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古仙人遗址

    更新时间:2019-01-17 17:01:44本章字数:5419字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洞穴,巨大到相比较之下丁诺的身子几乎只有蝼蚁那样的大小。这里没有想象中的亭台楼阁和金碧辉煌,唯有一个倒圆锥状的巨大石笋从洞穴的顶端斜插入洞穴的地面,这石笋似乎并不是这洞穴中的原物,而是从洞穴的顶端破石而入,石笋的根部和洞穴顶端交接处还有犬牙交错的裂缝,地面上更是铺满了大小不一的碎石堆。且这石笋的颜色也极深,近乎墨黑。

    这洞中唯一的人造物是在巨大的石笋尖部和地面的交接处,那里有一个类似土窑一样的建筑,却也是用黄土制成,丝毫不起眼。土窑的窗口中闪动着火光,似乎仍有火焰在燃烧着。丁诺站起身来向那土窑走去。近看土窑要比自己想象的大一些,应该有十公尺左右,出口在石笋那边,丁诺要绕一圈才能看到土窑内的情况。丁诺顺着土窑的墙壁向石笋那边绕去,还没等到那土窑的门口,忽然接连几声清澈悦耳的长鸣声响起,丁诺顿时感到眼前一片强光掠过,一股森然之气令自己的鸡皮疙瘩起了全身。丁诺连忙向后跳去,不过那道强光和森然之气始终跟着丁诺不肯松懈,丁诺情知躲不过去,便停了下来。强光逐渐敛去,丁诺却被眼前的情况搞得懵懂了起来。

    四柄颜色和形状各异的长剑围绕着自己的身体,如灵蛇一般凌空飞舞着,森然之气原来是剑气呀!每柄长剑发出嗡嗡的啸叫声似乎颇具灵性。其中一柄是蓝色的长剑,剑身如海色般沉凝,长有一公尺半,飞动之间似有水声涔涔,剑刃更是如同万载寒冰一样冰冷慑人;一柄淡青色窄剑,剑身修长,如同清溪一样灵动活泼,剑柄镂空细腻的花纹堪称为精致;另一柄火红色阔剑,宽度有四指合并宽,长达两公尺,剑身笼罩在滚滚的火光热浪下,整柄剑焕发发着狂野气息;最后一柄是松纹剑,剑柄剑身中规中矩,剑身上的松纹浑然天成,自成一格。

    「来者何人?」一声清脆的女声响起道,听声辨人似乎已年届豆蔻年华。

    丁诺正神往地看着四柄神妙的长剑,闻言立即四处张望,但这洞穴中除了自己外绝无半个人影。

    「谁在说话?」 丁诺不由得问道。

    「睁开你的番石榴眼!祖奶奶就在你面前哪!」那女声再一次娇喝,声音却正在丁诺的面前。丁诺用力地绕了绕自己的发稍,苦笑看着漂浮在自己面前的那柄淡青色修长的窄剑道:「是你在跟我说话吗?」

    「废言!还能有谁咧?」这青色长剑似乎颇有盛气凌人的姿态。

    「说!你怎么进入这里的?外面的禁制不管用了吗?」青色长剑如同连珠炮似地问道。

    那柄火红色的阔剑挤到青色长剑的旁边,竟然也发出了粗狂的声音道:「不要问了,这家伙肯定没安什么好心眼,我还没鸩过血,让我了结他吧。」说着,那火红的阔剑的剑气如同燃烧一般吞吐不定,似乎就要向丁诺扑过去。

    「滚开!死融天,你快烤死我了!」那青色窄剑猛然向旁边一闪,娇喝道。那火红色阔剑似乎有些惧怕青色窄剑,剑锋倒转往旁飞去。

    丁诺好笑地看着面前两柄长剑自说自话,颇有些不知所措。这时那蓝色长剑射到丁诺的面前笑道:「月曦,融天那家伙尽是胡言,我倒觉得这娃儿看上去眉清目秀的,说不定是误入此地呢!」这蓝色长剑语调如同一介少年,但却叫丁诺为娃而,且叫得顺口至极。

