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断翅的天使

    更新时间:2019-01-17 18:15:10本章字数:3339字

    一道道闪电呼啸着撕裂了黑夜,一道道雨线从夜空直直降落下来,黑暗里,似乎一个身影蠕动,快速的冲山下跑下来。

    冷小月的脸上满是泪水,一双大眼睛更是哭得如同核桃般大小,雷声越来越近,闪电不时的将整个夜空照亮,依稀能看到她身后的墓碑。

    雨越下越急,冷小月的眉头紧紧的纵在了一起,心里却茫然一片,她能去那里?回那个冷漠的家么?永远讨厌她的大妈还是经常欺负她的姐姐?

    她不想再回到那里,自从三岁时妈妈被大妈活活打死,她就从来都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大妈污蔑妈妈偷人,派佣人将妈妈捆绑起来,用酷刑逼迫妈妈认罪。可妈妈一直都没有承认,直到最后被大妈的人活活打死。

    从那一刻,她的心也死了,剩下的只有无穷无尽的仇恨,对这个家每张冷漠的面孔深深的恨。她认为最亲的爸爸听闻妈妈的死讯,却只是吩咐大妈把妈妈安葬的体面一点,毕竟也是无名无份跟了他这么多年。

    而就在刚才,大妈突然让她停学,叫她去嫁给娘家吃喝嫖赌无一不精的表侄,这个纨绔子弟一直沾花惹草,曾经因为非礼不成差点蹲监狱,他爸妈用大钱打通关系才免于牢狱之灾。她知道,大妈一直都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所以才会在爸爸才去世的时候,就想草草的将她嫁出去吧。

    她却不甘心,妈妈的去世在她幼小心灵里已经埋下了阴影,她还太小,无力为妈妈申冤报仇。可爸爸对妈妈的处置让她连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她哭着喊着,爸爸都无动于衷。最后,她终于明白,她没有人可以依靠,只有自己强大,她才有话事的权利,也才能为妈妈报仇。

    妈妈是最无辜的,她本是小康之家的女儿,被爸爸喜欢上,穷追不舍之后有了她,之后才坦白家里已经有了老婆,旧社会的老套戏码,却活生生的发生在她们母女身上。妈妈长的极美,爸爸是喜欢的,但因此大妈和姐姐对她们母女却更加仇视,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所以她们才会这么痛苦的活着,受尽大妈的折磨,而那天,大妈终于找到理由将妈妈活活打死了,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妈妈浑身是血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还有大妈那张丑恶的嘴脸。

    冷小月越想越伤心,眼泪还有雨水顺着脸颊往下流着,她浑身都湿透了,整个人冷的厉害,只听啪的一声,她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这一下摔的很重,她摔倒后爬了半天才起来,蹒跚的往山下走着,但是只觉得脑袋越来越重,眼皮也越来越沉,早上的时候就有些头疼,现在被雨一淋,更加的难受了。

    她好不容易到了山下,就感觉一道昏黄的光慢慢的驶来,打算招手之际,突然双腿一软眼前一黑摔在了地上。

    “少爷,有个人挡在了车前面,好像是个女人,不知道是死是活。”司机老马连忙停了车说道。

    靳风面上露出不耐的神色,啪的一声关了电脑,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不用管她,开车。”

    老马担忧的瞅了倒在地上的女孩一眼,大雨敲打在她的身上,打在她那白皙的脸孔上,他心生不忍,但是靳风都已经下令说要走了,他却也不敢怠慢,发动了车子,绕过那个女孩就往前开着。

    就在快要过去的时候,靳风的眼神不经意间扫到那个女孩,女孩张的很白净,她就那么躺在那里,仿佛就是一道风景,在靳风的眼里是一道风景,像天使一般的女孩......

    靳风的脸上透着几丝冷酷的笑意,幽深的眼睛看不到一点的情绪波动,“老马停车,把那个女孩抱上来。”

    老马听了靳风的话急忙的停了车,将冷小月抱上了车里,她浑身湿透了,姣好的身材若隐若现的展现在靳风的面前,他审视着冷小月的脸庞,真的美的如同天使一般,可惜,他对天使并没有好感,反而要折断她的翅膀,让她不能飞翔,想到这里,靳风的脸上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带着些许的残酷。

    冷小月迷迷糊糊中只觉得浑身一阵冷一阵热,很难受,她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竟然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很豪华,比起大妈的家不知道豪华了多少倍,她习惯的将那里说成大妈的家,因为那不是她的家,只是她的一个噩梦。

