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倾泠曲谁听(上)

    更新时间:2019-01-24 15:37:58本章字数:2340字

    我们将马骑回马厩交给养马人之后,便别过云容坐上了回王府的马车。

    因着春寒依旧,马车之上还留着炭盆,悬在门口的厚棉帘也未曾换置成薄的。其实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云轩的命令,他知道我有寒症,怕我冻着才这般。如此细心之举,叫我如何不感动?

    在马车上,云轩问我方才与他大哥聊了些什么,我犹豫着该不该将那些话告诉他,想了想觉得没必要隐瞒,或许他还能为我解答一些疑问,便同他说了。

    他听完我的话,脸色有一瞬的凝固,眼中的光芒也陡然冷了几分,不过皆是片刻之间的变化,很快便恢复如常,让我有些怀疑方才是否是自己眼花了!

    我看着他问:“你觉得他为何会问我这些?”

    他摇头,“其实,对于这个大哥,我一向看不透。他是王后之子,又是父王的嫡长子,自小便接受着王位继任人的教养,与我们并不常见。但是,他的性子我却了解,对于自己想要的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六妹云影与他一母所出,同他的性子却是天差地别,真不知他是像了谁……”最后这句话他说的很低,我几乎都听不真切。

    原来,我猜得并不错,他们七兄妹之间果然还是有些嫌隙的。

    忽的想起方才云景的那番话,随口问道:“这便是你们不愿意去他府上的原因么?”

    云轩却忽的笑起来,“不是,我们不敢去他府上是因着嫂子。”

    “嫂子?”

    “嗯。”他笑着点头,“我们的这位大嫂是初云国镇远将军的爱女,生性豪爽,且文武双全,长得又好,当初王后一见到她便中意了,待得大哥年满二十五岁之时便让父王颁下了一道旨意,于是,我们便有了一个大嫂。”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这样不是很好么?才貌双全,且还是女将之风!你们为何不敢去大王子府?”

    云轩失笑,“这你便有所不知了,我们的这位嫂子除了在武学造诣上深得其父真传,还有一个本事,也从镇远将军身上传承到了!”

    他这样一说我愈加的好奇起来,连声追问:“什么本事,什么本事?”

    云轩眨眨眼,“喝酒!”

    “喝酒?”我不屑的看他一眼,“这算什么本事,我也会喝。”虽然是三碗不过岗……

    他一副说书先生的样子看着我,手中就差一把折扇了,“这你就又有所不知了,这镇远将军酒量好是整个帝都乃至整个初云国都知晓的一件事,而我们的大嫂竟是可以将她父亲给灌醉了!而且啊,她此生最大的遗憾便是寻不到一个酒场之上的对手。于是我们每次只要一去大哥的府上便会被她拉过去喝酒,绝对是不醉不归!连着四妹与六妹都被她灌醉过,于是我们不到万不得以绝不敢再登他们的大门!”

    “啊——”我张着嘴,只能发出感慨的声音,听他这样一说,这实在是个奇女子啊!倒真是想要见一见,不过似乎得有着被灌醉的觉悟才能去拜访的!

    虽然对那个奇女子心向往之,却终究只是想想罢了,很快这件事便被我搁置脑后。

    这日,天气晴好,云轩闲来无事便带我出府闲逛,却不想刚出府未几,总管木祊便追了上来,说是府上有贵客到,云轩无奈之下只得弃我而去。

    秋怜伴着我走在热闹的街市,没了云轩的陪伴倒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走了一段,经过一个巷口之时,听到一阵美妙的琴声泠泠而来,忍不住便驻足细听。

    为那琴声陶醉,忍不住问秋怜巷中是何地。秋怜笑着道:“巷中为帝都最有名的乐坊,亦是一个卖琴的地方。”

    我一把拉过她的手,转身折入巷中,边走边道:“我们去瞧瞧,我想买把琴。”其实买琴是假,听琴才是真!总觉得能够弹奏出这样美妙的琴曲之人,定然风姿卓然!

    跟在我身后的秋怜却道:“殿下精通音律,王府中各种名琴多得是,不需要买的。”

    云轩精通音律,这倒是我未曾想到过的。不过如他们这样的王子皇孙定然自小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倒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现下我更好奇的是巷中那个抚琴之人!

    巷子很深,青石板的地面,踏上去有微微的轻响。如若是春雨绵密的日子,执一把青竹伞,走在这样的幽巷,该是能体会到那一首雨巷所吟唱的美好了!

    走了片刻,身后的人声已然淡去,耳中满满的皆是那丝弦之音。而我们终于是走到了巷子的尽头,那是一栋古旧的木楼,门前并无他物,若非是楼中不绝于耳的琴声,任谁都不会相见这竟是一个乐坊!这里,似乎与它那“帝都最有名”的称号显得有些不符!

    秋怜同样是有些讶然的抬头看着门上匾额,匾上提着的“倾泠坊”三字倒是有着风雅无双的感觉!

    她左右望了望,有些疑惑得道:“我虽未来过这倾泠坊,但是时常听府中之人提起,说这里如何的奢华无双,怎的会如此清冷?”

    我拍拍她的手背道:“此刻时候尚早,还不到乐坊热闹的时候,待到月上柳梢,这里便该是丝竹声声了!”

    看一眼那微掩起的大门,正犹豫着是否要进去打扰,却忽听身后响起一女子的声音:“两位姑娘怎的站在门口?大门未关,只需推开便好。”

    我闻声转头,却见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子站在我们身后几步开外,正面带笑意的看着我们。一袭水蓝色衣裙秀气之间还带了些飒爽的英姿!忍不住的便多看了几眼,竟是忘了回答她的问话。幸好秋怜开口了:“我同我家小姐经过巷口为琴音吸引,便到了这里,不过看大门半掩,一时间不知是进是退。”

    女子抬步走上前,对我们笑着点了点头,“你们且跟我来吧,等下我帮你们数落一下那个待客不周的冷公子!”

    一听有人引路,我赶紧拉着秋怜跟上。蓝衣女子一把推开大门,站在门口喊了一句:“冷公子,还不快出来接客!”

    我站在她身后,有些忍俊不禁,只能低着头忍住了笑意。

    她的话落,楼上的琴声便停了。随即,楼梯上响起了低浅的脚步声。抬头朝着楼梯望去,入眼的首先是一幅淡青色的衣角,循着衣角往上,带看清楚那人的脸面,我忍着不住吸了口气。

    蓝衣女子转头看我,眼中依旧带着笑意,缓缓道:“那位便是这倾泠坊的主人了,亦是方才弹琴之人。”

    我强作镇定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忐忑起来。眼前这个人到底是楼主还是楼主的弟弟?他们在帝都开这间乐坊该不会是为了那个任务吧……突然间有一种马上便会出大事的感觉!

    他走下楼梯,到了我们面前,对蓝衣女子淡淡一笑道:“今日王妃怎的有空来我这个小小的乐坊?”

    王妃?!难道她竟是大王子妃?