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郡守公子

    更新时间:2019-01-17 16:46:21本章字数:6899字

    这时,那个不识相的老鸨突然快步走进房间,她显然仅仅听到白面男人最后一句,立时大惊小怪的嚷嚷起来:「啊?这个小子是个骗子?天啊,我这腾云轩一天的价钱就是五十枚银币啊……天哪,这可让我怎么活啊……」说着她又一把抓住白面男子,好像溺水之中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沈爷,沈爷,你是青天老爷,可要管管这个骗子啊!沈爷,你可是节度使掾曹啊,这件事可一定要管管啊!」

    被老鸨叫破身分的这个沈爷脸上有些挂不住,气急的他猛的一拍圆桌,大喝:「给我闭嘴!娘的,我是在说,我是个骗子。」

    那老鸨听到这话被吓得立时没了声音,脖子一缩、堆满水粉的脑袋一低,弯着腰悄悄溜出了腾云轩。

    回身看看一脸戏谑笑意的轩辕岚,这个被称为沈爷的白面男人突然回复镇定的神情,大大方方的说道:「我叫沈平,乃是苏郡节度使司辖下节度使掾曹,我今天要和你赌上几把,你敢应战吗?」

    「原来是沈大人。」轩辕岚没有普通百姓看到官员时那份紧张、更没有双膝跪下行礼,仅是微笑着点点头,口中尊称了声「沈大人」,可是这句沈大人在那名叫沈平的白面男子耳中听来,怎么都觉得有几分刺耳。

    「少废话,赌还是不赌,一句话,别这么婆婆妈妈的。」沈平大喝一声。

    仍是一副笑脸迎人,没有分毫动怒的意思,轩辕岚今天不知为什么,脾气好得惊人,他上下打量一番沈平,又仔细的瞧瞧地上钱袋中那黄灿灿的金币,目光再一次回到了他的身上。

    这番动作将沈平看得有些发毛。不知为什么,沈平感觉眼前这个十几岁年纪的书生,竟好像有着几十岁人才有的那种睿智与犀利的眼神。

    正当沈平想要叫嚷什么的时候,轩辕岚突然出声:「去,将我放在卧房的钱袋拿来。」这话是对站在他身后的伊沙说的。

    拿到钱袋之外,他手中拿出厚厚一迭纸张,对正有些发愣的沈平慢声道:「这里每一张都是面值六十金币的汇通钱庄金票,不仅蓝鹰帝国,就是在北方金狼王朝都可以随时兑换等额的金币。」说着,他翻翻那迭金票,「一共三十张,总额一千八百金币,不知沈大人可敢和我赌吗?」

    吃惊于对面这个并不出奇的书生,出手就是一千八百金币巨款,沈平吞下口唾沬,再看看自己钱袋中的金币,牙一咬,「赌了,我这里有六百枚金币,我沈平和你赌了。」

    「赌什么?」这次轩辕岚没有丝毫犹豫,立时逼问。

    「骰子!这东西痛快。」沈平从身上掏出五粒骰子,「咱们轮流做庄,比大小,一把十枚金币。」说罢,随意一投,五个骨质骰子在空置的海碗中滴溜溜的打起转来。

    五五五六二,二十三点,已是很大的点数,沈平高声叫嚷:「这把就开始。」

    轩辕岚也不在意此人如此无赖的行径,微笑着拿起骰子,稍一皱眉,脸色随即舒展,掷出个四五六六六。

    沈平登时傻眼,伊沙却在一旁欢欣雀跃,拍手叫好。要知道,赌骰子比大小是整个大陆通行的赌博方式,就是语言完全不通的两个赌客,看到拿出的骰子后,都能兴致勃勃的凑成一局,更何况伊沙这个对于听懂炎黄语一点障碍都没有的白虎少年,此时看到雇主掷出的点数胜出,哪能不欢欣鼓舞?

    沈平烦躁的拿起骰子,在手中掂掂,小心的投出,二十六点,他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这样的大点,总有七成赢的希望。

    谁知,轩辕岚毫不犹豫,将骰子在手中滚动下便投出,好像漫不经心,却是五个六满堂红,照规矩要加十倍赔出。

    沈平呆呆的看着碗中红红的一片点数,半晌没有动作,须知投出满堂红的机率只有那万分之一,他混了二十几年赌场也才看见过五次满堂红,今天竟会让他碰上,怎么能不吃惊?