    「误入此地?」那柄青色窄剑的剑柄猛然磕在蓝色长剑的剑柄上,蓝色长剑哎呦一声落向旁边。

    「你觉得这里可以误闯吗?」青色窄剑气呼呼地道。那边的红色长剑已经和蓝色长剑争执了起来,两剑之间互相斗殴得不亦乐乎。

    松纹剑四平八稳地出现在丁诺的面前道:「年轻人,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又有什么目的呢?」这松纹剑话得倒是老成持重,总算把话机重新放在丁诺的身上。其余的三剑也停止了嘻闹,齐齐地并列于丁诺面前。丁诺看着四把锋利的长剑指着自己,心里竟忍不住有种想笑的冲动。

    强忍着笑意,丁诺便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地讲给了面前的四柄长剑。于是,在广阔的洞穴中,丁诺滔滔不绝地跟四柄长剑说话,如果被别人看到这个情景必定会莫名其妙。

    丁诺将前因后果讲了个清清楚楚,甚至延伸到最近十年世界上所发生的巨大变化。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这四柄长剑的时候丁诺感到完全没有半点防范,许多年都没有这种聊天的欲望了,今天话挟子一开便有收不住的感觉。

    「刑区?还有这样好玩的东西?」青色长剑在听完丁诺的描述后兴奋道。

    「长白派又是什么派系,似乎没听说过呀。」蓝色长剑喃喃自语道。

    「我……我想出去!」红色长剑的一声大叫却让四柄长剑全都安静了下来。随即,每柄长剑都热烈地响应起红色长剑的建议来,就连老成持重的松纹长剑也不例外。在交谈之中,丁诺也知道了这四柄长剑的名字。蓝色长剑叫沧澜,红色长剑叫融天,淡青色的窄剑叫月曦,松纹剑有个颇为人性化的名字-宋文。

    从宋文剑的口中,丁诺知道这里本来是远古一位名叫朔成子的修真的炼器场所,朔成子功力十分深厚,当时已经到了渡劫期,于是便到天池的底端找到了这样一个洞穴并加了禁制,期盼能渡过天劫。第一次天劫的时候朔成子依靠自己强大的修为躲过了,而当时的天劫之一,就是这个巨大的从天而降的石笋。

    朔成子是一个炼器大家,在当时的修真界是当之无愧的炼器第一高手。从他手中铸锻过为数不少的灵器级别的法器,当时的法器谱上前十名几乎都是由朔成子所铸。当他发现这个石笋竟然蕴含着成色绝好的陨铁时顿时喜出望外,自此之后便在这洞穴之中用石笋中的陨铁铸造了数柄宝剑,这四柄宝剑便是其中最成功的四把。

    绝顶的法器都有自己的灵魂,宝剑也是如此。由于宝剑灵气甚难成形,朔成子也单让这四柄长剑拥有自己的剑灵。而在剑铸成之后不久,朔成子便招致来自己的第二次天劫,正是在这次天劫中,朔成子成功渡劫羽化成仙了,徒留下四柄拥有自主意识的长剑,一直守护在洞穴之中,他们从拥有意识以来,数千年便从未出洞穴一步,所以当融天剑提议出关之后,便赢得了其余三剑的大力支持。

    四柄长剑一阵商量之后最后全部调转剑锋至丁诺道:「年轻人,请你带我们出去见见世面如何?」四柄长剑的锋芒闪闪,怎么看都有些要挟的意味。

    丁诺微笑道:「带你们出去倒没问题,不过你们自己又为什么出不去呢?」宋文剑笑道:「还不是沧澜和融天的属性问题,沧澜可以过水禁制可过不了岩浆禁制,而融天过得了岩浆禁制却过不了水禁制,所以我们只好留下来一起做个伴咩,反正又不知道外面长什么样的,一过也就这么些年了。」

    丁诺道:「难道我就能带你们出去了吗?不是还有属性相克的问题吗?」宋文剑道:「这我们自有办法,主人仙逝的时候曾经留下储物手镯,你只要带着储物手镯出去就好了。」松纹剑看丁诺的脸上有不解之色,便解释道:「储物手镯是由特殊晶石所造,再有主人的密法在其中制造出一个次元空间,任何东西都可以放进去。主人仙逝后,储物手镯中应该还有些好东西没带走吧。」

    丁诺了然地点了点头,他想起了刚才鹊鸣子收起白色石屋的事情,想必那鹊鸣子手腕上的玉镯便是储物手镯了吧。宋文剑说罢,便和其他三剑引着丁诺向土窑中走去,丁诺这才看清土窑中的情况。

