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九御大帝

    更新时间:2019-01-17 16:55:19本章字数:6044字

    正午的阳光很毒辣,照在身上火辣辣的剧痛,楚千叶匍匐在两百多丈高的山崖上,窥视着远方的帝墓。

    纵然是夏日正午的骄阳,也无法驱散帝墓上空笼罩的阴霾雾气,寸草不生的帝墓没有任何生灵敢接近,那里是生命的禁区。

    楚千叶在这里监视几个时辰了,他路过帝墓并发现这里的异常纯属偶然,十年前,七岁的楚千叶有幸加入了方圆三千里之内最大的修道门派,浩然宗,这是传承五千多年的大门派,在秦楚帝国范围内算得上二流中的豪门。

    十年的时间,楚千叶终於在最後关头筑基成功。十年是最後的界限,十年之内无法筑基,就无法成为浩然宗的正式弟子,只能沦落为杂役,运气好的会外放到某个产业当夥计。

    不成为正式弟子,就不会得到真传,而筑基就是衡量一个外门弟子是否值得培养的门槛,也是最残酷的一道选拔关口。在十年的最後关头成功,楚千叶想起来就觉得後怕。

    筑基的弟子才有资格返回家乡探亲,这是一种福利,也是和亲人再次告别,开始漫漫修行之路的起始点。

    外门弟子在练气期如履薄冰步步惊心,真正筑基之後才要面临更残酷的竞争。仙路无情,岁月磨人老,筑基之後需要正式拜师,或许二三十年也没有机会再次见到家人。

    楚千叶回家之後停留了半个月,十年前,因为他被浩然宗选拔成为外门弟子,他家顿时变成了当地的小豪门,仅有几亩薄田的家里良田增加到了数百亩,当地的县令还亲自书写了“耕读传家”四个字的牌匾送去。

    这在当地是了不得的殊荣,能够得到县令赠匾,而不是赐匾,这是高中进士才有的殊荣。事实上楚千叶的父亲只能写出自己的名字,耕读传家根本无从谈起。

    十年後楚千叶荣归,成为了浩然宗的正式弟子,当地的知府带着本县的县令等一众官员亲自前来道贺,祝贺楚千叶踏上了修行大道,仙业有望。

    和修道的高人打好关系,这是造福子孙後代的重要资本,修道人的寿命漫长,哪怕是踏上了筑基期,也能拥有两百年的修龄。

    两百年,足够庇护一个家族数代人。和忘恩负义的读书人不同,修道人讲究有恩必报,绝对不会欠下谁的人情,因此哪个官员能和修道人建立足够的交情,就意味着给子孙争取到了一个护身符。

    当地官府的高度重视,也意味着楚家未来一片光明,楚千叶的父亲甚至在这十年间纳了两个妾,为楚家增加了几个男丁,过上了传说中的地主老财的富贵日子。

    楚千叶回家之後看到的是家人敬畏崇拜的目光,亲情却少了许多,在浩然宗努力拚搏了十年的楚千叶想要感受到的就是亲情,可惜回家之後他感受的不多。

    修道人在世人眼中是神秘而强大的存在,家人甚至小心翼翼的对待他,生怕某一句话不小心激怒了这个家中的顶梁柱。

    楚千叶有些伤感,此次回家探亲,他希望在父母老去之前能够更多的感受亲情,因为从今以後那太奢侈了。

    修道人无家,师门就是家,他们要为了扞卫师门的荣耀而誓死力争,会在宗门遇到危机的时候挺身而出,生为师门的人,死为师门的鬼,这就是修道人。

    告别了诚惶诚恐的家人,情绪低落的楚千叶回返浩然宗的时候走错了路,他不小心来到了帝墓的附近。

    楚千叶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帝墓,这里距离楚千叶的家不足三百里,年幼的楚千叶经常听邻居们说起恐怖的帝墓,据说那里人进去之後活不见人,死不见屍,是绝对的禁地。

    来到了浩然宗,楚千叶从师兄弟们那里也听说了许多帝墓的传说,据说浩然宗有隐秘的门规,不许弟子们进入帝墓,至於其中的原因是什麽不得而知。

    楚千叶不想惹麻烦,能够让浩然宗对於势力范围内的帝墓如此紧张,显然帝墓里面有着常人无法了解的巨大秘密。

    楚千叶经过帝墓附近原本打算迅速离开,可是他惊奇地发现帝墓上空的阴霾雾气凝成了一个巨大的人型。

    这不是幻觉,更不是错觉,当楚千叶仔细观看的时候,发现雾气凝成的人形越来越逼真,彷佛那就是一个巨大的人飘荡在帝墓上空。好奇心发作的楚千叶决定看个究竟,如果把这里的异常上报给师门,或许会得到一定的奖赏。

