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帝王天家事

    更新时间:2019-01-24 15:37:58本章字数:2454字

    因着云深的话,我羞红了脸,只得低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云深还在那里取笑我,爽朗的笑声传得甚远。只听有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便听大王子云景的声音略带威严的响起来,“五弟说找不见你们之时只要来马场便可,果真如此。谈什么呢,这样开心?”

    云深赶紧收起笑意,摇摇头,“没,没什么。大哥你今日怎得空来马场,为了春狩之事你最近该是很忙吧?”

    我抬起头,看到一袭黑色锦袍的云景骑一匹白色的骏马,黑白分明,衬得他原本俊挺的面容更加的轮廓分明。

    他笑着道:“大概都安排好了,其他的事便交由他们去办了,我也得来练习练习,否则今年如何与三弟一较高低呢?”

    云轩笑着摇头,“大哥这样说真是让我惶恐,前两次云轩不过侥幸,怎会次次都赢呢?”

    他们之间的谈话礼让有度,长幼分明,看似和睦,可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个大王子与他的弟弟妹妹之间隔了一层,没有其他的几个王子公主之间的那一份亲昵之感,总是有些疏离,而似乎正因这这一丝的疏离感,其他人对他的态度之中也存在着一些距离。

    不过也对,自古以来,帝王天家最不少的便是王位之争了,如若依着立长立嫡的说法,这个大王子必将被立为世子,成为一国之君便是早晚之事。是否就因着这一点,他待人接物便总是带着一分高高在上的威严呢?

    忽而心生感慨,果然是自古帝王皆寂寞啊!

    不过又想,吾非鱼焉知鱼之乐,我不是他又怎知他不是乐在其中呢?便将心中的感叹丢到了一旁。

    云深说时候尚早,再赛一场然后就将将赶上晚膳时分,此次谁输了便到谁的府上用膳。云轩与云容笑着答应,便问云景是否与他们一同比赛,云景笑看着他们道:“就怕如若我输了你们也不愿去我府上用膳,如若因此你们放水让我赢了,那我岂不是成了欺负弟弟的兄长了?你们自己去玩吧,我在这里看看便好。”

    我本以为他是说笑的,谁知另外三个一听连连点头,然后调转马头飞奔而去,似乎是怕他反悔似的!

    云景目送着绝尘而去的三骑,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看得我更加的莫名起来。他们这七个兄弟姐妹之间似乎有一种外人看不透牵扯,不是不好,却又让人觉得不是太好……果真,帝王天家事不是我们这些平民老百信能够参透的!

    我与云景两骑并立,看着远处赛马的三人,一时间无人说话。

    我正考虑着是否要想个话题来打破现在的安静,他倒是先开口了,“晚儿姑娘,不知道对于我们帝王家之事,你有何看法?”

    我一愣,转头看向他,“晚儿愚钝,不明殿下之意,请殿下明示。”妄谈王族之事,定然是犯罪,我才不敢贸然开这个口!于是赶紧装傻充愣,企图糊弄过去。

    不过事实证明,精明如同大王子,是不好糊弄的!

    他微微笑了笑道:“我听说你对人生有一番自己的见解,不如与我说说你对我们这些王子皇孙的人生的看法。”

    他听说?我似乎只与云轩谈过一些人生感悟,难道云轩与他的关系这般好,连着这些都会告诉他?我皱了皱眉,“是三殿下告诉你的么?”

    他只是笑笑,不置可否。

    我叹口气,缓缓道:“那些话不过是书上看来,我这样低浅的阅历,怎能参透世事无常。至于你们的人生,我更是连着想都未曾想过,此番不敢乱讲。”

    他转过头去,目光悠远,语气淡淡,“你在怕什么呢,晚儿。如若你选择走进我们的世界,便该好好想想日后的人生。”

    他的话让我感觉有些不安,似乎他知道一些事情,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他所说的不过是我与云轩之间的情感问题。难道,连他都看出来我喜欢云轩么?这果真是真情流露无法掩饰么……

    我正叹气之时,便听他继续道:“我想问你,你如何看待帝王之妻这个身份?”

    我惊讶于他的问题,抬眸,撞上一道清冷的目光,忍不住抖了抖,赶紧低下了头。

    我实在不明白他怎会问我这个问题,帝王之妻与我何干?说实话,我从未想过要做什么王后王妃,更何况我身上还背着一个天大的任务,怎可能会有如此荒唐的想法?

    不过既然他问了,总得回一些话给他,于是想了想道:“帝王之妻,自称臣妾,这臣妾一词,先是臣然后才是妾。作为帝王的妻妾,首先便该尽一个臣子该做之事,帮着君王安天下。不过,作为一个女子,不容干政,能做的便是将后宫治理好,正如古语所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先有家再有国而后才是天下事,所以打理好天家的家务事也委实重要。”

    说完后我有些惴惴的看着前方,就是不敢转过头去看他,方才那一番听起来很有道理的道理,其实谁知道是不是真理……有些是看小说看来的,有些是古诗词里得来的,什么叫生搬硬套,什么叫书到用时方恨少,我今天算是明白了!

    我此刻真想仰天大喊一声:伤不起啊,有木有!

    云景忽的笑起来,笑完,对我道:“你果然很特别。”说罢调转马头,扬鞭策马,马儿撒腿便跑,马蹄声中,传来他的最后一句话,“记住你今日说的话!”

    我有些茫然的看着前面扬起的尘土漫天,抬手摸了摸鼻子,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云轩他们回来之时,我依旧有些呆愣的坐在马上,他们唤了我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云轩看着我,有些担心的问道:“晚儿,你怎么了?”

    我赶紧摇头,“没事,不过是有些累了。”说着笑一笑,看向云深与云容,“今日是谁赢了?”

    云深笑容顿时加深,“今日三弟没了红玉保驾,输了!”

    “哦?”我笑看着他,“那便是你赢了?”

    话刚落,他的脸色却有些尴尬,一旁默不作声的云容上前两步淡淡道:“我赢了。”

    “呃……”我有些尴尬的抬手摸摸耳朵,“我看你这样高兴,以为是你赢了,实在是对不住啊……”

    他倒是潇洒,大手一摆,“不就是请顿饭么!昨儿个我府上新请了一个庖厨,手艺非常不错,我不过是想让你们尝尝才有意输给他俩的!”

    我赶紧忍着笑点头称是,一旁的云轩却皱了皱眉,我忽的想到方才自己称累,他定是担心我的身子,赶紧补上一句,“今日我便不去了,有些累了,下次有机会二殿下可不要吝啬那位庖厨的手艺啊!”

    偷看一眼云轩,他皱起的眉这才舒展开,也加了一句,“我同晚儿一道回府,今日有风,夜晚该是春寒料峭,便不再出府。二哥你的这一顿我们会记着的,绝不会便宜了你!”

    云深有些失望的转过头去看云容,“你该不会也有事吧?”

    云容耸耸肩,“方才来时便与你说过,今晚要入宫陪母妃一道用膳的,你怎的就忘了呢?”

    这下,云深的一张脸整个的跨下来,有些幽怨的看了我们一眼,转身催马离去。

    我与云轩相视一眼,皆是无奈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