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刑区武斗场

    更新时间:2019-01-17 17:01:45本章字数:6850字

    当夜的夜空清澈,皎洁如玉盘的圆月高悬在空中,点点星辰布满天空,闪动着银辉。

    第九刑区百里内渺无人烟,丁诺一马当先,飞快的向刑区十字架扑去,在他身后的陈素等人则神态轻松的跟着。

    前方就是第九刑区的隔离带了,那些破烂的铁丝网已经多处破损,但足以证明再向前走便是第九刑区的地界。

    丁诺在隔离带前停了下来,指着前方一座堡垒似的建筑道:「前面就是南堡了,在第九刑区的南方和北方分别设有南堡和北堡,东西方向则是十字架的东西两臂了。东西两臂由刑区的左司刑和右司刑镇守,要想进入刑区还是从南堡或北堡进入比较安全。」

    陈素点了点头,一行二十几人便悄无声息的如水银泻地般向南堡扑去。

    陈素忽然追到丁诺身边,沉声问道:「前些日子我铁壁峰门下弟子刘浪是否就是在这里被刑区捉住的?」

    见丁诺点头,陈素冷哼道:「长白派弟子岂是那么容易就受欺负,我们就直冲进去,见一个就宰掉一个!」说罢竟领先向南堡射去。

    丁诺不由得苦笑,这陈素倒是护犊,但未免不是时候,本来是想调查人口失踪的案件,想不到现在看来倒像是要直接和刑区宣战了。

    不过长白派众人都以陈素马首是瞻,见陈素扑向南堡便一窝蜂的跟了去。陈崇似乎也对陈素这次的作法大为激赏,上次他在南堡中身负重伤,这次一定要血债血偿。

    在上次发生激战的狭长甬道中,以陈素为首的众人如白色的利剑向南堡中心狠刺。沿途碰到数个兽人,全都被修真者刃不见血的收拾掉,转眼间已经向南堡腹地突入了数百米之远。

    大量的兽人从南堡内部涌来,清一色的黑色身影,身材健硕、面貌凶狠。居中一个魁梧高大的家伙猛地窜出来大吼:「何人胆敢硬闯刑区,嫌命太长了吗?」轰隆隆的吼声在甬道中传出老远,威势惊人。

    陈崇等来过南堡的修真者脸上都是一冷,原来那人正是南堡副堡主常霸。

    显然常霸在吼了一阵后也发现来人衣着看上去很是眼熟,随后便在人群中发现了清秀绝伦的白小瑶。常霸顿时火冒三丈,在月前的那场战斗中,由于白小瑶使用刺血咒,害得常霸险些当场丢了性命,如果不是地司刑的灵药有效,恐怕他现在还要躺在病床上。

    眼看着仇人竟敢摸了回来,常霸也不知道是该兴奋还是该愤怒,随后竟气得大笑起来,「原来又是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修真者,来来!那边的小姑娘,让爷爷我好好疼疼妳,妈的上次打得爷爷好爽啊!」

    常霸低劣不堪的话令白小瑶柳眉倒竖,她从背后抽出黄聪剑便要冲上去,谁知就在这时,一道灰白色身影狂风般卷了过去,目标正是大放厥词的常霸。那人速度极快,头顶银芒闪动,赫然正是丁诺。

    白小瑶握住黄聪剑的玉手慢慢撤了回来,澄澈的俏目中彩光闪动,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常霸连忙兽化,但身子还没膨胀到最庞大的程度便被丁诺一爪抓在胸膛上。常霸顿时一声惨哼,胸口处喷溅出大量的鲜血,一块淋漓血肉被丁诺硬生生的抓了下来。

    「注意你的狗嘴!」丁诺的语气如同冰冷的寒风,随手将手中的血肉扔到地上。

    常霸这才注意到丁诺的存在,顿时狂躁的大吼:「妈的,原来是你这个小混蛋!你还有胆回来?我拼了让地司刑治我的罪今天也要毙了你!」说着,他根本不管胸膛碗大的伤痕,如同疯了似的向丁诺扑去。