    楚千叶啜了一口水囊里面的水,在这酷热的时节,水囊里面的水也变得滚烫,喝下去之後很快变成汗水涌出来。

    楚千叶用袖子蹭了蹭额头,把清秀的脸上涌出的大颗汗珠擦去,在他的胳膊放下来的时候,万里无云的天空骤然变成了血红色。

    酷热的阳光消失了,楚千叶抬头,就看到天空血云翻滚,本来不敢直视的太阳便成了黑色的火球,在那翻滚的血云之中,隐约可以看到仙阙玉宇在崩塌,几乎与此同时,金色的闪电在天际炸响。

    天空变成了无边的血海,血海中掀起无数的风暴,与雷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天威。

    楚千叶想从山崖上爬下去,凛冽的罡风从天地四面八方吹起,大块的岩石在地上翻滚,合抱粗的老树被连根拔起。

    楚千叶急忙取出自己的飞剑插入身下的岩石,双手死死抓着剑柄对抗可以轻松把人吹起的飓风。

    楚千叶藏身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凹槽,凹槽上还凌乱地遮挡着一些树枝,楚千叶就藏身在这个简陋的窝棚里。飓风吹起,那些树枝第一时间被吹走,楚千叶的道袍也被扯成了千丝万缕。

    纵然是外门弟子配备的垃圾飞剑也足够锋利,楚千叶的飞剑剑身全部插入了岩石之中,如果没有做出这样的准备,楚千叶现在必然会狂风吹到了不知何处。

    身体一次次地被狂风带起来,完全依靠双手抓着剑柄才能留下,楚千叶彷佛被狂风吹打的旗帜,一次次飘起来,一次次重重落下。

    楚千叶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他只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眼睁睁地看着大块的岩石、折断的树干呼啸从自己身边飞过。

    血色的雨滴落下,大颗的雨滴拍在地上发出爆豆般的声响,在山崖上不断飞舞的楚千叶彷佛被无数弹弓发出的石子打中。痛,痛彻心脾的痛,痛得楚千叶恨不得松开双手,任凭着狂风把自己卷走。

    拚命低头的楚千叶没有发现天空的血雨落下的并不均衡,越是靠近九御大帝的帝墓,血雨越是密集。楚千叶藏身监视的地方距离帝墓很近,正好处在了重灾区。

    楚千叶痛得快要崩溃了,几乎全身赤裸的楚千叶完全把後背暴露在外面,狂风拚命拉扯,花生大的血雨猛烈砸在身上,一颗颗的血雨砸在楚千叶的後脑海上,砸得楚千叶眼冒金星,彷佛无数的金元宝在自由飞翔。

    狂风卷走了帝墓上的浮土,沉寂了数千年的草木、泥土被狂风吹散,露出了依山而建的巍峨帝陵。

    全部由巨大岩石建造而成的帝陵比真正的皇宫更加高大,还带着一种威凌天下的无尽霸气。

    环绕着帝陵有许多沟渠,血雨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沟渠,变成了一条条血河涌入帝陵。

    按照风水上来说,帝陵应该是透过明渠和暗渠把里面的水排出来,而不是让外面的水涌进去。

    九御大帝的帝陵却别出心裁,这个号称征服了六合,还准备统治人鬼神三界的千古一帝身上笼罩着太多的谜团,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如果从天空俯瞰,就可以看到环绕着帝墓有九十九条明渠,还有九十九条暗渠,明渠和暗渠把血雨传入到了帝墓之中,再也没有流出来。

    天空伸手不见五指,太阳消失不见了,金色的雷霆越来越低,一声声惊雷彷佛是在耳边炸响。洒落的血雨在凹槽中形成了一个小水洼,楚千叶低头把自己的脸埋在了血池之中,狂风能够吹走数百斤的石头,却吹不走落下的血雨。

    楚千叶身下的凹槽被血雨注满,此刻他的身体就浸泡在血池之中,冰冷入骨的血雨让楚千叶开始怀念酷热的阳光,但是他不敢乱动,凛冽的狂风在呼啸,依然随时可以把楚千叶吹走。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千叶听到身边传来“砰”的一声闷响,也不知道什麽东西坠落到了身边,导致山崖发生了微微的抖动。

