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一入宫门深似海

    更新时间:2019-01-24 15:37:57本章字数:3022字

    第二日早晨醒来之时,我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打着呵欠坐起身,发现秋怜已然立在床前候着。

    她微笑着道:“姑娘醒了,秋怜伺候姑娘更衣。”

    我揉揉眼睛看着她,觉得她今日较之往常似乎更加的客气了一些。不过,她作为一个丫鬟,这般恭敬一些似乎也没什么奇怪的,便也未作多想。

    正穿着衣服,却听外间有细碎的人声传来,我看一眼秋怜,她立刻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去。我自己整理着身上的衣裙,听到珠帘晃动的声音,随即便是秋怜恭敬地道:“秋怜见过木总管,不知总管有何吩咐?”

    因着男子的声音总是要低沉一些,我未能听清木总管说的话,不过很快便听到珠帘再次被掀开,秋怜快步走了进来。我转头看她,“总管过来可是有何事?”这个木总管是整个三王子府的总管,负责打理王府的日常事务,倒也未曾进过我所居的别院,这新年第一日,难道是来给我拜年的?

    秋怜接过我手中的梳子为我梳发,边道:“殿下请姑娘去落雪居用早膳。”

    她一说殿下,我便想起昨晚之事,我记得自己和云轩在暗香阁看雪看烟花,怎的最后我回来了?

    我透过铜镜看向站在我背后的秋怜,“秋怜,昨晚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有些奇怪的看着我,“我自凤凰台回来姑娘你便已然睡了,不过……”

    看她有些犹豫的样子,我抢口问道:“不过什么?”

    她笑一笑,摇头,“没,没什么。我们赶紧动身吧,让殿下久等就不好了。”

    我觉得她有些奇怪,但是转头看她却依旧是平常的那张笑脸。许是我多心了,最近各种事情想的太多,有些神经质了。

    昨夜的风雪下了一夜,本以为已然停了,却不想走出房间,依旧是风雪飘摇。我抬手紧了紧衣领,跟着秋怜往落雪居而去。这大户人家的房子名堂就是多,还有各种名字,自我入了王府之后,不同的小阁小居倒是去了不少,且每次都不一样。真搞不懂他们为何做不同的事都要选个不同的地方呢?

    心中正嘀咕着,走在前面的秋怜便停了下来,转身对我道:“姑娘,我们到了。”

    我抬头一看,我们站在一个精致的暖阁之前,门上牌匾龙飞凤舞的写着“落雪居”三字,那几个字倒是与昨晚看到的暗香阁的牌匾很像,看来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候在门口的小厮对我行过礼之后便进去通报,很快转身退出来请我进去。这一次倒不是有专人伺候的地方,秋怜跟着我走进暖阁,不用站在门外经受风雪了。

    落雪居看着不大,进去才发现非常的精致!但并不是金碧辉煌的那种奢华,是一种没有距离感的美,步入其中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

    小厮掀开门上的棉帘,对我做了个请的姿势,“姑娘请。”

    我点了点头,走进屋子,抬眸便望见静然而坐的云轩,正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我。

    我对他点头一笑,“新年快乐,三殿下。”

    他双眉轻挑,“昨晚向我讨要的礼物为何不用?”

    我愣一愣,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他却轻声一笑,站起来,“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了么,为何还如此见外的称我为三殿下?”

    他引我到桌边坐下,我转头笑看着他道:“这个礼物得好好珍藏,可不能随意拿出来炫耀啊!”直呼一个王子的名讳,我又不是活的不耐烦了,虽说我真的不想那样见外的叫他……不过,俗话说得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今我人在异时空,不得不谨慎啊!

    他在我身旁的位置坐下,对站在一旁侍候的几个丫鬟道:“传膳。”然后转过头看着我,“以后没有外人的时候,你便唤我名字吧,这名儿父王为我取了之后便一直没什么人叫过,也是浪费!”

    我连连点头称是,“这倒是,这样好听的名字,没人叫真是可惜了!”我心中暗自偷笑,这样说的话,我算不算是个特别的人呢?这般一想便觉得分外的开心,转头看秋怜亦觉得她今日格外的漂亮!

    很快的,精致的早膳便送来了。我看着面前那七八样精致的点心与香气四溢的桂圆莲子粥,心中真是感慨啊感慨!想我穿越之前每日早餐吃的,再看看如今,果真是没法比啊!

