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遭鄙视了

    更新时间:2019-01-17 16:55:19本章字数:6038字

    这不是身上扎了一根刺,而是把蠍木钉插入了穴道,血液和真元运行时共同途经的一个穴道,这里异常的敏感,也因此痛楚难当。

    楚千叶冷汗淋漓,双手抱着脑袋低低呻吟着。痛,半边身子热得发烫,不要说继续练功了,就算睡觉也睡不着,闭上眼睛就会活活痛醒。

    最初修炼第二层心法的时候,楚千叶认为那种酸麻痒胀的感觉就是人间痛苦的极致,他认为痛反而可以承受,现在他後悔了,这痛苦足以令人崩溃。

    接下来的数日,楚千叶只喝了一点儿水,他被痛苦折磨得食不下咽,寝不安眠,再加上插入肩井穴的蠍木钉在汲取他的血液精华和真元,楚千叶迅速消瘦下来。

    这是地狱般的折磨,而且对於真元的增长没有丝毫的好处,现在楚千叶终於明白了,为什麽留下这部道法的前辈会说修炼《摩诃无量寂灭心经》将会付出十倍的努力。

    十天之後,楚千叶终於缓过一口气,死去活来的痛苦变得能够承受了,楚千叶体内的真元也被蠍木钉几乎吞噬乾净。

    没有别的道法可以修行,想要恢复真元,只能继续修炼《玉清冰心诀》,这是练气期的心法,不再适合真气进化为真元的筑基期。

    楚千叶再次按照《玉清冰心诀》运转真元,他惊喜地发现随着真元的运转,痛苦也随着减轻。最令他欣喜的是,真元流经肩井穴的时候,蠍木钉和他产生了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觉。

    楚千叶损耗的真元太多了,他一口气运行了二十七个周天,这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以前他最多运行九个周天,就会感到力不从心。运转的周天次数越多,对於念力的消耗越大。

    因此明知道每次修行运转的周天越多,对自己的好处也越多,楚千叶却有心无力,微薄的念力无法支撑他那样做。难道念力因为承受巨大的折磨而提升了?楚千叶颇为欣喜。

    二十七个周天结束,楚千叶没有发现自己的脸色已经恢复红润,不过真元恢复的并不多,和预想的恢复状态差了不少。

    这不应该啊,楚千叶没有继续修行,而是拿起了另一根蠍木钉,开始打入符文。十几天过去,第二根蠍木钉被打入了三个符文,可以大小随意变化了。

    楚千叶没有急於把这根蠍木钉插入穴道,而是反覆感应体内的变化,左肩井穴的那根蠍木钉随着血脉的每次流动而微微抖动,和楚千叶的心跳节奏一模一样。

    损耗的真元也全部恢复了,十几天的时间才让真元恢复到全盛时期,应该是蠍木钉吞噬了许多真元,才导致拖延了这麽久。

    楚千叶沉吟良久解开道袍,第二根蠍木钉插入了左肋下的一处穴道,剧痛袭来,楚千叶狠狠一拳砸在了地上来发泄痛苦,地面出现了一个拳印,痛得快要发疯的楚千叶并没有看到这一点。

    仅仅是肉身的力量,就能够在坚固的岩石上留下一个拳印,楚千叶的肉身已经坚固到了一定的程度,这是他自己也没有发现的奇迹。

    浩然宗的气氛变得诡谲紧张起来,掌门人铁流情将要亲自招收几个弟子,这个消息在浩然宗引起了轩然大波,掌门人的亲传弟子,这就有了日後成为少掌门的资格。

    有心人顿时开始挖门盗洞的打探各种消息,铁流情原本有三大弟子,这些弟子随他修炼上百年,为什麽掌门人会再次招收弟子?难道他对那三个弟子不满意?

    谁也不知道铁流情打的是什麽主意,更不知道铁流情打算招收谁,这些年没看到铁流情对某一个弟子表现得很关注,那麽谁将成为幸运儿?

