?」轩辕岚低下了头,脑子中分析起来,首饰?耳环?难道……刚才那个所谓的「环君道士」竟然是个……女人……突然,他自己也为这个得出的结论所惊讶,一个女人身着道袍、混迹在满口仁义道德、讲究清心寡欲的道士、修真中间,这个女人是做什么的?她真的是天理教中人吗……

    「公子,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实在太危险了。」就在轩辕岚越想越胡涂的时候,伊沙在他身边低声建议,说到底这里距离天理教法会的场地不到两里路程,若是哪个天理教的巡查道士对二人生疑上来盘问,凭借轩辕岚被天理教追杀的通缉犯身分,只怕又要生出一场厮杀。

    轩辕岚晓得内中利害,自是从善如流,牵过马匹与自己的书僮远远的离开了十里亭。但是,走归走,他到底是年轻气盛,虽然人已经走开,嘴里却不愿服软,即使眼前的听众只有一个小他几岁的白虎书僮而已。

    「其实,我们也不必这样小心谨慎,大不了厮杀一场而已,我们这一路上难道少了打斗吗?你我二人单骑,凭借我轩辕岚手中长剑,天下哪里不能行走?谁来自找麻烦,我就让他横着回去!」说到最后,他的声音越来越大,一手紧握剑柄一手扠腰,两眼平视前方,若不是此时不过是站在疏林内的小路之上,大有威临天下的感觉。

    「哼哼,好狂妄的小子,贫道今天倒要考究一下无知小辈的武功。」一个男声出现在树林之中。

    此时两人已经渐渐远离十里亭,相反的,这时的立身之地,乃是树林中一处僻静的所在,几乎没有行人走过。而那男声就是在密林深处传来,隐约之间听不清具体方位。

    噗哧一声,伊沙此时不单没有感到害怕,竟然还可以笑出声音来,用带着些许戏谑的语气对雇主说:「公子,打斗找上门了。」

    轩辕岚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书僮,才环视周遭一圈,对着西侧树林拱手,「小子狂妄,但只是一时戏言,并没有辱及前辈,不知前辈有何教训之处,小子恭候前辈教诲。」

    「无知小辈,青龙大陆的能人异士于你眼中好似无物一般,老夫岂能任你蔑视?」男声的理由有些强词夺理,却不无道理,只是,他的话好像有些自我吹捧的意思,不经意的便将他自己划在「能人异士」的行列。

    「前辈,小子一时发狂,得罪了前辈,还希望前辈恕罪。」说大话是一回事,轩辕岚还真的不愿在距离天理教法会如此之近的地方再多事,于是放下身段恭敬的一礼,同时推开正在慢慢靠近他的伊沙,暗自进入戒备状态,「前辈乃是得道高人,不要和小子一般见识才好。」

    不知为什么,那个神秘的人物并没有说话。

    没有得到回答,轩辕岚正在奇怪,却听见耳中传来风声,似乎有一样东西飞快的向着他射来,心中没有多思考,就在那东西将要碰触到他的那一刻,他以电光石火般的速度拔出腰间的重剑,顺着抽剑的轨迹向前挥去。

    只听锵的一声,那飞来的东西被重剑一击之下,偏离了运行的轨迹,擦着轩辕岚的脖子飞快的射过。紧接着,那风声一滞,随后又依着一个奇异的半圆状轨迹飞了过来。

    轩辕岚握剑在手,霎时运起气,一转身,直接面对那样东西。当他看清那个高速飞来的东西时,心脏几乎停跳,手脚更是发凉。

    但是没容他有什么过多的念头,那东西又一次飞到他的面前。总算他平时身子锻炼得不错,危急关头,手中重剑下意识的挥出,而身子则一矮,半蹲在地上,算是又躲过了一击。

    一转身,看着那东西飞去,轩辕岚几乎不能自已,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飞……剑……」此时的他心中凄凉,原因无他,那个隐藏的高人不只是一个前辈而已,还是一个修真者,一个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修真者,一个会使飞剑的修真者。

    轩辕岚不清楚他自己到底是如何躲过飞剑的袭击,只怕不是运气好,那是什么?他自己不知道,现在这个时候也不适合作任何猜想,好好面对那柄速度不慢的飞剑才是正事。

    树林的西侧,自一棵茂密的大树之上,轻飘飘落下一个人,青色的道袍,黑色的胡须,没有戴道冠,仅仅用白布包住发髻,脚上一双云鞋,五旬年纪,手中没有拂尘,拿的正是刚刚那柄飞剑。

    轩辕岚在心中暗自默念:妈呀,我怎么这么倒霉,刚刚说到天理教,这里便遇上一个天理教的道士,难道我命中和这些个邪教道士犯冲吗?还是最近不小心修炼成了铁嘴神算的功法,说出的话都是如此灵验……他心中如此想着,嘴上却是不能说出来。

    轩辕岚看到正主出现,虽然不敢将重剑放下,也勉强抱剑行了一个半礼,算是尊重,同时也是希望那道士不认识自己,可以蒙混过关。

    「哼,小子,不用行礼,贫道今日就问一个问题,若是回答的让贫道满意,自是没有什么事情,若是不满意,哼哼,刚刚的仙法你也看到了……」道士冷冷的侧过身,根本不接受轩辕岚行礼。

    轩辕岚一愣神,就知道瞒不住那个道士,他索性大大方方的转头对伊沙说:「这位道爷问话,一定有重要事情,你闪远些。」

    伊沙露出不忍的表情,却为轩辕岚的怒色所惊,只得依言退出足足半里距离。

    轩辕岚终于满意的回过头面向道士,那道士冷冷的问了句:「放心了?那好,小娃娃,我问你,京师城外三里的树林中,圣教护法玄妙是不是你这个小子所杀?」

    听到这话,轩辕岚头皮一阵发麻,刚刚还指望可以蒙混过关呢,谁知道人家根本就是有备而来,说是问话,又哪里需要自己回答了?

    他硬着头皮抗辩:「前辈,那是因为刘八他们交易不老实,要抢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