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暗香浮动月黄昏

    更新时间:2019-01-24 15:37:57本章字数:2230字

    这大过年的心情便都被午后的那场“偶遇”给毁了,回到王府之后,秋怜说带我去凤凰台看烟花,我哪有这个闲情逸致!便称身体不适想要睡会将她赶去了凤凰台,而我在她出了别院之后便也拥着手炉走了出去。

    王府这样大,我在这里半月有余却也只是去过几个地方,今晚心绪有些不定,便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独自坐坐。于是出了别院便选了一条从未走过的小径。

    走了许久,缓缓飘落的雪花已在身上铺了一层银霜,小径两旁却依旧只是些假山奇石,看来我是走错方向了,定然是走到了深院之中,正想着是否要折回去,小径却到了头,尽头是一扇竹门,门上有一块匾额,上铁划银勾的写着“暗香阁”三字,在两旁高悬的大红灯笼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素雅。

    看着甚是普通的一个园子,门上也未加锁,看来定然不是什么禁地!既然到了此地,怎有不进去瞧一瞧的道理呢!想着便几步走到了门口,伸手一推,竹门“吱呀”一声缓缓地打开,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原来,竟是种了满园的梅花!难怪一路走来总有暗香飘来!

    我站在门口望着园内傲雪寒梅,忽的不敢抬步往前,怕我的进入会惊扰了一室芳华!便索性扫了扫门口的落雪,在门槛上坐了下来。

    靠在门框之上,听雪花簌簌飘落的声音,看着那一树树开得热烈的梅花,心便平静了下来。

    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我一人,躲在浮华背后,笑叹人世沧桑……

    当我一人感慨人生之时,忽的听见身后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这下雪天便是这样,想要掩藏起自己的脚步声都难!

    我转头,却望见披着黑色斗篷的他正踏着清风软雪缓步的往这边而来。这样子的他,真好看呢,如玉的面容,点在唇角的淡淡的笑意,以及那垂在身后被夜风吹乱的黑发,每一样都夺目的让我移不开眼。

    他走至我身后,低头看着我,“怎的一人在此?”

    我仰头望住他,想着此刻也没有其他人在,便也不打算与他行礼,只是淡淡笑道:“想一人静一静,便将秋怜打发去凤凰台看烟花了。你怎的回来的这样早?”不是说宫里有烟花大会么,他就这样走了合适么?

    他俯身用手扫去了我身旁的门槛之上的积雪,坐下,却未回答我的问话,“怎的不让秋怜伺候着?”

    我双手托着腮,微微侧首看他,正好看到他最完美的侧脸线条,惊艳之下随口答道:“我又不是千金小姐,离了秋怜便活不了。说实话我还不习惯有人伺候着。”看来我果真不是个富贵命,有人事事伺候着还嫌难受……

    他转头看着我,眨了眨眼,“你不是说想要向我要一件礼物么?说吧,想要何物,只是不知我给不给得起?”

    我将手从袖中伸出来,自地上抓起一把雪花抬手一扬,顿时细碎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在眼前,我拍了拍手上残留的冰凉,开口:“其实,我想要之物你定然给得起,只是不知你愿不愿意给。”

    “哦?”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你倒是说说。”

    突然心跳的有些厉害了,暗嗔自己没用,吸口气道:“不知三殿下可愿意告诉我你的名讳?”

    他看着我却未说话,看得我有些后背发凉,不会是不能问吧!死了死了,我能不能换一个礼物?

    我正纠结着,他突然“哧”的一声笑了起来,我被他笑得有些莫名,呆愣着看着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笑着摇头道:“傻丫头,这不过是件小事,为何要弄得这样神秘?”

    我松了一口气,撇撇嘴,低声道:“我又不懂天家的规矩,就怕是不该问的……”

    他笑着朝我伸出手,“把手给我。”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虽然心中莫名,却没有逆他的意,乖乖将手伸给了他。他一手握住我的手,摊开我的手掌,修长的手指在我的手心轻轻地划着。感受着他手心的温暖,指尖的微凉,还有指尖划过我手心之时留下的淡淡酥痒,我一时间竟是忘了呼吸。

    他放开我的手,笑着道:“这便是我的名。”

    我一愣,方才他在我手心写了什么字来着?因着一时的心猿意马,似乎没有注意他到底写了什么……仔细想了许久未果,一脸尴尬的转头看着他,“那个,我没猜出来……你知道的,我一向不善于玩猜字游戏。”说罢,真想咬下自己的舌头!他怎会知道……

    他笑着叹口气,“我就知道你没有认真看我写,我叫云轩,轩辕的轩。”

    云轩,真是个好听的名字!与他这个人一样,气宇轩昂而又如玉般温凉。

    见我呆呆的看着他,他长眉微挑道:“怎么,我的名字有何不妥么?”

    我赶紧摇头,“怎会,很好听的名字!”说罢怕他以为我在敷衍,又用力点头加了句,“真的,我说的是心里话!”

    他还待张口说些什么,却忽听一声响,不远处的空中一朵蓝紫色的烟花绽开了夺目的光芒。

    我转过头看着天空,原本轻快的心情陡然跌落,本以为躲在这里便看不到烟花,却不曾想到依旧这样清晰。

    云轩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们都说在凤凰台看宫中放烟花最清楚,殊不知最好的地方是在这里。”

    我心下叹息,本以为一个人找个清净的地方便能够不要去经历那番神伤,却不想兜兜转转之下竟是来到了最接近的地方,看来一切皆是冥冥中注定的。那一场烟花错让我到了这里,我是否便逃不开这场喧哗?

    心中凄凉,喃喃开口道:“灿烂烟花,寂寞如斯……”

    “晚儿,你想家了么?”

    “是啊,都离开这样久了……只是他们都不在这个世界,便是想念亦没法见到他们了……”我低声道,说着却哽咽了。感觉有温热的液体自眼角滑落,眨眨眼想要赶走眼中的泪意,却不想一发不可收拾。

    突然感觉身后一暖,随即一只手落在我的腰间,一用力,我跌进身旁那个温暖的怀里,他用斗篷将我裹紧,轻拍着我的背柔声道:“想哭便好好哭一场吧,女孩子不该如你这般坚强的……”

    我缩在他的怀中,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梅花香气,一切的伪装瞬间崩塌,放声大哭起来。将这段时间所有的委屈与不满都放声的哭出来……

    那一晚,淡淡的梅香氤氲了我的世界……

    而我,似乎终于找到了在个世界的依靠。

    虽然,我与他之间还隔着一个我不敢说出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