    丫鬟将盛了粥的碗放到我手边,然后便恭敬地退开。

    云轩浅笑着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这些是该是你们姑娘家比较爱吃的点心,你尝尝。”

    “嗯!”我点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豌豆黄放入口中,一股淡淡的清甜瞬间在口中融化,真是太好吃了!

    我低头喝粥,便听云轩道:“用完早膳我要进宫给父王母后请安,你随我一同进宫吧。”

    他说话之时,我正一口粥喝进嘴里,咽下之时因着他的话呛到了,连连咳嗽。

    秋怜赶紧上前为我顺气,我咳了许久才停下来,感觉脸因着咳嗽而有些发热,我抬头看着他,“为何要我跟你进宫?”

    他无奈的笑了起来,“都怪二哥昨晚多嘴,如今宫里上下皆知我府上有一个才貌双全的小姑娘,都想见见呢。父王便让我今日带你一同入宫。”

    我顿时满脸黑线,心中不断地埋怨着那个多话的二王子!才貌双全……这顶帽子真是太大了,我如何承受得起?如若不小心惹恼了国君,那还不是一命呜呼了……这个时候,我尚未想起我入帝都的目的。

    他柔声安慰道:“你放心吧,今日不过是见见父王母后,还有我的兄妹们,他们你都认识的。不用害怕。”

    原来,我现在的表情已经表现得这样明显了么?哎,看来还是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

    既然国君都开口了,我如何能摆架子说不去呢,那样是抗旨不尊,这条罪名的意思我还是知道的,只希望不要出现什么意外才好!否则新年第一天便来个开门红,我实在是运气十足了!

    用完早膳之后,木总管进来禀告一切已然安排妥当。于是,我连着回房整理一下心情的时间都没有便跟着云轩出了王府大门。

    在门外候着的是一顶软轿比我在电视上看到的要大一些,轿子两侧站了十来个佩刀的侍卫,看来是负责保护我——们的,说这个我们实在是有些底气不足,如若不是与他们的主子在一处,他们怎会愿意来保护我呢?

    由小厮扶着上了轿,刚坐稳,云轩便也上来了。轿子虽大,但是坐两个人却还是不那么宽敞。轿上有一座,我想如若一个人坐着的话定然十分的舒适,只是如今我们两个坐在一起,便觉得有那么些尴尬了。轿子晃晃悠悠的开始前进,我努力的靠着侧边,让自己不要碰到身旁之人。

    正为自己现在这样的姿势感到可笑之时,云轩开口道:“因着比较仓促,没时间再备一顶软轿,让你与我挤在一起,实在是抱歉。”

    我忙摆手,“哪里哪里,我还觉得让你与我挤在一起实在是委屈了你!”

    “不会不会。”他缓缓道,说完转过头去,掀开帘子往外看,我却看到他的嘴角高高的扬起,他,是在笑么?可是,他在笑什么呢?我低头看一看自己,才发现我几乎是贴在轿子的侧壁之上了!他果然是在笑我吧……

    这样一想,索性便往旁边挪了挪,刚好靠着他而坐,这下舒服了许多!

    王府里王宫不算远,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软轿便落了地。有人掀开帘子,恭敬地道:“恭请三殿下安。”

    云轩淡淡道:“免。”然后率先下了轿,然后伸手来扶我。

    下轿之后,我看着周围那宏伟高大的建筑,朱红色的宫墙之上落了厚厚的白雪,天空中还飘飘洒洒的有雪花洒落下来。

    天气还真是冷啊!我吸了吸鼻子,将心中的感慨收起。

    云轩抬手拍了拍我的手臂,然后便有几个宫人上前引我们进宫。往前走之时,云轩低声告诉我,这一段路除了国君和王后的车辇可以进入之外,其余人皆要下车步行。这一点我表示理解,自古以来的国君哪一个不是这样呢?为了自身的安全问题而做足了功夫!

    云轩似是怕我走不了这么多路,开口安慰道:“不过过了这一段之后便有步辇前来接我们了。”

    我看他一眼,低声道:“走几步路我还是可以的,放心吧。”

    我们一路往前,便再无人说话。在前面带路以及跟在身后的宫人皆是一副恭敬的模样,两旁是高高的宫墙,走过这条宫道,总觉得有一种“一入宫门深似海”的感觉,红墙内外,便是两个世界……

    忽的想起了我身上似乎还背负着一个使命,突然间竟是生出了退意!如若我永远没法进宫,是否便永远都不用去面对这个问题?

    看一眼走在身前的云轩,真心的不想与他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