    冷小月揉了揉脑袋坐了起来,觉得嗓子如同火烧的一般,看到旁边的水,直接的一口喝了进去,这才觉得好点了。

    就在这时,她才意识到,似乎有人在洗澡,她听到了流水声,没一会儿那声音停止了,随着一声开门的声音,冷小月也惊了一下,将自己萎缩在被子里面。

    那是冷小月第一次见到靳风,他赤裸着上身,下身也仅仅的裹了一条浴巾,他的脸没有任何的情绪,在看到冷小月醒来也没有感到一丝的意外,只是站在那里细细的打量着她。

    冷小月瞅着面前的人,一时间竟然仿佛看到了大哥哥一样,因为他跟大哥哥一样的俊美,他有一双桃花眼,高挺的鼻子,紧抿的薄唇,还有这健硕的身材,真的是一个完美的男人,都说桃花眼花心,薄唇的男人薄情薄幸,这个男人就占了两样。

    靳风也打量着冷小月,她真的如天使一般,她的肌肤很白,白的似雪,黝黑的秀发随意散落在肩头,黑漆的杏眸如同黑夜里那闪亮的星星一般,若一个不留神便会深陷其中,如天使一般纯洁。

    靳风冷冷的勾起唇角,天使,他实在是不喜欢这个词,那么他就要做折断天使翅膀的恶魔吧。

    “女人,你叫什么名字。”他冷漠的声音响起,眼睛一直盯着床上的她。

    冷小月怯怯的瞅了他一眼,这才开口,“冷小月。”

    冷小月不敢直视靳风的眼睛,仿佛他的眼睛中某种魅惑力一般,就怕她一瞅便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她以为她见到了大哥哥,那个关心她的大哥哥,顿时她变得很迷惑,觉得眼前这个人跟大哥哥真的好像。

    “冷小月,做我的女人。”他的话带着不容置疑,仿佛势在必得一般。

    冷小月听了他的话微微的纵起了眉头,直觉的心里不悦,大哥哥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做他的女人,想到这里,她的脸刷的红到了脖子跟。

    靳风冷漠的瞅着她,面上带着一丝探究,仿佛想要知道她听着这话究竟是怎么样的表情,但是表情还真的如他猜测的一般,脸上满是羞涩,但是他却讨厌极了这样的表情。

    冷小月就那么垂着头不说话,仿佛刚才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但是她却早在心里辗转反侧了,这个男人看上去挺有钱的,那么是不是能让她脱离那个魔窟呢?

    靳风说完那话之后并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她的回答。

    “做你的女人我能得到多少钱?”冷小月怯怯的问道,面上甚至还带着一丝的挣扎,一丝的惭愧,更多是却是觉得对自己人格的羞辱,觉得这简直就是将自己卖掉了一样。

    靳风坐在那里笑出了声音,原来以为她多么的纯洁,没有想到也不过如此,不过是一个贪钱的女人,不过这样的女人正是他需要的,也正是这样的女人才好打发。

    靳风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尽自的起身,走了出去。

    冷小月的心砰砰的跳着,觉得自己是在自取其辱?但是她别无他法,想要翻身的话,那么就需要很多的钱,只要有了钱才能离开这里,才能改变她的生活,所以,她才会这么大言不惭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但是他走了是什么意思?不愿意?还是根本就在看不起她?她想到这里,自己也惨笑了起来,现在的她真的不具有让人尊重的地方。

    门啪的打开了,靳风站在门口,但是手里却拿着一个合同,他冷漠的甩在冷小月的面前,冷小月微微的纵了纵眉头,拿起合同。

    “三百万,我买你三年。”他冷漠的声音不带一点的情绪,但是浑身上下散发的那种气势却怎么都让冷小月忽略不了。

    她需要钱,三百万,具有很大的诱惑力,不过短短三年,她坚持下来就有三百万,之后就能出国留学,做她以前只敢想不敢做的事情,到时候不会受到一点的束缚,自由自在。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直接的就在上面签了字。

    靳风唇边扬起讽刺的笑容,这个女人,原来也不过如此,他接过冷小月递过来的合同,甚至连看都不曾看,直接的甩到了一边。

    “从现在开始,你是靳风的女人,服侍我一个,不准谈感情,你只是我用钱买来的,懂么?”他冷漠且霸道的开口。

    冷小月淡淡的笑了笑,不谈感情,这点很好,她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住这里,吃也在这里,哪都不要去,不准踏出房门一步,否则,契约作废……”

    “为什么不许出去?”冷小月纵着眉头问道,难道三年都要窝在这地方么?那她会疯掉的,果然,这钱不好赚。

    “不愿意算了,我不喜欢强求。”靳风无所谓的说道。

    冷小月的眸子紧了紧,瞅着靳风,最后还得点了点头,“好,我答应。”她不想这么的堕落,但是她别无他法,回去,她就会嫁给一个浑身横肉的老男人,倒不如在这里,虽然是让人看不起的情妇,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比安于现状要强很多,毕竟,眼前的这个男人长得不赖而且还很有钱,有了钱,她就自由了,所以,她还是沦陷了,为了将来,为了自己能够变得强大,她还是选择了妥协。

    靳风冷冷一笑,直接的站了起来就向着冷小月走了来,面上甚至带着一丝想要折毁天使翅膀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