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落雪时节又逢君(下)

    更新时间:2019-01-24 15:37:57本章字数:1968字

    我转过头去看那个撞到我的人,却对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睛!大惊之下竟是后退了一步撞在了身后小贩的摊子上,背上一疼忍不住低呼一声。秋怜转过头看我,皱了皱眉,“姑娘,你没事吧?”

    我赶紧收回目光,摇头道:“不小心撞到了身后的摊子,不碍事。”说罢对身后的小贩说了句抱歉便拉着秋怜往前走去,这一边走着心里却依旧有些不安稳,忍不住又转头去看,那个人却早已不见。该不会是眼花吧,他怎会亲自到此?难道是来验收我得任务亦或只是碰巧罢了?

    面前的杂耍精彩却吸引不了我的心思……

    在看杂耍的人群中站了许久,我却半点都未看进去,当秋怜一脸满足得转过身唤我之时,我依旧在发着呆。

    秋怜歪着脑袋看我,“姑娘,你在想什么?怎的今日一直是满怀心事的样子?”

    我对她眨眨眼,笑着道:“原来我们秋怜还记着我呢,我以为你有杂耍看得已然忘了我呢!”

    她一跺脚,娇嗔:“姑娘你就会取笑人家,秋怜不管你了!”说着转身便走。我忙跟上去,一把拉住她的手,求饶道:“好秋怜,我不敢了,可别丢下我不管啊!”

    她转过头看我,嘟起嘴道:“算了,这次且饶了你!”

    我赶紧讨好道:“我就知道秋怜最好了,那接下来我们去何处?”

    她抬头四下望了望,道:“时辰不早了,眼看着这雪又快要开始下了,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吃完便回去?”

    我也抬头望望天,冷灰色的云层铅块一般压下来,看来很快便又要开始下雪,便有些不解的问她:“就要下雪了,为何不现在便回去?晚膳还是回府用吧。”

    她摇摇头,“姑娘你有所不知,这里有一家酒楼的酒菜名满帝都,吃多了王府的东西,今日秋怜便带你去尝尝!”

    我一听了然,揶揄道:“我看是你想去尝尝吧!”

    秋怜皱皱鼻子,“姑娘若是不愿意去那便不去吧!”

    “愿意愿意,我怎会不愿意!”对我来说,美食的诱惑从来都非常大,怎会不愿意呢!

    两人这样笑笑闹闹倒也让我忘了去烦恼心中的事。进了酒楼方觉这家酒楼果真是名满帝都!现下时辰尚早却已然宾客满堂了!在小二的带领下好不容易在二楼找到一张靠窗得空桌,却也是因着窗子坏了尚未修好,透着阵阵冷风才得以保留。

    我站在桌边,冷得抖了抖,想要跟秋怜说不吃了,转头却看到她一脸期待的看着我,无奈只能勉为其难的坐了下来。

    掌柜还算慷慨,知道我们这里透风,还免费招待了一壶热茶。

    我挑了个风小一点的位置坐着,喝了口热茶,听秋怜点菜。小二刚离开,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下意识的朝楼梯口望去,却又是一惊!这个世界果真很小,这样的巧遇是天意还是人为?

    正想着,小二竟领着那个黑袍的男子到了我们桌旁,有些抱歉且语带恳切的对我道:“两位姑娘,不知可否行个方便与这位公子同坐?”

    他的话刚落,我还未张口,秋怜便冷然道:“我们两个女子,怕是有所不便。”

    小二看着我,似乎在征求我得同意,我与秋怜一道,似乎我看起来更像主子一些,我看了一眼浅笑站在那里的天水楼楼主,觉得不能这样公然的拒绝,虽然我是万般的不愿意与他同坐,轻轻吸口气,拍了拍秋怜的手,缓缓地开口道:“秋怜,这不过小事,出门在外记着要与人方便。”

    她看着我,未再说话。

    我转头对小二点了点头,他立刻欢天喜地的引男子过来落座。

    因着同桌坐了个“陌生”男子,我与秋怜便未有交谈,各自低着头吃东西。吃得差不多之时,我抬头目光不期然的落在他的身上,却见他对我使了个眼色。果然,并不是偶遇这么简单!

    我放下手中的碗筷对秋怜道:“方才来酒楼之时闻到一股很清甜的桂花香味,是否有什么好吃的?”

    我说罢,秋怜的眼睛一亮,“那是桂花酥,很好吃,姑娘想尝尝么?”

    我笑着点头。秋怜搁下筷子站起来,“姑娘你在此等我,我很快便回来。”

    “嗯,有劳了。”

    看着秋怜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我转头看向他,缓缓道:“不知楼主亲自到帝都有何嘱咐?”

    他愣一愣,忽的苦笑起来,“原来你真的忘记了……我还以为……”

    我有些莫名的看着他,我说错什么了么?他为何这样的奇怪?不过,似乎第一次见他开始他便有些奇怪了……

    他沉默了片刻,开口,“我,不是楼主。”

    我惊讶的看着他,开什么玩笑,那次在密室见我的楼主分明便是他!怎的突然便不是了?

    许是看我不信,他张口解释道:“那是我哥。”

    我惊讶的看着他,他们那样的相像,难道竟是双生子么?!不过也是,即便是双生子也不足为奇,不过我一直将他们当作是一个人,实在是有些尴尬。

    他忽的伸过手抓住我放在膝上的手紧紧握了下,随即放开,将一个小瓷甁塞进我的手心,低声道:“阿音,这是勾吻,见血封喉,必要时能助你完成任务,早些完成任务,我等你回来。”说罢他收回手,刚好在这时,秋怜的声音响起。

    我将手缩进衣袖之中藏起了手中瓷甁,面上对着秋怜笑,一颗心却忐忑不定!

    我站起身,对着他福一福身,“我们先行告辞,公子请慢用。”说罢转身下楼,未再多作停留。

    我们回到王府后门的时候,我趁着秋怜不注意将手中瓷丢到了枯草丛中,一颗心才算安定下来。这样危险的东西放在身边万一哪日被人发现真是万口莫辩,此时扔掉,神不知贵不觉,这才是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