    楚千叶的牙齿在打架,发出“嗒嗒嗒”的撞击声,血池冷得厉害,刺骨的冰冷,似乎灵魂也被冻结了。

    楚千叶并没有发现,血池的颜色在变化,由血红变成了透明,楚千叶的肌肤也在变化,因为师兄们切磋时恶意出手造成的伤疤在消退,体内的暗伤也不知不觉地自动修复。

    楚千叶只能感到自己的真元在缓缓消耗,似乎是因为对抗刺骨的寒冷而导致真元在不断消耗。

    狂风终於停息了,如同突如其来的爆发,停息也是戛然而止,楚千叶终於可以松开僵硬的双手,身体无力地趴在水池中。

    刺骨的冰寒已经消失了,只是楚千叶依然浑身剧痛,他下意识地翻身滚出水池,浑然没有注意到水池变成了澄澈的无色透明,而且也不再寒冷了。

    楚千叶想要翻到平整的地方,他刚翻了几下,身体一空落入到了另一个深坑之中。

    这个坑比楚千叶潜伏的凹槽深得多,汇聚的血雨也更多,楚千叶掉进去之後直接被血水淹没了。

    血水没有丝毫的血腥气,反而有淡淡的药香,浑身酸痛无力的楚千叶艰难地挣扎着,再次受到了冰冷刺骨的刺激,他才想起自己原来藏身的凹槽已经不那麽冷。

    这纯属是倒霉催的,楚千叶欲哭无泪,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会塞牙,自己好端端地为什麽要翻身啊。

    令楚千叶惊恐地是在这个更加巨大的血池中,他的真元流失得更快,楚千叶想要爬出去,可是冻僵的双手还有酸痛的肢体根本不得力,而且这个洞穴彷佛从天上掉下来的物体直接砸出来,四周异常的光滑,没有任何可以攀爬的地方。

    楚千叶试探着站起来,血池并不深,站起来不过到了自己的腰部,不过脚下踩着硬梆梆的东西,彷佛是金属,只是这金属好像有弹性。

    楚千叶俯身钻进水中,伸手在水下胡乱摸着,当他的手摸到了一张光滑细嫩的脸颊,楚千叶如受惊的兔子一样从水中蹦了起来。

    是一个人,绝对是一个人。

    楚千叶的心险些跳出来,他迅速理顺了一下顺序,天上掉落一个重物,然後这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自己滚落深坑,然後脚下出现了一个死屍,自己还站在了死屍身上,楚千叶感到一阵阵的尿急。

    天上掉下来的这个家伙不仅没有被摔成肉酱,还把坚硬如钢的山崖砸出了一个深坑,这该是何等可怖的存在?

    楚千叶向上蹦着,一次次的失败之後,楚千叶抱着脑袋站在最角落的地方。血夜、飓风、惊雷、死屍,所有的这一切构成了最恐怖的存在,楚千叶吓坏了。

    天上的金色雷霆逐渐消失了,山峦般巍峨耸立的帝墓发出剧烈的轰鸣声,帝墓出异常了。

    楚千叶终於冷静下来,心思也活泛了许多,他忽然想到天上怎麽会掉落一具屍体?而且能够把坚硬的石崖砸出数丈深的大坑,就算是钢铁铸就的金属人像也要摔得七零八落,怎麽自己触摸到的那个脸庞还很柔软?

    楚千叶刚想到这里,就听到帝墓的方向传来天崩地裂的声音,帝墓之中九十九条明渠和九十九条暗渠汇聚而来的血河汇聚到了最中央的九御大帝棺椁处,此刻九御大帝的棺椁炸开。

    一个身穿九龙袍,头戴金冠的骷髅直挺挺站起来,在骷髅站起来之後深吸一口气,血河向他体内涌去,随着血水的涌入,骷髅变得丰满起来,一个容貌威严的皇者出现了。

    九御大帝抽出腰间的佩剑指向苍穹吼道:“天泣陨落十万仙,九玄血河筑魔胎。天莽铁血十万士,九御挥师战瀛台。复活吧,我的天莽勇士。”

    九御大帝的声音惊雷般炸响,一如他当年挥斥方遒的调兵遣将。随着九御大帝的声音,帝墓之中殉葬的十万陶俑身上的陶土开始崩落,一个个精壮的武士显露出来,他们的眼神还显得有些呆滞,但是他们复活的第一时间,便齐刷刷地转身,对着九御大帝的方向叩拜下去。

    九御大帝一统八荒,手下汇聚了无数的能人异士,九御大帝的终极梦想是长生不老,可惜这是一个笑谈,没有哪个帝皇能够千秋万代,史书中留下了无尽的嘲讽。

    如果让当初的史学家见到这一幕,他们会发现自己错了,九御大帝没死,包括他最精锐的十万天莽大军同样复活了。

    一辆四匹龙马驾驭的青铜战车来到了九御大帝的身边,驾驶马车的金甲将军跪在地上,用自己的身体当作踏板,让九御大帝走上了青铜战车。

    九御大帝的目光投向石崖方向说道:“朕感应到了生人的气息,派斥候队伍查看。”

    金甲将军跪在地上说道:“是,陛下。”