    在土窑中竟然还陈列着不下二十把各色长剑,把把都寒光闪闪,锋利无比。宋文剑介绍道:「这些长剑有的是主人在第一次渡劫之前所炼的宝剑,也有几把和我们同等材质但是没有赋予灵气的陨铁剑。你也一并收走吧,免得落在这里被埋没了。」

    说着,宋文剑将丁诺引到一个角落,在那里正摆着一只黑色的手镯,这手镯非金非玉,看上去材质非常轻薄。「这就是储物手镯了,主人亲自炼制的储物手镯,小可容纳芥子,大可广纳百川,你就是放进一座山川也没什么问题。」旁边的沧澜剑插口道,语气掩不住自豪。丁诺走上前去将储物手镯拾了起来,带到手臂上之后那手镯竟然瞬间消失,而手腕处却多了一圈黑色复杂曲线所组成的纹身一样的图案。这手镯竟然可以变成纹身吗?

    丁诺越看那图腾越是喜欢。

    宋文剑给丁诺讲解了储物手镯的使用方法,只一个简单的法印就可以打开和关闭储物手镯。丁诺很快便掌握,随后便将土窑内所有的长剑全部搜罗到储物手镯之中。「好啦!好啦!我们该走了,外面的世界在等着我们哪!哈哈哈!」融天剑性子火爆,首先忍不住嚷嚷道。

    「笨蛋融天,难道你想把老五自己扔下来吗?」月曦剑娇嗔道。融天剑似乎自知理亏,便不再多说。丁诺却感到十分疑惑,从哪边又冒出来什么老五了?月曦剑与其他三剑招呼丁诺后,飞向石笋中部。丁诺看着四只飞剑飞向空中,便也只好顺着石笋爬了上去。爬了半天才算爬到巨大石笋的中央,这里石笋已经非常粗大了,直径恐怕有二十公尺以上。正中央出现了一个凹槽,从中散发出灼热的浪潮,一股紫红色的火焰不止地在其中燃烧着。

    「这就是我们的老五了。」月曦剑停在那个凹槽的上方道。

    丁诺爬了上去,强忍着紫色火焰超强的热度向凹槽中看去,却看到火焰中一把通体漆黑的长剑默默地躺在那里。这长剑似乎刚成剑形,连剑鞘都没有,剑柄和剑身浑然天成,剑长一公尺半,整柄剑给人古朴拙趣之感。

    「这是主人最后希望能铸好的一把剑,在第二次天劫来临前,主人发现了石笋中央存有的这块陨铁之晶。他当时大为惊喜,希望能在天劫来临前,完成他在修真界中最好的法器。不过可惜的是,第二次天劫并没给他太多时间,最后的时刻来临前,主人只好忍痛割爱飞升仙界。可惜这最强之剑终就没有铸成,连剑灵都没有。」

    「不过经过了数千年的紫焰火灼烧,它的剑身已成,它总算成就主人毕生的心血,我们还是不要把扔下它吧,一旦日后机缘巧合,能赋予它剑灵的话,也不枉主人铸它一回。」宋文剑长叹道。

    「它出世比我们晚,虽然它没剑灵,我们也就把它当作老五了。」月曦剑道。

    丁诺好奇心起,问道:「那你们之间的顺序是怎么排的?」月曦剑笑道:「自然宋文老大,我是二姐,至于沧澜和融天嘛……。」沧澜剑和融天剑剑尖向着月曦剑,似乎听候审判一样。

    「他们俩并列第三啦。」月曦剑银铃乍响笑道。

    「不!他老四,我老三!」近乎相同的话同时从沧澜剑和融天剑中喊了出来,似乎都是不服彼此。

    「别废话了,沧澜,你来降低紫焰火的温度。融天,你来从紫焰火中,将老五解离出来,切记小心!」宋文剑沉声道。沧澜剑和融天剑这才停止争吵,凑到凹槽的地方。沧澜剑的剑身中迅速并射出冰冷寒光,那紫色的火焰碰触到沧澜剑的寒气顿时锐减。融天剑紧跟着射入凹槽之中,只听其中一阵劈啪声后,融天剑随即顶着那柄黑色长剑飞了出来。