    常霸的举动顿时拉启了混战的开端,身后的兽人纷纷发出凄厉的嚎叫而兽化,一时间甬道内裂帛声不绝于耳,个个模样如同魔鬼的兽人蜂拥而上,一股子膻腥之气扑鼻而来。

    陈素拿出古仙人遗迹中得来的宝剑,冷喝道:「都是一些野兽,统统不可放过!」

    陈素身后亦是宝光四射,四峰弟子纷纷将宝剑拔出,如同箭矢一样扑向了兽人。

    这次长白派精锐尽出,来刑区的都是当代弟子中出类拔萃的,根本不用陈素等师长辈的动手,便足以抵抗面前的兽人了。

    南堡内战况进入白热化,长白派年轻修真者们如同蛟龙般在兽人中穿梭自如,战圈中不时传出惨烈的呼号声,每一声便代表一名兽人散失了战斗能力。鲜血染遍了整条甬道,就连墙壁都染满了兽人的血液。

    丁诺和常霸的战况最为激烈,常霸虽然受伤,但那碗大的伤口在他巨大的身体上却显得微不足道。

    兽化后的常霸力大无穷,面对丁诺的攻击简直不理不睬,只顾用粗壮的手臂试图抓住他。丁诺仗着身子灵活,不断在常霸身上制造新的伤痕,片刻后常霸便已满身鲜血。

    甬道另一端传来愤怒的嚎叫声,随即一道青影迅捷奔了过来。来人是一个年轻俊逸的少年,看上去轻袍缓带、异常潇洒,正是南堡的堡主宇文枫,在他背后蜂拥而至的是为数不少的南堡队长级兽人。

    被人大规模入侵的情况近期接连发生了两次,这教宇文枫着实气得不轻,厉吼了声后随即兽化。

    宇文枫俊逸的脸部瞬间变得狰狞,吻部变长,浑身长出了淡青色的体毛。在他的带领下,那些队长级兽人亦纷纷兽化,随即风驰电掣的向战场冲来。

    白寒石冷冷的看着宇文枫冲向战场,随即对陈素拱手请命道:「大师兄,这人应该就是南堡堡主,上次我和他曾有一面之缘,请准许我迎战!」

    陈素点了点头。这南堡堡主威势要比其他兽人强上许多,除了他们四人外,弟子们恐怕无人能敌,现下白寒石的请战正合陈素的心意。

    白寒石转身面向战场,高举着手中的金色长剑,同样是由古仙人遗迹中获得的宝剑发出一阵锐利的鸣叫,随即如同飞鸟凌空向宇文枫刺去。

    宇文枫正企图向长白派一名年轻弟子扑去,但忽然感觉浑身汗毛竖立,一股逼人的灼热气浪从身旁传来,连忙向旁边一闪,随即一道金光如同闪电般从他面前一闪而过。宇文枫大惊失色,回过头去就看到如同宝剑出鞘般锋芒毕露的白寒石。

    「又是你!」宇文枫恶狠狠地道,立刻认出这人正是上次从他手中救出丁诺的修真者。

    随即宇文枫脑海中念头一闪,向左右一看,这才看到那边和常霸战得不可开交的丁诺。他心中顿时大喜,一个月来遍寻不到丁诺的影子,谁料到今天他竟然自投罗网,自己送上门来了。

    宇文枫一声厉吼便要向丁诺扑去,谁知那道金色剑光又带着强烈的热浪向他袭来。

    白寒石猛地落到宇文枫身前沉声道:「别搞错了,你的对手是我!」

    宇文枫心头一凛,面前这个看似普通的中年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竟让他深感忌惮。

    两人静静的站在激烈的战场中,但围绕在他们之间的危险气息却如同紧绷的琴弦一样,随时都可能绷断。

    陈素横着剑冷眼旁观,他没想到南堡中竟然有这么多战斗力超强的兽人,虽然长白派的修真者仍能保持上风,但是源源不断赶来的兽人已经让他感到有些不安了。

    「尽快解决这里,我们要到刑区十字架那里去!」陈素似乎现在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大声命令道。

    长白派弟子闻言当下全都放开了手脚,战场中顿时如同刮起了狂风暴雨,各种令兽人们无法置信的攻击方式都被施展了出来。

    陈素、候长天和韩春平三人也如同下山猛虎一样扑入了战局,三人都是长白派中的绝顶高手,甫一入场便让局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和丁诺激战的常霸浑身浴血,步伐逐渐有些踉跄,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