    轩辕岚也不催他,只是慢慢的品着杯中的十年状元红。站在轩辕岚身后的伊沙可是不干了,他出于维护自己雇主的立场,便要提醒发呆的那个挑战者一下,炎黄语是说不好的,却不妨碍他弄出一些声响来,于是他站在轩辕岚身后,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咳咳……」

    沈平自呆傻一般的状态中回醒,抬头瞪了一眼金发少年,手中捏紧骰子,咬牙运劲好一阵子,狠狠的一把投出,二十八点。虽然是个极高的点数,可是有了前车之鉴的他也不敢掉以轻心,一双大眼睁得比牛还大,死死的看着轩辕岚抄起骰子的右手。

    出乎他的意料,轩辕岚却只掷出个十五点,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而且,接下去连续三把,轩辕岚好似发挥失常,都是十多点,沈平竟以极大的点数胜出,这才让他慢慢平复心情,猜测刚刚的满堂红就是面前的小子一时运气好些罢了。

    不只是沈平这样认为,连伊沙也抱着同样的想法,他的手不自觉的紧紧攥住,另一只手甚至不自觉的按上这个优哉游哉的品酒的轩辕岚右肩,小手已经可以让正在品酒的某人感觉到湿润。

    轩辕岚感觉到身后书僮的关心,左手食指伸出,轻轻的在少年的小手心中摩挲了几下。少年发现轩辕岚还有闲心戏弄自己,多少有些明了,却当着外人的面前不好发作,只是用双眼狠狠的瞪了下自己的雇主。

    风云变幻,轩辕岚又开始大走鸿运,先是一个五六六五五,二十七点,胜了沈平的二十五点,接着乘胜跟进,连赢八局,才出现一场和局,只是那一场沈平坐庄,按照规矩算是轩辕岚输了。

    沈平感觉不好,急忙收回有些全部心思,顾不得有人盯着,使出种种手法意图挽回败局。伊沙虽是不好赌之人,也看出沈平的心焦,刚想笑出声,不防小手被轩辕岚狠狠一捏,面显痛苦神色,代替了原先的笑意。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不知不觉间二人已经玩了近五十几把、两个多时辰,沈平带来的六百七十七枚金币已输掉六百一十多枚。

    红了眼的沈平见到轩辕岚对他的小动作根本视若未见,索性放开手脚,除去尚未换掉骰子外,一切手段都已用尽,偏偏就是输多赢少,有时真怀疑面前的世家少年是不是看出自己的手法。

    沈平的动作就连不懂赌术的伊沙都已经看出来,他几次要张嘴为轩辕岚叫屈却都被后者制止。

    沈平看不得轩辕岚得意的样子,况且战情实在不利,脑中兴起,把剩下的金币全部拿出,高声嚷嚷要一把定输赢。

    这景况看得门外那些偷偷观察房中情形的龟奴丫鬟们既羡慕又害怕。

    轩辕岚还是那副优闲样子,慢条斯理的开口:「二爷只有六十多金币了,而我现在光现钱便有六百多枚蓝鹰金币,这种事情放在二爷身上,二爷会同意吗?」说着,他又拿起枚骰子,用力捏下去,一股银白色液体自破碎的骨粉中流出。

    「这个……」沈平涨红了脸,他平日虽留连赌场妓院,但是赌品极好,从不拖欠、赖账,这其中也包含他赌技高超、赢多输少的缘故。

    今日里知道遇上高手,从刚刚的手法上看,面前的这个十几岁少年已经可以如意控制这水银骰子的点数,自己是说什么也比不上的,可是,就这样认了却十分不甘心,也不符合他平日里孤注一掷的个性。

    「呵呵,二爷要是赌,可以再添上些赌资,只要相差不是很多,在下就和二爷赌了这一把,而且是赌运气,不赌骰子。」轩辕岚看出沈平的为难,善解人意的更改这最后一搏的方式。

    「是吗?那我们赌什么?」沈平一听不赌骰子,心动起来,「这个运气怎么赌?」

    「运气嘛,我们就赌现在这个怡香院来了多少男客,如何?」

    轩辕岚的赌法着实让沈平吃惊,回头想想,也还公平,谁会知道今晚怡香院有多少客人?恐怕老鸨也不能清楚的了解,这样一来,还是……「等等,这谁能知道的那么确切,怎样算输赢?」沈平突然摇手叫停。