    「快!宝剑出炉要认主,喂它鲜血!」宋文剑在丁诺的身边大声的催促道。丁诺一愣,但宋文剑说得急切,丁诺也就没细想就在自己手臂上一抓,顿时裂出一道血口,鲜血流淌。融天剑也非常配合地将黑色长剑递到了丁诺的手中。长剑甫一入手丁诺便险些将其扔了出去,剑柄上仍是高温,几乎瞬间就将丁诺的手掌灼伤。丁诺强忍着痛,将手臂上的鲜血向黑色长剑的剑身上滴去,鲜红的血液在低落到黑色长剑上之后猛然发出一片暗红色的血光,随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黑色长剑似乎也完全没有变化的停在丁诺的手中。宋文剑松了口气,道:「老五已经认主了,希望以后它能拥有自己的剑灵,从而踏入高等法器的行列吧。」

    丁诺已经逐渐适应了黑色长剑的温度,抓着剑柄前后一阵细看,只觉得看上去实在普通,就算和土窑中的那些长剑相比也差上一截。

    「对了,你还没给老五起名字呢,你想叫他什么?」月曦剑似乎非常兴奋地飞到丁诺眼前,急切问道。

    丁诺沉吟了片刻,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名字。

    「就叫它-天蓝剑吧!」丁诺举起黑色长剑道。

    「楚天蓝,我的兄弟,就让这把长剑代替你陪伴在我的身边吧。」这句话是在丁诺的心里说的,那四柄长剑当然不会知道天蓝这个词的含意。

    「天蓝?老五明明是黑色的,不贴切!不贴切!」月曦剑嚷嚷道。丁诺也不搭理她,将天蓝剑收到了储物手镯中。随后道:「说吧,我们怎么出去?」宋文剑道:「你先把我们放到储物手镯里面,把沧澜留在外面,他会帮你渡过水幕那道禁制。」说着,宋文剑第一个向丁诺手腕上的储物手镯飞去,也不用丁诺使用什么法印,宋文剑直接消失在丁诺的面前。

    随后融天剑也消失不见,到月曦剑的时候,她狠狠的道:「先跟你说明白,我们出去可不是被人耍着玩儿的,别把我们当礼物送给那什么劳什子长白派。否则……哼哼。」威胁了丁诺一下之后,月曦剑同样进入了储物手镯。

    沧澜剑在前,丁诺在后向刚才进来的那道水幕走去,丁诺到现在还心有余悸,便对沧澜剑道:「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我的体力刚才已经全耗尽了。」

    沧澜剑傲然笑道:「有我在还怕什么?你有走路的力气就足够了。」说罢,沧澜剑一头栽进了水幕之中。令人惊异的是,以沧澜剑为中心在水幕中豁然出现一条坦途,一条足可以让丁诺通过的通道直挺挺的出现在丁诺的眼前。丁诺顿时喜出望外,绝没想到沧澜剑竟然如此神妙万千,一人一剑便快速向前而去,不一会儿功夫便来到那个有诸犍镇守的洞口。

    一片红光从储物手镯中射了出来,融天剑兴奋的嚷嚷道:「他奶奶的,就我自葛没来过这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诸犍吧,真他妈难看!」融天剑在洞口诸犍的石雕附近来回逡巡着。忽然融天剑注意到头顶无边的岩浆,顿时更加高兴,剑锋一转便刺入了岩浆,丁诺看得都心惊肉跳,而融天剑却如同蛟龙一样在岩浆中自如翻滚,通体发出愈发明亮的红光。

    「这里他拿手,我撤退。」沧澜剑慵懒地说了一声便进入储物手镯。

    宋文剑忽然出现,道:「最好还是不要用融天了,以免被外面的人发现我们的存在。丁诺你挑一把剑出来,让融天送出岩浆禁制,外面的人应该会接应你出去吧?」丁诺欣然点头同意,说实话,他还真不想把宋文剑众仙器交予长白派呢。随即丁诺便从储物手镯中抓出了一柄光华夺目的长剑递给了回到面前的融天剑。

    「嗯,这是主人在第一次天劫之前的作品,就算还你那个长白派的人情吧。」宋文剑善解人意地道。融天剑随后散发出一阵红光将那长剑牢牢地缚在身上猛然向岩浆中飞去。看着融天剑消失在岩浆之中,丁诺心中暗笑,在天池下的鹊鸣子他们看到宝剑出洞必定会惊喜得跳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