    楚千叶距离帝墓太近了,他以为这里相对安全,却不知道九御大帝有多恐怖。而且九御大帝的天莽大军无一不是精锐,如果在他们生前,斥候队伍会自动搜寻潜在的敌人,并在第一时间剿灭或者生擒。

    十万大军经过了漫长的沉睡,他们还没有恢复到当年的状态,最强大的将军也显得浑浑噩噩,还没有办法感应到附近有人窥视。这就需要九御大帝自己主持大局。如果当年他的部下也敢犯如此低级的错误,等待他们的只有处斩这一个下场。

    在这支斥候队伍出发的时候,山崖的後方,丛林中飞起了一道剑光,这道剑光向着背离帝墓的方向飞去。

    九御大帝抓起战车上的一杆青铜戈随手投掷过去,青铜戈带着撕裂虚空的声音湮灭了那道剑光,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道士被青铜戈贯穿了身体。

    九御大帝也刚刚复苏,他感应到了生人的气息,那股气息实际上来自楚千叶,在九御大帝的声音响起之後,楚千叶第一时间把自己埋在了血池之中,而後方的那个青年道人误以为九御大帝发现了他,他仓皇逃避,结果遭到了池鱼之殃。

    窥视的小毛虫被杀死了,九御大帝挥手。一队队的大军开始前行,整齐的脚步声让大地轰鸣,每一万人为一支方队,一万人的脚步整齐划一,每一次落足,大地就会发出雷鸣般的震动。

    青铜戈呼啸飞行的声音让伏在血雨中的楚千叶听得清清楚楚,楚千叶几乎和水下的那具屍体面对面,哪怕再冷、再恐怖也比送命好。

    一个万人队接着一个万人队,其中还夹杂着战车的轰隆声,当大地剧烈颤抖,山崖也在微微抖动。人数过万,无边无沿,十万人的队伍,就算是一刻不停,也要行走许久,当东方出现鱼肚白的时候,九御大帝的天莽大军脚步声才逐渐远去。

    楚千叶冷得颤抖不已,他静静聆听片刻,发现好像没有什麽大问题了,他盘膝坐在了血水之中,开始运功抵抗这刺骨的冰寒。

    当楚千叶努力做到万念化一念,一念不生的状态,他感受不到外界的寒冷了。全神贯注的催动真元运行周天的楚千叶发现自己的真元虽然不足正常状态的十分之一,可是真元异常的纯净,彷佛在对抗奇寒的血雨中得到了净化提纯。

    真元越纯净,修行所遇到的障碍越少。真元和念力是修道人的根本,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提纯真元需要修炼特殊的辅助道法,那需要漫长的水磨工夫。当然也可以服用淬元丹,只是淬元丹价格高昂,绝对不是楚千叶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乡村少年所能买得起。

    十年的时间,楚千叶看到了太多的同门奢侈的服用灵丹来辅助修行,他们的家族能够提供灵石来购买灵丹和辅助道法,有的同门更是浩然宗的弟子亲属,自然更占优势。楚千叶没背景也没後台,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来一点点增长实力。

    楚千叶的真元斑驳不纯,打通生死玄关的时候极为勉强,他这次冒险窥视帝墓,为的就是能够获得一些线索上报给师门,从而得到功勳点而购买提纯真元的辅助道法。

    浩然宗弟子数千,有严格的管理制度,谁想要得到更多的灵丹和道法,乃至法宝和飞剑,必须努力为师门做贡献,这样才保证了浩然宗兴旺发达,这也是穷人出身的弟子们提升实力的好机会。

    真元达到这样的纯净程度,只怕寻常的辅助道法根本没有如此神效,楚千叶最初的惶恐不安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无尽欢喜。

    当天色黎明,运行了九个周天的楚千叶醒来。他发现自己藏身的水池消失了许多,而且澄澈如水,根本无法想像昏沉的夜里掉落的是血雨。

    这个时候楚千叶壮着胆子向水下看去,他真切看到了水下躺着一个人,一个穿着银白色战甲的俊美女子。

    女子彷佛熟睡了,就是她从天上掉下来,把坚硬的石崖砸出了二十几丈的深坑,还把楚千叶吓得魂不附体。

    这个女屍清丽若仙,看上去就如同在熟睡,而不是死去了。楚千叶能够确认她死了,躺在水下一动不动,胸口也没有丝毫的起伏,天上掉下来一具美女屍体?

    楚千叶仰头看着天空,天空如同水洗过一样碧蓝,怎麽也想像不到昨天狂风暴雨,电闪雷鸣。

    楚千叶没有看到自己的眉心出现了一个若有若无的金色印记,他只想知道九御大帝的大军有没有彻底离开,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动了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