    「哦,对,确切数字不可能知道,这样,我们只赌这个数字是单还是双。」轩辕岚很快找到解决办法。

    「这样嘛……也还公平。」沈平沉吟一下,答应下来,「你先猜还是我先猜?」

    「二爷现在是输家,当然二爷先。」轩辕岚客气道。

    输家?这个词让沈平好难受,可是这是六百多枚金币,近万枚银币的豪赌,输赢只在一念之间,反复思量了许久,也拿不定主意,「我猜单……等等……是双……哦,我再想想,还是单吧……不妥……双。」最后他终于拿定主意,选中双。

    「好,我就选单。」轩辕岚毫不在意的选了单,高声叫了起来:「老鸨!老鸨。」

    门口早就候着的龟奴急忙喊来先前被撵走的老鸨,生怕怠慢了腾云轩内两个怪异而且惹不起的主。老鸨听明白要求后,面带难色,外面的天色已近放亮,正是客人熟睡的时刻,现在去查人数,还不让人骂出来?正要推诿,被沈平几声臭骂,吓得跑了出去,只好动员所有人手悄悄的去数人头。

    「十二个……」门口一个龟奴报进来。

    「东跨院有十二个客人。」

    「二十七个。西跨院二十七个。」又是一个龟奴汇报。

    「三十六个,主楼三十六个。」

    前后院的龟奴动员起来,流水价的报进来。

    「雅阁六个。」待最后一个龟奴进来,旁边记着人数的龟奴在算盘上添了个六,看着算盘汇报,「一共是一百一十四位男客留宿。二位客人,一共是一百一十四个客人。」

    「啊!」一颗心随着不断报进来的人数而上下扑腾乱跳的伊沙,这时站立不住,竟瘫倒在桌旁。

    轩辕岚神色不变,将所有金币推出,正要说话,一个龟奴急匆匆的跑进来,「还有一个,还有一个,雅阁的水生轩里是二王一后。」

    沈平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幸好有地毯在,只是溅湿了一块,脸上原本的喜色也变成极度的失望。

    「不知二爷用什么东西代替这五百多的金币?」轩辕岚反手变推为压,右手按住金币,还是那种听不出火气的声调。

    「我沈平虽然官职低微,又不是苏杭沈家嫡出,但家中薄有积蓄,纵是卖掉房子也要赔上公子的帐。」说着沈平长身而起,准备离开。

    「慢!」轩辕岚喝住沈平,挥手示意龟奴、老鸨退下,「沈二爷请坐,我轩辕岚有话说。」

    看着疑惑的沈平坐下,他才又开口:「沈二爷是信人,轩辕岚佩服,只是,今日我不想再收二爷一枚铜币,二爷原来有多少赌本,通通取走……」

    看见沈平不可置信的脸色,淡淡一笑,为他添上一口什锦蟹肉,「我只想二爷为轩辕岚,在这苏郡置办几箱贴着御用贡品标签的苏绣。」

    沈平神色一缓,轩辕岚要求的东西,于平常人想拿到是千难万难,在他沈某人眼里,简直是轻而易举、毫不费力,他不敢置信的试探着:「轩辕岚公子真的只是要这些东西?要知道,我可是节度使掾曹,你的要求……」

    一抬手,打断沈平的话,轩辕岚开口:「二爷的身分以及这个身分能做的事情,轩辕岚十分清楚。只是,轩辕岚一介草民,这个事情实在无法办到,这是受到地位限制而已。可能二爷觉得我的要求太简单,轩辕岚只是觉得,那贡绣的价值是次要的,值钱的是二爷的身分,我的价钱多半是用来支付二爷的身分所应有的价值。」

    沈平头一次听到这种理论,初听起来着实觉得荒谬异常,细细咀嚼,实在有它的道理,于是哈哈大笑,「我占便宜了,这个节度使掾曹,用钱捐也不过三千银币,哈哈,轩辕公子实在是个有趣的人,我想交你这个朋友。」