    正气崖的传送阵没有送来午餐,而是传来了一张便签和一套全新的道袍,与三年前送来的道袍相比,这套素雅的白色道袍上打入了涤尘、清心还有乙木遁法三个法阵。

    而且道袍的胸口不仅仅绣有浩然宗的标志,在左袖子上还有五朵金色的小花,让这套道袍显得有些张扬。

    楚千叶不明所以,他平静地拿起便签,这次不是商讨的语气,而是通知楚千叶离开正气崖,到传法堂报到,并告知了打开通道的方法。

    和三年前相比,楚千叶变得沉稳许多,任何一个人承受了三年的痛苦折磨,也会变得坚强刚毅起来。

    还有四篇心法没有得到呢,楚千叶颇为遗憾。他在三日前参悟了第四篇心法,这一次需要楚千叶提纯真元,楚千叶如同修炼第一篇心法一样,轻易过关了。

    经过血雨的浸泡,楚千叶的真元异常纯净,他直接满足了这个要求,因此他迅速开始参悟第五篇心法。

    第五篇心法要求楚千叶拓宽三倍的经脉,这是足以令人崩溃的要求,也意味着楚千叶将会再次承受无尽的痛苦。

    这是一个水磨工夫,没有可能在短时间修炼成功。楚千叶换上这套白色道袍,素雅的白色道袍让气度沉稳的楚千叶变得儒雅许多。

    楚千叶留恋的看了看这个居住了三年的地方,这三年他的修为没有提升,依然是筑基期第一重,而他已经不一样了。

    楚千叶来到崖壁前,左手捏了一个法诀,右手指向了崖壁,消失的通道重新出现,楚千叶再次踏上了那条幽深的通道。

    走出了通道,来到了竹林,依然没有见到那个中年人,楚千叶稍稍停顿,然後直接走向了远方,不久之後他再次见到了那条崎岖的山路,三年前走过的那条路。

    那个神情萧索的中年人在楚千叶消失後出现,提笔记下了楚千叶离开时的表现细节。

    传法堂在哪里,楚千叶并不知晓。筑基成功的弟子,在探亲之後应该到山门处报到,那里会有人告诉他们日後的安排,而楚千叶的情况特殊,他直接来到了正气崖度过了三年的时间。

    楚千叶没有迷惑很久,他很快见到了一群穿着青色道袍的同门,这些同门激动地争论着谁将幸运成为掌门人的弟子,在他们的交谈中,楚千叶听到他们的目的地也是传法堂。

    这群弟子瞥见了楚千叶,他们迅速收回目光,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前行,不过他们交谈的声音变得轻微起来,走路也变得规规矩矩。

    白袍是一种身份的象徵,这是真传弟子的标志,这才是真正的人上人。寻常的正式弟子根本没资格巴结他们,更不敢在他们面前行差踏错。

    楚千叶不认识路,因此非常自然的跟在那群弟子的後面,他不知道这样的做法让那群弟子惊恐得无以复加。

    这个年轻的真传弟子不紧不慢的跟在後面,这是什麽意思?难道他对众人的表现不满意了?因此要跟着自己等人,然後禀告给执法堂?

    那群弟子再也不敢交谈,一个个诚惶诚恐的快步前进。楚千叶快步跟在後面,前面的人走多快,他走的就多快,不拉近距离,也不让那些弟子把他甩下。

    那群弟子汗流浃背,被一个真传弟子给盯上,没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了,眼看着来到了人声鼎沸的传法堂,一个少女欢喜地说道:“方师兄。”

    这群惶惑不安的弟子彷佛见到了主心骨,迅速向远方一个被众人簇拥的白袍青年男子冲去,楚千叶知道到了地头,他没有追上去,而是好奇地打量着传法堂。

    少女来到白袍男子面前,小声说着什麽,并用手指着人群之外张望的楚千叶,白袍男子微笑点头,然後脱离了人群向楚千叶走来。

    传法堂被上千人包围了,楚千叶打算看个究竟再说,这个时候他感觉到有人接近,楚千叶徐徐转回身,就看到白袍青年男子来到了附近,那群“带路”的青衣同门不安的跟在後面。

    楚千叶淡淡点头,他现在看出来了,自己的身份好像不一样,这里只有极少数的白袍弟子,而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楚千叶的目光在白袍男子身上扫了一圈,和楚千叶不一样,白袍男子的袖口没有任何标志。

    白袍男子微笑抱拳说道:“在下方知晓,是执法堂的弟子,家师廖长风真君,不知道这位兄弟隶属於哪一堂?师从何人。”

    楚千叶摇摇头说道:“在下楚千叶,还没有师父,这几年我是一个人修炼。”

    方知晓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白袍弟子没有师父,这种鬼话谁信啊?没有师父何来真传弟子的身份?

    方知晓摸不清楚千叶的底细,楚千叶神态自若,而且极为面生,方知晓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而且楚千叶身上没有元气的波动,看上去高深莫测,方知晓不想把事闹大,他勉强地说道:“这几位师弟师妹或许曾经冒犯过楚师弟,希望楚师弟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们。”

    楚千叶迅速反应过来,他急忙抱拳说道:“实在抱歉,我是不认识路,才跟在他们後面,没想到引起了误会。”

    那群弟子大眼瞪小眼,白袍弟子不认识路,那个少女来到方知晓身边,低声说道:“方师兄,他不会是冒牌货吧?你看他鬼鬼祟祟的不像是好人。再说哪有白袍弟子不认识路的,这种话谁信?”