    就在此时一道光芒万丈的银光从常霸身子的中央划过,随即一片血雾弥漫了天空,常霸肥硕的身子竟然被那银光拦腰而断,胸腹内的内脏淅淅沥沥的流淌出来,而他甚至到死都没机会发出一声惨叫。

    丁诺猝不及防的被溅了一身鲜血,随后就看到陈素从身后大步走了上来,「小兄弟,现在分秒必争,先带我们去刑区十字架吧。」

    那边的候长天和韩春平也冲了过来,在他们身后全是兽人残缺不全的躯体,三人就如同凶神恶煞似的。

    丁诺再看向两旁,只见长白派修真者已经完全占据上风,被击溃的兽人四散奔逃,有的甚至将同伴甩向敌人,以获得一点宝贵的逃跑时间。

    正和白寒石战斗的宇文枫本身已经落居下风,此刻看到部下们死的死、散的散,当下也无心恋战,拼命挣脱了白寒石的纠缠后向远处遁去。

    丁诺明白此刻确实是分秒必争,南堡的情况现在刑区十字架那边必定已经得到了消息,如果还留在这里,恐怕会被刑区内的大量兽人包围。如果全是这种层次的兽人也就罢了,一旦招惹出刑区内真正恐怖的家伙,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丁诺轻车熟路的在前面带路,众人跟随在后,势如破竹的冲出了南堡。

    刑区庞大到无法想象的巨大象征顿时展现在大家面前,在漆黑的夜空下,刑区十字架如同神迹耸立在那里,几乎看不到顶端的十字架上臂直耸入云。

    真难想象世界上还存在着如此庞大威武的建筑,更可怕的是,这样的建筑当年竟然还是从天而降的。

    除了丁诺外,众人都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刑区十字架,一时间所有人都唏嘘不止,面对刑区十字架想必无论谁都会发出惊叹吧。

    丁诺长吁一口气继续向前奔去,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纷纷跟在他身后。

    所谓望山跑死马,虽然看上去巨大的刑区十字架似乎就在眼前,但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路程并不短。由于并不是所有修真者都能够驭剑飞行,所以陈素等人都是步行,尽管如此,众人的速度已经快若奔马,片刻后便来到了刑区十字架下。

    站在刑区十字架下更是令人咋舌,只是十字架的左右臂高度就已经令人叹为观止,更别提高耸的十字架上臂了。在十字架的中央有一座当年被十字架硬生生在地上凿出来的小湖,此时夜风扫过,一阵波光荡漾,圆月的倒影被波纹粉碎,从而形成一片亮闪闪的银辉。

    「刑区十字架的下臂是刑区试验区,失踪的人口应该是在下面。」丁诺指着湖底道。

    陈素连忙追问如何进入,丁诺指着十字架左臂上的一处大铁门道:「以往都是从那边出入,十字架左臂的左司刑专司刑区纪律行刑罚,所以出入都受到严格控制。」

    陈素点点头,当即率先向那铁门冲去。

    看着长白修真者们飞扑向刑区十字架,丁诺抬头看了看天空。夜空中,圆如玉盘的月亮已经逐渐升到最高处,他忽然感到从心底传来一丝冰冷的悸动,就像一道寒流从深潭底涌出,身上的毛细管都瞬间冷了下。

    始终跟在丁诺身边的奇肯忽然注意到丁诺脸色一白,连忙问他怎么了,丁诺微笑着摇头,身子紧跟着修真者们纵去。

    奇肯眉头轻皱,他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丁诺似乎和往日不太一样,但是一仔细观察却又没发现什么异常。

    十字架左臂的大铁门竟是虚掩着的,玉柱峰峰主候长天亲自上前轻轻一推,大门应声而开。众多修真者严阵以待,却发现大铁门内连鬼影都没有一个,其中黑黝黝的没有灯光,整个刑区十字架就真如同上古遗迹一样,冰冷得毫无生气。

    陈素奇怪的看了看丁诺,丁诺也感到有些不对劲,往日这里都是戒备森严的,绝不允许刑区内的兽人随意走动,但也不至于半个人影都没有啊!事情至此,他心中那股不祥的感觉益发沉重,小心的提醒陈素不可妄动。