    「是吗,那轩辕岚自抬身价,叫二爷一声二哥如何?」轩辕岚也觉得这个沈平是个官场中少见的信人,生出交朋友的想法。

    「是吗?」沈平戏谑的看着轩辕岚,「那你还叫什么二爷……」

    「哈哈哈哈哈……」一阵由某个公鸭嗓子发出的狂笑声自腾云轩房外传了进来,「没有过来还真不知道,堂堂节度使掾曹,竟然和一个躲着不敢见人的兔子结拜,哈哈哈,你们说说,这是不是个笑话啊?」

    嚣张的公鸭嗓子还未说完,便响起一片附和的言语││

    「兔子结拜的对象自然也是兔子。」

    「一个节度使掾曹竟然是个兔子,实在是苏郡一大逸闻。」

    不堪入耳的种种说法与狂笑声,霎时充满了怡香院。

    本是义气相投的两个人,此时的表现却大不一样:啪的一声,沈平捏碎手中的细瓷酒杯,身子向上站起,就要出去看看是谁在这里捣乱,虽然从声音上他已经隐约判断出对方首脑的身分。

    谁知沈平的手臂竟然被猛的抓住,他抬头看过去,只见轩辕岚笑着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一群疯狗而已,二哥为何要去找疯狗的麻烦呢?岂不是自降身分吗?」

    沈平还没有什么反应,站在轩辕岚身后的少年伊沙,被雇主的言语逗得先噗哧笑出声来。

    倒是门外那个公鸭嗓子,见到屋内没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只听到房内的说话之声与一个清脆的笑声,心中大为恼怒,嘴上却是继续说:「今晚着实败兴,刚刚和那个婊子上了床,就被一群王八蛋吵醒,哪知道,竟然是我们苏郡大大有名的节度使掾曹沈平沈二爷,和一个兔子关起门来拜把子,就是不知道他们几个人拜把子为什么要关着门?来,让我们也见识见识这两个躲在腾云轩足足三天的兔子。」

    「兴许屋里的人正在开无遮大会也说不定。」一个尖细的嗓音凑趣道,「若是三少这样闯进去,还不惊扰了沈大人的兴致……」

    「娘的,我李允怕过谁了?」公鸭嗓子用更大的声音几乎就是吆喝起来,「让本少爷看上,是他们的运气好,说不定本少爷兴致好,还要凑上一脚呢。」

    听到这里,沈平心中怒火已经无法压抑,一个运力便腾身站起,谁知,刚刚站立一半的身子忽然被一股大力拉回,不得不坐到椅子上。

    他望过去,用力拉他的人竟是看似书生打扮的轩辕岚。

    沈平心中奇怪,按理说,十六、七岁的年轻人正是肝火旺盛的年岁,纵是涵养再好,被李允这样堵着门辱骂,也早应该腾身而起上去拚命,为什么现在的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般镇定自若?

    「你干什么?」他带着几分怒气质问,「这些个混账家伙应该好好教训一下了。尤其是这个李允更加的可恨,我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轩辕岚来到苏郡不过三日,又是整日躲在妓院的房间内,于苏郡的情况本不应了解。谁知,在三天里,李允的名字他已经听了不下二十次,没有一次是关于此人的好话。

    说起这个李允,是江南世族李家的嫡系,老子李应隆还算是有些才华,坐上苏郡郡守这个既有大把油水可捞、又有大群人盯着的位置,一坐五、六年稳稳当当没有动地方。

    可是李应隆的三个儿子,却是一个赛一个的混蛋,老大成天喝酒,泡在酒缸里一般,不到二十岁就因为酒醉掉进湖里淹死;老二成天躲在赌场里不出来,也不知败坏多少家财;这老三李允更是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样样精通,尤其好色一项,在苏郡城里也是一霸,不管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只要他看上眼就拉回家去,等到糟蹋够了或者放出来,或者卖到外地妓院。

    总算苏郡是个重要的工商大邑,比他老子官大的家族不少,他还不敢闹出太大的事端来。

    没有大的事端,小恶是肯定免不了的,抢男霸女不过是小意思,欺行霸市也是每日的行动,就是放火烧了哪家店铺,也能让做郡守的老爹包庇下来。

    幸好苏郡还有一个苏郡节度使驻守,不然此地这样一个集丝绸、绣纺、商贸于一体的繁华都市,还不知被此人败坏成什么样子。

    「哪位朋友在门外聒噪?藏头露尾的,难道不敢见人吗?」轩辕岚一声低喝,在屋内并不显得如何高昂。但其中有些奥妙:轩辕岚是偏头说话,几句话中已经灌注内息,可以使声音传到外面那些家伙的耳朵中去。