    方知晓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正色看着楚千叶说道:“楚师弟说笑了,哪怕刚入山门的弟子,也不至於迷路,想必一定是不愿意原谅这几个师弟师妹了。”

    楚千叶客气地说道:“如果引起误解,我愿意道歉,我三年前刚刚筑基,然後经历了一些事情,因此对师门之中的情况不了解。”

    他们的交谈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方知晓越发觉得有问题,三年前筑基?三年前才筑基的家伙有什麽资格成为真传弟子?

    忽然一个青袍男子指着楚千叶说道:“你是楚蔫。”

    楚千叶的名字很少有人知道,但是楚蔫这个绰号多少有人知道一些,那个少女也恍然大悟,她惊奇的指着楚千叶说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一直居住在山脚下的家伙,我成为正式弟子的时候,你还仅仅是练气期五重。”

    楚千叶在外门的时候,异常的低调内敛,他知道自己没背景,家里还穷,自身的资质也不够好,他很知趣的远离同伴,一个人在山脚下的僻静地方默默修行。

    太多的同伴不认识他,只是有人闲聊的时候说起这个向来沉默寡言的家伙,有好事的家伙给楚千叶起了一个外号叫做楚蔫。

    本来就没有多少人关注过楚千叶,而且楚千叶现在穿着招摇的白袍,一直没有人敢认真看楚千叶。再加上这几年的修炼,让楚千叶几乎脱胎换骨,他的气度和容貌发生了不小的改变,因此直到楚千叶说出自己的名字,才有人想起来,这就是那个楚蔫。

    听到这就是楚蔫,还变成了白袍的真传弟子,更多的人围上来。

    方知晓意味深长的看着楚千叶说道:“楚师弟,你这个真传弟子身份是从何而来?”

    楚千叶无辜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今天有人给了我这一套白色道袍,我就穿上了。”

    哄笑声响起来,方知晓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没有师承,你就不是真传弟子,你可知道冒充真传弟子的罪名有多大?”

    楚千叶还真不知道,他两眼一抹黑,如果早知道这套白袍将会引来麻烦,他根本不会穿上。

    方知晓向前逼了一步说道:“按照执法堂第三条,第七款,冒充真传弟子,将要被废去修为,然後根据罪行轻重来判处刑罚。楚千叶,你和我走一趟。”

    那个少女气鼓鼓地说道:“方师兄,狠狠惩罚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他一路跟踪,害得我们以为自己犯了大错,太缺德了。”

    楚千叶盯着方知晓说道:“我不知道白袍代表什麽,我说过了,不知道是谁给的我这套白袍,就算是我穿错了衣服,也不至於被废去修为。”

    方知晓闹了一个大乌龙,想起方才自己对楚千叶的客气与尊重,现在越发的恼火。

    方知晓沉下脸呵斥道:“你自己说过,对师门的情况一无所知,这足以证明你这几年根本不在师门之中,说,你是不是勾结了邪魔外道,企图打探我浩然宗的消息?”

    方知晓的手向楚千叶肩膀抓去,楚千叶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右肩井穴的蠍木钉自动窜出来。

    方知晓认为自己抓住了足够的证据,这个刚刚筑基三年的小子绝对不敢反抗,更没有能力反抗,他瞥见黑影一闪,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细如牛毛的蠍木钉贯穿了方知晓的掌心,留下了筷子粗细的伤口,蠍木钉倏然回到了楚千叶的肩井穴,彷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方知晓触电般的缩回手,掌心没有流出多少鲜血,但是方知晓知道自己的血液流失了许多,方知晓厉声说道:“执法堂弟子,抓住这个奸细。”

    楚千叶厉声说道:“我在三年前进入正气崖,外堂长老罗长亭可以作证,方知晓,你凭什麽诬陷我是奸细。”

    正气崖?

    准备抓奸细抢功劳的众人停下来,不过依然有几个没有听过正气崖的鲁莽弟子冲过来。

    方知晓用一颗灵丹塞在了掌心的伤口上,怨毒地说道:“你修炼的分明就是邪门道法,浩然宗没有这样歹毒的手段。”

    楚千叶正准备开口,人群退开,一个雄壮的白袍男子强行分开人群,出现在了楚千叶面前,他目光扫过楚千叶左袖的五朵金花说道:“第五通道?”