    但陈素怎么肯听丁诺的话,既然到了这里,就绝对没有后退的道理。他招呼了声,长白派众弟子便从那大铁门鱼贯进入刑区十字架内。

    丁诺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但已经没办法阻止陈素。

    当铁壁峰弟子们和丁诺擦身而过时,白小瑶的身子缓了缓,轻声对他道:「一切小心,保重……」说罢便加快速度,紧跟在她母亲王素梅身后冲入了十字架中。

    丁诺听得心里一暖,似乎刚才的沉重感觉忽然变轻许多。

    这时奇肯从后面追来,搭着丁诺的肩膀道:「怎么样?还想隐瞒吗?那靓女似乎对你有点儿意思喔!」

    丁诺轻笑着拍落奇肯的爪子,飞身跟着修真者们冲进了十字架中。

    十字架内的空间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出什么情况。黑暗中丁诺仗着超强的视力看到陈素在手腕上抹了下,随即从手腕的手镯中摸出一颗圆珠来。

    一片光芒乍现,强烈的光亮甚至让丝毫没有准备的修真者们眼睛发痛,十字架内黑暗的空间顿时被照亮了一大截。

    等适应了这股光线众人看去,原来陈素手中正捏着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强烈的白光正是由这珠子散发出来的,很难想象这么小的一个珠子,竟然能散发出如此强烈的光芒。

    刑区内的结构和外表一样粗粝不堪,漆黑的墙面上坑洼不平,似乎并没有经过人工打磨。硕长的正方形通道高宽都有将近两百米,显得异常的宽阔。

    陈素似乎十分满意这颗珠子的效果,笑了笑后领头向十字架中央的部位走去。

    众人变得格外小心,纷纷拿出宝剑形成了个圆形,在谨慎注意周围环境的同时,不少修真者也开始打量起刑区十字架内的情况。

    陈素手中夜明珠的照明范围虽然很大,但远处仍然漆黑一片,静静的没有一丝声音。这异样的宁静却令闯入的众人渐渐感到不安。

    一路畅行无阻,片刻后便来到十字架的正中央。

    远远的便可以看到那里有一颗硕大无比的白色圆球,借着它所散发出来的乳白色光芒,可以看清楚周围的一切景致。白色圆球的正上方被一种闪着金色光芒的墙壁堵死,无法登上十字架的上臂,而右臂那边仍然是狭长漆黑的甬道。通往地下的方向则有一个黑漆漆的入口,下面显露出一节蜿蜒盘旋的台阶,不知道有多深。

    那白色光球是唯一吸引人注意的地方,巨大的光球通体晶莹剔透,就如同一颗巨大的珍珠。透过光球表面的乳白色光芒,可以看到在光球内部似乎有云彩一样的彩气在其中缓缓飘转,不时更像有闪电掠过,看上去实在巧夺天工、神妙无比。

    陈素一时被白色光球吸引,双目放光的向那光球走去。因为看着实在喜欢,陈素禁不住伸手向光球摸去。

    谁知那白色光球的光芒猛地一闪,就如同一朵灯火爆开,陈素的身子被一股力量拖拽,几乎就要跌入那白球之中。他顿时大吃一惊,体内的真元疯狂运转,硬生生将已经被拖进白球一半的手臂拽了回来。

    众人都看在眼里,顿时对这奇怪的白色光球大为忌惮,没有一个人再肯接近那白色光球半步。

    陈素面子有些挂不住,咳嗽了声向丁诺问道:「丁兄弟,你说的刑区实验室是否就在下面?」

    丁诺微笑着点了点头。

    陈素二话不说,率先向那漆黑的地下入口走去,候长天等长白派修真者也连忙跟了过去。

    作为这里唯一的异类,奇肯留在了最后面。「你不觉得事情进展得太过顺利了吗?」奇肯有些担忧的说。

    丁诺点了点头道:「的确有些古怪,刑区的守备从来不曾如此松懈,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奇肯微笑着道:「你也一样。」说着便转身跟去。