    门口正在辱骂狂笑的一干人哪里会什么内功,只觉耳边有如晴天打个霹雳,几乎将耳膜震破,近盏茶时间里耳朵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见。

    好不容易恢复听觉,吃了暗亏的李允如何咽得下这口气,马上叫嚣起来:「好你个胆大妄为的臭小子,竟然用这种雕虫小技来吓唬三少爷我,以为三少爷是吓大的吗?不就是进去嘛,三少爷不只要进去,还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奸死你的那个小兔子。」说话间,他不顾其他烂友的阻挡推门而进。

    沈平眉头紧皱,这个李允太不知好歹,自己虽然不知刚刚轩辕岚给了他们什么教训,不过从这帮人半天没有张口说话来看,应是不轻,怎么还要进来?

    轩辕岚微微一笑,侧头对伊沙说:「看你家公子怎样为你打下他的狗牙。」言毕,他手中捏着的细瓷酒杯掷出,正中将房门推开的李允那张尚未完全闭紧的嘴中。

    李允将房门推开,还没有看清屋内情形,一个白色物品就箭般射来,接下去口中钻心疼痛,一股来自于那白色物品中的液体,混和着从他嘴中流出的液体,顺着他闭嘴的动作滑进嗓子,好像还伴随着几个硬硬的东西。

    李允的疑惑在他完全闭上嘴的时刻得到解开,原因无他,只是他怎么也不能闭紧自己的嘴,上上下下的门牙少了足足四颗。

    「呜,胡塔惨,亏塔石插。」终于感觉到疼痛的李允捂住嘴,一屁股坐在地上,指着屋内几个人,对自己的一干随从烂友发出不明所以的指令。

    但是这种比之胡人番语还要难懂的东西,他的那些狐朋狗友、狗腿恶奴哪里会明白?一个个面面相觑的相互望着,不明所以。

    总算有个心思机灵的随从领会了他的意思,「好大胆,快打死他。快,少爷说的是要打死他。」

    听到这话,李允身后十余名高高矮矮的男人立时一窝蜂的冲进腾云轩,撸胳膊挽袖子的就要动手打人,现在的他们,身边有二十几个帮手,哪还记得刚刚那点小小的教训。

    沈平已知晓今次不能善了,拿出市井无赖打架的手法,挥起一旁放置的一张上好檀木高背椅,也亏得他练过几年粗浅内功,力气够大,能挥动这张常人端起都费事的笨重檀木家具,并劈头盖脸的砸到一个冲在最前面的亲随头上。

    只听喀嚓一声,接着红光一现,配乐则是那厢伊沙失声的惊叫,当当的完成一幕挥椅砸人头的好戏。

    那些后面的亲随狗友被沈平这玩命似的一击吓得一顿,毕竟这玩的不是他沈平的命,稍稍一滞后,不知谁叫了句:「抄家伙。」身上带着铁尺、短刀、匕首的纷纷掏出,没有任何器物的也学着沈平抡起一旁的椅子,当然能真正抡起的人根本没有,都是拿起砸碎的椅子腿凑个数而已。

    待这些人看清那个脸上糊着一层血、已然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家伙的那张分不清五官的面目后,都不免心中惴惴,都偷偷后悔自己的鲁莽。

    在这苏郡之内,没有见过沈平的人几乎没有,谁不晓得这人是节度使面前的红人,要和他打架,等着坐节度使衙门的军牢吧……

    思前想后,既被沈平血腥手段震慑,又不敢公然向一名军官出手的家伙们纷纷认清形势,调转方向进攻那个看似年纪不大,而且好像十分文弱的年轻公子哥。要知道,三少爷的仇是必须报的,至于对象是谁,就只好挑那些看起来不那么棘手的喽。

    沈平看透这些欺软怕硬家伙的想法,心中不禁好笑,殊不知这些人找到一个手段更硬的对手了,也不愿生事太多的他索性退在一旁,保护那个明显不会一点功夫的异族少年伊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