    楚千叶的目光也落在了雄壮男子的左袖,他看到那里绣着两朵金花。楚千叶立刻明白过来,这个男子同样出身正气崖,不过他是从左侧第二条通道进去。

    左尊右卑,两朵金花,就代表着左侧第二条通道,而楚千叶进入了中央的第五条通道,因此他的袖子上有五朵金花。

    这是自家人,楚千叶双手抱拳说道:“第五通道。”

    雄壮男子伸手揽着楚千叶的肩膀向外走去说道:“那条通道没人选。”

    楚千叶体内的十二根蠍木钉安静下来,这个雄壮男子没有恶意,因此雄壮男子揽着出千叶的肩膀,也没有遭到攻击。

    楚千叶松口气说道:“各有各的缘法,我感觉第五通道还不错。”

    雄壮男子鄙夷地说道:“那你修行的速度一定很快。”

    楚千叶大惊,雄壮男子傲气十足地说道:“越靠近左侧的通道难度越大,以前肯定没有人指点过你,你亏大了。”

    楚千叶心虚地说道:“三年的时间,我修炼到了第五重。”

    雄壮男子放声大笑,果然被自己说中了,三年修炼到了第五重,这绝对是垃圾道法,否则哪有可能修炼得这麽快。

    雄壮男子出面,周围的人死一般的寂静,再也没有人敢开口,更没有人敢阻拦楚千叶离去。

    竟然真的出身正气崖,这个楚蔫怎麽会拥有如此好运?这也太不公平了,难道老天爷瞎眼了?

    雄壮男子揽着楚千叶走进传法堂,把守传法堂的弟子视而不见,显然雄壮男子在这里极有地位。

    楚千叶小声问道:“师兄,难道你就是传法堂的弟子?”

    雄壮男子用力拍了拍楚千叶的肩膀说道:“我叫冷飙,既然你出身正气崖,今後就是兄弟,找时间我给你多介绍几个哥们。”

    冷飙觉得说出自己的名字,楚千叶就应该如雷贯耳,旋即见到楚千叶无动於衷共,冷飙立刻想到这个家伙毫无见识。

    冷飙松开楚千叶的肩膀说道:“我的祖师爷就是传法堂的堂主,因此我也算是传法堂的成员。”

    也算是执法堂的成员,而且冷飙的语气显然没有把传法堂放在眼里,楚千叶羡慕的嘴里发苦,有一个好师父就是不一样,说话也底气十足,选择道路的时候也有明人指点,自己好像亏大了。

    冷飙传音说道:“你也别後悔,既然是兄弟,就不能让你吃亏,传法堂的秘笈你想要的话,没问题,我肯定给你一个优惠价。”

    学习秘笈还要花钱?楚千叶更加自卑,他手头只有四十几块灵石,还是这些年辛苦攒下来的,至於门派的功勳点更是一点也没有。

    楚千叶忽然精神一震说道:“对了,冷师兄,今天传送阵传来了一封信,告诉我到传法堂报到,难道我也有机会加入传法堂?”

    冷飙用鄙夷的的眼神看着楚千叶,在楚千叶心头发毛的时候,冷飙用力一巴掌砸向楚千叶的肩膀,这一巴掌绝对带有恶意,楚千叶体内的十二根蠍木钉同时窜出来。

    十二道黑光轰在了冷飙的掌心上,冷飙怪笑一声,他在正气崖学到了极为强悍的金身秘法,寻常的飞剑根本无法伤害他。

    冷飙的拳头笔直落下,十二根蠍木钉汇聚在一起刺在了他的掌心,冷飙神色骤变,掌心刚刚和蠍木钉接触,他就迅速抽身後退,就算如此,冷飙的掌心也出现了几个血点。

    冷飙惊诧地看着楚千叶,楚千叶茫然地问道:“你这是发什麽疯?”

    冷飙气呼呼地说道:“传法堂留不下你这尊大神,掌门人要收你做亲传弟子。你这混帐东西,竟然破了我的不灭金身,太可气了。”

    板上钉钉的掌门人亲传弟子,楚千叶却自甘堕落的以为自己有机会加入传法堂,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讽刺。

    冷飙极度愤懑,因此他决定狠狠砸上一巴掌,打得楚千叶痛不欲生,让这个稀里糊涂走好运的臭小子长个教训,结果自己的金身竟然挡不住楚千叶的诡异攻击。

    楚千叶呆若木鸡,掌门人的亲传弟子?自己?从天而降的狂喜让楚千叶脑海一片空白,惊喜总是来得太突然,让人一点儿心理防备也没有。

    冷飙狰狞地说道:“你这混蛋,让我嫉妒得伤心也就罢了,竟然还敢伤了我的身。说吧,打算在哪家酒馆请我们喝一顿,不让我们心满意足,哼哼……正气崖的兄弟们可不是吃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