    略微顿了下,丁诺并没有立刻走向地道,而是有些迟疑的向白色光球上方的金色顶棚看了一眼。那里上方便是刑区最神秘的所在,据说最强大的天司刑就住在那里,但尽管丁诺算是第九刑区的老人了,却从来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天司刑。

    透过那片金光闪烁的墙壁,丁诺似乎能感受到一丝若有似无的能量波动,他抬着头仔细观察了一番,但墙壁上显然没有任何异样。修真者们和奇肯的脚步声已经很微弱,想必是走得很远了,丁诺不敢再耽搁,连忙追了下去。

    「似乎被发现了呢!」一道懒散的声音自那金光闪动的墙壁上方响起,语气显得十分轻松。

    「这小子似乎就是地司刑最中意的实验体吧,果然警觉性超强啊,竟然连我们都能感受得到。」一道沉重的声音继而响起,是沙哑而憨重的男中音。

    墙壁上的金光忽然闪烁了下,随即本来一片粗粝的墙壁瞬间消失,透明的金光上竟然或蹲或站着五道人影。

    一个身高达两米,如同巨灵神一样的男人刚刚闭上嘴巴,显然刚才的男中音正是他。而蹲在地上,一个瘦小的年轻人接着冷哼道:「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实验体罢了,最多以后可以当个监工,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高壮的男人微微一笑,并没有和这年轻人计较。

    居中站立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俊逸男人,身上穿着乳白色的长袍,里面显露出黑色劲装。唇上两道八撇胡,一双眼睛显得十分精明。这人背后背了一柄宝剑,鲜红色的剑繐正轻柔的飘动着。他笑了笑道:「地球上的修真界果然有动作了,这也是不可避免的。长缨,你跟过去看看,不要被他们惹出什么麻烦。」

    五人中唯一的女性,一个身材健美,一头淡绿色长发的美丽女子点了点头道:「老大,你放心吧!不过,我相信地司刑那边应该也早有准备了。」说着,这叫长缨的女子迅速穿过金光,落到丁诺他们刚才进入的地洞入口处,随后香风一动,人影便消失不见。

    「刚才那些修真者最强的不过是那个白头发的,是个离合期的高手,其他人微不足道,老大派长缨去是不是没这个必要?」始终站在老大身边,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年轻男人似乎就是一道影子,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飘忽不定。

    「在中国的三个刑区都会面临修真界的挑战,星墓计划第二阶段的执行难度是最高的,还是小心为妙。」

    穿着白色长袍的老大沉声道。随着话音落下,几人脚下的金光再次一闪,粗粝的墙面再次幻化而出,将几个人的身影牢牢遮盖住。

    丁诺如疾风般向地下冲去,这里虽然因没有一丝光线而显得漆黑一片,但对于他来说每一个台阶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呈现螺旋形的台阶一直延伸到地面下两百米的地方才停止,一片开阔而诡异的空间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这里的空间明显大于十字架下臂的宽度,应该是刑区在地下创造的一个广阔封闭的空间。四壁都是青灰色的巨大岩石,看上去如同钢铁般坚硬。

    地下广阔的空间浑然一体,除了丁诺等一行人下来的那个入口外,再没有任何出路,就如同一个封闭的盒子。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腥臭味,就像腐肉一样难闻。

    陈素等人站在空无一物的地下空间中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没有人注意到丁诺的脸色变得异常凝重。

    丁诺自然知道此处作何用途,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刑区兽人,都要在这里经过生与死的考验。墙上充斥着斑驳不堪的黑影,实际上就是多年来兽人们喷洒在这里的鲜血,也正是在这个地方,兽人们遭以优存劣汰,活下来的兽人继续作为地司刑的实验体而苟延残喘。

    刑区武斗场││这个足以让刑区内罪人们颤抖的名词。

    丁诺浑身毛发不自觉的竖起,一路上虽然非常顺利,但已经可以肯定刑区中的人另有图谋,而最可能发生危险的地方莫过于此。他向前方走去,希望能够提醒不知情况的陈素等人。

    就在丁诺向陈素走去时,空间中突然传出一阵轻微的响声,随即在众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在武斗场周围升起了上百个如同冰块一样的水晶容器。

    两米高的水晶容器在片刻后完全浮出地面,随后武斗场中又恢复了方才那种暴风雨前恐怖的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